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房间 正文 六、似是而非

赵俐铄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4.html[/size][/URL] 半年后我即将毕业,在毕业前夕,我精心地为演讲比赛准备着,参加了全校的演讲比赛,最后获得了二等奖,毕业了,我们走出校园,我看到了孟飞和她的女朋友,还有一些成双入对的学生都离开了校园。 毕业后就业形式很严峻,像我这样的中专生根本不分配,到了省城的人才市场找了一圈发现自己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4.html


半年后我即将毕业,在毕业前夕我有幸被选去参加演讲比赛,我精心地为演讲比赛准备着,最后获得了二等奖,毕业了,我们走出校园,我看到了孟飞和她的女朋友,还有一些成双入对的学生都离开了校园。


毕业后就业形式很严峻,到了省城的人才市场找了一圈发现自己能做的工作廖廖无几。记不清从多少个人的肩膀旁挤过,此刻,站到了一处展台前,这家书店管招聘的人说现在营业员招满了,只剩下跑业务的了。虽然早就听说跑业务是个“凉快活”但现在形式已经不容我再挑选了,并且这位管招聘的人已经拿出表格同意让我先填表后面试了。

下午,我来到了面试地点,穿过光线较暗的走廊,走进一间屋子,里面站了几个等待面试的人。那个接管我面试的是一个女经理,问我为什么选择书店?跑业务这份工作非常辛苦,经常会遭人白眼,你能坚持下来吗?看你的身体挺单薄的,人也挺内向的,这份工作你不太适合!是刚毕业的吗?我们要招有经验的!

我走出这间昏暗的走廊,内心期待阳光的我跑到了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广场上还有人在悠闲地放着风筝,我左顾右盼,走进一处地下商场。我发现商场的部分摊位都贴上了“招服务员”。我先是来到了一个卖眼镜的柜台前,问那么老板还需不需要招服务员。他扫了我一眼说:“招够了”。

继续向前走,来到了一处卖服装的摊床前上,这位女老板正在和领几个年轻女孩整理货物。我发出了同样的问话,她说:“不招了!够了!”

拐了一个弯,又来到了一个挂着服装的摊位前,这个女老板先是出奇地盯着我看了一阵子,就在这时,我看到了她眼睛里闪烁出了一丝惊奇的目光,可是转念又变为了委婉的微笑,看到她的笑我就明白了答案。

是啊,我不能气馁,越是在这个时候,我越要坚强!再看看时间,天都快黑了。再不走就赶不上2路汽车了。我明天一定能找到工作的。

回到家乡,我又找到了饭店、手机店、家电等商家,仍旧屡屡碰壁,我又来到了一个写字楼前,门口一张大红纸上面写前规范的隶书:招聘业务员若干名中专以上学历。落款,春光广告印务有限公司。我抬起头,地址就在这楼上。此刻,我步履轻盈,自信满满。转弯处遇到了一位老大爷。

“请问咱们这还招业务员吗?”我说。

“对!招聘,你和张经理谈。他就是张经理。”大爷说指着旁边的一个男青年说。

“你好!跟我来吧!”张经理说。

说着他把我带到了副总经理室。

“请坐。”张副总说。

“应聘业务员吗?哪个学校毕业的?按照你的学历,做这个应该没什么问题的。你考虑一下,如果同意加入我公司的话,明天就来上班吧。”张副总说。

在我看来张副总是一个谈吐不俗,外表英俊的年青人,我就这么容易的被录用了。我再也不用在闲着无聊时每天拿出扑克坐在床边摆自己的明天了。我回到家把扑克往桌子底下一扔,心情愉快极了。我就知道我今天会找到工作的。第二天,我怀着愉快的心情来到了这座写字楼,来到了经理室,这时张副总说:“你来了!走吧,我们去会议室。”张副总带我走进会议室,看见大约有十几个人,围坐在会议室的桌前,张副总坐在了离我们较远的领导位置上,准备正在给大家开会。“欢迎大家加入本公司。本公司以前是一家主要以印务为主的公司。最近为了拓宽市场,新增了广告业务。”他介绍了一下本公司的情况,然后把我们这几个新来的业务员全部分到了广告部,张副总对我们几个新员工做了一下简单的培训。

“广告是在或近或远的将来引起销售……”

我们就要拿着DM杂志去跑业务了。开始的时候广告部正缺少主力,再加上我们这几个应届毕业生都没有什么经验,就分成了两两一组,可是到了真正分工的时候,有几个人因为怕辛苦、工作不好开展就当了逃兵(后来在街上的某个角落见到了他们,他们这样说的)。

