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女家人称曾遭汽油弹袭击 警方认定有黑手

jianghuisioc 收藏 1 334
导读:河北省容城县公安局相关人员十八日向记者透露,目前初步认定“爱滋女”事件有幕后黑手,当事人闫德利已返回容城接受公安部门询问并到疾控部门进行体检。 十八日下午,容城县公安局一负责人介绍说,国庆前曾有北京某区一杨姓男子称与闫德利家人发生冲突被打到该局报案,并要走接待警员手机号,而这两个号码也出现在被“曝光”的二百七十九个“性接触者通讯录”中。目前,可初步认定“爱滋女”事件有幕后黑手,而非闫德利本人所为,照片或是真的。因涉及管辖地问题,该局仍无法直接立案调查,但已于十七日责成贾光乡派出所与北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河北省容城县公安局相关人员十八日向记者透露,目前初步认定“爱滋女”事件有幕后黑手,当事人闫德利已返回容城接受公安部门询问并到疾控部门进行体检。


十八日下午,容城县公安局一负责人介绍说,国庆前曾有北京某区一杨姓男子称与闫德利家人发生冲突被打到该局报案,并要走接待警员手机号,而这两个号码也出现在被“曝光”的二百七十九个“性接触者通讯录”中。目前,可初步认定“爱滋女”事件有幕后黑手,而非闫德利本人所为,照片或是真的。因涉及管辖地问题,该局仍无法直接立案调查,但已于十七日责成贾光乡派出所与北京方面沟通。


该负责人称,闫德利十八日下午已回容城,接受警方询问并到当地疾控部门进行体检以证自己清白。此说法在记者稍后电话咨询贾光乡派出所时,得到了值班人员证实。容城警方同时认为,应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对幕后黑手予以抓捕,闫德利亦可以侮辱诽谤罪对其起诉。


该负责人还透露,目前闫德利的家人很悲伤很无奈,希望能唤醒被“曝光的”二百七十多个电话号码的当事人站出来说实话,同时也希望与北京警方联手立案调查。


记者发稿前最新获知,当地疾控部门对闫德利的体检已经结束,预计十九日可出结果。


十二日,一位自称家住河北省容城县贾光乡贾光村永红路六号、名为“闫德利”的女子在某博客网站上发文,自述十五岁时被继父强奸,后到北京上班,经人介绍去歌厅“坐台”,并于十三日发布一份共有二百七十九个电话号码的“性接触者通讯录”,同时称自己已被检查出感染艾滋病。该消息在网上引发轩然大波,所谓的“性接触者号码”几乎一夜之间传遍全国各大论坛。


艾滋女事件当事人家庭称曾遭汽油弹袭击



艾滋女家人称曾遭汽油弹袭击 警方认定有黑手

事发后,闫的母亲烦恼不已。

艾滋女家人称曾遭汽油弹袭击 警方认定有黑手

闫德利博文上的照片


警方建议闫家报案 当事人返回家乡体检 坚称自己没有艾滋病


12日,“闫德利”三个字在网络中的搜索量突然直线上升,这一切源自新浪博客上一个名为“德利”的博客。这名自称闫德利的写手,不仅公布了闫德利的姓名、身份证号和家庭住址,以及大量闫德利日常照片及艳照,更公布了引发媒体热炒的279个“嫖客”号码。该写手自称曾经卖淫,并患有艾滋病,更是让此事件在网络上迅速传播开来。

16日,有媒体报道,自称闫德利的人再次接受媒体采访,称此举目的是要找到失踪的未婚夫,并自称不日将离世,目前已受到人身威胁。


日前,记者赶赴保定容城调查发现,闫德利确有其人,但其家人接受采访时称该博客并非闫德利自己公布,而是有人恶意中伤。闫德利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称,自己从未在网络上发帖,更未接受过媒体采访。目前,她已考虑通过法律途径讨要公道,不排除进行艾滋病毒检测以证明清白。


事件缘起


“艾滋女”激起网络狂潮


12日,一名自称“闫德利”的写手在新浪博客上发文,自述15岁时被继父强奸,后到北京上班,经人介绍去歌厅“坐台”。13日,此人在博客中发布一份共有279个电话号码的“性接触者通讯录”,并称自己于今年9月初被检查出感染艾滋病。


该写手称,对人生没什么希望,只是希望自己“烂得出名”。网文称,被曝光的电话号码大都分布在北京、保定、石家庄,还有广东等南方省份的“接触者”。随之一起公布的还有400余张照片,其中不乏“艳照”。


这些博文和图片最早仅在论坛上转载,然而此事经媒体报道后,迅速推动网络搜索量,以“闫德利”成为搜索热词。


在各大论坛几乎都能找到相关信息,数千网友跟帖痛骂这名叫“闫德利”的女子,并为艾滋女向如此多人传播艾滋病感到恐慌。有网友表示,希望能早点把传染的人找到,防止病情扩散。只有极少数网友对“闫德利”的经历表示同情。


