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位牺牲在共和国建立前的军事天才

弋鹰7277 收藏 2 1622


中共十位牺牲在共和国建立前的军事天才

图为蔡申熙


徐向前曾对中国工农红军杰出指挥员、军事家蔡申熙给予高度评价:“蔡申熙同志是红十五军的主要创始人之一,对鄂豫皖红军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他不仅具有战略家的胆识和气度,而且在历次战役战斗中机智果断,勇猛顽强,因而在红四方面军中有很高的威望。”


蔡申熙,原名蔡升熙,1906年生,湖南醴陵人。1920年入县立中学读书,积极参加进步学生运动。1924年春入孙中山的建国陆海军大元帅府军政部陆军讲武学校,后转入黄埔军校第1期学习。同年秋加入中国共产党。毕业后留校教导团工作。曾参加平定广州商团叛乱和讨伐军阀陈炯明的两次东征。1926年参加北伐战争,先后任国民革命军第4军营长、第20军团长。1927年8月参加南昌起义。后任起义军第11军第24师参谋长,南下途中参加了会昌、三河坝等战斗。起义军在广东潮汕地区失利后,他转赴广州。同年12月参加广州起义,任广州市公安局局长。后到上海,在中共中央军事部工作。1928年起任中共江西省委军委书记、吉安东固地区游击队第1路总指挥。曾率部攻克峡江县城,配合湘赣边区的革命武装斗争。


1930年初,蔡申熙任中共中央长江局军委书记,不久被派赴鄂东南阳新、大冶和蕲(春)黄(梅)广(济)地区领导游击斗争。他来到阳新后,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集中当地分散游击的武装力量,于同年10月组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15军,任军长。红15军组建后,蔡申熙率部东进皖西,攻克太湖县城,后经英山、罗田等地,于12月到达鄂豫皖苏区,参加第一次反“围剿”。1931年1月红15军与红1军合编为第4军后,任第10师师长、中共鄂豫皖特委委员兼军委副主席,率部参加磨角楼、新集、双桥镇等战斗。他指挥机智,作战勇敢,身先士卒,在一次战斗中右臂被敌机枪子弹击中,负伤致残。同年5月,鄂豫皖中央分局成立,蔡申熙为分局委员,并任彭杨军事政治学校校长。他言传身教,贯彻教育训练与实战要求相结合的教学方针,主持办学4期,为鄂豫皖苏区培养了大批军政干部。


1932年7月,当国民党军对鄂豫皖苏区发动第四次“围剿”时,蔡申熙临危受命,出任红25军军长。从8月下旬到9月中旬,他指挥部队和皖西地方武装,在南起英山、北到庥埠的广阔地域内,与各路进犯的国民党军不断展开激战,予敌以重大杀伤。9月中旬,红四方面军总部率4个主力师向皖西转移,在金家寨与红25军会师。在鄂豫皖中央分局召开的燕子河会议上,蔡申熙冷静地分析了形势,主张以主力西出英山、随县、枣阳一带,将国民党军引出苏区寻机歼灭,然后再回师收复失地。得到与会人员的一致赞同。9月底,红四方面军主力由燕子河出发西进,蔡申熙率红25军殿后掩护。10月8日,红军主力在黄安(今红安)河口镇地区,与国民党军两个师遭遇,发生激战。9日,国民党军增加兵力后继续进攻。蔡申熙指挥部队顽强抗击敌人,不幸腹部中弹。他捂住伤口,咬紧牙关,躺在担架上坚持指挥战斗,直至壮烈牺牲,年仅26岁。




中共十位牺牲在共和国建立前的军事天才

2.方志敏(1899——1935)


江西弋阳人,1923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积极从事农民运动,1927年2月当选为江西省农协委员长,主持省农协全面工作。大革命失败后,他潜回家乡,与黄道、邵式平发动了弋横农民暴动,创建赣东北革命根据地和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军。此后历任赣东北革命委员会主席、赣东北省苏维埃政府主席、中共闽浙赣省委书记、红十军团军政委员会主席。1935年1月率部返回闽浙赣途中在怀玉山遭到国民党军队围攻,不幸被捕。在狱中,他坚贞不屈,写下《可爱的中国》、《清贫》、《狱中纪实》等著名篇章,同年8月慷慨就义,终年三十六岁。他是共和国三十六位军事家中惟一被俘后牺牲的一位。


方志敏烈士被捕后舌战群敌实录


这是一份鲜为人知的“谈话记录”,更是一份表现共产党人光明磊落、浩然正气的“谈话记录”。透过这份“谈话记录”,我们看到反动派是那样渺小,看到革命者是那样的大义凛然、铮铮铁骨、视死如归。


