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二卷 翱翔蓝天 第百五十七章 小题做大

zjqian96 收藏 35 1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550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对于参与此次小规模阻击战的新兵战士而言,他们是不幸的,因为他们还没有经受足够的训练就上了战场,此战后有许多可爱的战士也许会永远长眠,但他们同时又是幸运的,因为不是每一个中华男儿都有机会亲自参与到轰轰烈烈的民族解放战争中去!不是每一个中国人都能有幸将自己的生命献给祖国!不是每一名士兵都能够用自己的鲜血染红军旗!

在随后的几个小时内,这些刚刚学会射击不久的新战士将经历他们人生中首次最残酷的战火洗礼。

尚长福一声令下:“打!”交通线两侧的高地上忽然响起了尖利的迫击炮弹的呼啸声,几十发炮弹从各个方向往日军行军队伍中砸去,刹那间,独立步兵56大队的前锋被炸得火光四起、尘土飞扬。

汽车紧急刹车声、骡马受惊的嘶鸣声,士兵的叫喊声混在一起,部队立刻乱成一团。

最前面的三辆汽车燃起了熊熊大火堵在狭窄的公路中间,车上没有被炸死的士兵背着火苗纷纷跳车逃生。被堵在公路后面的日军反应很快,根本不需要指挥官命令就立刻就地隐蔽,并且逐渐展开准备还击。

紧随迫击炮弹的是两侧阻击阵地上响起的炒豆般的枪声,黑夜里时隐时现的火光中,子弹打在汽车钢板、石头上的火花随处可见,侥幸躲过炮弹轰炸的日军士兵有很多还来不及端枪就被密集的弹雨打倒。

但是,独立混成13旅团毕竟是日军精锐部队,是参加过武汉会战的百战之师,士兵的军事素养相当过硬,很快这些看似混乱的日军队伍就找到了各自的隐蔽地形,在付出了将近一百人的伤亡后,便开始组织起反击。

日军士兵们在炮火中顽强反击,掷弹筒、重机枪等重型武器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架好,轻机枪手们甚至在一块很小的石头上就迅速开火还击,还有那些手持三八大盖的士兵,虽然未能得到指挥官的命令,虽然身旁还有同伴被炮弹、子弹击中,但他们还是按照步兵操典向对方阵地射击。

尚长福焦急地在望远镜里观察战场态势,种种迹象表明,这次又遇上了硬骨头。而部队的战士由于经验不足,在首轮突然袭击中未能给鬼子造成重大杀伤。

部队迫击炮数量虽然很多,但炮弹却不是很多,平均下来每门炮只够打六发左右,而且最后一发不能马上打出去,得留在后面战斗最关键时进行战场支援。第一个三发急速射打出去后,除了击毁击伤鬼子几辆汽车造成鬼子行军队列的短暂混乱外,没有取得计划中大量杀伤敌有生力量的目的。部队射击比较盲目,未能有效压制住鬼子的重机枪等武器,使得部队开始出现伤亡,射击效果更糟。还好,鬼子在重机枪的掩护下,开始有秩序地后退了。

尚长福知道,这是鬼子准备强攻的征兆。他们首先退出自己这边的火力覆盖范围,然后肯定会组织新一轮的突击,一轮不行两轮、直至……。

尚长福猛地放下望远镜,要通两个营的电话,命令各营、连级军官必须靠前指挥,命令马上加固工事,补充弹药。各连要积极发挥班长、排长的带头作用,发扬“神鹰”敢打硬仗的精神,为大部队歼敌争取时间。

放下电话后,尚长福抄起一支步枪就走出指挥所,沿着战壕向阵地最前沿走去,他要亲自了解一线阵地的防线布置和火力部署情况。

对面山上的另一个营是刘玉堂在指挥,这刘玉堂原先不太识字,但他是最先参加“神鹰”的五个人之一,加上平时训练刻苦,作战勇敢,陈际帆特别关照让他以连长的身份进入军政大学学习,这会赶上大战便就任营长跟着尚长福过来了。刘玉堂当兵是在国军嫡系36师,全师的训练都是由德国教官一手带出来的,所以他对阵地战也不陌生,此刻他也正在第一线观察敌情。

