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房间 外传 十四、屈辱的童年

赵俐铄 收藏 0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4.html[/size][/URL] 这天晚上,我又上网了,我知道那个头像或许永远都不会再闪动了,所有的美好都只不过是一种幻想而已,有时感觉回到这个家还不如当初死在外面,人也一天天的颓废起来。 我没有闲心再像以前那样和网上的那些网友聊天了,翻过来掉过去都是那几句话,也聊不出什么实质性的内容来,其实我也知道如果我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4.html


一个周末的早晨,我梳装整齐。

母亲:“你去干什么?

我说:“我去报自学考试。”

母亲:“报了你也考不过去,你就是什么也干不了!考了也白考,你根本考不过去!”

我说:“考不过去,下次再考吧!”

母亲:“那你得考到什么时候,考到老太太吗?

我:“那倒不至于吧!”

母亲:“哼!愿意报你就去报吧!报了有什么用?现在招聘都要全日制的。”

我说:“我要远行了。”

母亲:“那你能去哪?”

我:“等考试考过了,走哪算哪吧,我就是一个孤魂野鬼,走到哪都是家,无牵无挂不是很好吗?”

这天一早,我来到了考场参加自学考试。人群中,我渐渐地感到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倒不是因为我惧怕考试,因为考试的内容,我早已熟记于心。只是看到那座教学楼不禁令我想起了我的童年的学习时光,还是那幢六层的高楼,它灰色的墙面上似乎正在向我讲诉着我的那些的经历。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小时候父亲经常会拉二胡《东方红》,或许是因为受父亲的熏陶,我也对二胡产生的浓厚的兴趣,后来,我上了小学,还记得父亲把我送入学校那天,我们先在校园内看了看分班名单然后就把我送入了那个班级。班的上同学都到齐了之后,一个梳着一个粗粗的辫子,戴着一副红边的近视镜年轻女教师对我们说:

“同学们,我姓徐,我这是咱们班的班主任,从今天开始就由我带领同学们一起学习,我们先从拼音开始学起。”

我们先来学习声母,之后我们又学习了韵母,只见徐老师拿着教鞭显出极用力的样子,在教我们学习拼音的构成。这个老师对我极其的负责,因为我天生的愚钝,比一般的同学学的慢,徐教师没少提了我,到了课堂听写的时候,我总是发蒙,经常出错,成绩差的可怜,到了晚上放学的时候,我不能按时回家,经常挨留,老师留我们几个考试不及格到天黑直到父亲来接我,我才能带着忐忑的心情坐上父亲的自行车一起回家。前一学期经常挨留几乎成了我的家常便饭。一次,老师组织同学去测试智力,我们排成长队,轮到我了,按照老师的指示,先看老师手里的卡片,就是一些小动物之类的,还有就是考一些常规的测试,目的就是为了测试同学们的智力水平是否存在智障,等到全部测完之后,测试的老师用手指了指我对徐老师说,她就她,太慢,有点问题。然后我们排队回到教室接着上课了。

由于我成绩不好,经常在放学的时候挨留,这时徐老师已经对我没有足够的耐心了,一个雨天的傍晚,父亲到学校来接我,徐老师说:“赵旷怡又没及格,就三个不及格的就有她一个。你看看吧,这些都是她没有掌握的,回到家里你给她辅导一下。”

这天晚上回到家,我把这些不会的多写几遍,然后父亲给我重新听写了,我已经能记住这些学的东西了,如此这样的反复,我的语文成绩有了初步的提高,后来我的语文成绩也不像以往那么差了,临近放学时候的过塞子,也能过去了,课间我和同学在校园看到徐老师的时候我也会按照徐老师教导的那样见到师长要行队礼,问候一声老师好!只见徐老师微笑地望着我,对我说:“唉,同学好!徐老师的脸上也不在像以前那样对我那般阴郁了,连上课的时候徐老师都表扬我说我进步了。后来我的语文成绩有了一个直线的上升,虽然不能在班上达到前十名,可也总算是中上等的成绩了。

我换过许多的同桌,不过有两个记忆深刻的,一个是那时我特别喜欢梳长发或长辫,但因头发短,不会梳又因头发一长母亲经常给我剪短,因为母亲不愿意为我梳理头发她嫌麻烦。这天下课,我一边向后笼我的头发一边和我的同桌一个男生说:“我过几天就可以梳辫子了。”他看了看我说:“你梳辫子不好看。”

我说:“为什么?”