15日,与此事件相关的网贴大量被删,相关博客图片也被关闭删除。但是越来越多的网友加入其中,在网络上试图寻找此事件的真相。


记者调查


“嫖客电话”有女性用户


16日,有媒体报道,自称闫德利的人再次接受媒体采访,称此行目的要找到失踪的未婚夫。并自称不日将离世,目前已受到人身威胁。


随着事件的升温,被公布的279个电话号码也成为媒体和网民的捕捉对象。


16日,记者抽取其中几个号码拨打后发现,其中有女性用户。记者调查了解到,该北京号码已被这位女性用户使用4年以上。这位女性用户表示,几天来已接到数十个询问“闫德利”事件的电话,不甚其烦。279个电话确为石家庄、保定、北京等地号码,但其中一部分号码已停机。网络上随即又出现了闫德利家的固定电话,但记者拨打后接听者予以否认。


17日,按照网络公布的闫德利身份证地址,记者找到了保定容城贾光村。按照博客中公布的闫德利哥哥的名字,记者询问了数位村民,所问村民都下意识地反问记者,你找他家什么事?


就在闫德利家门口,记者敲击闫德利家破旧的铁门,闫德利的母亲前来开门,闻声走出门的男子是闫德利的继父。


闫母介绍,“闫德利事件”让他们在村里难以抬头,尽管他们认为不是自己孩子的错,但是这种事情实在难以见人。闫母更多的时候在喃喃自语,“别说整个河北,说不定全中国都知道了,以后可怎么做人呐?”


闫德利本人称博文是假


闫母称,得知消息后,她第一时间打电话向女儿求证,闫德利在电话中坚决否认并失声痛哭。


记者在对闫德利进行电话采访时,闫德利本人也表示,博客不是她写的,她本人之前也并未接受记者采访,所谓公布博客炒热自己以寻找未婚夫更是子虚乌有。


闫母介绍,自己26岁带着闫德利兄妹改嫁到贾光村,闫德利小的时候,因家境贫寒,她读小学六年级就辍学在家帮忙。

“我们德利16(岁)在本地学裁剪,半年挣了几百元。”闫母抽一大口烟,念叨着。17岁,闫德利投奔在北京的亲戚,在一家工厂打工,后辗转在商场卖过衣服,给饭店端过盘子。


闫母介绍,每年春节和其他节假日,闫德利都会回家,也会给家人钱,但月收入基本在2000元以下,都是打工所得,绝没有网络上描述的“坐台”等经历。


在网络中被描述成“禽兽”的继父闫老汉,满脸胡子,更多的时候坐在一边抽闷烟,突来的事件打乱了他每年农忙结束去做瓦工的计划,“说我就说了,我老了,把孩子说成这样,以后还怎么活?”


闫家称曾遭汽油弹袭击


闫德利的侄女拿着一支圆珠笔在自己脸上涂抹着,或许已忘了一个多月前那个让她啼哭不止的夜晚,然而大人们记忆犹新。


8月26日凌晨2时左右,闫家被人从院子外扔进两个装满汽油缠满纱布的啤酒瓶。当夜大雨瓢泼,都没有很快浇灭火苗。闫家正屋的双层玻璃,有两块外层玻璃被打碎。


不仅如此,从6月份开始,闫家在村里陆续捡到“河北容城县第一名妓闫德利及其家人”为题目的印刷品,不仅对闫德利及其家人进行了详细的介绍,还称闫德利在北京卖淫为生。这些印刷品打印在A4纸上,文字占据了半幅,艳照占据了半幅。


闫母从田间地头捡回的印刷品多曾被露水打湿,皱皱巴巴。而闫德利堂哥闫国清在县城捡到的,从文字上判断为另一版本,但内容大同小异。


闫德利在电话中向记者证实,网络和印刷品上的日常图片确实为她本人,艳照中一部分是她本人,但她不知道对方是何时拍摄的。闫国清向记者透露,一位了解电脑的朋友告诉他,经过技术分析,发现网上的裸露照片“大部分都是电脑合成的。”


事件疑云


事件是闫德利前男友诬陷?


闫德利所指的“对方”是她一年多前在北京认识的男友。两人在一次聚会中相识,闫德利自称热恋后发现对方有家室。因对方迟迟不能离婚,闫德利几个月前和对方提出分手。对方不同意,数次骚扰,并到其家中纠缠。


闫母称,网络和印刷品中公布的电话,确为闫家原来的号码。数月前,不堪闫德利前男友骚扰,闫家更换了电话号码。


闫德利称,她怀疑网络上的一切都是前男友恶搞,因为二人热恋时,闫德利自己和家人的照片都曾留给对方。而网络上公布的电话号码,绝大部分来自闫德利昔日的手机卡,其身份大多为闫德利的同事、还有其哥哥的朋友,闫德利怀疑系被前男友复制。


