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二卷 翱翔蓝天 第百五十五章 拦腰一斩

zjqian96 收藏 35 2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大战在即,陈际帆最关心的还是后勤,两万多人的队伍,光是一天消耗的粮食就不得了,还有部队军服、鞋帽单兵装具等。

出身国军精锐德械师的上士班长万没想到,他虽然没有再拿枪上前线,却混到这个管上万人吃喝的位置,经过这几年战争的洗礼,邓方顺已经很成熟了,加上在军政大学学习了一段时间,可谓“神鹰”的大管家。

听到师长询问,邓方顺赶紧站起来,不慌不忙地回答:“请师长放心,我后勤处定能全力保障主力作战!”

“你详细说说看,你怎么个保证法?”

“首先是军服、鞋帽和单兵装具,一年多来,各地的被服厂已经做出来三万多套,包括背包、工兵铲、绷带和绑腿在内,水壶和饭盒我们不能自制,通过缴获共装备部队一万两千个,通过从上海、武汉等地走私购买了四千多个,还缺至少四千个,还有钢盔,现在部队只有六千多套,全部装备部队。”

“这个没关系,可以缴获,鬼子多得是。接着说!”

“来之前武器弹药和粮食已经全部准备好,正准备向各部队运输。现在的问题是,我手中注册的只有一千多支前民工,汽车虽有四十多辆,但山路崎岖,加上汽油严重不足,所以基本上只能靠600多辆大车和1000多独轮车。考虑到这次战役规模宏大,我想向师长请示从白湖农场的矿工兄弟里面再招进三千人。”

“这个没问题,我让李祥韬他们归属你的后勤处,归你指挥。招多少人你自己看着办,我只要部队的粮食弹药能及时送上去,伤员和缴获物资能及时运回来就行。好吧,你先下去准备吧!”

邓方顺走后,陈际帆又询问野战医院,其实他也没指望有什么奇迹,鬼子对西药控制极其严密,虽然通过各地的特工人员源源不断地走私,还是杯水车薪,况且为了这些宝贵的药品,还牺牲了几十个优秀的特工。

但是吴庆院长仍然坚定地保证,最大限度地利用好手中的条件,尽可能救治更多的伤员。

陈际帆将后勤方面所有部门都一一询问到以后,才放心将话题重新拉回到作战方案的制定上来

会议自然是围绕着淮南铁路破袭作战开始的,这种小规模的战斗,对“神鹰”这些特种部队军官而言根本就是小菜一碟。所以到后来争论的焦点干脆转向陈际帆的指挥位置问题上来。

陈际帆坚持要回到寿县亲自指挥寿县的游击队,而罗玉刚、钟鼎城、宋关虎等旅级干部都支持参谋长,认为师长就应该在巢湖坐镇,指挥全局,双方争执不下。最后还是陈际帆说服了大家,他说:“你们是不是以为我非得亲自上阵杀敌才会过瘾,或者是不放心小俊他们?都不是,我不是那种只知道拿机枪突突敌人的武夫,小俊他们的能力指挥这点人也不会有问题。我考虑的是将来,等打完这一仗,咱们必须要重点建设能适应现代战争的参谋部。德国在这方面可算是走在前面,所以他们的军队像常青树一般保持着强大的战斗力。具体措施以后再议,我只想说一句,以后部队的协调、调动等都要交给这个参谋部,我这个做主官的,只负责拍板!好了,安全方面大家不用担心,还有什么问题吗?”

散会后,各部队长官立刻回到各自部队作战前准备和动员,而陈际帆也准备好好休息养足精神在第二天上午提前拜见还在这里做客的陈嘉庚先生。

睡前他特地和参谋长做了一番谈话,除了了解陈嘉庚先生对部队的一些看法外,他还就将来建立参谋部的事情给胡云峰交了底。

第二天一大早,陈际帆便带着自己的两个警卫来到陈嘉庚的住所,军情紧急,陈际帆没有时间和陈嘉庚详谈什么了,尽管他有很多话要讲。

陈嘉庚终于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抗日英雄,只是他没想到这个军官居然也很年轻,三十出头的样子,脸色黝黑,个头威猛,精气神十足。

“陈老先生,晚辈来迟了,请您原谅。”陈际帆敬了个军礼。

“无妨无妨,我知道陈师长一直是在敌后领导游击队抗战,不容易啊,国家有陈师长这等栋梁,何愁日寇不灭?国家复兴指日可待。”

“先生谬赞了,实不相瞒,我本要和先生就很多事情进行详谈,无奈军情紧急,只好长话短说了。”陈际帆不想再客套。

“又要打仗了?好啊,老夫有个不情之请,我决定在这里一直看着你们凯旋,如何?”陈嘉庚不想放过这个亲身体验战争的机会。

陈际帆迟疑了一会,答应了。他想让这位华侨领袖亲眼看看部队的实力,将来也好进一步商谈合作事宜。

见陈际帆答应了,陈嘉庚自然满心欢喜,他又说道:“老夫只是商人,对战争一窍不通,但是有一点我很关心,贵军医院的医疗用品是否充足?”