他说:“你的头发是那样长的就好看了。”

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可能是我的身高长的高的原故吧,就被分到了最后一排靠墙而坐,这时我总会和那个高的男班长坐同桌。还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总是取长补短互相学习,可是后来,因为我的数学成绩极聚下降,数学更是老师对我很烦感。那天,我生病了,课堂上举手和老师请假说我要去上厕所。“去吧,啥也不是!”数学老师说。这时我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差劲。我的同桌班长有时还会在过道的两边一边走一边出洋相逗我。可我怎么也笑不出来。

一个冬季的清晨,我们照例都在等待第一节课的语文课,我们拿出语文课本放上书桌的正上角,正在等徐老师的到来。可是左等右等,徐老师还是没有来,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徐老师来了,只见徐老师穿着一件棉衣服,气喘吁吁地拿着两个毛绒绒的玩具小狗走了进来,对大家说:“同学们,对不起,我来晚了!”接着,把两只白色的毛绒狗放在讲桌上,给我们讲解如何写作文。徐老师的课讲解的特别生动形象,记得有一堂作文课,徐老师还问我们如果你们想给广播电台写信点播歌曲,那么我们该如何写?并且我们还在课堂上进行了讨论。

我的同桌说:“我想给我们的班主任徐老师点播一首《溜溜的他》,徐老师说为什么点播《溜溜的他》,同桌说,因为唱《溜溜的他》的歌手是长发的,我们班的老师也是长发,所以想点播这首歌。”

徐老师:“那你要是这样写的话,广播电台指定不会给你播。我们应该拓宽思路。赵旷怡让你写你怎么来写?”

我说:“我想给我们的班主任老师点播一首菜国庆演唱的〈〈三百六十五个祝福〉〉祝福我们班的徐老师在三百六十五天里身体健康,工作顺利,万事如意。”

徐老师:“好,请坐,非常好。”徐老师笑着说。

那时我最喜欢上的就是语文课,也很喜欢教语文的徐老师。而最讨厌的就是上数学课。我的数学成绩又成了最令人头痛的挨留科目了,而且成绩越来越差,平均做十道题要错八道。因做错题被数学老师打骂是常有发生事情,见我这样无可救药,数学数学老师也不怎么管我了。那天放学我背着书包地正往楼下走,这时数学老师叫住了我,手上拿着一张纸条,一边说回家了别忘了让你爸爸看,一边用手叠了起来。后来到家了父亲看完和母亲说原来是老师想买一些结婚用的用品,因父亲那时在供销系统当科长,这才想到了父亲,后来,数学老师高兴兴地结婚了,在那之后数学老师对我也一改往日的严厉对我非常好。不再象以前那样对我不理不睬,一脸的怨声载道了,经常会耐心地给我讲解几道数学题。可是这样的好景没持续多长时间。到了下一学期数学老师被调走了。我们又换新的数学老师。

刚刚升入二年级的一天,是我们全班同学都很难过的日子,因为,我们的班主任徐老师她也要走了,同学们都议论说:“徐老师考上大学了,要去上大学了,不教我们了。”果然这一说法得到了进一步证实,这天徐老师推门走进了教室说:“同学们,今天我是来向大家告别的,我要去省城读书了。不能教大家了。”这时有不少同学的眼圈都红了,有的脸上也流下了不舍的泪水。“别难过同学们,等我毕业后还会再回来教大家的,大家就等着我吧,等着我回来。”说着徐老师带着不舍,哭着走出了教室,就这样我的一位起蒙老师就样过早地离开了我们,她只带了我们一年,唯一的一个小学一年级,就是这位徐老师给我留下了深刻的也是长远的影响,在我以后的语文学习方面点垫定了较好的基础。

