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4.html


这天一早,我去值日,钥匙怎么拧也打不开门。无奈,我只好给班长打电话,不一会班长来了,用他的钥匙把门打开了。班长说:“下午,你走吧,不用你锁门了。”我拿的这把钥匙好像没有能打开这门的钥匙,难道是钥匙被人卸走了。我就是这么的不招人待见。总是碰钉子,一定是那个卫柳阳干的,因为只有我们俩是临时工,她有家有孩子怕我抢了她的工作。于是就是想让我难堪。我真的不想干了,可是一想到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名额,又有些可惜。

这天早上,我来到了单位,和每天一样,第一件事情就是打扫卫生,我先拎着水桶来到了水房,然后把水桶洗涮干净,以便同事们用水桶里的水洗抹布,再把托布洗干净,我拎着水桶推开水房的门,就在我刚一推开水房门的时候,门上安的弹黄,一股很大的反弹力又将门关上,我拎起水桶,再次推开门,刚一迈开步子,正好伴在了门的一个角上,此时的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水洒了半桶,拖布也掉到了地上,我赶紧爬了起来,心想幸好没有被人发现,如果被人发现我刚才摔跤的那一幕不知会遭到多少人的嘲笑呢。

我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回到了办公地点,开始打扫卫生。打扫完毕后,坐在张姐旁边,张姐说把这摊先交给你吧,我还有点事,张姐走匆忙地走了,我坐在她的位置继续办公。不一会来了一中年男人也是这个单位的要来取点钱,我把那些钱清点好了,和他提供的数据相同。可是到了晚上结帐的时候,怎么也对不上帐,差一百九十元呢,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张姐走的时候好像拿走了点钱,会不会就是这个钱呢,可是我又有什么证据证实她拿的不是自己的钱而是公家的钱呢。我不好与人家争论只好做罢,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无非只有一个就是想让我走人,我只好自掏腰包把钱垫上。晚上班长狠狠地指责了我的工作严重的失误。

班长:“你怎么能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呢,你还是中专毕生呢,人家小学初中毕业都比你强,涉及到钱的工作怎么能不交接不对帐呢!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蠢的人!”

一阵电话铃响了,班长接过电话然后对我说:“去主任室,主任找你谈话!”我惭愧地点点头,跑到了三楼的主任室,我看到了主任室的门开着,主任正坐在电脑旁不知正看着什么。我轻轻地悄悄门。主任看到我说:“进来吧!”坐那!用手指了指沙发。我小心冀冀地坐了沙发一个小边。主任说:“最近,单位里也不缺什么人,这样你先回去,等需要时你再来!”

我:“好的。谢谢。”我正转身离开之际,对主任恭敬地说了声谢谢。我知道我很傻,也知道自己被开除了,我说谢谢只是为了表明我对他意见的尊重。回到了我一个人的房间,母亲说她给大姨打电话了,说那个叫卫柳阳的也弄错过不止一次,也是自己赔的,只是人家送礼了,才能接着平安无事的干。我说:“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

我把母亲关在门外。我想:出纳就是出拿,拿出的意思吧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