1935年1月29日,方志敏率领的红十军团在浙赣交界的怀玉山地区被国民党军队重重包围,方志敏不幸被俘。当天晚上,敌团长一再要方志敏“写点文字”。方志敏借此机会奋笔疾书,写下了表现共产党人英勇不屈的《方志敏自述》。敌人在方志敏口中得不到任何东西,第二天把他押送到上饶。国民党上饶地方当局兴高采烈,为了升官晋爵,特令国民党弋阳县县长张抢元等人前去探视、游说。


张抢元受与方志敏谈话的影响,对共产党有了新的认识。抗战爆发后,他主动前往铅山石垅与在当地坚持游击战的中共闽赣省委书记黄道同志商谈合作抗日问题,允许共产党在弋阳组织抗日救亡运动。并电请国民党江西省政府保释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原闽浙赣省苏维埃副主席徐大妹出狱。还同意两个女儿参加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救亡团体,对共产党的活动给予一定的方便。1939年,张抢元调任国民党南城专员。国共合作破裂后,他毅然弃政从教。解放后,他在上海被捕入狱,后受到我人民政府的宽大处理。


张抢元在狱中写的交代材料中,追忆他同方志敏烈士谈话的实况:


余是方志敏家乡的地方长官,奉命率弋阳地方绅士及方志敏昔日朋友赴饶探视、劝说。过去对方志敏只闻其名、不见其人,此与方交谈后,脑中留下深刻影响,常感其人格之伟大,吾等无地自容矣。


初见面时,有人指着我问方志敏:“张县长在弋阳县做得如何?”方答:“做得还好,故我几年来,未去打弋阳。”我对方志敏说:“我们今天不会存有成见谈话,请教数事,当蒙方志敏首肯。”


我问:“你今日因何失败?”方答:“因战略上的错误而失败。”


我问:“你现在有何希望否?”方答:“希望蒋介石赶快把我枪毙。”


我说:“先生为组训民众能手,今日对日本外交紧急,我想蒋委员长必定会重视你的生命。”方怒视不答。


我问:“你对国军观念如何?”方答:“你们人多。”


我问:“我们今日能抗日否?”方答:“红军能抗日,国民党也能抗日,可恨蒋介石不肯抗日。”


我问:“你看我们设施有无进步?”方答:“你们多筑修了几条公路,筑路也为的是‘剿共’。”


我问:“你对分田看法如何?”方答:“很好,是完全必要的。”


这时,旁有人插言:“分田不能种,农民仍得不到好处。”方厉声作色道:“分田不能种,非农民不愿种,乃因国军扰乱他们,你看苏区里面的田,因未有国军扰乱,他们不是种得很好吗!”


旁又有人插话:“方志敏,你有几个老婆?”方郑重答道:“苏区里面只有一夫一妻,哪有几个老婆?”


又有人起哄:“方志敏,你也有今日!”方冷笑答:“你不要得意,以为捉到我就了事,将来你再看吧!”


我劝别人不要乱吵,我还有话与方先生谈。我说:“我在弋阳县既蒙方先生近几年未来攻打,足证错爱,今先生已被俘,事已至此,请教方先生,我应如何办理弋阳善后,才能减少人民痛苦?”方答:“你仁慈些,老百姓就会说你好。”


这时,金鼎三(弋阳地方绅士、工商业者)询问方志敏:“你的家属,现在什么地方?”方答:“在苏区里面。”金问:“你有话交待她们吗?”方答:“没有什么。”经金鼎三再三请问,方答:“将来如果你见到他们的时候,可寄语他们不要悲伤,说我是为革命而死,大可不必悲伤。”


金问:“你被俘后,还有什么要说?”方答:“我死倒不足惜,不幸革命受了损失。”


方志敏念念不忘革命,其态度从容,神色自若,说话很有分寸,我从未见过如此人物,窃叹蒋介石、国民党不为国家爱惜人才。




中共十位牺牲在共和国建立前的军事天才

3.段德昌(1904——1933)


字裕厚,湖南省南县人。192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秋,赴黄埔军校第四期学习,后转到中央政治讲习班学习。大革命失败后,领导公安县年关暴动,组织农民武装,开展湖区、平原游击战争,创造了一套水上游击战争的战术原则。先后担任鄂西游击大队中队长、鄂西总队参谋长、鄂西独立师师长、红六军副军长、军长等职,在反“围剿”斗争中屡建奇功。1934年5月1日,在湖北巴东金果坪被错杀,年仅二十九岁。他是共和国三十六位军事家享受第一号烈士证的一位。


