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房间 正文 十一、君子之交

赵俐铄 收藏 0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4.html[/size][/URL] 我一个人拎着行李,从客车上下来。一脚跨入省城,心中有喜悦,然而更多的是失落和愁惆,向来不肯承认多愁善感的自己这一次是真的愁了,带着没有不可一试的优跃感只身一人来到这里。 走着走着,我来到了一家超市打起了工。新的工作是陌生而又乏味的,还不时有几双鄙夷的目光盯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4.html


我一个人拎着行李,从客车上下来。一脚跨入省城,心中有喜悦,然而更多的是失落和愁惆,向来不肯承认多愁善感的自己这一次是真的愁了,带着没有不可一试的优跃感只身一人来到这里。

走着走着,我来到了一家超市打起了工。新的工作是陌生而又乏味的,还不时有几双鄙夷的目光盯着你,经常听到她们报怨自己手头的工作不如意,或想家的强烈感想,话语中透着不满情绪偶尔还会听到她们因为琐事而大打争吵,她们更是敢于欺生的。虽然有时战争也会降临到我头上,不过我还是以超长的忍耐力忍了过去。

一个正女孩费力地抬着一箱又一箱的啤酒、饮料,大家各顾各的站在自己的摊位看管货物,没有人愿意帮她抬上一把。

大约过了两天,她被分到了一个较好的摊位。不必再去抬水了。这个摊位也离我较近。只是隐约的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还真是不打不相识呢。

“赵旷怡,你那边刚才有一个小孩把营养品碰碎了,你就站你那边卖货也不出来管,这货好几十块!你自己赔啊!”

“你怎么才来,那个人都走了!你看你都能干点啥吧!这要是让经理知道非扣你工资不可!自己摊上的货都看不住!”后来的几天里我们几乎不说话,各自干各自摊上的活。

在寂静的夜晚中同上夜班的我们,四目相对的时候多了微笑,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叫张丽,我们互诉衷肠,使我对留虚文化的认知,对剩女的炼成更深刻了一层。我们相处的很好,也很令人羡慕。正是因为我们之间的友谊使原本阴郁的氛围变得活跃了起来。我看到了洋溢在摊上的生机。

张丽:“那天,我一个人找了一天工作,眼看天就要黑了,还是没找到合适的工作。”

我说:“你是自己出来的?”

张丽:“是啊,我在家里实在呆不下去了,我都二十五了,像我这样的年龄在农村孩子都有了,可是我到现在为止,一次都没有找过对象。你看我的感情线就是一片空白。”张丽边说边拿起她的手掌指着说。

我说:“你们那没有人介绍对象吗?”

张丽:“有也不怎么多,多数是相互看不上。”

我说:“那看手相能准吗?”

张丽拿起我的手看了看说:“你手上有好几个呢。你就等着吧,我就是没有,也难怪,我长的这么丑。”

“你一点也不丑,只是没打扮,打扮了一样好看。真的。”我诚恳地说。

我:“你是到省城来就直接找到了这个超市吗?”

张丽:“没有,我不是形象不好吗,再加上身高也不够高,找了一天的工作,眼看天就要黑了,晚上也没有住地方,就在一家小吃店打起了零工,后来那个老板说这个超市也是他开的,就把我调到这里。”

可是老天似乎总是在有意捉弄她。来到这家超市又被分到了又脏又累而又不讨好的摊位。于是便有了那天晚上我看到的一幕。而她也十分肯定地告诉我,她之所以被分到这个较好的摊位与那天我看到的那一幕竟有着紧密的关联。恰恰就是在这个时候,谜底被揭开了。那天晚上我在上夜班。见只她披散着头发,赤脚穿着一双拖鞋。已经是严冬,她的赤脚显得格外引人注意。她推开门跑到烧烤摊买了两个烤玉米回来。至于烤玉米并不是自己吃,而是给店长效纳了。听了她的叙述我一时无语,因为从小到大我从未去讨好过任何一个人。这与我从小生活环境有关。我总认为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争了也没有用。然而现在我眼前的瘦小身影忽然高大起来。物竞天泽,适者生存是自古不变的法则。我的山不争高自极天的想法被彻底推翻。试想如果不是她三番五次去找店长诉说苦衷,请求把她调到适合摊位。又怎么会有我们的相知。如果不是她推已及人的一番听似感人的话语又怎么会有工作中的得心应手。

闲遐时间我们成双结对的出去逛街,我们下班后的结伴出行虽然也曾遭到经理的反对,因为她让我们早点休息,以便夜里更好地服务于他们。我们有种逃出牢笼的感觉是多么的惬意啊!

美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这仿佛成了世间真理一样。

一天,我正熟睡之际,忽然听到有人叫我:“铁子,我要走了。”语气中透着无奈与悲衰。“啊?”我很吃惊,睁开惺忪的双眼。

张丽:“我被开了。”

我:“怎么会这样?”

张丽:“今天又招来了几个人,店长让把我又调回去卖水,我好不容易从那里熬出来,不想回去,店长就把我开了。人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我现在就走了?我得出去找工作。我还会来找你的。”她走的很匆忙,走的时候还给我留下了一双厚厚的棉鞋,说她留着也没用了,让我冷的时候穿。我还没有任何心里准备的情况下。她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她走了以后,我面对白天的窗户,疲惫中透着一丝不舍情绪的一时难以入睡,到了晚上上夜班到外面打扫卫生的时候,我看到夜晚城市街头的远方空旷中泛着堪人的黑色光芒。

过了两天,她来了!说她就在离我不远处的一家浴池打工,因为这里离我较近,她便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里。我们在一起聊了一上午,她跟我讲起了她在浴池的所见所闻,后来她很不情愿地离开了。我其实一直担心她在浴池的安全问题。果然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一天她跑来找我,生活的遭遇令她很郁闷,有时想想她都想抽烟,于是便从兜里掏出了一盒香烟。我只在没人的时候抽,有人的时候我不抽。接着又说,她不能在那里干了,因为刚刚洗浴里一个小姐被人打了,为了不殃及自身,只好逃离。之后她便像一片叶子一样的飘走了。

不等不靠自谋出路;

跨入省城结交朋友,

君子之交平淡如水;

相知心灵相忘江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