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飞将军 正文 第七章 少年驯服大老虎

13519614509 收藏 8 5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2.html


刘际遇虽然刹时吓得屁滚尿流,但他的第一反映还是要赶快保护儿子、免遭虎啖要紧,宁肯自己叫老虎吃了也不能让老虎伤了儿子呀。他伸手拉了一把没拉住,谁知只见小继尧长鸣一声,挺身而出,一个箭步便飞了出去,老刘呆若木鸡般地干瞅着,小刘已经撺出约丈余,几近虎身。


虎乃兽王,在动物界享有至高无尚的地位,因而向来都是它欺别人,何曾有人欺它?此时见有人主动出击,猛地一惊,本能地退后半步。心里头犯开了纳闷:这是个什么东西呀?好像眼生得很,虽是见数次,但总是摸不清他的底细。以前他见了总是上树躲避,今天长本事敢冒犯它的虎威了?只见他身上穿得花哩胡哨,满头乱发,两条前腿不用,却是挺着身子,还把爪子攥成拳头,张牙舞爪的,样子倒有些吓人(虎)。再一细瞅,这物个儿虽高但因是直立,身子稍粗而累赘(衣物)太多,看身架论实力也远非它山中虎王的对手。如此想罢,老虎不禁大怒,狂啸一声,猛扑过来。少年郎不慌不忙,轻轻一闪,老虎扑了个空。


刘际遇浑身乱抖,不敢看又不得不看,儿子命在旦夕,他岂能坐视不管?都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老刘有心上前帮儿子打虎,奈何此时双腿如像被抽了筋,浑身绵软如泥,休想挪动半步。他颤抖着嗓子嘱咐一句,喊道:


“儿啊,你、你要当、心呀!你可能没见过,它、它可是只凶猛的大老虎呢!”


刘继尧跟妈妈出外狩猎,曾经多次见过这种怪物,每逢此时母亲总是惊慌失措地拉他迅速爬上就近的大树。怪物爬不上大树,至多往上窜几下,或者在树下盘旋几个周遭,撅屁股撒泡尿,再咆哮一两声,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走了。小继尧不知此为何物,经父亲一提才知这个怪物是老虎。眼前就有大树,凭他的本事,上树是他的拿手好戏,只要轻轻一纵身,便可跃然于树上。他可是安全了,父亲呢?娘亲没了,爹爹再让老虎吃了,他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亲人吗?小继尧如此一想,决心和这个庞然大物斗斗心眼,斗不过就是他让老虎吃了也不能让它伤到爹爹。他一边躲闪虎的扑抓一边安慰心急如焚的父亲说:


“爹爹你千万不要过来呀!你放心,老虎它伤不到我的。”


扑、剪、扫,老虎的十八般招术全部用尽,少年郎如同游龙戏珠一般,闪转腾挪,游刃有余。如此几次三番,果如少年所说,老虎竟连他的半根毫毛都未触到。真是大有大的踉跄,小有小的灵巧,老虎扑不到人,反被少年捉弄得呼呼喘粗气,顿有罢兵休战的念头。山中可吃的东西多了,谁在乎这一顿半顿的。只是这口气难忍,四条腿的大老虎斗不过两条腿的毛娃娃,传出去有损它虎王的形象。但也不争这一日之短长,等以后再收拾他吧!转眼一瞅,好像这小毛孩背后那个个儿更高些的倒是容易对付,你看他蜷缩成一团的样子,就知他的深浅了,奇怪的是这个小的护那个大的,牛啦羊的那些动物从不这样。


老虎趴在地上想心思,少年郎岂肯给它喘息的时间。只见他飞身一跃,竟牢牢骑在虎背上。老虎活在世上,一辈子哪吃过这样的亏,叫一个乳臭未干、两条腿直立行走的毛娃娃骑在身上?它怒吼一声,腾身而起,又蹦又跳,满地撒欢,想拚命摔下脊背上的人,奈何小娃娃稳如泰山,任凭它咆哮如雷,气同斗牛。又这样折腾了半个时辰,老虎几乎没有了喘气的力气,少年才从虎背上潇洒的翻身落地。


这一场人虎大战,看得刘际遇目瞪口呆,噤若寒蝉。他不由暗暗偑服儿子的胆量和灵巧,寻常人家一个十岁的娃娃怎敢和猛虎相争?


刘际遇喊道:“儿呀,老虎累了,快起来咱们走吧!”


小继尧此时已知老虎的能耐,回身微微一笑,说:“爹爹不妨事,让我再玩它一会儿。”


少年郎说罢,一手抓住一条虎腿一手托住虎肚子,奋力一扬,老虎竟被他高高举起,小娃儿就地飞速转了几个圈子,然后猛地掷出去足有一丈开外,老虎被重重摔在地上,顿时成了只泄了气的大皮球。少年几步跑了过去,坐在老虎身上,拍拍它的脑袋,嘲笑道:


“兄弟,再敢不敢吃我了?森林里的王法,弱肉强食,这回你服了吧?”


老虎闷吼一声,骨碌骨碌朝着小娃儿直翻白眼,口鼻流血,一副狼狈相,半天动弹不得。


刘际遇看到眼前的情况,顿时来了精神,小心翼翼地站起来,抖抖身上的土,颤颤抖抖地走过去一把抱住儿子,变腔变调地声说:


“儿啊,你快吓死我了!”


刘继尧若无其事地说:“爸爸,等会我把这只老虎赶下山,再给它些水和吃的东西,等它缓过神来,我们还有用它的地方呢?”


“有啥用?莫非你想扒下它的虎皮做衣服穿?”老刘不解的问。


“爸爸,这只老虎我见过几回,它是从河对岸游水过来的,它的水性可好了。爸爸你不是说要过河去找有人家的地方吗,就让这只老虎驮着我俩过河。”


“让老虎驮着我们过河?”刘际遇惊问。


“是啊!如今妈妈不在了,我当然要和爹爹一起走,到你们有人的地方去,不呆在这儿了。”


“老虎它听你的话吗?”


“我刚才问过它了,它说它愿意听我支配。”


“老虎的话你也懂?”


“不光是老虎的话,狼豺狐狸,牛羊鹿獐,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总之是所有动物的话我都懂,是妈妈教我的。”


刘际遇想起了老妖婆,不禁忧伤又袭上心头。沉默了片刻,他说:


“好孩子,时候不早了,咱们回家吧!”


小继尧走到老虎跟前,用脚踢了它一下,笑道:“笨家伙,起来走啊!还想让我再举你一回?”


老虎很不情愿地站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