徐教师就这样走了,有的说徐老师是去圆她的大学梦去了。有的说徐老师还会回来的。后来,班上又换来了一个人高马大的周老师,剃着一个短发,也是一个非常严厉的老师。一次我的数学考试又是不及格。周教师坐在讲台上对我说:“赵旷怡!你来!你家长呢?让他来!你的成绩这么差怎么办?”因为我担心如果和父亲说了,一向脾气暴躁的父亲会打我的。就没敢说,况且如果说了,父亲就会知道我的数学成绩不及格的事情了,我免不了要遭到一顿暴打,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父亲的骤骂。转眼我升入了四年级,那时父亲的单位要进行改革了,弄不好可能要光荣下岗,那时只要我一回到家说错话,或做错事都免不了要遭到打骂的。第二天见家长没有及时去学校,周老师说:“你家长怎么还没来!不是让你家长到校来一趟吗?明天你的家长要是不来,你也就别来了!照你这个成绩应该降级。”数学卷还要家长签字,我没有办法,只好对父亲说:今天数学考试了。父亲:“考了多少分?”我没敢出声。

我:“周老师说让我降级。”

父亲:“没及格啊!”我拿出试卷,眼泪又下来了,父亲生气地看了看说:“这个死孩子!这个瘟灾地死孩子!”父亲说。

“老师让你到学校去一趟。”我说。

第二天晚上父亲从学校回来说:“现在的老师还想要点好处费呢。老师周老师让你留级。”

尽管那时我已经知道了留级就是同学们经常嘲笑的蹲级包子。我已经上了四年级,不我想再回到下一年级去,我说:“我不留级。”那谁让你不好好学习呢!父母都这样说。新换的数学老师在给我辅导数学题的时候也做我的工作说:“换个环境吧,换个环境或许对你更好些!”那次的语文考试我考了八十六分,周老师就对全班同学说:“赵旷怡这次考试还打八十多分呢!你们都听着,赵旷怡有降级的名额,以后看你们谁成绩不好就把她的名额顶替给谁,让谁降级去!”


一天早上,我拿着上一年级的旧书被带到了走廊,教导主任让他们这个年级组的教师进行抽签决定,那个抽到我的班主任教师姓杨,就三年五班的班主任,她不愿意收我,原因是不愿意接受裂等生。还有三年五班的数老师姓邓,他们一同反抗,坚决表示不要这样的学生!如果是好学生或是神童之类的智力超长的跳级来到他们班的学生,那他们一定会高兴并愉快地接受,可是对于我这样的裂等生,他们说什么也不愿意收。那个班主任杨老师对站在走廊的我说:“既然我们不愿意收,你就再回你原来的四年二班吧。”见她这么说我又背着书包爬上了楼梯来到了我原来的班级四年二班,门开着,周老师正在给同学们上课。我站在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周老师看到我后厉声说道:

“你来干什么!

我:“那个班的老师说让我回来!

周老师:“你走吧!走!走!这个班不要你了!走吧!”边说边往门外推我。我带带着悲伤的神情看了看我以前的坐位,那个坐位已经被一个梳着辫子的女同学给占上了。周教师关上了教室的门,我灰溜溜地走了出来,走下了楼梯,暗然神伤地回到了家。

“怎么回来了?”父亲说。

“那个班的老师让我回原来的四年二班。我回到四年二班,周老师说那个班不要我了!”我说。

“你都让学校给开除了!真是哪辈子不积德整你这么个死孩子!”父亲说推着我说。

第二天一早父亲又去找了那个主任,主任和三年五班的杨老师说:“你们收这个学生吧,不是都抽完签了吗?”

