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房间 正文 十三、打工生活花絮之二

赵俐铄 收藏 0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4.html[/size][/URL] 我买了一份报纸,在上面看到有一家泉水厂招工,我再次跨入省城找到了那家矿泉水厂。应聘很顺利,很快发了工作服,这时一个衣着不太整洁,穿着一件好像很久都没有洗的破旧汉衫下面是一条很脏的牛仔裤,圆脸,单眼皮,走到我跟前。 “我姓赵,你就叫我赵师傅吧。”赵师傅说。说跟我来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4.html


我买了一份报纸,一家泉水厂招工,包吃住,我再次跨入省城。应聘很顺利,很快发了工作服。

“我姓赵,你就叫我赵师傅吧。”

赵师傅带我去宿舍,我们走下楼梯,来到后院的一栋七层高的旧楼,爬到七楼,走廊内一片狼籍,门口推放着一堆生活垃圾,赵师傅说:“一会我把这些垃圾收起来。”

宿舍门打开了,好一个脏、乱、差的温馨景象。这间宿舍大约能容纳三十多人,有的上下铺是两张单人的上下铺合并而成的,看上去就好比一张双人床的上下铺,有的“双人床”还挡着花布帘。赵师傅指了指一个单人床靠墙的上铺,说:“你就住这张铺吧!”我把东西放到床上,穿好工作服。被赵师傅带到车间,又经主任把我分配一个班长带领。是个中年女人,她让我叫她孙姨,孙姨很面善,对我也很好,很快我就掌握了车间的流程,开始在孙姨的带领下上岗了。

到了中午,我拿上饭盒去食堂的窗口排队打些饭菜,这个做饭的厨师是一个肥胖之极,满脸横肉的中年女人,她挥着半勺菜我倒进我的饭盒里。我端着饭盒正准备找个落脚的地方才发现已经来迟,往食堂屋内一看已是人满为患,无处安坐。我只得来到厂门口,在门口台阶处安坐下来,这时一个束着长辫女孩,很厚重的单眼皮,身高和我差不多有一米六八的身高,比我胖一点,她走到了我的旁边,对我说:“你是新来的。”我点点头。

“你家是哪的?”

我:“朝阳。”

金玉梅:“是吗!太好了,我家也是朝阳的,咱们是老乡!”

我:“是啊,太好了,你来多长时间了?”

金玉梅:“两个月。”

我:“你叫什么名字?金玉梅。我跟你说,做饭的胖阿姨可烦人了!每次像咱们这些新来的,她总给盛不点儿饭菜。她总是把好菜大量地留着她自己吃,或者留给同样在这个厂工作的她女儿女婿吃。”

我:“难怪她长的像个硕鼠。”

晚上,我们下班一同回宿舍,一推开门,一位阿姨吞云吐雾地吸烟,像是在吐着心中的忧愁,她的床边放着一台小型录音机,里面不时传来伤感的流行歌曲。

金玉梅说:“我现在自己住这边的‘双人床’上铺,你也搬过来吧,咱们一起住。”

我收拾了床铺和行李搬到了“双人床”上铺。金玉梅又拿出了一些零食一边让我也吃点儿我们一边聊着。

吸烟的阿姨端来一盆水,放入一些药水,刚一脱掉裤子,门外的人推开了门。阿姨赶紧穿上裤子。

阿姨:“谁呀?妈呀,吓死我了,我以为是男的呢?”

“怎么这么大一股药味。”住在我们下铺的那个看杂志的女孩说。旁边的那个胖乎乎的女孩说:“门口的那位阿姨洗屁股呢。”

“阿姨多大岁数?”一个女孩问道。

“我四十六。”阿姨说。

“你年轻的时候在哪干了?”

另一个女孩问。

阿姨:“我年轻时候在南方的酒店当前台经理了,我呀这一辈子竟打工了。”

女孩:“你老公呢?”

阿姨:“离了。我还有一个儿子也结婚了,我孙子都六岁了。”

女孩:“那你应该在家享福,怎么还出来打工?”