段德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一号烈士


段德昌(1904至1933),中共著名军事家,湖南县九屋场人,少年就读于南昌第一高级中学,后到长沙上中学。在校期间,积极参加反帝爱国活动。192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和中央政治学习班学习。毕业后先后任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师政治部宣传科长,一师政治秘书长,次年,参加北伐战争,参加攻打昌城的战斗。其间,介绍驻湖南独立第五师第一团营长彭德怀入党。


1927年,段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第三师第二团党代表,率团参加“八、一”南昌起义。起义军至广东潮(州)汕(头)失败,受派回湘鄂西,领导南县、华容、石首3县年关暴动,率领监(利)沔(阳)游击队,开辟洪湖游击队,开辟红湖游击区。


1929年8月,鄂西游击总队成立,段任参谋长,1930年2月5日,该部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六军,段任军长。在洪湖开展游击战争,恢复洪湖苏区,部队发展到2000多人。


1931年1月,该部改编为红三军第九师,段任师长。当年夏,国民党军队向洪湖发动第三次“围剿”段军部及七八两师开辟天门潜江苏区,接应红三军回洪湖。年底他代表鄂西苏区出席在瑞金召开的全国第一次工农代表大会,选为中央工农民主政府执行委员。


1932年初,段率红九师在洪湖地区歼灭国民党军一万人,获枪8000余支,俘徐庭瑶部四师十二旅旅长张联华,四十八师一四四旅长韩昌峻,全歼灭川军范绍军师,范化装成农民骑水牛逃走,洪湖苏区得以巩固,鄂西军民称段为“用兵如神”的常胜将军。其后,几十万国民政府军队洪湖发动第四次“围剿”,红三军损失惨重,主力突围,转战于西南、陕西、行程7000里。时天寒地冻,弹尽粮缺,战斗频繁,段率九师负责断后,掩护主力转移,1932年12月,到达巴东,从官渡口渡江,次年初进入鹤峰。段率九师先后在金果坪、邬阳关、下坪等地驻扎、战斗,军纪严明,秋毫不犯,深得人民群众欢迎。


1933年1月,湘鄂西分局复曦独断专行,在红三军进行第三次“肃反”,巫段德昌是改组派,3月25日,“肃反委员会”在陈家棚中央分局驻地,将段拘押,旋即押送金果坪江家村,5月1日,被“肃反委员会”杀害于金果坪江家村。


1945年,中共中央为段德昌等被左倾错误迫害致死的同志恢复名誉。1952年,毛泽东主席给段德昌签发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一号烈士证。同年秋,段德昌之子将段德昌的遗骨部分移葬鹤峰下坪。


1984年10月1日,金果坪乡为段德昌烈士修建墓碑、上写“忠烈千秋”四个大字。


1988年1月,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廖汉生提词“段德昌烈士英名永存。




中共十位牺牲在共和国建立前的军事天才

4.黄公略


原名黄汉魂,字家杞,湖南湘乡县人。1916年到湘军当兵, 1926年年底考入黄埔军校高级班深造,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与彭德怀等领导平江起义,此后历任红五军第四团党代表、湘鄂赣边境支队支队长、红五军副军长、红六军军长、红三军军长,率部参加第一、二、三次反“围剿”斗争,取得辉煌战果。1931年9月,在行军转移途中,为掩护部队遭敌机弹袭,不幸牺牲,年仅三十三岁。他是共和国三十六位军事家中牺牲最早、出现在毛泽东诗词中最多的一位。


他曾经声名显赫,与林彪、伍中豪并称“朱毛”麾下的“三骁将”。后来,他与毛泽东、朱德、彭德怀齐名,国民党、蒋介石经常用“朱、毛、彭、黄”来指代中央红军。




中共十位牺牲在共和国建立前的军事天才

原名彭修道,河南镇平人。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大革命时期投身五卅运动,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天津、上海等地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930年调到红军部队,历任红三军团师政治委员、江西军区政委、中央军委第一局局长。抗日战争爆发后,先后担任八路军总部参谋处处长兼驻晋办事处主任、新四军豫东游击支队司令员兼政委、豫皖苏边区党委书记、新四军第四师师长。1944年9月11日,在河南省夏邑县八里庄与日伪军作战胜利后,不幸被流弹击中,英勇殉国。年仅三十七岁。


彭雪枫智勇双全,善于创造奇迹。在乐安,他月下追“叛军”,单枪匹马地带回被师长裹胁叛逃的部队,毛泽东亲自给“虎胆英雄”授勋。请缨豫皖苏,他与三百七十三名壮士出征,六个月壮大到近二万人。捷报送至中央时,首长们谁也不信,以为他多写了两个零。先是批评,后是赞叹,全军为之瞠目。