一个人从大街小巷当中逐一去寻觅有可能做广告的商家。我从张副总的口中了解做这行的艰辛,可是一想到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不能随意放弃,只好硬着头皮先试试看。一共七人,由于广告部成立之初,广告部经理没有适合的人选,就由张副总代任广告部经理。现在已经分成好了两组。

“现在就剩下小赵了,你和我一组。”张副总说。

分工完毕,我们来到了街市开始进入角色。我和张副总先是来到了一家做熟食的厂家,通过询问我们找到了那家的厂长,大概是和这个厂经营的货物有关,这个厂长也是肥头大耳,白白胖胖的。他很客气就招呼我们坐下了。

“我们是DM杂志社的,就是看看我们这边有没有意向做一下广告推广?不同的品牌产生没有太大的差异,通过广告可以使消费者认为产生差异,从而选择这们这种产品,进而产生广告价值……”张副总出口成章,把眼前这个还没有多少广告意识的厂长给打动心悦诚服。连连夸张副总这人口才了得,不愧是人才啊。最后给出的答复是先考虑一下,等什么时候想做广告再给我们打电话。

我们又跑了一家商场和一家酒店,当我们并排走出那家酒店时候,迎面又碰上了小段和小刘两个同事,张副总说:“这都到中午了,我请你们吃饭吧,我来买单。”这个年龄上比我们大不了几岁的张副总满脸洋溢着快活的神情。我们四个人愉快的就餐,在餐桌上交流着各自的感受,还有商家的反馈。

到了晚上四点我们一同再回公司交流着一天的心得和工作上需要改进的地方。五点钟准时下班。这就样和张副总每天奔走于繁华的街市,也有了一点收获。我也对这个张副总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他说他的学历并不高,只是高中毕业,因为家庭贫困没有去上大学。但是他悟性好,自学成才。其实我也担心张副总嫌我的能力不济,而对我产生烦感,然而令我感动的是,他非但没有对我产生烦感反而还经常潜移默化的鼓励我,说我以后会做的比他还要好,只是我现在还缺乏经验。

这一天,我们来到了一家大酒店。“小妹妹,请问你们这的老板在吗?”张副总说对一个梳着毛寸的女孩说。

我说:“这不是纪微吗?”

纪微:“旷怡!你怎么来了!”

我:“我来跑业务。”

纪微:“老板不在出去了。”

我说:“你怎么在这儿?”

纪微:“我在这当服务员呢。对了,你又看到李龙了吗?”

我说:“没有。我一直都没看到过他。”

纪微:“李龙现在还在李庄开理发店呢。”

张副总:“你们是说在李庄开理发店的李龙吗?”

纪微:“是啊。”

张副总:“李龙啊,我好像也认识你们说的这个李龙。”

不久,在公司大会上,张副总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就是把我们的业务扩展到外乡,因为外乡也有大部分工厂和商家,况且乡下还占据着城市的四分之三的人口。这个大胆的建议被总经理通过后,我们还是按照原先分组的人员去乡下开展业务。由张副总分配,可是不料我和张副总竟被他分到了李庄,就是那个李龙的家乡,我知道如果我再去那个李庄的话会不可毕免地遇到李龙,于是我对张副总说:“我们可不可以不去李庄去别的镇?”

张副总:“为什么?我就是李庄的人,我的家乡也在李庄。”

我:“因为在李庄有熟人,我怕看到。”

张副总:“这有什么?”

我:“我是怕看到天赐发廊。”

张副总:“哦,那好吧。我们去其他乡镇。”张副总想都没想就派

别的同事去李庄了。

这天,我们坐在去往乡下的汽车上。张副总也询问我:“为什么不想看到天赐发廊呢?你认识李龙吗?”

