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4.html


斗转星移,物是人非,风吹年华的梦,十年过去了,整整十年,昔日还是小女孩的表妹都结婚了。这天一早,表妹的家里人满为患,大老远看到表妹家里的客人都挤到门外,我走在前面,母亲在后面跟着,从门口绕过人群径直走到表妹家门口,进屋看到一个烫黄色头发,拎亮皮包的女子。表姐惊喜地喊道:

“旷怡!”

“姐!”我说。

我们彼此都心照不宣,不由自主的互相拥抱了一下,也几年不见了,时间上的流逝,空间上的远疏,让我们彼此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我先打破了宁静。

我“小孩儿呢?”

表姐:“这儿呢!快叫大姨!”

我:“这都多少年没见了。几岁了?”

表姐:“可不是嘛!五岁。”

我:“那年我去看你们,小孩子刚满月!现在都五岁了!小男孩真精神!”

表姐:“走吧,到屋里。”

进入屋内,身着白色婚纱的表妹正坐在床上,等待她白马王子的到来,表妹指着桌上盘子说:“姐,你们快吃李子吧!”我走到表妹身边。

我说:“时间过的太快了,你都结婚了。”

表妹:“可不是嘛!还记得我十三岁那年咱们去李庄的事吗?那时我还是小孩子呢。”

我:“是啊,一晃都十年了。”

这十年对于我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只不过虚空的存在,十年前我两手空空,期待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事业和爱情,可是却用了十年的时间诠释了什么叫虚度。

表妹:“是啊,我现在都是准新娘了。”

厨房里姑妈演奏着锅碗瓢盆交响曲,给表妹和即将来到的妹夫煮长寿面呢!妹夫和摄影师到场。新人同吃长寿面,他们一个人先吃一根面条,另一个把嘴巴凑到那根面条上,这样将二人同吃一根面条的温馨场面收录到摄像机内。妹夫抓起了一双暂新的红皮鞋套在表妹脚上,又将表妹双手抱进一辆鲜花装点周身的红色跑车内,车前一对塑料的新人很是醒目,据说这些都是按照表妹的旨意安排的。我和表姐上了车,坐了将近两个小时的车,录像也录了近二个小时,我们来到了省城,表妹和妹夫的家。

表妹的家里装修考究,四十八寸液晶电视,还有橱柜里的各式工艺品都十分精美,屋内围满了人群,大家觉得这个也有趣,那个也好玩儿,其中有一个白发老爷爷老姐姐坐一张椅子,这不仅让我想起了忆明,我们在一起的视频聊天的时候,他曾经拿出过和这这一模一样的工艺品给我看,象征着白头偕老。书柜里面摆放着一些书。

从表妹的新房来到省城一家酒店,这时只听主持人说:“娘家的客人都坐在前面,请大家依次入坐。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和表姐找到最前面的坐位坐了下来了。不一会人们也都成群结对地入席了。伴随着激昂的婚礼进行曲,新郎和新娘走进了礼堂现场,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与庄重,缓缓地走了过来,后来还跟了一对金童玉女,两个五六岁的儿童,他们用那双稚嫩的小手托起了表妹那洁白的婚纱。他们郑重地登上了礼堂的核心交点处,随着主持人的一声令下,他们各自交换着定婚信物,喝交杯酒,主持人说的那些不论生老病死都会相互陪伴等一些感人的话语,还有他们各自的现场发言,和一些关于感谢父母之类的话语更是令在场的人无不为之感动。我们吃完饭来到了外边,表姐也要走了,从远处来了一辆越野车,“哎!快看,女的开车!”表姐说。表姐说要走了,然后问我你的QQ号是多少?等我上网,咱们好聊聊。我给表姐写下了我的QQ号。表姐领着她儿子打车去了车站。

晚上参加完婚礼,我又回到了我一个人的房间,一个人静静地呆着。给表妹发了一个祝福的短信:“祝表妹和妹夫永结同心,百年好合”话语虽然俗套,可是祝福的心意却是发自内心的真挚。

过了两天,我打开电脑,这时看到QQ上面不时有消息传出我打开消息,一看是表姐加我,我打开了那个闪了五六次的消息全是表姐所发,其中还有两个上面写着加我,我是姐。呵表姐还以为我不知道她是谁不敢加她呢。我加了表姐问她:在吗?她说:我在,我在。

我:“小孩子去幼儿园了?”

表姐:“今天没去,不知道去哪玩了?”

我:“我姐夫在家呢?”

表姐:“你姐夫出去溜达了。”

我:“哦,就你自己在家。”

表姐:“是啊,我玩游戏呢?天龙八部,我也教你玩吧。”

我:“我不玩了,明天我还有点事,不能经常上网。一想到从前我们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多开心啊。”

表姐:“是啊,自从我结婚后,咱们就没怎么联系。”

我:“是啊,结婚了都忙自己的家事了。吴健还干什么呢?对了你有纪微的消息吗?”

表姐;“吴健上学呢。”

我:“学什么?”

表姐:“美术,还领一个小对象,长的挺好看呢!纪微孩子都挺大了。我老婆婆来了!”

我:“你婆婆给你拿什么好吃的了?”

表姐:“飞鸭和鸡蛋。”

我:“那你忙吧。”


人生如白际过隙;

风雨花落知多少;

十年磨砺再相见;

冷暖自知莫相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