杨老师:“我是不会收的!啥学生都往我们班推!我们班成啥了!本来我们班在学年组的成绩就排在后面,这不是又来了一个脱后腿的吗?”

我背着书包站在走廊等了很久,这时,那个姓邓的数学老师从教师备课室走了出来,这个邓老师有五十多岁,中等身材,手上拿着教案,快速地在前面走着,父亲一步一步地在后面跟着,边跟边和邓老师老师说:“是啊,这样的学生你们老师是要费点心。”邓老师回过头边走边说:“费啥心费心!老师有多少心可费啊!”多年以后,这一幕仍长久地在我的头脑中浮现着,我始终都不会忘记父亲跟在邓老师后面的情景,还有这些耻辱的历史都一并深深地印在我幼小的心灵当中。

过了一会,父亲带着我走出了校门,我们来到了校门外,年幼的我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其实这个时候,我就是等于被学校开除了。

无奈父亲说让我站在校门外等上一会,说他一会就回来。我在校外边等了很久很久,望着街上的车辆一辆一辆地从我的身边始过,过往的行人依次地更替着诸多陌生的面孔,父亲还是没有回来,我一直站在街道旁边的人行慢车道上等待着等待着。终于远处我看到父亲推着一辆二八自行车和姨夫他们两个人并排地走了过来,原来父亲找来了在政府工作的姨夫,因姨夫认识这个学校的校长,后来经过协商,最后校长认定,这两位教师都有责任,一边是周老师,他不应该把差生推给其他班。另一个就是杨老师,他不应该以学生是差生为由就拒绝接收。教师的天职就是传教、解惑、授业,不该让每个学生落队。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做法。最后决定取消周老师评先进的资格,让我回到杨老师的班上上课。

我来到了这个陌生的班级三年五班。杨老师站在讲台对那些陌生的学生说:今天我们班分来了一位新同学”话音刚落我听到了掌声,然后我走到讲台前,看到了最后一排有几嘻皮笑脸的男学生正看我哧牙笑呢。

“你坐最后一排,回去吧!”杨老师说。

我坐到了最后一排的坐位上,和一个又高又大的男生王元坐在一桌。下课了我们到外边的操场上玩耍,同学们欢欢喜喜地都过来找我玩,上课的时候,我没有书同桌王元也愿意和我看一本。这天杨老师上课来到教室时看到同学们乱哄哄一片,表现不好,很是生气地说:“你们不好好学习天天就这么闹!到时候也像赵旷怡一样降级,就好了是不是!”这时全班同学都回头把目光射向我。下课后,同学们全都像躲瘟疫一样躲着我,几个同学调皮地说:原来你是蹲级包子啊!哈哈……这时我拿书的时候不小心碰了同桌王元一下,他说:“你打我干啥!”

我说:“谁打你了!”下课了没有一个人理我,就算是有人理我,也多半是问我是哪个班来的,外加嘲笑我无力反抗的样子。此后数年在我整个的小学阶段也多半都是独来独往,没人愿意再和我玩,我没有一个朋友。一天下课后我回到教室,只见我的文具盒,全被小刀拉得一道一道的破烂不堪,露出了外面的海绵,这可是父亲刚给我新买的呀,谁这么缺德。说谁呢?王元在一旁说,一边说还一边用他那在墙上练过的拳头朝我身上重重地打来,我气不过,就和他打了起来,打了一会上课了,王元又拿出在家缝衣服用过的针,开始在我的腿和胳膊上扎了起来。然后又在我的手背上用他那黑黑的指尖挠出了斑斑血迹。被老师看到了,杨老师说:“你要是再敢挠人,以后就让全班的女生挠你。”下课了,一个男生的拳头向我身上袭来,还和几个男生说用她来练拳,天马流星拳,一个高个子的男生跑过来说:“打她!像她这样的蹲级包子就该打她!”接着后面的几个高个子的男生全部向我袭击而来。“哈哈……”他们笑着。我痛哭着,“哈哈她淌大鼻涕了。哈哈。”他们说。

