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佐女俘 第九章 群雄争艳 (5、6、7、8、9)

刘国斌 收藏 3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size][/URL] 5 三楼打得热热闹闹,一楼的厅内却灯火尽闭,冷冷清清。 厅内,埋伏赵岩的二十几个中央军便衣。 有人凑近观战的赵岩,问:“队长,上不上?” 看热闹不怕乱子大。赵岩说:“还不到火候。等他们打的差不多了,一块儿收拾!” 各杯心腹事,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


5

三楼打得热热闹闹,一楼的厅内却灯火尽闭,冷冷清清。

厅内,埋伏赵岩的二十几个中央军便衣。

有人凑近观战的赵岩,问:“队长,上不上?”

看热闹不怕乱子大。赵岩说:“还不到火候。等他们打的差不多了,一块儿收拾!”

各杯心腹事,不见鬼门开。当赵岩正懊恼自己冒冒失失撞入雅间空手而归并且暴露了身份之时,算命先生带了鬼子的谈判条件,真可谓正中下怀!

算命先生的话,带有明显的倾向性:“队长,日本人的条件可信吗?”

“你看呢?”赵岩已在思虑对策了。

“谁知道人到了他们手里,会不会变卦!”

“先稳住他再说。”

“好,我有办法。”

“对了,你看到那个人质了吗?”

“没有。但肯定是女的。”

“身份呢?”

“好像是个挺大官的家眷。”

“那算啥要员?值得八路跟鬼子这么卖力气?”

“我去查查,保准弄清楚……”

算命先生走后,赵岩关心的,是另一条伏线——身份复杂但与自己有约的玲珑鸟。

他,为啥还没动静?

此刻,他见三楼火并,自然按兵不动。心里,打开了小九九:人,我一定要先扣下。彻底弄清身份后,再跟鬼子谈判。至于筹码,那可不归你日本人开啦!你现在带走人,过后吐噜了,我找谁去?

先隔岸观火罢。赵岩显得成功在握。


6

三楼一打,旅店上下刹时大乱。

战争年代住得起高档客店的,绝非等闲之辈。看热闹中间,也有些血气方刚的中国人。一见打斗的人中有讲日本话的,民族感顿生,不问青红皂白,拎住鬼子便揍。

拳脚相击,短兵激战。

宁振武咬住野岛,腾挪踢打,招招凶狠。

野岛技劣一筹,几个回合后,在一青衣掩护下退出客厅。

宁振武急对一战士说:“追,越远越好!”

围击日军的旅客中,有几个粗汉,分外卖力,骂骂吵吵。

那些人,原是疤拉眼的手下。

宁振武抽空近前,给疤拉眼解脱绳索。

疤拉眼已辨敌友,与他一道痛击鬼子。

鬼子青衣又一次发起疯狂的进攻。两个打手,一前一后围住宁振武,一阵混战。

宁振武且战且退,守住厅门。

一青衣抽出短刀,寒光凛凛,不离宁振武左右。

危急关头,玲珑鸟忍住剧痛,拔下脖子上的飞镖,射倒那个鬼子。

武工队越战越勇,势不可挡。

鬼子心怯,步步后退。

短暂的喘息间,疤拉眼递给玲珑鸟一丸药,说:“兄弟,够条好汉!这是我防备万一留下的解药,你快吃了它!”

玲珑鸟已无血色,呼吸短促,自知难挑劫难,接过药丸,走进里间。

玲珑鸟扶在门框上,将药扔给佐纪子,说:“留条……狗命……”

药,落在佐纪子身上。

玲珑鸟面目铁青,冷汗尽流,双眼无光,对佐纪子说:“日本娘们儿……我恨你……到阴曹地府……再找……你……算帐……”

言罢,玲珑鸟倒地气绝。

兰丽硬咽着,轻轻抱起玲珑鸟,拔下他背后的毒镖。

玲珑鸟死不瞑目。兰丽的一只手轻轻摩挲,那眼皮仍然大睁。

兰丽的泪,痛洒在战友的脸上。

泪,如吻如啜。

那眼皮,竟灵气地关闭了。

娟代荷萍看到这一幕,早已珠泪满脸。

佐纪子对这一切,也已铭心刻骨。嘴里嚼着的药丸,就着眼泪吞下。

突然,又有两个青衣破窗而人。

兰丽拾起玲珑鸟的那支飞镖,怒射敌人。

另一青衣亦被疤拉眼打翻在地。

疤拉眼边踢边骂:“混蛋,杂种,说话不如狗放屁……”

青衣满地乱滚,被打得招架不住,爬到中室,拉掉锁头朝立柜里钻。

玲珑鸟先前放进的那个死尸,迎面扑来。

青衣魂魄出窍,背拖死尸,跌撞出门,从三楼上跳下……


7

楼上的激战,已向屋外扩展。

赵岩真真切切看到这一幕,仍按兵未动。

一茶童慌忙跑近,急切道:“队长,卧底让鬼子打死了!”

“啊?”赵岩大怒,命令道:“上去几个人,教训教训小日本!”

七八个便衣随声而出。

楼上的廊道中,野岛不时看看手表,准备暂避一下。约定时间已到,泰安团队快要行动了,我得集中队伍,做好内应。

野岛一转身,撞上几个中央军的便衣。

便衣并不问话,举拳就打。

野岛连连叫喊:“误会了,误会了……”

便衣身手不凡,已将几个鬼子扔下阁楼。

野岛腹背受敌,进退两难。

混战,愈发激烈。

野岛又焦急地望望手表,心里想:泰安团队,快快出现,我坚持不住啦……

此时,赵岩已率众齐整地站到店院的天庭,准备收拾残局。

突然,东城门枪炮骤响,火光冲天。

野岛狂喜,大呼大叫:“八路军,我的增援部队上来啦!”