鬼子退出“神鹰”的火力覆盖范围后,马上开始组织进攻,独立步兵56大队编制内有一个55人的炮小队,与师团级大队同级,1个10人的小队部,1个15人的弹药班,两个15人的炮班各装备1门70mm九二式步兵炮。现在鬼子正在将这两门步兵炮调往刘玉堂的方向。

刘玉堂的阵地位于公路西侧,不远处就是铁道线。两边地势比较平缓,他坚持要让尚长福将指挥所设在另一边,因为那边的高地不仅地势相对陡峭,而且公路旁有一条河流经过,不便于日军攻击部队的展开。但这样一来,日军肯定会将主要攻击力量全部用于对付刘玉堂。

独立步兵56大队的指挥官三浦胜男少佐现在已经渐渐明白了怎么一回事,他研究过“神鹰”的战例,凡是派重兵阻击的时候,必然伴随着更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神鹰”独立师这次作战绝不仅仅是破坏铁路这么简单,很有可能是诱使长丰的横山中佐的部队出击,然后重兵包围。这支部队不仅有魄力,而且有能力吃掉任何一个落单的皇军大队。所以,无论如何必须消灭面前的这些支那人,迅速北上增援。

日军的进攻开始了,两门九二式步兵炮发挥了他们应有的威力,对着“神鹰”迫击炮阵地上开始轰击,在九二式步兵炮的威胁下,弹药基本打光的迫击炮被迫转移。紧接着步兵炮开始对刘玉堂营的阵地进行重点压制射击,只要是刚才已经暴露的机枪火力点都会受到照顾,一些战士没有经验,没有能及时转移阵地,结果连人带枪全部被炸飞。

鬼子开始成散兵线朝着阵地走了过来,机枪中队的四挺重机枪全部开火,将弹雨肆无忌惮地洒在刘玉堂这边的阵地上,战士们被打得抬不起头来。

攻击的鬼子步兵没有开火,而是猫着腰继续向前走,忽然,所有参与进攻的鬼子步兵一起加速,向阵地前沿拼命冲,刘玉堂没有命令开火,因为战士们的射击技术还不能完成远距离精准射击。

刘玉堂在掩体里冷静地数着鬼子冲锋的脚步,300米、200米、150米,“开火!”

营长一声令下,早已憋得满脸通红的战士们迫不及待地朝着鬼子射出了第一颗子弹,紧接着阵地上“砰砰砰”的枪声响个不停,走在前面的几十个鬼子当场被打死,其余鬼子赶紧就地隐蔽,并依托地形还击。

鬼子的枪法比起这边要好得多,一个回合的交锋,守方居然也伤亡二十多人,“机枪!机枪,给我压制敌人!”不能允许鬼子这样舒舒服服地开枪,刘玉堂赶紧命令就近压制。

鬼子也没想到对方的火力会这么猛,有十几个没有隐蔽好的鬼子被机枪打中数弹。其余鬼子伏在地上,慢慢前行。

“机枪转移!快!”刘玉堂大喊。没办法,这些兵经验不足,刘玉堂只得亲自指挥,鬼子的掷弹筒马上就会光临。果不其然,鬼子的掷弹筒在“神鹰”的机枪刚刚开始射击后不久便打了过来,幸好机枪转移的快,没有受到什么损失。

但是鬼子没有退却,一个个要么借助同伴的尸体,要么借助地形越爬越近。“扔手榴弹!掷弹筒,给我封住鬼子后路!”