同情弱者是中华民族的美德。如今中华民族似乎只在三个方面缺少这样的美德:一、老师和家长还有同学眼中的考试成绩差的学生;二、驾车者眼中的行人;三、球迷眼中的中国足球。

这天是公布数学考试成绩的一天,对于我来讲也是极阴暗的一天,老师发表成绩后,有五人不及格。

老师:“我说过了,如果这次谁的成绩再不及格,我就带他们去别的班旅游。让你们到别的班好好露露脸。让全校学生都认识你们几个。做为一个学生什么最可耻,学习不好是最可耻的!不及格的出来吧!”

我怀着耻辱的心情来到了讲台上,还有那几个学生是陆续站到讲台上,我们依次站成一排。此时我的抑制不住这种羞愧的情绪,眼泪一滴滴地跌落到了教室的水泥地上。老师说:“哭吧!你们都哭吧!今天谁要是滴不到十滴眼泪谁就别想回去!你们大家看看他们一个个的,给他们都照一张相吧!”“咔嚓!咔嚓!”坐在坐位上的学生们用手比画着照相机的样子嘴里说道。

老师:“你们都数数他们的眼泪够不够滴数!”

我的眼泪早已迅速蔓延。“一二三四,老师赵旷怡超了,她都快二十了!”我把头勾得低低的,无地自容,只是同时看到和听到了旁边同学的哭泣声音和地上不时掉落的泪水。

此时,令我人生当中终生难忘的一幕又再次出现,我的人生不算漫长,可是令我永生难忘的事却有几件,这也是其中之一。

老师:“你们都给我出去吧!到别的班去旅游去!”接着老师开始点我的名字让我站到走廊,我不肯,仍旧站在原地未动。“赵旷怡你给我出去!”老师走了过来开始把我往走廊拉,此时的我有些情绪失控,完全哭成了一个泪人,老师开始用力推,我不肯走就用手拉着第一桌同学的桌子,老师再次用力,我手拉的桌子也跟着动了起来,全班同学哄然大笑!当时我只是隐约看到了第一桌的那个男生笑着用手往回拉他自己的桌子。“老师我不想去!”我用微弱的声音说道。见我打定主意死活不动,老师又开始拉那几个学生,他们倒也听话,一个个地走出了教室来到了走廊。教室里只剩下我一人站在那里。“赵旷怡!出来吧!”老师说。我也跟着走出了教室。站在走廊一侧。这时老师开始拉那个人个性比较坚强的男生让其进入到那个正在开门上课的临班。老师一推一推的正往那个上课的班级里推。

“你干啥呢?”闻此情,那个正在给学生讲解习题的老师说。

“我们班的这几个裂子生让他们去你们班旅旅游!”

老师正推着,那个学生就像个不倒翁站在那里,任凭老师的训斥。这时下课的铃声响了,老师说你们回去吧!都给我写检讨!”

这天第四节课是地理课,我们照例都把地理图册拿了出来摆在书桌的正上角上,这时同桌王元拿出从家里带来了饮料开始喝上了,喝着喝着又挤到了我这边,他这一挤是有目的的,因为他看到他的地理图册被自己弄的破旧不堪,而我的地理图册依然崭新,就在他挤我的一瞬间他把我们俩的地图册给互换了,这一阴谋很快被我识破,我没有和他争辩,只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他又变本加厉把他喝的饮料瓶底的水倒在了我的桌子上,我没生气,用他和我换的也就是原本应该是他的地理图册擦干了我桌子上的水,他不屑一顾地嘲笑着我说:“这个大傻瓜,还自己的书擦桌子。”前面的男生回头看了看也说:“太傻了哈哈……”铃声响了,上课了,这时语文老师来了说地理老师有事这堂课改上语文课,王元把地理图册装入书包,拿出了语文书,我也从书包里拿出了语文书,第四节课,快下课的时候,我趁王元不备,悄悄地从他的书包里拿出了我自己的地理图册放在宽大的校服上衣里面,一切神不知鬼不觉,中午休息时间我跑回家吃午饭顺便把我自己的书送回了家。

这天间操期间,我们班的男生站成了一排,女生站成了一排,向前看齐!向左转!向右转!大喇叭里响里了辅导员教师的口令,这时在向右转的时候,我感到我的衣领后面好像有湿湿脏东西,然后听到我旁边的男生哈哈地偷笑起来,原来后面的一个男生竟往我的衣领上面吐了一口痰!