中共十位牺牲在共和国建立前的军事天才

左权原名左纪权,号叔仁,湖南醴陵人。1924年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被选送到苏联,先后到莫斯科中山大学、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


1930年回国,历任闽西红军新十二军军长,红五军团十五军政委、军长兼政委,红一军团参谋长、代理军团长,八路军副参谋长、前方总部参谋长等职。


1942年5月25日在辽县麻田附近指挥部队掩护八路军总部转移时壮烈牺牲,年仅三十七岁。他是共和国三十六位军事家中学历最高的一位。




中共十位牺牲在共和国建立前的军事天才

7.叶挺(1896—1946)


字希夷。广东惠阳人。曾任粤军第1支队副官,第1师少校参谋、工兵营营长,孙中山的建国陆海军大元帅警卫团第2营营长。1924年赴苏联莫斯科,入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和红军学校中国班学习。1924年加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12月转人中国共产党。1925年9月回国到广州,任国民革命军第4军参谋处处长、独立团团长,在北伐战争中屡建战功,被誉为“北伐名将”。后升任第4军25师副师长、第11军24师师长。1927年8月1日,参加领导南昌起义,所率24师是起义军的骨干力量。起义后任前敌总指挥兼第11军军长。12月11日,参加领导广州起义,任工农红军总司令。起义失败后,流亡欧洲,与党脱离了关系,后到澳门隐居。卢沟桥抗战爆发后,任新四军军长,指挥部队挺进华中敌后,开展游击战争。1939年5月北渡长江,在皖中庐江县东汤池主持建立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指挥部队挺进皖东敌后,在津浦铁路东西两侧建立抗日根据地。1940年10月初,指挥皖南部队将进犯皖南泾县云岭新四军军部的1万余日伪军击退,共歼敌近3000人。在争取和扩大新四军兵员、装备、给养、防区等方面,多次与国民党当局进行交涉与斗争。皖南事变中,指挥部队战斗8昼夜。在奉派与国民党军交涉时被扣押,在上饶、重庆、恩施等地被监禁5年零2个月,坚持斗争,曾作《囚歌》明志。抗日战争胜利后,经中央营救,于1946年3月4日获释。5日致电中央和毛泽东,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央于3月7日复电,决定接受他人党。4月8日,由重庆赴延安,因飞机失事在山西省兴县黑茶山遇难。



中共十位牺牲在共和国建立前的军事天才

8.刘志丹


刘志丹,名景桂,字志丹,1903年出生于陕北保安县(今改名志丹县)一个秀才之家。小时候,他就读于本县的高等小学堂,虽自身家境尚好,却目睹了黄土高原上饿殍遍野、民不聊生的惨景。他爱听当地李自成起义的故事,立志改变社会。


1922年,他考入陕北地区23县仅有的一所中学――榆林中学,阅读到《向导》、《新青年》等革命杂志,并在学生运动中当上了校学生自治会会长。 1924年,他成为陕北的社会主义青年团的第一批团员,1925年转为共产党员。同年秋,他去广州入黄埔军校第四期,翌年秋毕业后又回西北,到冯玉祥部队任第四路军党代表兼政治处主任。刘志丹这时只有23岁,但在西北军中已成为知名人物。


1927年夏国民党反共后,刘志丹转入地下活动,秘密动员西北军一部于1928年5月在渭华发动起义,建立工农革命军,他担任了起义的军事委员会主席。6月间,西北军主力向渭河一带反扑,起义军被打散。刘志丹潜回陕北家乡任特委军委书记,并打入当地驻军和民团进行兵运活动,于1931年秋在南梁一带建立了最初的根据地。翌年初,他又将所部改编为红军陕甘游击队,年底正式建立红二十六军(兵力仅一个团)。


1933年5月,红二十六军南下三原时失败,刘志丹突围后又返回陕甘边区的照金根据地,发动群众开展游击战。至1935年春,陕甘红军发展到5000余人,占领了六座县城,并在二十多个县内建立了根据地政权。此时,南方苏区已相继失败,各主力红军被迫长征,陕甘苏区虽然人口不多且十分贫瘠,却成为全国硕果仅存的革命根据地。由于保存下这块革命的落脚点,红二十五军和红一、二、四方面军都长征到达这里,党中央也最终把大本营放在陕北。


