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现在越发难以抵挡中国巨大的经济魅力和政治影响力。由于俄的生产力较低,继而导致竞争力下降,而中国的影响力与日俱增。在俄罗斯,即便是国内经济决策也越来越多地将中国因素考虑进来。



中国不断增长的重要性壮大了亲华派在俄国内的影响力。自苏联解体后,中俄关系从当初西方派占主导地位发展为现在由亲华派掌控大权。与此同时,俄罗斯公众对中国的态度也渐渐变得更加友善。



亲华派力促加强对华关系是基于俄罗斯经济和安全的首要任务。虽然亲华派也致力扞卫俄主权,但他们坚持认为,与中国进行密切的经济、政治合作比与西方合作更能保护俄主权。



[台湾《联合报》10月19日报道]苏共原本是中共的老大哥,如今俄罗斯执政者却把中国共产党当作学习的样板。



近年来俄罗斯领导阶层开始学习中国的经济和政治模式,他们钦佩中共能在一党专制体制下,一方面严格控管国家,一方面推动令人钦羡的经济成长。



俄罗斯人注意到,俄罗斯在转型为市场经济过程中经历了黑暗时期,但中国显然在类似的转型中技巧更高明



俄罗斯人似乎对他们的经济高度仰赖石油、天然气和其他天然资源感到羞耻,好像俄罗斯只是第三世界国家,而中国制造的产品优异,全球都抢着要。



俄罗斯的贪腐问题比中国严重,外国公司普遍认为俄罗斯投资环境较差。



全球金融危机使两国经济差距更明显,世界银行6月预估中国今年经济增长率可达7.2%,反观俄罗斯将衰退7.9%。

正方:俄罗斯应该向中国学


[俄罗斯《导报》10月19日文章]题:向中国学习(作者 俄罗斯《自由思想杂志》主编弗拉季斯拉夫·伊诺泽姆采夫



中国的现代化一向基于以下主要原则



第一,中国崛起的前提条件是:保留现有企业的国有制,积极主动建设新企业,因此先进行业得到快速发展。而在俄罗斯,计算机、办公设备和移动通讯工具过去没有,现在仍然没有。



第二,中国现代化主要依靠吸引外国直接投资和技术。世界200强企业中目前有132家在中国建立了生产企业。中国证券市场的指数比2006年初高一倍,而俄在这一期间股指几乎没有上涨。



第三,在为西方技术打开大门后,中国实施创新模仿战略。西方企业在中国出现3至5年后,便会出现中国自己的类似企业。而俄出现了10个外国汽车组装企业,但伏尔加汽车公司却没有一个新厂投产。



第四,中国人明白,不把本国产品推向国际市场,建立有效的工业化就没有意义。中国的对内和对外政策都服从于这一目标,而俄领导人在贸易谈判中只学会了“天然气”、“石油”和“管道”这几个词。



第五,中国现代化的主要部,分是发展基础设施。在世界最大的50个港口中,中国占17个,在世界最大的50个机场中,中国占6个,而俄没有一个港口和机场能够进入这50强名单。



第六,中国整个国家都在走向现代化。中国摒弃了西方式民主,更多注意管理的有效性。各级机关部门都在吐故纳新。



总之,俄罗斯有必要认真向中国学习。



[俄罗斯《观点报》10月15日报道]俄罗斯远东研究所副所长安德烈·奥斯特洛夫斯基在接受《观点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我们应当全面看待中国模式。



中国人有我们可以学习的东西。而且应当从俄总是否认的中国改革模式学起。

反方:“中国模式”不适合俄罗斯


[俄罗斯《星火》周刊10月19日一期文章]题:中国的并不意味着就是最好的(作者 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学术院长叶夫根尼·亚辛



中国模式被俄罗斯许多人看作样板。可是中国模式绝对不适合俄罗斯,其中有几方面原因。



中国模式之所以成功,主要基于中国本民族的文化。从经济传统的角度这指的是稻谷文化,以及决定人际关系道德因素的儒家学说。而俄罗斯文化基本上是另一种文化,由于某些因素这种文化不利于俄取得成功,而这些因素却使中国走到了俄罗斯前面。



中国的情况如何?让我们看看几个主要因素。



首先,中国的人力资源大范围地取代了自然资源。在欧洲以工业革命应对传统生产的危机时,中国和日本出现了精细化革命,这就造成了顺从、忍耐,为把事情做完而善于克制自己的劳动态度。而欧洲走的是另一条路,其中也包括俄罗斯:这就是创新之路、发现之路,从而提高劳动生产率。



其次,中国处于工业化晚期,而且采用的是日本模式。工业化晚期意味着在实现工业化时出现高速增长,同时提升了劳动力阶层,这指的是无数廉价劳动力。然而,当这种资源耗尽时,就应该以创新求发展。中国改革采用了日本模式,面向出口。至今中国还顽强地坚持这种模式,依靠的就是廉价劳动力。但美欧市场目前已不那么向中国商品开放,这将致使中国产品的竞争力下降。



此外,中国还将遇到严重的粮食问题。中国确保粮食增产是比较复杂的,国内技术能力发挥殆尽,中国还面临耕地严重不足的问题。



还有一个未知因素,即中国官僚阶层加强。后工业化之后的中国经济前途取决于创新能力。有人说,现有数十万中国人在美国学习,但这些中国人将留在美国生活和工作。如果他们回国,他们的创新能力多半会受到中国环境的制约,首先是官僚阶层的制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