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手笔:东西两边收获的两个重大喜事!

野有蔓草 收藏 3 80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东边好消息 普京:对华输气东线管道将在2015年后投入使用 或“非美元结算”


俄罗斯总理弗拉基米尔·普京星期三(14日)称,对华出口俄罗斯天然气的西线管道可能在2015年前投入使用,而东线管道则在2015年以后的两、三年内投入使用。

普京在与记者举行会谈时说:“俄罗斯对华出口天然气的西线管道可能在2015年前落实,而东线管道在2015年以后落实。东线管道投入使用可能需要两、三年时间,因为那里的工作量更大。”


普京在与记者举行会谈时说:“昨天晚上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与中国石油天然气公司(CNPC)达成协议,价格将根据亚洲石油产品篮子确定,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个重要的消息。"


普京同时不排除使用卢布或者人民币作为对华出口天然气的结算货币。




西边好消息 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再签一系列油气大单


据报道,中国和哈萨克斯坦政府及企业昨天签署了一系列油气领域合作协议。


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和哈萨克斯坦能矿部部长门巴耶夫代表两国政府签署了《中哈关于在油气领域开展全面合作的框架协议议定书》。中石油与哈萨克斯坦国家油气公司签署了《关于中哈原油管道二期二阶段建设的框架协议》和《关于联合开发乌里赫套气田的框架协议》。


中石油有关负责人表示,新签署的中哈两国政府间及企业间油气合作协议具有里程碑意义。中石油将继续遵循互利双赢、共同发展的原则,不断寻求和扩大与哈萨克斯坦油气公司的合作,为两国的经济发展做出新的贡献。


中哈原油管道总体规划年输油能力为2000万吨,西起里海的阿特劳,途经阿克纠宾,终点为中哈边界阿拉山口,全长2798公里。二期一阶段工程肯吉亚克―库姆克尔段,长761公里,已于2007年底开工建设。


据了解,两国政府还将签署“关于2007年8月18日中哈政府间《关于中哈天然气管道建设和运营的合作协议》的补充议定书”。






李明博晤鸠山 双方称朝鲜需从根本上转变态度


[综合消息]韩国总统李明博9日表示,韩日两国首脑一致认同朝核问题需要根本而全面的解决方案,并决定为朝核问题一举得到解决,保持密切协商。


韩联社报道,李明博在青瓦台同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举行韩日峰会,之后举行联合记者会,做出了上述发言。他说,双方一致认为朝鲜需要从根本上转变态度。


鸠山曾主张,直视过去,真诚构筑面向未来的韩日关系。对此,李明博表示高度评价,并强调说,双方决定为了韩日友好关系,继续紧密合作。


李明博还说,两国决定加强包括中小企业合作在内的民间经济合作。最近,东京的韩日文化节取得了圆满成功,两国决定今后继续举办相关活动。


[时事点评]请大家注意这一段文字,原文是:韩国总统李明博9日表示,韩日两国首脑一致认同朝核问题需要根本而全面的解决方案,并决定为朝核问题一举得到解决,保持密切协商。


我们知道,就在今天傍晚,韩国总统李明博与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都将飞抵北京,出席将于10月10日在北京召开的“中日韩首脑会谈”。


●一旦“中日韩”三国能基于东亚区域利益、组建一个“东亚共同体”,那么......


对这个“中日韩首脑会谈”,我们想补充几个细节:


第一,今年是中日韩首脑会谈10周年;


第二,中日韩三国均是20国集团会员国,中国与日本拥有世界第一、二位的外汇储备,特别是,中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并掌握有强大军事力量;


第三,中日韩三国GDP总量达到全世界的六分之一,如果加上东盟,则“10+3”GDP总量几乎占全球的五分之一(18%);


通过第二及第三,我们不难看出这么一点,既:一旦“中日韩”三国能基于东亚区域利益、组建一个“东亚共同体”,从而对外以一个声音说话,那么,不论是“中日韩”三国、还是东亚共同体本身,不论是在政治层面、还是在经济层面,其对世界事务的话语权都将空前提升。


●日本鸠山政府力推“东亚共同体”的主要政治意图


值得强调的是,这种“空前提升”,对已经有着巨大影响力的中国是如此,对原本就没有什么影响力的韩国也是如此,对有潜力发挥更大影响力、但原有影响力目前却在持续消退的日本更是如此。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正是日本鸠山政府力推“东亚共同体”的主要政治意图。至于其主要经济意图,我们将在后面进行展开。


●韩国何以“强烈要求”鸠山在飞北京之前先到韩国一游?


