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抗战铁血军人传奇 第二篇 情定金陵 第六章 2

寒岫冷月 收藏 2 8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6.html


晚餐非常丰富,吃过了龙虾和生牡蛎,喝了冰镇的法国香槟和15年前的绍兴酒,人人都变得兴高采烈了。吃过最后一道点心以后,舞会开始了。舞厅是由客厅改成的,乐队请的是南京最好的乐队,水果,点心,冰镇的香槟和汽水随手可拿,务必要让客人感到满意。白家兄妹坐在了一起,陪着姚紫芸的哥嫂谈话,张一鸣也加入了这个圈子。

嗒嗒嗒,鼓手按照惯例先用鼓槌敲了几下,提醒大家,乐队随即奏起了舒缓柔美的华尔兹舞曲。张一鸣走到白曼琳面前,按照他在德国的规矩,给她鞠了一躬,伸出手问道:“可以吗?”

她嫣然一笑:“不胜荣幸。”

他搂着她的纤腰,随着舞曲的节奏慢慢地旋进了人群。他的头高昂着,心里非常的骄傲和得意。他知道她是晚会上最美貌的姑娘,她的清纯的笑容,优雅的举止,轻盈的步态,象磁石一样吸引住了每个男人的目光。他所有的心思全放在了她身上,根本没有想到他自己也是今晚引人注目的中心。他相貌英俊,年轻有为,又没有父母兄弟,对于肩负女儿出嫁重任的父母和待字闺中的小姐们来说,无疑是一个理想的人选。

他挺着胸脯,头微微往下倾,注视着她的脸,脚步和着节拍滑动,舞姿英武、潇洒。

她仰着头看着他,说道:“表哥,你的华尔兹跳得真好。”

“这得感谢柏林陆军大学的老师维尔纳.冯.莱茵哈德将军,他是个典型的德国人,遵守纪律,做事严谨,还很讲究礼仪,他对学生的要求之一就是要会跳舞。”

“要求学生会跳舞,这倒真是闻所未闻,我还以为德国人都很古板呢。”

“当然跳舞不是主要目的,目的是要我们学会基本的社交礼仪,日常的行为规范,比如衣着要整洁,言谈举止要有礼貌,对待老人、妇女要客气,对待小孩要和气等等。”

“听起来不象培养军官,倒象培养外交官。”

“不过这对于提高军人的素质确实很有帮助,军队是一个群体,一个群体的表现能够体现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与国民素养。我不护短,我们有不少军人就缺乏这样的素养,一旦穿起军装就忘了自己曾经也是普通百姓,对待老百姓蛮横得简直没有道理可讲,实在丢军人的脸。”

“中国不是有句俗话吗?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她一面说,一面望着他笑。“要是遇到将军会怎样?”

他心想:你遇到我,这一生就要携我之手,与我偕老了。不过这话他现在还不能说,所以只是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一曲终了,他带她回到原来的座位,那个机灵的上尉军官龙飞扬也把姚紫芸送了回来,趁机在白曼琳身边坐下了。第二曲一奏响,他就迫不及待地邀请了她,张一鸣心里颇有些懊恼,忘记了出于礼貌,自己也该邀请姚紫芸的嫂嫂跳,结果是白少琛邀请了她。

他正紧盯着白曼琳,忽然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形体挡住了他的视线,他抬头一看,记得她是何崇的女儿何安娜。她是一个漂亮的摩登女郎,飞机似的烫发,精心修饰过的脸上长着一双勾人的杏眼,嘴唇上抹着猩红的唇膏,显得更加大而丰满。她的脸虽然算不上美丽,但有一副相当迷人的身材。她的个子高挑,身子丰腴而苗条,一件紧身的紫红色旗袍非常耀眼地突出了她高耸的乳房,细细的腰肢,浑圆的臀部,开到大腿的旗袍将她那白嫩、滚圆的大腿暴露无遗。如果说白曼琳的美是梦幻一般的,让人遐想却不敢轻薄,她的却是肉欲的,并且努力要展现出来,让男人血脉贲张。

她低头看着他,脸上带着媚笑:“张将军怎么不跳舞?”

张一鸣淡淡地说道:“我没有舞伴。”

她心里暗恨他的冷漠,但更让她下了决心要把他勾到手,凭着她对男人的经验,她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可能。她扭了一扭腰,给了他一个自认为富于魅力的笑容:“我不信,张将军会没有舞伴,在场的这些女士,不管你邀请谁,谁都会受宠若惊。”

他看穿了她,脸上现出一丝嘲讽的微笑:“如果我邀请何小姐跳舞呢?你也受宠若惊吗?”

她脸上没有丝毫窘态,一双眼睛大胆地、挑逗地看着他:“那你为什么不邀请我?”

他很想给她一记耳光,她的一切只让他看到一个拉客的妓女,但在舅舅的家里,她又是客人,他不能不敷衍她。他很不情愿地站起身,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她得意地往他身上一靠,几乎是扑进他的怀里。他勉强搂着她,面无表情地跳着。她紧紧贴着他,大腿不断蹭着他的大腿,身子象一只发情的母猫在他身上扭动,一双眼睛风情万种地盯着他,娇声媚气地说道:“听说将军至今未婚,难道不想找个太太来陪?”

“我倒很想找个人来陪,可是谁愿意嫁个当兵的。”

她在他怀里扭了一下:“那是借口。你身为将军,人又这么英俊,这么有男人魅力,哪个女人不愿意嫁?只怕是将军心太高了,不肯轻易俯就,难道这么多年,就没有一个女人让你心动过?”

她刺痛了他身上的某根神经,他有些恼怒了:这个婊子,她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种话?好不容易跳完这一曲,他把她送回去,还没来得及走掉,她娇声说道:“张将军,我有点口渴,请你帮我倒一杯汽水好吗?”

他忍着满肚子的不耐烦,倒了一杯递给她,她伸手要接,他却往她身边的茶几上一放,转身就走,留她在那里咬牙切齿。

“表哥,”当他再次和白曼琳跳舞的时候,她突如其来地问他:“你知道何安娜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不知道,我今天才认识她。”

“那你可要小心了,她是我们学校有名的交际花,最喜欢勾引男人,不知道有过多少男朋友。不要说只有男人玩弄女人,她可是以玩弄男人为乐。我看她现在又开始对你施展她那一套手腕了,你千万不要上当。”

他仔细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里有对他的关心和对何安娜的厌恶,但他没有看到他想要的东西,心里有些失望。“你认为我会上当吗?”

“也许你不会,我只是给你提个醒,再说我也不喜欢她,不想有个象她这样的表嫂。”

“你放心,即使天底下没有其他女人了,我也不会要她。”他的表情严肃了,“我这一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她这种类型的女人,别说女人,这种类型的男人我也讨厌。人活一世,最要紧的是感情,恪守的是忠诚,一旦做出了选择,就要义无反顾,决不能朝三暮四,反复无常。”

白曼琳望着他,一双眸子闪闪发亮。“你将来对你的妻子,也是这样吗?”

“是的,在我的字典里,没有‘背叛’两个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