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2.html


1

一份《前进影视》报占据了整个画面。报纸移动,露出看报的政治部主任高贵川的半个脸。

半个脸的表情由微笑转冷峻,又转惊讶。高贵川把报纸平摊在桌面上。一篇文章的标题极醒目:《论影视中的性文化》,作者: 尚武。

“尚武?”高贵川对这个名字十分敏感,看的格外仔细,自语:“80808部队尚武,真是一连的尚武?”

随即,他轻声读下去:“港台影视中的性文化已洪水猛兽般充斥当今的大陆银屏……从裸背到裸胸……从三点泳装到床上戏……从性虐待到群居……大有波澜壮阔之势……马列主义哲学认为,存在的既有其合理性……佛洛伊德的理论揭示了人的基本灵魂需求……性文化给我们的启发是……”

高贵川读不下去了,手“叭”地一声拍在报纸上:“屁话!”

呆了一会儿,他又忍不住读下去。

读着读着,高贵川的脸色由多云转晴。

高贵川用力朝背椅靠去,那表情,说不准是愤慨、理解、满足或茫然。

“报告!”门外有人喊。

“进来。”高贵川忙合上报纸。

参谋王立金推开门,回头道:“进去!”

三个战士躲躲闪闪进屋,其中一人脸呈顶牛情绪。

王立金汇报:“主任,这三个是在大世界录像厅抓回来的!”

一听“抓”字,几个战士紧张了。

“知道怎么回事吗?”高贵川严肃地从桌上举起一封信:“地方检举,咱旅战士到录像厅看黄色录像……”

战士们闻听,脸色皆变。

高贵川摔下信:“没想到,王参谋还真地纠察到了证据!”

战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情慌乱。

高贵川道:“说吧,看的啥片,为啥去看?”

战士王欣镇定一下心绪,道:“首长,我们进去没看到头,还没看完,就给找出来了我们……”

他避开那个“抓”字:“今天连队串休,到街上买点东西,就抽空……”

高贵川追问:“看的是啥内容?”

王欣嗫嚅道:“一个女侠,为报杀父之仇,先嫁给了仇人,然后杀了他……”

王立金问另外两人:“他说的对么?”

“是这样。”“对。”两战士抢答。

高贵川盯住王欣:“你是一连三班副班长小王吧?”

“小王!”王欣回答,脸露不悦。

“对不起,”高贵川笑了:“小王就是小王,不能后面加个吧字!”

王欣理解地笑了。

高贵川又问:“你们俩呢?”

“三连的。”“五连的。”声音越来越小。

高贵川道:“好吧,你们先回去写个检查,让你们的指导员交给我。第一次纠察到你们,可以在全连军人大会上检讨。如果重犯,至少给你们警告处分,明白吗?”

“是!”三人回答的挺齐。

高贵川对王立金说:“王参谋,你把他们分别送回连队去!”

一听说“送”,三人又紧张了。

“走吧!”王立金打开房门。

三个战士无奈,敬礼,离去。

高贵川刚刚坐在椅子上,电话铃突响。

高贵川问:“哪里?”

话筒音:“首长,向您报告一个情况,这一段旅局网的节目里,总有光屁股的镜头。另外,一连有人偷看黄色DUD光碟……”

高贵川紧张地问:“你是谁?”

话筒传出忙音——对方挂了。

高贵川茫然地放下话筒,倏尔,又拿起:“总机,接宣传科……许国阳吗?是我。安排时间跟我到电影队去一趟……看看咱政治部的屁股底下是不是冒烟了!”

2

银幕上,正在放映外国的一部爱情故事片,男女主角,半裸着身子,从床上滚到地上,又拥抱着跳进泳池……

观众席上,高贵川掉过脸,留意战士们的反映。

随着剧情的进展,战士们的表情一时惊愣,一时欢笑,一时张口呆脸,一时愤怒……

高贵川坐不下去了,悻悻站起。

他穿行在过道上,观众的议论声,哄笑声变成刺耳的尖啸,震得地脑袋发涨。

高贵川推开放映室的门,走到放映机旁。

忙着装挂影片的朱司学见了他,一边操作一边问:“主任来了?”

高贵川虎着脸:“影片哪来的?”

朱司学疑惑:“军影站发的呀!”

“啥破片,”言过,高贵川自觉甚重,吩咐道:“小朱,你抽时间把一两个月以来放映的电影目录抄给我。对了,音像库的DUD光碟的目录也要一份。”

第二天,主任办公室桌子上,摆满了一些书刊、报纸。一本杂志摊开,另一本书也摊开。高贵川聚精会神地趴在书上细读。他的表情,有点神神秘秘。

“报告!”门外突兀的喊声,令他一惊悸。

他急忙合上书,塞进抽屉里。那一瞬间,露出的书名是《废都》。高贵川拿起杂志,镇定地:“进来。”

许国阳,朱司学相继走进。朱司学将一表格递上:“主任,第三季度旅里放映的电影片目和DUD光碟目录抄好了。”

高贵川接过,道:“好,好。你们坐下。”

高贵川认真地看着,那表情,让人琢磨不透。高贵川看了一会儿,扬起脸对二人道:“问题要比预想的严重得多呀!”