第四,在动身前往韩国访问之前,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8日在官邸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有意在中日韩首脑会谈上讨论“东亚共同体”构想和全球变暖对策。


而按原来计划,鸠山由纪夫上任日本首相之后,其首次外访国定为中国,之所以会在访问韩国之后再到北京,根据公开的报道,完全在于韩国方面的“强烈要求”。


值得强调的是,韩国之所以“强烈要求”鸠山在飞北京之前先到韩国一游,主要目的则在于“共同对面中国、事先协调立场”。


●“韩日”的“矛盾心态”


显然,在我们的讨论中,所谓的“共同面对中国、事先协调立场”,指的是韩国、特别是日本,在全球经济“在某个特定时刻、有可能迅速恶化”的危险形势逼迫下所共同持有的“矛盾心态”,既:


一方面,尽管它们内心深处对中国在世界、特别是东亚的政治、经济、包括军事辐射力迅速增强极其不甘,但它们又不得不“现在”就与中国去讨论一个所谓的“东亚共同体”,以准备在形势危急的时候,好依靠中国经济、或者依靠即将于2010年正式启动的“10+1”自由贸易区,从而最大限度地避免重蹈“广场协议”(特别是对日本而言)、或“97亚洲金融风暴”(特别是对韩国而言)之覆辙。


●“韩日”的这份“急功近利”倒也“不失真诚”!


不难看出,这份心思完全出于经济层面的考虑,完全出于对另一份“广场协议”、或另一场“97亚洲金融风暴”的恐难惧,因而也是极其现实、极其“急功近利”的。


值得强调的是:


首先,“韩日”的这份“急功近利”是基于其经济利益的,倒也“不失真诚”!因此也是可以为中国所利用的,在中国与美国、甚至与欧盟之间的贸易战争、甚至金融战争极可能进一步激化的大背景下、更是如此!


其次,不论韩日“事先”如何协调立场,但都是在围绕所谓的“东亚共同体”在协调立场。而不论这个所谓的“东亚共同体(日本想将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也拉进来)”与中国力推的、以“10+1(中)”或者“10+3(中日韩)”为主线的东亚经济一体化有多大的区别,但只要日本能明确地将美国排除在外,中日之间都是“可以讨论”的。


●这个“瓦解进程”一旦启动,便可对“美元本位制”造成即刻的、巨大的杀伤力


非常清楚,一个“明确”将美国排除在外的“东亚共同体”进程的“正式启动”,在某种意义上讲,也就意味着美日、美韩军事同盟的“瓦解进程”的“正式启动”。


对此,首席评论员就指出,尽管在政治层面彻底瓦解美日、美韩同盟的“瓦解进程”即便现在就启动了、距离成功也需要大量的时间,但是,在经济层面、特别是金融层面,这个“瓦解进程”一旦启动,便可对美国赖以在东亚维持存在的基石--“美元本位制”造成“即刻的”、巨大杀伤力,从而既刻反作用于“上述瓦解进程”。


在我们看来,这就是奥巴马政府对日本“脱欧入亚”极其紧张的原因。尽管没有谁(包括我们时事评论员)认为日本“脱欧入亚”会在短时间内完成,尽管在政治层面,日本在短期内仍然会拿“脱欧入亚”当作一张牌、冲着“中美”、两边叫牌。


●中国在政府层面高调支持“这一动议”的战略考虑


事实上,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已经给出一个重要观点,既:可以肯定的是,任何东亚经济一体化、或者“东亚共同体”方向取得进展的消息,都将对“美元本位制”造成事实上的重大打击;不仅如此,不论是亚洲、欧洲、美洲、非洲,任何一个有关“增强区域化政治、经济、军事合作”的消息,都将是对美国霸权的重大削弱。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上述观点也是尽管日本提出的”东亚共同体”还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重要问题(有的甚至是原则问题,比如,是否明确排除美国加入的可能性等;有的则是重大问题,比如,是否将范围扩大至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是否解除对朝鲜的制裁等)需要“进一步澄清”,但中国仍然在政府层面、“虽有条件但却高调”支持“这一动议”的战略考虑。


通过上面的讨论,我们已经不难明白,在“有条件高调”支持“这一动议”的同时,就是在向美国西太平洋安全框架的两只锚锭--美日、美韩同盟渗沙子、钉钉子,并“猛踹”奥巴马政府拼命维护的“美元本位制”。