上百颗手榴弹一起扔向鬼子的进攻散兵线,威力还是很惊人的,其实,鬼子除了怕机枪的精准射击外,最怕的东西,就属中国军队的手榴弹了。手榴弹有的凌空爆炸,有的直接落到鬼子的脚下,造成了鬼子又伤亡了几十人。但剩下的鬼子爬到阵地前沿五十米了。只要能冲进二十米,鬼子就会毫不犹豫地站起身来端起刺刀以最快的速度冲进防守方阵地与之展开肉搏。很多部队就是这样被打垮的。

可惜,他们遇到的是“神鹰”独立师,部队虽然新兵比较多,但战场纪律去非常严明,没有人大呼小叫,更没有人畏惧,有的只是眼神里流露出的仇恨火焰。“全体注意!鬼子要做最后冲锋了,坚决不能让鬼子接近阵地!”刘玉堂大声下了死命令。

战士们一个个严阵以待,有些战士的手甚至握出汗来。硝烟弥漫的战场一下子陷入了短暂的沉寂。

“嗷呀呀”,两百来个鬼子忽然从地上一跃而起,在十多挺轻机枪“哒哒哒”的掩护下向刘玉堂营的前沿阵地冲了上来。

“打!”

高低蜿蜒的阻击阵地一起射出密集的子弹,冲锋的鬼子就在离阵地不过二十米的距离一片片被打倒。要知道担任阻击的两个营虽然新兵占了大多数,但是武器的精良程度绝对超过了八路军主力,加上弹药充足,所以在阵地前沿形成了密不透风的交叉火网。

鬼子的第一次冲锋宣告失败,除了留下七八十具尸体,什么也没有,而防守方仅仅伤亡二十来人。

三浦胜男板着冷峻的面孔,毫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一个中队被打得稀里哗啦。他挥手命令:“继续组织进攻,一定要拿下支那人的西边高地!”

尚长福在望远镜里把刚才的一幕仔细看得清清楚楚,他暗地捏了把汗。

鬼子的第二次进攻更加凶猛,两门九二式步兵炮继续对刘玉堂的阵地进行骚扰轰击,而鬼子也通过土工作业将掷弹筒向前靠近了一百米,准备由这里开始射击,以掩护步兵冲锋。

三浦让刚才冲锋的士兵休整,派出两个完整建制的中队继续进攻。不过,在刘玉堂看来,鬼子的套路基本没什么变化,仍然是仰仗火力优势进行集团冲锋,靠着士兵的顽强来进行攻击。

可是他们的对手不是山村游击队,而是装备了足够数量轻重机枪、掷弹筒、迫击炮的正规军!鬼子很快就尝到了他们熟悉的89式掷弹筒打过来的榴弹,而且数量更多,打得比刚才更加精准。鬼子的重机枪根本不敢在同一处固定射击。在这种形势下,两个中队不到五百人的兵力要想攻下600多弹药充足、火力凶猛的阵地,似乎是有点不太现实。

三浦很快就发现仅凭自己这点兵力,在火力无法取得压倒性优势的情况下,真的不现实,因为他发现自己上的人多死的更多,第二波冲锋又被打退,这回鬼子伤亡更惨,在密集的火网下有近两百人玉碎。

不过这回,刘玉堂也付了代价,部队伤亡数字急速上升,打退鬼子这一次进攻共伤亡六十多人。

三分之一的阵亡率,近一半的士兵无法作战,缺乏重炮和空中支援,三浦决定向合肥旅团部请求作战指导。

尾崎义春旅团长听到自己一个独立步兵大队居然被堵在中间止步不前,大为震惊!支那人要干什么?

不过,尾崎少将很快就知道了答案,因为他收到了横山金次郎中佐发来的求援电报,说他的独立步兵59大队在朱巷镇以南的郑家岗附近陷入了支那军队的包围,部队伤亡惨重,请求旅团部进行作战指导。

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这是支那人酝酿的阴谋!他们通过小规模的铁路破袭,诱使皇军离开坚固的城池,然后在野战中将其包围,并准备歼灭之。太可怕了!“神鹰”的指挥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竟然凭借自己一只小小的部队主动向皇军挑衅,好吧,就让我们进行一次公平的较量吧!

尾崎义春迅速将敌情上报给南京中国派遣军司令部,请求将位于庐江、舒城的皇军部队北调,增援自己这个兵力捉襟见肘的旅团。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