听到枪炮声,赵岩脸色剧变,破口大骂:“小日本,你他妈的出尔反尔!啥谈判,啥以人换城,全是骗局!今天,让你瞧瞧,老子也不是好惹的!弟兄们,上!专打鬼子,给我往死里打……”

当然,他若是分析到要员的真实身份,或许局势将有更加复杂的变迁。

随着喊声,国民党士兵蜂涌而上,痛击鬼子青衣。

一发炮弹落在院内,烟火弥漫。

赵岩已上楼梯,边战边暗示般喊:“各路好汉,鬼子攻城了,你们好自为之,后会有期啦……”

楼梯上,走廊里,狼哭鬼嚎,搏杀惨烈。

野岛已不管不顾,遇谁打谁了……

形势的骤然变化,令宁振武穷计难对,满脸焦愁。

听到楼下赵岩的喊声,宁振武心里一热,急把大家召集一处,合计退路。

疤拉眼抽空说:“八路,信得过我的话,跟我从后窗冲出去。大凉山的路,我熟! ”

绝境逢生,在此一举,宁振武决定冒此风险。

武工队员们掩护着娟代荷萍,从国画处一个个抓绳溜下。

宁振武看看倒地的玲珑鸟,不忍心将战友孤留险地,埋下身,去抱他。

疤拉眼触景生情,动容地说:“八路,他也是我的兄弟,我背他走……”

宁振武感激地点点头,帮着抬起玲珑鸟。


8

大街上,宁振武把队伍一集合,不由陡生凄凉:人,仅剩七八。连连痛失冬哥、玲珑鸟两员大将,他觉得心里沉甸甸的。

仙客来店内仍在激战,东城外仍炮火连营,宁振武决计从西关出城。

大家无言地沿街南行。

疤拉眼背着玲珑鸟,走在队伍中间。

宁振武猛地看见路灯下的野岛曾用闯关的送葬马车,便叫疤拉眼把玲珑鸟背过去。

宁振武打开馆盖,扔去污物,轻抱玲珑鸟,让他平躺在里面。

生死离别,肝胆俱裂。宁振武不忍离玲珑鸟而去。

蓦地,宁振武瞅着雪白的哀妆,灵幡,计上心头。


9

送葬的队伍临近西城关,宁振武让大家暂停行进。

西关无战事?宁振武察觉此地的气氛与整个城内不同。

灯,全部熄灭。

阴森森的临街排楼,死一般沉寂,如一条黑洞洞的隧道,直通城门楼。

拍关叫阵!

宁振武心一狠,挥手令大家闯关。

晨空中,马蹄的哒哒声清脆悦耳。

四周,似张开一片黑黢黢的巨网,等待这些不速之客。

门,关闭。

人,无影。

宁振武不敢大张旗鼓地叫关开门,只好抬头仰望。

突然,城楼上,街两旁的楼房上,亮出数道探照灯光。

雪白的光束,齐齐射在武工队身上,如一道白魔,捕住猎物。

武工队员个个睁不开眼,茫然无措。

宁振武意识到中了埋伏,只得俯首听命。

城楼上,传下一清冷的问话:“送葬的吗”

“是。”宁振武回答。

“怎么才出来?”

“刚完……”宁振武并不知道鬼子曾演过此场戏,吞吞吐吐答道。

奇亮的探照灯,直射宁振武这个答话者。

“你是什么人? ”

“中国人!”

灯束照在疤拉眼脸上。

“你呢?”

“中国人……”

探照灯转到另一战士脸上。

“你呢?”

“中国人!”

“你呢?”

“中国人!”

当灯光转移到娟代荷萍身上时,宁振武不由捏了一把汗。

“女的,什么人?”

“是……”娟代荷萍下意识地回答汉语。

“中国人!”兰丽赶紧接上。

“中国人!”“中国人!”一声声回答,清脆洪亮,自豪胆壮,回荡街空。

“好!”城楼上传下声音:“只要没小日本,谁都可以出城!”

灯,灭了一盏,又灭了一盏。

门,无声地开启半边。

宁振武抱拳相谢,道:“列位官长,我谢谢你们啦!”

“慢……”城楼上的声音,柔水般亲切:“城外有日本人,不安全,带上点防身的家伙吧!”

随后,街两旁跑出几个黑影,抱来几支长短枪械和弹药。

“中国人……”宁振武心中一热,鼻翼酸楚。

中国人,娟代荷萍听得心惊肉跳。

送葬的马车鞭子一响,众人涌进门洞。

城外,大道笔直。

天,快亮了。

马车载着众人,疾驶如飞。

身后的凉州城,依然烈火冲天,枪炮声不绝。

“中国人,”“中国人!”娟代荷萍随着马车的颠簸,心里无数遍重复着这三个字。中国人,不是一团散沙吗?战争一来,又是八路,又是土匪,又是中央军,自己先分了几个山头,置外患于不顾,互相争斗,各自逞能……中国人,怎么又联手对敌了?八路,土匪,中央军,一句“中国人”,尽释前嫌了?

中国人,真是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民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