陈际帆苦笑道:“您大概也看到了,这是我们最缺的东西,很多战士没有死在战场上,而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药品抢救死在医院里,有很多优秀的战士就是这样牺牲的。”

陈际帆的话让陈嘉庚很难过,他能体会到这里的艰难,他的内心已经开始向“神鹰”倾斜,不过,一切都还要等到这一仗打完后再说。

两人大概聊了一个多小时,没有接触到正题,陈际帆本想请陈嘉庚回去后帮忙购买物资的,也没时间开口,也没有这个心情开口,他的心早就飞到寿县那边去了。

见陈际帆急着要走,陈嘉庚也没有多留,两人就像多年未见的朋友般热情道别。

陈际帆把师里的事情交给胡云峰和高焕捷两人后,带着两名警卫骑马往定远而去,他要先和罗玉刚就淮南铁路破袭作战的细节在进行仔细推敲。

北线作战的指挥官们都是一起穿越回来的战友,配合很默契,陈际帆到达定远后很快就和罗玉刚、高绿林等人敲定了攻击的具体行动方案。

攻击时间定在第二天晚上十点整,部队必须在攻击前两个小时内利用夜幕的掩护全部集结到位。寿县游击队负责清除铁路西侧淮南至合肥公路间的日军据点,重点攻击吴山镇周边地区,攻击得手后,立刻沿公路北上攻击杨庙镇日军据点,从这里打通铁路公路之间的联系;淮河军区拟用两个营参加破袭,攻击目标是下塘镇周边地区,计划完成五公里铁路破袭任务,破袭由罗玉刚亲自率领。

淮河军区主力则分为两部分,由尚长福率两个国制武器营在小罗集和双墩集之间的山坡峡谷地带设伏,阻击由合肥北上的鬼子。三个德制武器营和迫击炮连由高绿林率领潜伏于下塘镇北朱巷镇以东五至十公里地区待命,一旦长丰鬼子主力南下增援,便出手去切断其后路。剩下的部队由田国帧率领集结于下塘镇与朱巷镇之间的地域,准备给来援日军突然打击。军区其余部队则全部参与到破坏铁路中去。

计划制定完毕后,所有参战指挥官又仔细核对了细节,确信没有大漏洞后,陈际帆才静悄悄地回到寿县炎刘镇。

也许是这里的乡亲久尝被日寇祸害之苦,炎刘镇游击队发展很顺利,短短一星期,报名者竟然多达上千人,当然,即使全部收下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战斗力,能指望得上的只有当初带来的140人的原班底子和收编的二百多愿意参加“神鹰”的伪军,再加上一些有些特长的农民新兵,四百人左右。

但依照陈际帆的性格,就算全是新兵也要打,谁天生就会打仗的?不给小鬼子一点颜色,他就不知道中国人不是好惹的。

出乎几个指挥官的意料,游击队求战欲望高涨的很,听说要打仗,有枪的自然不用说,没枪的从家里把梭镖、扁担甚至是菜刀都拎了出来。陈际帆当不会让这些人在前面冒险,不过让他们组织人手在后面破坏公路铁路还是有用武之地的。

1940年8月29日夜,当华北地区八路军集中104个团对正太、同蒲、平汉、津浦等铁路发起最大规模的破袭战的时候,远在安徽的一支小部队静悄悄地开赴到淮南铁路长丰至合肥段秘密集结。战前,参战的淮河军区已经派出了强有力的侦察力量对作战区域实施了严密的侦察,各一线参战部队对鬼子的情况可谓了然于胸。

而鬼子在“神鹰”手里吃了这么大的亏,居然还是没想到“神鹰”会来得这么快。铁路公路沿线的据点没有任何准备。

下塘镇是长丰县境内最重要的交通枢纽,这里不光是淮南铁路上的重要车站,也是周边公路的交汇点,战略位置非常重要。下塘镇是建在一个高地之上的,铁路线从坡脚通过,鬼子在铁路旁修筑了两个碉堡,相聚不到一里,各高四层,每一层都有三挺机枪,火力可覆盖周边两三公里的地方。碉堡外是鬼子的重机枪掩体,有沙袋、铁丝网和壕沟。

负责攻击的两个日式武器营已经通过伪装到达了各自的攻击位置。两个营的武器装备已经可以和日军媲美,掷弹筒每班一至两具,重机枪每排至少一挺,轻机枪配置到班。

罗玉刚调一个连佯攻下塘镇,两个连攻击车站,其余部队分成两组各自进攻两个碉堡。

晚十点整,三发红色信号弹照亮了漆黑的夜空,淮河军区的两个营在司令员罗玉刚的率领下打响了这次皖中战役的第一枪。

应该是第一弹,因为战斗开始后,部队集中了所有的掷弹筒对准铁路上的据点进行猛烈轰击,掷弹筒本是手榴弹的延伸,在战斗中属于曲射火力,但战士们活学活用,除了用它来对付碉堡前的机枪掩体外,干脆集中掷弹筒从四个不同的方向对准碉堡的那些枪眼和楼顶猛砸。