后来老师把我分到了和一个女生一桌,这个女生学习很好,她还是这个班的班长。剃着一个野小子头。很文静,只是我们整天都不说一句话。一天我的格尺掉到地上了,我低头找怎么也找不到,又继续听课,到了下课的时候,这位班长从她那边捡起了我的格尺,然后起身送到了教师的讲台上。很多同学都说:她学习不好又是一个蹲级包子怎么上咱们班来了,咱们和老师说说把她整走吧,班长说她要在咱们班也行,别脱咱们班后腿呀,几个同学分别说:是啊!你们看她吊眼稍子,就是眼角上提,像狐精,哈哈……她会不会是狐精变的,打她,几个同学对我群起而攻之,我无力反抗,一个男生还拿起了我脖上的钥匙把我吊了起来,还带个上吊绳!哈哈哈……我每天以泪洗面,就这样度过了二年,这一年,我已经五年级了,到了下半学期,我想我不能正这样忍受他们的欺侮了,另外我还发现坐在前排的学生都学习比较好,而且品质不坏,后面的学习多半调皮不听老师的话。我和老师说,我坐在后面听不到讲课,老师把我调到了前五排。这样我总算可以逃离这个灾难之地了。

调到了前排,我和一个学习较好的男生一桌这个男生平时说话较为幽默,经常逗得我们四周能听到他讲话的人哈哈大笑,其中有一个女生她也是一个很少和我说话的人,她就和我说过谁要坐他旁边都能多活十年,可见,在与那些受欺侮的恶势力相比较,这句话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啊。这同时是我在小学阶段这七年当中较为愉快的一小段时光。

“南非代表队又拿出了一枚屎壳郎子,北非代表队又拿出了一枚假克虫。”这时只要前面的两位同学一回头翻自己书包里的书本,我的同桌总会说出这样令人捧腹的笑料来。

这一天,我们正在上语文课,这时听到有人敲门,老师打开门,这时把一个女生带了进来,同学们都高兴的鼓掌欢迎新同学。

“叫什么名?”老师亲密地搂过新同学问。

“郭雨。”

老师:“郭雨同学是家是开原的,要在我们班寄读一年。”

老师把她分到了我旁边的一坐位上和我只隔一个过道,因为她不太了解我的过去,可能还因为我比较面善,这时下课了:“她走到我的旁边问我“咱们几点放学呀?咱们六一儿童节放假吗?”

我:“我也不知道,可能放吧。”

郭雨:“反正俺们那块都放假。”

这时郭雨跑到老师的旁边问了一句什么然后高兴地跑了过来对我说:“咱们六一儿童节放一天假。”

郭雨:“小卖部在哪?我得去买块橡皮。”

我:“走吧,我带你去。”

后来我们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两个男生议论说:“他们俩还挺好的。”那个说:“是啊他们都是新来的。”郭雨的成绩很差,原因不是因为她笨而是因为她们在开原时学的教材和我们学的教材不同。他们学的都比较简单。后来我们经常在一起写作业,郭雨还带我去她家,我们先是一起写作业,然后一起看电视。她还跟我诉说着她们家的那个姨妈不是亲的,经常不给她吃饱饭。