●“韩日”之所以要事先协调立场,则完全出于政治层面的考虑


而另一方面,基于“东亚共同体”的“东亚、甚至全球政治、经济的高度敏感度”,“韩日”之所以要事先协调立场,则完全出于政治层面的考虑,在这个问题上,说得直白一点儿,就是想“共同协调”出一个办法来,从而达到“既能依靠‘中国经济’规避‘欧美经济’可能施加的经济之祸,又可凭借‘美日、美韩军事同盟’遏制中国主导东亚”的“多重目的”。


●日本在“是否明确地”将美国排除在“东亚共同体”外的问题上,态度反复


事实上,这一点,在日本政府“是否明确地”将美国排除在“东亚共同体”外的“态度反复”中,也可以清楚地观察到。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种一会“明确排除”、一会又“不明确排除”的态度,本身就是一种“两边叫牌”的方式。


●日本此时、此景的“两边叫牌”,无异于对美国落井下石


然而,在某种意义上讲,美国全球核心利益(特别是“美元本位制”)正被“全球围攻”,因此,从本质上讲,如果站在美国角度考虑问题,日本此时、此景的“两边叫牌”,无异于对美国落井下石。


●美国霸权之“瞬间崩溃方案”被“人为的演习”了一把


我们知道,不久前,英国媒体报道说,多个波斯湾阿拉伯产油国正与中国、俄罗斯、法国、日本、巴西等国进行秘密会谈,商议设立包括日圆、人民币、欧罗和黄金在内的一篮子货币,以取代美元进行石油交易。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尽管该报道为许多当事人(注,主要是中东国家)所否认,但仍然对美元造成了即刻杀伤,连续多日美元大跌,国际黄金价格持续创出历史新高,并首次站稳1000美元/盎司关口),以“美元本位制”为基石的--美国霸权之“瞬间崩溃方案”被“人为的演习”了一把,这就是说,不论“中东国家”是否事先就参与了“演习”,对许多“大国”而言,该“瞬间崩溃方案”的“演习”效果还是不错的!


●“美元本位制”恐怕不是美国“必将拼命”维护就能维护的


东方评论员认为,所谓“效果不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演习”表明,尽管美国摆出了一副“必将拼命”维护“美元本位制”的样子,但一条“未经证实的”新闻报道便将美元摔了个嘴啃泥的事实说明,一旦出现“全球围攻美元”的局面,在中国已经通过国庆大阅兵展示了除俄罗斯之外,世界上还有第二只足以有效打击包括美国全境在内任何美国核心战略目标之强大军力的现实下,“美元本位制”恐怕不是美国“必将拼命”维护就能维护的。


从这种意义上讲,该“瞬间崩溃方案”被“人为的演习”一把的时间点选择在中国60周年大庆之后,恐怕也是“人为因素”之一。


●美国所谓的“拼命”行为


第二,在许多当事人(注,主要是中东国家)否认该消息的同时,许多当事人(注,主要是大国)可是既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的,这说明该报道即便是假的,但其内容恐怕并非“空穴来风”。


第三,也是最值得关注的。在以“美元本位制”为基石的--美国霸权之“瞬间崩溃方案”被“人为的演习”了一把的同时,方方面面不难发现,早已摆出了一副“必将拼命”维护“美元本位制”样子的美国政府,其所谓的“拼命”行为就非常值得研究。


东方评论员注意到,到目前为止,美国所谓的“拼命”行为仅限于在中国的重中之重的南亚方向(巴基斯坦、印度境内)制造了几起恐怖袭击,针对中国、通过“基地”头目威胁向中国发动所谓“圣战”;在俄罗斯的重中之重-东欧方向(格鲁吉亚、乌克兰)强调了格鲁吉亚加入北约的必然性,并准备在乌克兰境内布署雷达站;


●美国所谓的“拼命”、本质是“不敢拼命”


但在“欧盟与美国”的重中之重的科索沃方向、或者地中海方向,美国不仅没有任何“拼命”动作,反而做出了“有条件”的妥协,在这个问题上,最好的例证就是波兰准备签下《里斯本条约》、但捷克仍然在挑《里斯本条约》的“刺儿”,从而令欧盟一体化“虽然更进一步,但仍然留有障碍”。


