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房间 外传 四、表姐的婚礼

赵俐铄 收藏 0 30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4.html[/size][/URL] 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此时经历失恋挫败的我,已经渐渐成熟起来,这天表姐和姑妈来了,来买婚礼用的东西,还有雇车等等。还告诉我让我早点去,婚礼有两个伴娘,就是我和纪微。最后告诉我们过两天就去参加婚礼,这天的天气格外的寒冷,我们驱车来到了李庄,自从我和李龙分手后,我就对这个地方有一种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4.html


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此时经历失恋挫败的我,已经渐渐成熟起来,这天表姐和姑妈来了,来买婚礼用的东西,还有雇车等等。还告诉我让我早点去,婚礼有两个伴娘,就是我和纪微。最后告诉我们过两天就去参加婚礼,这天的天气格外的寒冷,我们驱车来到了李庄,自从我和李龙分手后,我就对这个地方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就连路过李龙以前开过的发廊的门口的时候,我都没敢看上一眼。我们来到了姑妈家,姑姑家的门紧锁,一打听邻居才知道他们都去饭店了,我们来到了饭店,找了坐座坐了下来,此时桌上的席已经凉了,前一批人都吃完走了,也没什么菜,饭店的服务员又揣来了几盘菜,这时纪微穿着黑色的棉衣,出现在我眼前,坐到我旁边,我们边吃边聊。

纪微:“你知道李龙现在在哪吗?”

我:“不知道。”

纪微:“他又回李庄了,他和天赐在城里没挣到钱,就回来了。就在前边的那条街和他表哥开理发店呢。你信不信到了明年夏天咱们的故事还得重演。”

我什么也没说夹了一口酸菜吃着。

纪微:“你说那个李龙算个啥呀!他就是个色狼!你说他长的是不是不好看?”

我:“不好看!”

纪微:“我三叔就要给我介绍对象了,等明年我结婚的时候你也来啊!”

我:“行,我来!”

纪微:“你还来给我当伴娘。”

我看着纪微说:“你的长发长了,不像夏天的时候那么短了!”

纪微:“是啊,我不愿意梳长发,麻烦!李龙现在还没找对象呢!”

我:“你怎么没和李龙处对象呢?”

纪微:“他说他不喜欢我!”

这个纪微好像对我和李龙的事毫不知情,却又总是提起李龙。酒席上的人多半都是李庄的和不认识的,到了下午表姐去了趟城里取回了婚纱,然后我们又来到了理发店给表姐盘了头发。由于那个给表姐婚礼看日子的风水先生说:必须明天一早五点钟上车,早上十点就得开酒席,所以今天晚上表姐必须要先把头发盘完,做完了头发,我们回到了表姐家,晚上我和纪微吃着瓜子,桔子什么的,纪微剥了一个桔子,然后分成几瓣,给了我一瓣,我不想吃,说还是你吃吧!

晚上表姐怕把头型弄坏了也没敢躺,就卧在了炕上,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表姐就化好了妆,然后在她红色的毛衣外套上面套上了那件租来的带着毛领的白色婚纱。四点多钟,接亲的人就都来了,表姐的男朋友穿着衣装,开门进了屋,录像的也跟在后面,表姐的男朋友坐在床上,他们一起吃上了姑妈坐的长寿面,我们一帮人都围在床边上看着,临近五时了,姐夫把表姐抱上停在路边的第一辆红旗轿车,他们坐在车的后面,表弟坐车的副驾驭的位置上。第二辆坐着的不知是哪来的亲属,我和纪微坐到了第三辆红旗轿车上面,录像的车跟在最前面,我们向前姐夫家的那个村庄驶去,渐渐地在一片红色的迷雾中太阳露了出来,可以想到今天该是一个多么晴好的天气,雪后初晴的一天,在这个喜庆的节日里表姐和姐夫他们这对新人的心情该是多么的愉悦啊!接着我们来到了姐夫的那个村,一听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就知道到达目的地了,我和纪微分别下了车,纪微双手拿了两个带有喜字的红色洗脸盆,我的双手里捧着用红包包好的表姐的衣服,我们来到了姐夫的家三间大瓦房,一进屋是两口大锅和二个灶台,几个人正忙着洗菜摘菜之类的宴席准备工作,还有那个较瘦留着八字胡的就本村的厨师正在准备上灶为我们送上丰盛的晏席。吴健和表弟站在电视旁边打开DVD,正放着歌曲,吴健放了一首《离家的孩子》用他那高亢的嗓音演唱着。唱过之后吴健拿来了一个带音乐的贺年卡递给我说:“这是送给我你的新年礼物。”我打开贺年片上面写着“祝学习进步,心想事成!好友吴健。”

表姐和姐夫他们双双坐在了炕上,我和纪微也坐在炕上,我坐表姐这一侧,纪微坐姐夫那一侧,村里的人说这叫坐福,坐南朝北,南边是火红的太阳,晒得我们暖暖的。我们又照了几张相片给这美好的日子留下了永久的纪念。

我发现了一个规律,只要是我失意或失恋之后,等待我的总是说不上哪个人的婚礼,我参加了那么多人的婚礼,唯独等不到我自己的。

我们坐在炕桌子旁边,和表妹有说有笑地吃完了婚晏,离开了现场给后面出席酒席的人腾出地方,就在表姐也换上了红色礼服我时候,天下没有不散的晏席,我们爬上了客车也该走了。

我和表妹又回到了姑妈家,姑妈家因表姐的出嫁而少了些许生气。姑父喝多了酒,躺在炕上呼呼地睡了起来。这时吴健和马冰也进来了。他们一进屋就给这间沉寂的房间增添了一些生气。

马冰:“死吴健!你刚才踩我鞋了!”

吴健:“你那也叫鞋,分明是驴蹄子嘛!”

马冰:“死吴健!”

吴健:“别吵了!大爷睡觉呢!一会再吵把大爷吵醒了,把你扔进炉子里!”用手指着地上烧的正旺的煤炉子说。

马冰:“死吴健!把你扔炉子里!”

吴健:“还敢吵吵!一会大爷就醒了,把你扔进这个炉子里,把你的头发烧焦了就好了!”

马冰:“哼!”

马冰生气地冰拿出了一张纸,拿着一支油笔开始写起字来。一边写一边说:“吴健,有一天,吴健去了舞厅,认识了一个狐狸精,他们跳了一会舞,他就死了。”

我:“他怎么死的?”

马冰:“是被狐狸精给杀了。”

我:“咱们正好拍一部电视剧。马冰当编剧,我当导演,吴健当演员。”一听让吴健当演员,吴健也呵呵地笑了起来。

夜暮徐徐降临。

马冰:“天都黑了,我不敢回家了。”

我说:“我送你。”

马冰:“行啊!”

我:“那我不敢回来怎么办?”

马冰:“我再送你。”

我:“然后我再送你。咱们互相送,送一宿不用睡觉了。”

吴健:“我送你们吧!”

第二天一早我和表妹上车回到了各自的家。


雪花飘飞冬季到;

表姐家里真热闹;

喜结联理办酒席;

欢声笑语多热闹。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