这天我和郭雨约好一起去南山,南山很远,我没有自行车,郭雨就骑车带我,我们走在沙子铺的路面上倒也悠闲,走着走着,不知怎么的,可能是我走神了吧,坐在自行车后坐的我,忽然从自行车的后坐上面掉了下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在前面骑车的郭雨毫不知情,还在前面若无其事地骑着,我扒在地上喊到“郑丽我掉下来了!”这时郭雨才从车上下来,这时我已经自己爬起来了,我的手和脸都不同程度地被搓破了皮,其中脸上的伤不重,只有一两块,不太明显,手上的伤擦破的很深,几粒沙粒已经进入了血肉模糊的伤口中,也很痛,我没管那么多,又继续坐在郭雨的自行车上我们来到了南山,如果不是因为我的手受伤了,那次游玩的路上该是多么的开心啊。我们来到了南山看到了树上接着很多青的没有长成的灯笼果,摘了很多的。走着走着,我们来到了前面一个带沟的地方,这时我看到了一具婴儿的死尸,婴儿不大,也就只有满月那么大吧,婴儿全身赤裸着,也没用被子包裹,这时只听郭雨大喊一声:“死孩子!吓死了。”如果不是郭雨的喊声,或许我还不会注意到那个婴儿在死前好像有过痛苦的挣扎的那种有些恐怖的表情。我们随手丢掉了摘好的灯笼果,快速地骑上车带上我,我们一同往回家的道上奔去。早就听说南山上有死孩子,没想到这次真的被我们撞上了。

回到了家,我的手依然很痛,第二天我手上的伤口已经化脓了,我不敢和父亲说,怕他会骂我,我只好把手心那擦伤的地方扣后来以免被他看到,这天晚上我正在写作业,写着写着手疼,就把手掌翻了过来自己看看,这时父亲说:“你看什么呢?”

过来一看说:“这不是感染了吗,怎么成这样了。”

我说:“昨天摔了一跤。”

父亲骑着自行车带我去了医院,来到了医院,那个医生用消好毒的剪刀先把伤口上化脓的地方用剪刀剪开,然后再把伤口消毒,然后包扎好。”

我和郭雨在一起的那段时光也是我唯一有朋友的一段日子。这天放学后,我和郭雨来到了她家,我们正看着电视。

郭雨:“老师让咱们的数学考试卷签字,我没及格,不让我姨妈看了,她又该唠叨了。”

我:“那签字怎么办?”

郭雨:“这有办法,那屋租房的那个叔叔挺好的,我就让他帮我把字签了。”

我:“我的试卷也不想让我家人看到了。”

郭雨:“那咱们就一起让他把字签了吧。”

我:“那他看到我们的分数,笑话我们怎么办?”

郭雨:“不让他看分数,就用手盖住,让他签了就是了。”

我:“好吧。”

郭雨打开房门,我们来到了走廊,大概走了不到五步,郭雨打开那扇虚掩的房门,这时只见一位长相斯文一脸书生相的叔叔正在屋子打扫卫生。

郭雨:“我考试没考好,老师让签字,你帮我把字签了呗。”

这位叔叔二话没说,就伏在了桌子上,拿起一管碳素钢笔在上面签上了“家长已阅”几个字。

郭雨:“她是我们一个班的,她也没考好,你也帮她签了吧。”“哦

考试没考好啊。”叔叔看了看我说。我拿过试卷,然后这位叔叔也同样签了字。只见一个龙飞凤舞的行书出现在我的眼前,总算大功告成了。我的心也得以舒展了。

翌日,数学老师按坐位挨个的检查试卷,在意料之中,我的试卷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因为那龙飞凤舞的行书不但能看出书写者的书法功底,而且也和父亲的那行如流水般的字迹很是相像。其实说来也惭愧,以前郭雨没来我们班的时候,那时我们也是经常数学考试,一到考试的时候,我的数学成绩都是不及格的,这个时候,爱好书法的我有时也会按照以前父亲签过字的笔迹描上一个,或者模仿一下。以致在语文课上我的字迹得到了语文老师的肯定。