值得强调的是,一旦《里斯本条约》最终通过,那么,欧盟就将产生“欧盟总统”、“欧盟外长”,欧盟政治一体化进程将发生质的转变,从而将极大地巩固欧元的地位。


显然,通过上面的内容,我们不难感受到,美国所谓的“拼命”行为,主要集中针对中国与俄罗斯,而对目前对“美元本位制”最具威胁的欧元,却是采一种“退让之势”,以妥协为主,由此可见,美国所谓的“拼命”、本质是“不敢拼命”。


另外,值得警惕的是,美国对最具威胁的欧元采一种“退让之势”,以妥协为主,除了“不敢拼命”之外,还有两个战略企图:


其一,就是想以此为条件,换取欧盟继续与美国一道、在经济、甚至金融层面继续攻击中国。


如果从这个层面去观察,那么,欧盟伙同美国,通过G7这个平台,向人民币汇率施加压力,并选择这个时间宣布“对欧盟相关产品几乎没有造成威胁的”中国无缝钢管征收高关税,而“被中国无缝钢管挤压得喘不过气来的”美国也立刻宣布“跟进”,也就是非常自然的一步了。


站在“欧美”的角度看问题,在钢管问题上,欧盟是“呼”、美国是“应”,整个过程如同在美国针对中国橡胶轮胎与欧盟针对中国铝合金轮毂的“呼应过程”,是“默契”得“严丝合缝”。


其二,就是与欧盟合谋再次在中国的重中之重--南亚紧张气氛,在俄罗斯的重中之重--格鲁吉亚、乌克兰问题上挑起紧张气氛;


然而,算盘从来就不是一个人打的,美国“想拼命”又“不敢拼命”、却幻想它人代为拼命之“外强内干”、或者幻想通过对中俄进一步施加压力来解决问题的“言行”,也立刻为其它方面所“捕捉”到,并分别“利用起来”。


在继续这个讨论之前,我们先来阅读一则资料。


资料:法国认为现在已是考虑法国与朝鲜建交可能性的合适时机


[东方档字NO200910050403]据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网站报道,法国总统萨尔科齐朝鲜问题特派员雅克.郎五日抵达日本,开启其对朝核谈判六国的访问。雅克.郎此行的目的在於向六国谘询有关朝鲜的重要问题──讨论的核心自然是朝鲜弃核谈判,为法朝两国建交议题提供参考。


在东京的记者会上,雅克.郎表示,法国总统认为现在正是考虑(两国建交)可能性的合适时机,因为“情况略有进展”。


在与日本外相会晤后,雅克.郎还将访问韩国、俄罗斯、美国和中国,并于十一月九日至十日左右前往朝鲜。对于其六国之行,雅克.郎强调,法国应在朝核问题的解决中发挥一定的作用。但他表示,此行主要的任务,是倾听并向总统汇报与各国外交官就朝鲜问题会谈中所获得的资讯。


[时事点评]请大家注意这一段文字,原文是:雅克.郎强调,法国应在朝核问题的解决中发挥一定的作用。但他表示,此行主要的任务,是倾听并向总统汇报与各国外交官就朝鲜问题会谈中所获得的资讯。


另外,有消息称,即将访华的普京将与中国方面签定一系列的“战略资源大单”,而印度方面也打算终止对中国乘用车轮胎的“特保调查”,而尽管驻阿美军一再请求增加兵力,但北约(欧盟)仍然迟迟不作响应,不仅如此,随着温家宝总理成功访朝,并“说服”朝鲜“愿意有条件(视美国的态度)重返六方会谈、或者多边会谈”。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随着法国总统萨尔科齐朝鲜问题特派员雅克.郎紧跟温家宝总理访朝日程(10月4日),于10月5日抵达日本,开启其对朝核谈判六国的访问,并在日本转述了法国总统”现在已是考虑法国与朝鲜建交可能性的合适时机”的意思,法国也正式启动了“朝法关系正常化进程”。


●我们一再关注的一个信号


值得强调的是,在朝鲜“愿意有条件(视美国的态度)重返六方会谈、或者多边会谈”,以及法国正式启动“朝法关系正常化进程”的背后,是我们一再关注的、将欧盟介绍进“朝核六方会谈”的,将欧盟经济拉进东北亚经济一体化、从而对“美国、日本的东北亚经济一体化态度”施加压力的“正式信号”。