朱司学望望许国阳,没吭声。

高贵川点着目录表,严词道:“瞧瞧,都是什么影片?《女囚大队》、《人猴大裂变》、《地狱猎手》、《末代响马》、《金鹰女杀手》、《雾都大曝光》、《初吻》、《偷拍的录像带》、《玫瑰的梦》……”

念到这里,高贵川有些紧张:“《玫瑰的梦》,是不是前几年全国点名批评的那本美国色情小说《玫瑰梦》改编的电影?”

朱司学回答:“不是。这个片反映咱们国家扫黄的事,赞扬精神文明建设的。”

高贵川又翻开第二页:“DUD光碟的问题就更严重了,你们听听,《最佳损友闯情关》、《夺命情人》、《兄弟情仇》、《省城风流韵事》、《风流艳谍》、《白莲艳事》……”

高贵川越念越愤,越念越快:“《魔女诱惑》、《致命美女》、《独身女人》、《女儿悲》、《三个女郎》、《美女与皇帝》,女……”

他突地停顿,抬起眼:“还用念吗?这些女人快够开一个妓院了!”

许国阳、朱司学也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高贵川缓缓口气,道:“许科长,你们怎么选的影片?”

许国阳似忽略工作的细致般,看看朱司学。

朱司学小声:“都是军影站发的片。”

矛盾一上交,高贵川一怔:“军影站发的?”

“对。”朱司学提高了一点声音:“全国公开演的也是这些片,有的咱军队还没订拷贝。”

高贵川又问:“那DUD光碟呢?”

朱司学恢复了正常的语气:“也是军影站发来的节目。”

“军影站,尽添乱,”高贵川发牢骚般:“为啥不发一些军事片呀?”

朱司学:“不是不发,是没有厂子拍。对了,上面的《惊天动地》是八一厂拍的新片,反映的是我军在汶川地震的英雄事迹。”

高贵川:“这就对了么,军人不看军事片还叫啥军人!”

许国阳有意调合气氛地:“国家的影视创作状如此混乱,咱也没法子扭转呀!”

不料,这话更令高贵川生气:“你本身就不积极想办法!电影队,军影站为啥设在政治机关?因为影视是政治工作的重要内容,是一块思想文化阵地!光是发发片子,演演电影,那就划归联勤部或装备部门算了!”

许国阳以守为攻般:“主任,您看怎么办好?”

高贵川不愧是政治部主任,张口就有对策:“许科长,你记下。第一,向军影站写个建议,每个月至少安排一部军事片。实在没新片就演《上甘岭》、《南征北战》、《四渡赤水》那些老传统片,或者反映咱们军区战史的《大决战》、《雷锋》、《炮兵少校》、《索伦河谷的枪声》,反正现在的年轻战士参军前基本都没看到过这些片子。”

许国阳赞同地点头记下。

“第二,”高贵川沉思一下:“DUD光碟呢,也是这个原则。第三,制定个DUD光碟审看制度,再发来的带子,宣传和和部里领导审查后再上闭路电视。电影也要先审查……”

朱司学插话道:“主任,光碟审审可以,影片有规定,不许加场次。”

高贵川不容置疑地:“别管他,就这么定!我们要为部队的精神文明建设负责!另外,也要建议发行一些世界电影的经典之作,像……我没看几个,举不出例子。这个意思吧!”

许国阳道:“主任,一三条都可以,第二条不太具体。”

高贵川应对地:“把第三条串上去。第三条改成,搞好影视宣传评论,净化军营文化环境……”

许国阳惊叫:“第三条好,可以当整个建议的总题目!”

高贵川深深感慨地:“这件事不抓不行呀!我当兵那会儿,看《列宁在十月》,银幕上出现瓦西里与妻子接吻的场面,放映员都用手捂住镜头。当然,今天捂是不行了,我们可以堵么!堵住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

许国阳补充般:“捂、堵的后面还应该加上疏,搞好疏导,弱化消极影响,提高官兵的鉴赏能力和审美水平……”

高贵川第一次露出笑脸:“许科长,您想到了点子上。就按这个思路,告诉尚武,让他再写一篇文章,寄给《前进影视》报。对,差点忘了尚武……”

3

墙上,贴挂一些使用电脑的规定。桌上,摆满了各种技术资料和文学书籍。尚武埋头阅读,不时在本子上记下什么。听到房门响动,尚武知道有人进来,他就势立起身,活动手臂。

手臂抡在半空,尚武突地停止——进来的是高贵川和许国阳。

尚武有礼貌地摆凳子,倒水。

高贵川似无意地直奔桌前,瞄瞄摊开的书,道:“小尚,学习哪?”

尚武支支吾吾:“是。”

“什么书哇?”高贵川合上书:“噢,《好莱坞明星》,看得懂吧?”