一时间,守卫的鬼子被砸蒙了,机枪掩体还未能来得及放出一枪就被炸毁在沙袋后面,其余的鬼子见状慌忙还击,几十具掷弹筒组成的强大火力虽无法和重炮媲美,收拾这里的鬼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是罗玉刚的想法,虽然榴弹很难找,但战士的生命更重要!他必须利用手中的“远程”力量尽可能摧毁鬼子的火力点。

在重机枪和掷弹筒的相互配合下,外围的鬼子死伤惨重,残余的慌忙撤往碉堡里面。部队首次攻击就得手,部分基层指挥员有些得意,正准备带着部队越过壕沟时,被碉堡上密集的机枪扫射得抬不起头来,一些战士不幸牺牲。

罗玉刚果断命令掷弹筒进行火力延伸,对准碉堡上的枪眼集中直射,所有轻重机枪一齐开火,掩护爆破小组接近碉堡。

一时间,双方子弹的曳光在夜空中交织成一道煞是好看的死亡之网,在相距一里的战场上,枪声、爆炸声响彻云霄。

枪声惊动了下塘镇内和火车站的守军。根据情报,守卫下塘地区的鬼子约有日军两个中队外加上伪军两个营,兵力总数与攻击部队相当,但是此刻的鬼子已经被分隔成互相不能支援的四块,只能被动挨打。

甚至日军脾性的罗玉刚明白,战斗一旦打响只有死命进攻,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否则南北的日军一旦通过铁路增援,将打乱部队的整个作战计划。

所以,他命令攻击碉堡的部队要不惜且代价摧毁鬼子的这两个制高点,其余部队也要不惜代价阻击当面之敌。

鬼子在两个碉堡内分别安排了两个日军小队和伪军一个连,战斗一开始就在碉堡外分别被消灭了了两个日军班和一个伪军排,而到目前为止,攻击部队的伤亡仅限于一个班的爆破手和几个负责阻击的战士。

此刻碉堡外的壕沟成了阻碍部队前进的重大障碍,也成了爆破小组无法逾越的生死线,部队攻击受阻。

“轻重武器全部开火!搭楼梯!”罗玉刚命令。

十几架楼梯冒着枪林弹雨从四个不同的方向各自接近碉堡,战士们付出巨大牺牲后终于达成了简易木桥。为了保护木桥,又有战士被碉堡上扔下的手榴弹炸死。

见到战友牺牲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爆破小组再无犹豫,抱着炸药包就往上冲。

鬼子的抵抗尽管很顽强,但还是架不住兵力火力和作战素质都不差的“神鹰”的攻击,战斗进行至十几分钟后,爆破组终于将几个炸药包安放在碉楼下,随着“轰-轰-轰-轰”的几声爆炸,鬼子的制高点不复存在,上面的鬼子也坐了土飞机。

两座碉堡飞上了天,大大改变了双方态势,鬼子失去了制高点后,再不敢出援。各自依托镇子和火车站的地形继续顽抗。

守卫火车站的日军一个中队,指挥官看见两个碉堡被炸,立刻命令原地死守。应该说,鬼子的战术素养真是不赖,攻有攻的样子,守也能守的滴水不漏。这点比罗玉刚带来的两个营要强,这两个营在一星期前都还是游击队,战士们还缺乏正规的训练和攻坚作战的经验,这也是罗玉刚执意要将这两个营带出来的原因,部队必须经历血与火的考验才能成长!

最初攻击车站的两个连在鬼子由四挺重机枪和12挺轻机枪组成的火网下伤亡惨重,被迫停止攻击商议对策。

罗玉刚亲自带上两个连增援火车站,这里是此次破袭战的重要目标,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将它摧毁。

他仔细询问了情况后,决定让掷弹筒强袭日军正面,吸引日军的主要火力。而出身特种兵的他决定带上一个排的战士从鬼子射击的死角强行穿插。

尽管是在夜里,但到处燃烧的火光还是大大提高了双方的能见度,罗玉刚的穿插并不顺利,刚刚接近鬼子的侧翼就被发现,一部分鬼子慌忙调转枪口向他们射击。

黑夜里双方比的是枪法和武器性能,罗玉刚手里的03式突击步枪可不是吃素的,几个长短点射下来,鬼子就吃不消了。

正面的部队在掷弹筒和轻重机枪的互相配合下,开始向鬼子发起强大攻势。鬼子在一线的火力点和防线被摧毁殆尽,进攻部队排山倒海的气势也让鬼子有些气短。进攻部队很快就以伤亡几十人的代价突进了鬼子的第一道防线,第一道防线失守,残余的鬼子被压缩在很狭小的空间,又受到来自侧面的攻击,根本无法在组织起有效的抵抗,在掷弹筒的抵近轰击下死伤惨重。

正当罗玉刚率领的两个营向下塘镇发起进攻时,合肥、长丰以及铁路上各据点的鬼子开始闻风而动,从南北两个方向向下塘镇压来。

仗越大越大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