我:“那是以前的事了。”

张副总:“是你和李龙处过对象吗?我听说有一个挺高挺瘦的城里女孩和李龙处过对象。”

我点点头。

张副总:“我认识天赐发廊的老板,我们都是同乡,我听说天赐的表弟李龙和一个城里的女孩处过对象,后来分手了,没有想到那个人就是你。”

张副总还说他很同情我的遭遇,还表示不会再揭开我的伤口。我们身着统一的着装,上身是白色的衬衫,蓝领带,下身是蓝裙子,张副总则是蓝裤子,这是张副总给我们统一买的着装。我们到了乡下那些乡亲们都用异样而又羡慕的眼光看着我们,都问我们是哪个单位的,还说衣服漂亮,我们还是同在城里一样的开展着工作,工作完成后就驱车赶回。

张副总的工作很忙,有时我会一个人出去跑业务。每当我前行感到茫然的时候,只要一听到对面商家放的零点乐队的〈〈相信自己〉〉我都会信心百倍地踏上旅途,去迎接着每一天的挑战,渐渐的我的工作也初有成效。

一天我在街上看到了李龙和一个很胖的女子成双结对的走在一起,李龙的头发剃的很短,样子也有些变得认不出来了,可我还是能认出这个人就是李龙。我们彼此都没有说话装作不认识各有各的路。后来回到公司我们和张副总谈着工作接着又谈到了李龙。张副总告诉我说李龙现在已经结婚了。就在那个秋季的一天,李龙和一个很胖很高的女子举行了婚礼。那个女子身着一件红色的旗袍。婚礼现场热闹非凡。张副总告诉的时候,显得很不以为然,他微笑着,也示意我过去事情不要放在心上。

我和张副总坐在广告部的办公室内,小李走了进来,她说:“张副总,今天有一个戴眼镜的女的来找你了。长的可漂亮了!”

我说:“那是谁呀?是不是你夫人啊?”

张副总:“不是,你是知道的,我还没结婚呢?”

我说:“那就是追求者了。”

张副总:“呵呵……”

真正让我和张副总拉近距离的还是从次展会说起。那次我们去参加展会,也是为了宣传本公司,这天早上,我们整理行装,拿上宣传页,出行了,同事们都一组组走的,坐上公司的面包车准备出发。最后只剩下我和张副总两个人,我们拿着宣传页,准备出行,可是车上坐不下那么多人了,我们只好另找别的车,张副打电话向朋友借来了一辆越野车,然后他一个人拿着一大捆的宣传画,我说还是我来拿吧,这时张副总的用他的手一把拿开了我的手,他一个人扛着上了车,我们向展会现场始去,在路上他对我说:“其实我挺欣赏你的,你坚强乐观,从不屈服于命运,这个月你的业绩也不错,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天都快黑了,我开车在路上看到你拿着DM杂志还在走访客户,你的这种工作态度我真的挺感动。公司马上要提升你为秘书了。像你这么秀外慧中的女人,谁要是娶了你那可真是福气大了,不如你做我的女朋友吧。我没和你开玩笑,我是说真的。你先不用答复我,你考虑一下。” 我很激动以为幻想中的完美爱情已经悄然来临了。

到了展会现场,我们到了早就布置好的展位,然后开始发散着宣传画看着舞台上演员表演的歌舞节目,来了一个年轻的男人,是张副总的同学也经过的我们的展位。我见张副总没拿名片,就从他的后面悄悄的塞给他一张名片,他也把自己的名片递给了他的同学,同学都说:“你现在事业发展的不错啊!都当上副总了!这么有能力。哈哈……”张副总:“别取笑我了!”

晚上展会结束了,我们驱车离开了,路上,我一直沉默着,张副总说:“怎么了?怎么没有来的时候欢实了呢呵呵……晚上去我家吧。”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张副总家,我环顾了一下他的家,装修考究,家里的硬件设施应有尽有,他打开电视机,让我看着,之后他打电话叫了订餐,然后从他的酒柜里拿出一瓶解百纳葡萄酒,用专用的工具打开了葡萄酒,菜送来了他付了钱,或许是我喝葡萄酒头晕,不一会我就不胜酒力了。酒足饭饱后,他打开了放在电视柜下面的DVD,开始放碟片,“看过《金瓶梅》吗?”张副总说。

“没有”我说。

我也不太懂他说什么?这时电视的画面上出现了不堪入目的镜头,他的胳膊绕过我的肩膀。也就在此时,几乎是在电视剧上看到的一幕出现了。外面有人用钥匙打开了房门,他老婆出差回来了。一个女人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她愤怒地跑了过来,朝我狠狠地抽了一个巴掌,这一巴掌真的把我彻彻底底的震醒了。“你干啥?破马张飞地!怎么不分清红皂白!我们什么都没干!”张副总说。

“没干!谁信啊!你看看你们看的是什么片!”

听到他们的打骂声,我迅速逃离了现场。不知道是那巴掌太重还是我的脸肌肉部太过敏感,在这个下雨的夜,我分不清是泪还是雨在我的脸上流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