尚武摸不着头脑般:“中文版的,能懂。”

高贵川看见书架上的DUD光碟,含而不露地:“小尚,有新光碟吗?我看一看。”

尚武仍不清楚对方目的:“主任,DUD光碟都是从旅音像库借的呀!”

高贵川讨个没趣,又问:“这一盘是啥呀?”

“《电影艺术欣赏》。” 尚武迷惑地回答,又探试地望了望许国阳。

许国阳一脸铁青,咬唇不语。

高贵川:“我能看看吗?”

尚武:“没啥意思,电影史资料片。”

高贵川大度地:“电影史?那更得开开眼界了。”

说话的过程,他用眼示意许国阳打开电脑。

尚武莫明其妙,进退两难:“这……”

许国阳已DUD光碟放入播放窗。

屏幕上,一幅幅画面闪过。

尚武似忐忑不安,难猜领导的意图。

突然,画面上出现影片《玛丽娅·布劳恩的婚姻》中的一个镜头:裸体的玛丽娅推开身上的黑人,惊喜地望着进门的丈夫……玛丽娅拿起东西砸向黑人……

“好一个电影史……”高贵川面向许国阳道:“人,证俱在,你是宣传科长,看怎么处理吧!”

许国阳忙关闭机器,找不到合适的措词,对尚武说:“你,你真的有黄色影碟?”

这下子,尚武才明白了领导突访的目的。他笑了,笑得蛮轻松:“主任,科长,这是教学碟呀!”

许国阳:“什么教学碟?”

尚武解释道:“我自费参加了北京大学文学院的函授,他们寄来的书籍和DUD光碟……”

高贵川不相信地口吻:“寄这种DUD光碟?”

尚武:“是的。不是……”

许国阳:“到底是不是?”

尚武不太伶俐地:“中国电影一百周年,一共十本……三十集,介绍各国……各种风格……流派……样式的电影……”

高贵川:“怎么解释黄色内容?”

尚武稳定一下情绪:“不是黄色……这是世界名片,其中的一个镜头。法斯宾德的,表现……”

许国阳惊问:“什么?德国……法西斯?”

“德国的法斯宾德,”苏丹响亮道:“世界大导演!”

高贵川:“我怎么没听说?”

尚武想了想:“他的片,国内演的不多。对了,前几年演的《莉莉玛莲》是他的作品。”

高贵川:“咋都是玛什么,也有黄色镜头?”

许国阳看过,道:“那部片是反战的。”

高贵川突然问到要害处:“这个光碟,你在旅局网上放过吗?”

尚武摇摇头:“没放过。它属于公开发行的内部资料。”

高贵川:“那怎么有的战士反映从局网上看到过呢?”

尚武语气定定地说:“不可能,我绝对没放过!再说了,连队也改变不了局网上的节目内容。”

“嗯,这就好了。”高贵川显然不希望连队出事:“对了,小尚,《前进影视》报上的性文化文章,是你写的吗?”

“《正确看待影视中的性文化》,”尚武不想让对方断章取意:“是我写的。”

许国阳有些急了:“你怎么会写那样的文章?我看《前进影视》报刘主编的脑袋有问题,咋啥文章都发表?”

尚武和颜悦色道:“科长,人家刘主编脑袋没问题。我的文章是分析当前影视不良倾向,属于批判不健康导向的并提醒影视主管部门注意国情、民俗特点而把握文化方针的建议性意见。是吧,主任?”

尚武明白高贵川看过文章,把球踢了过去。

这样一来,高贵川的处境倒很尴尬。

高贵川打哈哈般:“文章倒没大毛病。我的意见,你学习也好,写文章也好,别热心情啊,爱呀,性呀的。多研究点与本职工作有关的专题,关注军营生活,写写战士的生活,搞好新闻报道,争取在《解放军报》上发文章,帮助报道组完成见报指标……”

高贵川打住,自己也觉得扯远了。

许国阳趁机问:“主任,小尚的事行了吧?”

高贵川点头:“可以告一段落。小尚呀,你别有想法,也别有精神负担,我们是关心你的,你毕竟是咱旅的典型。函授,还是要学的。DUD光碟么,你把它锁起来,暂时先别看了……”

回到主任办公室,高贵川仍和许国阳谈论着文化工作的内容。高贵川心事沉重地:“全国开展的清理整顿文化市场,扫黄打非活动,对我们部队来说,也有积极意义。”

许国阳迎合地:“军营不是真空,文化活动上面的‘禽流感’也会钻进部队的。”

猛地,高贵川问起一个问题:“俱乐部主任孙盛来探家,什么时候回来?”

“他孩子住院了,”许国阳想了想:“孙盛来已续假,可能还得一个多月。”

“不行,”高贵川果断地:“战士上录像厅,看色情碟,问题已经很突出了。俱乐部不可一日无主!你去把卫生队的苏丹借过来,代理俱乐部主任。”

许国阳不太同意地:“一个女同志,生活方便吗?”

高贵川:“再带过来个女兵,反正一个月。”

许国阳还在找借口:“人家是研究生,卫生队和她本人,能同意吗?”

高贵川坚决地:“那是你科长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