在这里,东方评论员想指出的是,这恐怕就是朝鲜“愿意有条件(视美国的态度)重返六方会谈、或者多边会谈”中的“多边”之“真实含义”所在。


有意思的是,也就在这个时间,“再次”传出了中国石油公司与伊拉克签下石油大单的消息,在这个问题上,是利益于欧盟的“关照”,还是利益于美国的“帮助”,这恐怕又是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只是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所有这些都说明,在美元遭受全球围攻的大背景下,美国“利用别人”与“被别人所利用”都是常态,但总体上说,就目前而言,与其说是“美国想利用‘别人’较多,还不如说是‘别人’利用美国更多”来得更加贴切。


●之前给出的一组观点


在之前的点评中,针对“G2走了,G1回来了(相关讨论见之前《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我们曾经给出一组观点,既:


第一,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不论美国决策者、专家、媒体为已经失败的G2、或者刚刚登台的G1提供了多么完美的包装,但在这一主要矛盾的“凸显”下,中国也好、欧盟、俄罗斯、甚至印度、日本等主要经济体也不过是“想利用一把”,一如美国“想利用一把”那样。


第二,尽管美国先向俄罗斯“借道”,再撤销东欧反导计划,几近低声下气地“求”着俄罗斯提供南亚配合,但是,欧盟、特别是俄罗斯与中国的之间的“最新关系互动”,已经说明美国患上了“G2后遗症”--既然美国人在“宣传资料”上明确写着:美国可以与中国搞什么“G2”、去共管什么“地球”,统治欧盟、俄罗斯、印度与日本”,那么,在中国已经明确拒绝“全球性G2”,确认自己既没有兴趣、也没有能力去统治地球、只是有兴趣与包括美国在内的任何一方 “和谐共赢”的情况下,这些被美国的“G2宣传资料”明确定性为“被统治对象”的“区域势力中心(与美国相比)”,必然会搞些“模仿秀”,因此,产生一些搞“区域性G2、甚至G3、GN”的想法也不奇怪。


第三,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日本鸠山政府极力向北京推销的“东亚共同体”,就是“第二”的一个典型案例,显然,日本想在此次“中日韩首脑会谈”兜售的所谓“东亚共同体”,相对于“美国拼命兜售、中国公开拒绝”的“全球版G2”而言,在“某种层面”去看,就是个“中日韩”共治东亚”的“东亚版G3”。


请大家注意,将“东亚共同体”视为“东亚版G3”是有前提条件、或者适用范围的,至于这个前提条件、或者适用范围是什么?我们不妨从“G2与G1”之“本质区别”的层面去考察。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相对于美国“更侧重于在政治与军事层面进行战略欺骗的全球版G2”或者“更侧重于在经济层面进行战略欺骗的全球版G1”而言,日本、特别是韩国(请注意我们的用词)想弄的是份“更侧重于经济层面”的“东亚经济版G3”,而不是“更侧重于政治与军事层面”的“东亚政治版G3”。


非常清楚,站在“韩日”的角度看问题,现在突然去搞什么“东亚经济版G3”的目的是非常现实的,既:日后,一旦全球主要经济体之间陷入贸易战争、甚至金融战争时,一旦南北撕裂、三边撕裂空前激化时,就可以立刻转身依靠中国经济,或者依靠即将于2010年正式启动的“10+1”自由贸易协议,以最大限度地避免重蹈“广场协议”(特别是对日本而言)、或“97亚洲金融风暴”(特别是对韩国而言)之覆辙;


而“韩日”之所以要尽可能回避“东亚政治版G3”,则在于两点:


首先,弄一份“东亚政治版G3”必然以“实质性调整”美日、美韩同盟关系为前提条件,从日本鸠山政府一面强调核查“日美核密约”、一面又在“是否明确排除美国”参与“东亚共同体”的问题上“有所反复”的情况来看,日本在冲着“中美”双方、两边叫牌;


其次,显然,对“东亚共同体”而言,关键角色是中国与日本,在相当程度上,只要中日双方有心做成这件事情,那么,韩国则好比是“年三十捡的一只兔子”、是有它也过年、没它也过年。


因此,“东亚政治版G3”的实质是“东亚政治版G2”,而弄一份“东亚政治版G3”的前提条件实际上也就等同于“必须实质性调整美日同盟关系”。


但在这个问题上,上台前、上台后都曾扬言一定调查“日美核密约”的鸠山团队,显然没有下定决心,通过上面的讨论,我们也就不难明白:即便为了谋取最大利益,鸠山团队“也不可能”现在就下决心。


更何况,表面上为了安抚日本,美国又抛出了个所谓的”G4(由欧美日、外加中国组成)”,鸠山团队“也就更不可能”现在就下决心了。


●“G4”是个什么玩意?