1935年8月,徐海东等率红二十五军到达陕甘,与当地红二十六、红二十七军合编为红十五军团,刘志丹任副军团长兼参谋长。在10月初错误的肃反中,刘志丹被捕。随后,中央红军到达,11月初将刘志丹释放出来,并任命他为新成立的红二十八军的军长。1936年春,红军东征山西攻打中阳县三交镇时,他亲临前沿观察。敌晋绥军阵地上有一挺机枪正猛烈扫射,刘志丹探出上身用手指着说,要把它缴下来向陕北苏区献礼。不幸,那挺机枪射来的子弹打中了刘志丹左胸,他昏倒后被抬下,清醒过来只说了一句要宋政委(即宋任穷)指挥部队,便停止了呼吸,年仅33岁。


但他经历了那么多的艰辛和曲折,进行了那么多惊心动魄的斗争,建立了那么多的功勋。毛泽东同志称他是:“群众领袖,民族英雄”,周恩来同志题诗说:“上下五千年,英雄万万千,人民的英雄,要数刘志丹。”朱德同志称他是“红军模范”。



中共十位牺牲在共和国建立前的军事天才

罗炳辉,1897年出生在云南彝良一个彝族贫苦家庭,从小过着牛马不如的农奴生活。1915年入滇军当兵,作战勇敢,从士兵升至营长,参加了讨袁护国战争和北伐战争。但因对军中腐败现象不满和对旧制度的刻骨仇恨,他很快接受了进步思想,于1929年7月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1月率部起义,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历任团长、旅长、纵队长、军长等职,在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作战中,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指挥所部参加了龙冈、广昌、莲塘、南雄水口、建黎泰、黄陂、草台岗等战役战斗,连战连胜。在完成艰险任务中,智勇兼备,屡立战功,曾获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颁发的二等红星奖章。第五次反“围剿”开始不久,任红9军团军团长。率部参加广昌保卫战,并护送北上抗日先遣队出征过闽江。1934年10月率部参加长征,途中屡担重任,掩护中央机关和红军主力北上,表现出高超的指挥艺术。中央军委赞誉红9军团为“战略轻骑”


抗日战争初期,曾以八路军副参谋长名义,在八路军武汉办事处从事统一战线工作。1939年任新四军第1支队副司令员、第5支队司令员,率部开辟皖东抗日根据地。1940年后任江北指挥部副指挥兼第5支队司令员、第2师师长兼淮南军区司令员等职,为巩固和扩大淮南抗日根据地作出了重要贡献。


解放战争时期,任新四军第二副军长兼山东军区副司令员。虽身患重病,仍亲临前线部署作战。1946年6月21日在兰陵时突然病情恶化,不治逝世。罗炳辉用毕生的精力实现了自己的诺言:“人生最快慰的是真正勇敢地牺牲个人的一切利益,最热诚努力地为民族独立、自由解放而斗争,尤其要为劳动大众的解放和利益,以真理、正义、公道为人类的幸福而斗争。”




中共十位牺牲在共和国建立前的军事天才

10.许继慎:29岁所向披靡的红1军军长


许继慎是中国工农红军第1军和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主要创建者和领导人,是一位有勇有谋的红军杰出将领。周恩来赞许他“政治上很强、很能打仗,把叶挺独立团的战斗作风带到了红四方面军”。


他是叶挺独立团的主要战将。在北伐中,身为独立团2营营长的他总是身先士卒。就凭这种不怕牺牲的勇气,他在平江战役、汀泗桥战役、贺胜桥战役中屡立战功。


大革命失败后,许继慎潜心学习革命游击战争理论,使自身的军事理论水平有了很大提高。1930年,受命任红1军军长的许继慎来到鄂豫皖苏区后将3支各自为战的小股红军锻造为一支铁师劲旅,为红四方面军奠定了最初的基础。他和时任副军长的徐向前默契配合,在一年的时间内,指挥2000余人消灭1.5万余人的国民党正规军,创造“小蛇吞大象”的奇迹。


1930年8月,徐向前带领红1师遭到国民党戴民权师的追击。双方在黄安西北四姑墩一带展开激战。红1师顶住敌人猛攻后发起反击。两军正在拉锯较劲时,突然在敌军后面涌出两支红军部队,形成夹击之势。这一变化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很快红1师的官兵醒悟过来,欢呼:“许军长回来了!许军长带着部队回来了!”其实,许继慎根据侦察员的情报,早已获悉四姑墩的战场形势。为了取得更大的战果,他匠心巧运,没有正面增援兵力吃紧的红1师,而是挥兵迂回至敌阵后侧,形成夹击之势,一举夺取战场的主动权。两支部队前后用劲,一夹一挤,一举击溃敌军两个旅。战斗结束后,战士们俏皮地说:“军中来了‘许神仙’,什么敌人都不怕了!”


1931年10月许继慎不幸牺牲,年仅30岁。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