闫德利自称从未做过艾滋病毒测试,更不会患有艾滋病。为证明清白,如有必要,她会找一家机构验证。昨日,闫德利称,将通过法律途径讨还公道,力证清白,并将返回河北报案。


闫德利返容城拒见媒


昨日9时,记者按照约定,在闫家大门外等候闫德利的归来。17日,闫德利的堂哥闫国清曾在电话中和闫德利沟通,双方约定,闫德利在中午之前到家。昨日,记者电话采访闫德利时,她也表示,详细情况将回到容城老家后向媒体细说。


然而,记者到闫家敲门时,闫母迎出门来,表示闫家的事情已经托付闫国清处理,请记者不要费心。闫父出门归来后,见到记者,扭头就走。


闫国清17日和记者约定,闫德利回家后会通知媒体。然而,他留给记者的电话一天都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在记者数次上门求证后,闫母表示,闫德利确实回了容城,但是没有回家。


最新消息


闫德利派出所做笔录


昨日10时30分左右,记者赶到闫德利住址所属的贾光乡派出所。派出所所长张景战称,闫德利是要到派出所做笔录,但是记者赶到时闫德利尚未到。


12时左右,记者再次赶到派出所。张景战介绍,十余分钟前,闫国清带领闫德利在派出所做了约一小时的笔录离开,但笔录内容暂时不便透露,警方是否立案尚需向上级部门请示后决定。


张景战称,闫德利和闫国清乘坐一辆灰色面包车离开派出所。记者随即赶赴闫家,但闫德利并未回家。


是否检测艾滋病?


防疫部门讳莫如深


闫母透露,17日晚,当地防疫部门曾到过闫家,闫德利很可能和闫国清到县城处理此事。


随后,记者赶到容城县卫生防疫站,在门口巧遇正准备出门的办公室负责人张建明。张回复称,17日确实到过闫家。记者询问闫德利昨日是否到防疫站做检查,张回答说,他们也正在找她,随后上车迅速离开。


昨日,有媒体报道称,闫德利昨已做完体检,19日出结果。但记者电话向张建明核实,他依然没有明确回复。


闫德利昨日已做体检


昨日,和记者约定返回保定容城接受采访的闫德利未能赴约。但记者从当地派出所获悉,闫德利确实在昨日上午到派出所报案并做了笔录,警方是否立案还需向上级汇报。


与此同时,当地的防疫部门已为闫德利做了体检,近日将出结论。


作为闫德利的堂兄,闫国清是一名政府工作人员,这次闫德利回乡报案验血,都是闫国清一手安排的。闫国清说,他本人也是这个事件的受害者,在散发的传单上,有他的名字,他的手机号码也被列入279名“嫖客名单”里。


知情人透露


公布电话中有民警


昨日,记者从当地一知情人处获悉,网络上公布的279个电话中,有容城当地民警。记者找到这位当事人,据其介绍,今年8月份,一北京籍男子杨某在当地报警被打,系其接待处理,对方离开时索要了当事人电话,当事人由此留给对方警务通号码。而这名男子正是闫德利的前男友。


当事人回忆,京籍男子报警称在北京因一起交通事故,闫德利欠其5000元人民币。事发当天,闫德利约其到容城拿钱。但到达容城后,京籍男子遭闫家殴打。当事人表示,京籍男子报警时,其身边有一位女子随行,但其回忆,绝对不是网络上公布的闫德利。


而闫家向记者回忆这段经过时称,京籍男子因闫德利要与其分手,向闫家索要分手费,双方口角后所致。闫德利在17日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5000元欠条系被逼而写。


警方当事人拟起诉“肇事者”


一个月前,此当事人手机上陆续接到彩信,之后对方改发短信,提示接收人自己是闫德利,请接收人进入到一QQ号码空间查询“惊喜”。


十余天前,此当事人从同事处获悉,自己的电话在网络中被公布。就在记者采访之际,当事人的手机还接到一个骚扰电话,对方反复询问当事人身份无果后,咒骂挂机。


当事人还向记者出示了陌生号码发来的诅咒短信:一夜风流的代价,活该……该当事人无奈的向记者表示,他只是在接警时听到过闫德利的名字,和闫德利并不认识。目前,这位当事人正在逐个记录骚扰电话,并着手写起诉书,准备在恶意公布自己电话的当事人落网后以个人名义诉讼,以求清白。


警方初步调查认为


此事有黑手推动


记者在采访时获悉,因以闫德利名义公布的279个电话号码,都被描述成嫖客所有,且有民警号码位列其中,容城警方初步调查认为此事有黑手推动,绝非网络描述的寻夫事件那么简单,并因网络中描述闫德利患有艾滋病,此事件已演变成公共事件,公安机关有必要介入调查。


然而,当地警方透露,初步调查显示,在网络上散布淫秽图片的IP地址在北京,根据案发地的受理原则,此案无法由容城警方直接受理,如确定闫德利是受害人,闫德利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


散布在闫家附近的淫秽印刷品,警方建议闫家收集后报案,如果达到立案标准,容城警方可以对此案立案侦查。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