对这个所谓的“G4”,首席评论员就一针见血地指出,除了表面上安抚日本、防止日本现在就将“脱欧入亚”搞得“旧戏成真”的意图之外,其核心意图在仍然在于离间“非美势力”,一如“G2”。


在这个问题上,在时事部分,限于篇幅,我们不想过多地展开(详情可参阅经济部分),只想强调一点,“G4”是个什么玩意?只要看看我们对“三边撕裂”与“南北撕裂”的定义便可,显然,所谓“G4”,就是一个将中国从南方阵营“掏”出来、或者“套”出来、附加在“三边”框架之上的破烂玩意儿,目的在于制造中国经济与南方经济之间的对立。


从孟买警察被恐怖分子袭击,而印度却有意终止对中国乘用车轮胎的“特保调查”的情况来看,不论是“南北撕裂”框架中的、南方阵营的事实领导者--中国,还是“被欧美势力有意捧为南方阵营的领导者--从而好与中国相争的印度,对“G4”的欺骗性质都保持着高度警惕。


●“日韩”对所谓“东亚共同体”的真实想法也就昭然若揭了


如果在这个层面去观察,那么,我们也就不难看出,韩日首脑抢在赴北京之前急忙协调立场,且“一致认同朝核问题需要根本而全面的解决方案,并决定为朝核问题一举得到解决,保持密切协商”的意图,在于想借此机会、向“方方面面”宣示如下立场:它们可以“抱团”为手段、以“政经分离”为策略,在政治、经济层面,分别游离于即将激烈角力的中美、中欧美、甚至“中欧俄美”之间。


至此,“日韩”对所谓“东亚共同体”的真实想法也就昭然若揭了。


●“韩日”的这份企图心与“欧美”长期奉行的对华遏制战略是一脉相承的


非常清楚,在“韩日”有意“共同面对中国、事先协调政策”的背后,其企图心在于以“组建东亚共同体”的“进程”为筹码,在中国、美国、甚至欧盟、俄罗斯的面前,“提前”享受“其对世界事务影响力”的空前提高之便利。


同样值得强调的是,“韩日”的这份企图仍然源于那份“遏制中国”之心,它与“欧美”长期奉行的对华遏制战略是一脉相承的,因此,它也是可以为“欧美”、甚至为俄罗斯所借用的。


●对所谓的“东亚共同体”,中国的态度应该是:尽可能地利用之


因此,对所谓的“东亚共同体”,中国的态度应该是:尽可能地利用之,但不必指望短期内有实质性进展。因为短期内、不论是日本还是韩国,都不可能在实质性调整美日、韩美同盟的问题有做出实质性地表态。


这样,在如何尽可能地利用之的问题上,东方评论员的观点是,如果能掐住“日韩”的“矛盾心态”,将本月就要再次举行的泰国东盟会议开成功,为明年初就要启动的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协议做好准备,就算得上是“好好地利用了一把”。值得强调的是,上次会议,美国就是在日本与韩国的密切配合下,将会议给搅黄的。


因此,怀着那份“矛盾心态”、着急推进“东亚共同体”的日本与韩国,这次又打算怎么做呢?还准备配合美国人那样干吗?东方评论员倒想看看!


更加值得观察的是,温家宝总理成功访朝、金正日打破外交常例亲自接机,且明确承诺“视美国态度而重返六方会谈”,已经无可争辩地证明了中国在朝核问题上的主导权,证明了中朝关系的稳固,这对那些极力挑拨中朝关系的势力,包括美国及其支持的媒体,是一个重大讽刺。


因此,假如日本与韩国这次“不配合”美国人那样干,从而证实它们“的确愿意”推进中国力推的“东亚经济一体化进程(比日本的东亚共同体范围虽有不同、但并不与日本的主张根本对立,因而,在方方面面眼里,可以视为日本是否真心推动东亚共同体的试金石)”,那么,在东亚问题上,美国又将怎么做呢?是否接受中国的建议,顺势启动“美朝关系正常化进程”、从而抢在欧盟“被介绍”进“朝核多边会谈”之前,对中国非常在意的“东北亚经济一体化”表示默认呢?所有这些,就让我们一起密切关注吧!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