阿姨:“在家呆不住。”

这段时间我虽然赚钱不多可是因为师傅孙姨对我很好,每到午间我去食堂的窗口打饭,那个硕鼠阿姨从来都是只给我打一个饭盒的四分之一。况且也基本都是苞菜,白菜茄子,几乎是市场上最便宜的烂菜。这对于经常在食堂吃饭的住宿工人来讲刚开始的时候还勉强,时间一长难免让人难以下咽,在我们吃饭的时候孙姨总是会带着一些饺子或者一些可口的咸菜往我的饭盒里夹上一些。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的工作还算顺利。一次孙姨不知道为什么把她的手机交给我保管,然后她急忙地坐公交车回家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有意的考验我,第二天我把手机交还给了她,她还很高兴,如果遇到我有事要请假回家,她从来都是对我微笑着说“去吧!”也从不阻拦我。

不久,因为我们班这个流程很不起眼,有时简直形同虚设,主任就把我们这个班的人全部分流了,包括班长。班长孙姨成了流动人员,今天干这个班伸两手,明天干那个班展两脚,由于不再担任班长,孙姨的工资也明显降低,无奈孙姨只好辞职了。孙姨辞职的前一天,一点征兆也没有,只是第二天我到车间上工的时候才听同事们说孙姨辞职了,还听有的老职工说她一天竟瞎指挥也干不明白个啥。

孙姨对我那么好,我只是感到很舍不得她走,心里空落落的。

这天金玉梅说:“这里赚钱不多,条件也不好,想换一个地方。”之后她领了工资,说先回家,我劝她再干一阵子,她说不愿意干了,一看到那个硕鼠阿姨就来气。金玉梅离开了她刚搬来没几天的下铺。我帮他拎行李,把她送上了回家的汽车。

这天晚上,正当我躺在床上回忆着孙姨对我的种种关照,还有我和金玉梅之间友谊的时,意外地接到了棕熊打来的电话:电话里称,棕熊来了,现就在省城,让我到广场去和他见面。我们见面后还是先去饭店,然后把我带到浴池,沐浴完毕,棕熊找了个房间。说:咱们进屋看电视吧。”

我说:“不了,我们晚上还要加班呢。”

我回到宿舍,从那以后棕熊便销声匿迹了。

我们这个宿舍没有人管,也不封闭,一个叫宋波的女孩经常夜不归宿。

这天她很晚才回来。李影问她她去哪了?

宋波:“和赵师傅去喝酒了。喝完了酒之后,赵师傅又带我去超市买了水果和吃的东西。”

她从口袋里拿出又大又圆的苹果躺在床上品尝。我就看过有几次赵师傅都是穿着白衬衫白裤子,还戴了眼镜,背一个皮包,一个人出去了,这与他平时的邋遢肮脏大相径庭。

李影:“今天,我们班四十四岁的吕姨相对象。”

宋波:“这么大岁数了才相对象?真是迟来的爱呀!”

李影:“她这么大岁数没结婚自己一个人过呢!”

宋波:“和她老爹老妈,租房住。”

宋波正在拿着化妆盒正在化妆。

李影:“你昨晚上去哪?”

宋波:“先上网上完和网友见面然后喝酒了。”

宋波穿好衣服,化好了妆,说她去见网友了。直到第二天天亮了,她的床铺依旧空着。

这天晚上,我一个人从工厂往宿舍走,院里内漆黑一片,这时忽然发现有一个黑黑的人影好像鬼鬼祟祟的,见我走过来,他一会躲在面包车的后面,一会又躲在墙的一侧。我感觉不妙,要知道,晚上回宿舍的楼梯内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平时大家上楼都要拿出手机照亮,我只好打倒回府,又回到了车间。

“走吧,咱们回宿舍吧!”李姐说。我和李姐一同回到了宿舍。路上未见异常。

在这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宿舍里的人进进出出,还有一个女孩把她男朋友也领来了,他们躺在同一张双人床的下铺上面。不一会发生了声音不知是谁说:“哎,你们小点声!”

我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到了半夜,灯都关上了,这时,从门外轻手轻脚地进来了两个人,说:“快点,把钱和手机都拿出来!要不就给你们毁容,说着拿着刀在空中比划着。她们都从睡梦中惊醒,胆战心惊地掏出了自己的钱和手机等物品。当时我也很害怕,用被子蒙在头上,他们抢了点钱跑了。幸好,我搬到了金玉梅给我留下的下铺,在最里侧,没有被劫匪发现,要不然也很难躲过这一劫。后来宿舍里的同伴们都报了案,然后有好几个都不干了。老板得知此事后,在宿舍安上了防盗门,卫生也大有改观了,还安了电风扇。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