坐在我们前两桌的有一位女同学她个子不高,一天我们下课的时候,她回过头看看我,然后对我和他身边的同学说,赵旷怡像小记者,这也是我在小学所听到的唯一的也是少有高度评价。后来她还送了我一张贺年片上面写着赠赵旷怡——小记者的字样。后来这位品学兼优的学生被调走了。这一年的期末,我的语文成绩提升到了前十名,去领成绩的时候我还领到了一个纪念品一个笔记本上面写着“语文第七的字样。”这也是我在小学里所惟一取得的荣誉。

暑假的一天,我来到了郭雨家,我推开那扇铁门,这时从屋里出来一位阿姨。“你是来找郭雨的吧,她回开原了。”

开学后我又被调到了最后一排。或许是同学们都大了,或许是对我也有些习惯成自然了,只是偶尔还有人对我下手,一次中午我回来为了毕免那几个讨厌鬼欺侮,我到外边和几个低年级的小同学刚开始玩跳皮筋,这时那个调皮鬼来了说,教师叫你去做题,就是上午做的那个,我不知所措,上去了,谁知,哪有什么老师,分明是他们对我群起而攻之,“哈哈她真信了,哈哈……我们不是要看她的鼻涕是怎么昌泡的吗?哈哈,又流鼻涕了哈哈。”虽然我又像以前一样没有朋友,还要遭受一些欺凌。

一天下课后,我正在收拾课本,几个男生走到了我的跟前,刚要找茬欺负我,这时门口一个同学说:“赵旷怡有人找。”我来到了教室的门外走廊上,只见一个戴着眼镜的教师正微笑着站在门口等着我,是徐老师虽然过去有四年了可我依然能够认出这是徐老师。

“我去看咱们班的学生,他们说你上这个班了。你怎么上这个班了?”徐老师说。

“学习不好呗”我说。

徐老师:“我要是不走,是不会让你上这个班的?现在学习怎么样?”

我:“语文还行,数学不好。徐老师你现在教哪个班呢?我真的希望还能回徐老师教的那个班。”

徐老师:“我现在去职高教书了,不在咱们学校了。哦,好了你回去吧,快上课了,等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再来看你!”

“嗯。”说着徐老师走了。


这一年春季,街上流行马甲儿,红色的、绿色的,再配上一件白衬衫,或尖领的或圆领的。那个时候,我的衣服基本上都是一套一层不变的校服。因为我穿衣服省,三年五年也穿不坏,那校服就像粘在我身上了一样,伴随着我好几个春秋。它更是见证了我成长的记录,由肥大变成合身。衣着的单调并没有让我羡慕其它同学的艳装。不知为什么,只是在那一年流行马甲儿的时候我却显得情有独钟,总是幻想着某一天,自己也穿上白衬衫、马甲儿再配上干练的短发,在人群之中或跳或笑,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学习的情景,俨然白领丽人一般。这种愿望一天强似一天。回家和母亲说,被母亲言辞拒绝了。毫无疑问,能穿上马甲儿的幻想已经成为了泡影。

这样从秋到夏,几个月过去了,就在我对马甲儿的需求已经不再热切的时候,一天表姐来了说:“我今天来要去做一套马甲。”母亲了解我早就有意,就答应了让我们一同去订做,我们先去商场买布料,看着商场里五颜六色的布料,我的心情也色彩斑斓起来。然后去裁缝店里量尺寸,过了几日,马甲儿终于做好了。只是那个时候天已经接近夏天,天热了,也不怎么流行了。马甲儿拿了回来我迫不及待地穿了没几日,到了夏天,好在裤子还能穿。但我已经走过了小学的最后一年,在即将毕业的时候,我们高唱着中华民谣老师说:“这小学的六年结束了,在这最后一天里你们到任何时候也找不回来了,因为它已经成为了历史。你们自己的档案要你们自己去写……“

天生愚钝受尽屈辱;

自卑自弃脑成残疾;

毕业齐唱中华民谣,

寂寞的我在风雨后。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