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1984 血沃黑土—东北卷 第二章:血肉长城(五)

红绿配 收藏 7 10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1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18.html[/size][/URL] 隆隆的铁甲阵阵,碧油油的草原上,一群钢铁的巨兽在履带铿锵声中匆匆的向南驶去,十六门83式152毫米自行加榴炮、二十余辆弹药补给车和加油车组成的车队在这片疯长着的草原上欢快的奔驰着,还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适合机械化作战?一马平川,草色盎然,看着远处那碧空点点,坐在北京212吉普车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18.html


隆隆的铁甲阵阵,碧油油的草原上,一群钢铁的巨兽在履带铿锵声中匆匆的向南驶去,十六门83式152毫米自行加榴炮、二十余辆弹药补给车和加油车组成的车队在这片疯长着的草原上欢快的奔驰着,还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适合机械化作战?一马平川,草色盎然,看着远处那碧空点点,坐在北京212吉普车内的韩海晏少校不由得心生感慨。

几辆老解放粗野的拉出一团淡蓝柴油尾气,嚣张跋扈的鸣着喇叭从一旁急驰而过,留下一溜烟儿弥散而起的烟尘。“呸呸呸,这些野猴子,无法无天了都还~”一旁的教导员啐着满口的唾沫,不无愤慨的骂道“看看,看看,老韩,这些熊兵也好好给他们辔头了。”

“好了,好了,这不也是得胜归来吗?”韩海晏少校摸摸唆唆的从上衣兜内掏出一包皱巴巴的‘大前门’,给自己的老搭档递上一根,不无得意的点上烟,哼唱起了京剧《智取威虎山》里的唱段“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来日方长显身手,甘洒热血写春秋。”

“瞧把你给得意的~”教导员划了根火柴给自己点上火,笑呵呵的说道。

“那当然,这轮炮击给那些狗日的可是以好看。”韩海晏丝毫不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份得意,还有什么比这更能够让他自豪的,以十六门83式152毫米自行加榴炮为构成主体的机动炮群在之前的那轮炮击中,可是给了苏军以重创,有力的支援了小尤沿山的防御作战。狠狠的出了口恶气。要知道,自己这个炮群可是整个满洲里筑垒区唯一的一支自行火炮群,打了就走,奶奶的,痛快,痛快,让那些狗娘养的苏修想报复都找不到对象。

“老韩呐,你说咱们转到道堆一线之后,接下来会准备怎么样打?”教导员吐出一团烟圈,享受着那尼古丁填满肺泡的每个空间时所带来的舒畅感,笑问到。

“呐,在道堆那边,可是咱们旅的二线预备阵地,包括呼伦湖守备队、海日罕守备队现在都已经开进集结到了道堆的两翼位置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接下来,咱们炮群很有可能是作为预备队的支援火力,随时准备投入到正武山或者加纳山一线的攻防战去。”

“你的意思是?小尤沿山?”教导员的目光木然了,他的话语并没有说完。

韩海晏少校无声的苦笑了下,侧过头来,似是对教导员所说,却又似自言自语的说道“小尤沿山还能够守多久?那里是守不住的,9中队本身就是死棋~”

“能撑多久是多久吧,我们这些152自行加榴本身被赋予的作战任务也只是支援正武山或者加纳山。”韩海晏摇了摇头,将目光投向了远处,那里是一望无际的茫茫草原,而蓝天与碧草就仿佛在那边尽头所交汇了样,渐渐的连接在了一起。

“一定还要给那些狗日的点颜色瞧瞧。”教导员咬牙切齿到,虽然对于小尤沿山、对于9中队的命运,整个蒙边守备6旅是人人皆知,也是一个公开的秘密,甚至长久以来9中队就有 ‘敢死队’的绰号,但真正需要去面对这些战友们去流血,去牺牲的时候,所有人都还掩饰不了自己内心中的伤感,包括赵江河旅长在内的每一名指挥员。

而教导员此番如此愤怒的表态也不是没有资本的,他有资本说这句话‘要给苏联人以颜色看看’。装备有自行研制的第一种带全封闭式旋转炮塔的自行火炮-83式152毫米自行加榴炮,而且又在刚刚的炮击中,给了苏军以重创,这本身就是资本。

本来是被赋予‘以不间断的火力支援摩托化步兵和装甲兵的战斗行动;压制和歼灭敌有生力量及火器,破坏敌野战防御工事;与敌炮兵、坦克和装甲车辆作战’用途的83式152自行加榴拥有一门66式152毫米牵引式榴炮改装而成的口径152.4毫米的线膛炮,炮车的携弹量为30发,作战时通常使用车外的弹药进行射击,而在染毒或放射性沾染地域遂行射击任务以及弹药车没有跟上时,则可使用车内的弹药。火炮借助炮塔可作360度回转进行环射,加上火炮的-5度~+65度高低射界,具有良好的火力机动性,故而可在一个阵地上对射程内各个方向出现的目标进行射击。

装备有这样的新型火炮,怎么能够不去自豪,不去认为这是自己的资本?

-轰-的一声巨大的爆炸,作为前导车的那辆武装吉普车熊熊的燃起了大火。正在抽着烟的韩海晏少校猛然的一惊。这是怎么回事,随着司机的一脚刹车,嘎然一声,车停了下来。怎么回事?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军人的本能告诉韩海晏,情况不妙。

慌忙跳下车来的中国官兵们惊慌失措的张惶而顾着天呐,轰,又是一声巨大的爆炸,这次是一辆满载士兵的解放卡车被掀起在火球之中。

“注意警戒,注意警戒~”教导员跳下车来,大声的喊道“不要慌张,不要慌张~”这个时候要是慌张,只是自找死路,搞不好是遭遇到了苏修的侦察兵的伏击了。

长长的车队如同一条死蛇样瘫死在草原上,两辆前导车剧烈的燃烧着。韩海晏少校张望着四下,没有敌人的身影啊。难道是……远处闪出数颗流星……

“妈的~”少校低骂一声,连忙的拉着教导员跃下车来,-轰-轰-轰-几辆卡车无一例外的全都冒起了滚滚浓烟,从地平线处冒出来的直升飞机就像洒满天边的黑豆豆样,带着依稀低沉的引擎轰鸣声出现在几乎绝望的中国官兵们的视野中。

渐渐的,渐渐的,那一个个臃肿的黑点从模糊变得逐渐清晰起来,逐渐的清晰在每一个中国官兵的目光中。那或许是人类历史之上最为丑陋的飞行器之一,但却又是那样的让人感到一阵的心悸,韩海晏只觉得自己的胃骤然的收缩了下,他能够感觉到自己费力咽下的唾沫滴落到胃底时,所发出的空洞声。“完了~”少校颓然道。

蛇形机动规避的自行火炮匆忙释放出烟幕弹,竭力想摆脱那些空中死神所带来的致命的死亡之吻。速度太快了,若同火球样扑来的反坦克导弹伴随着刺耳的金属贯甲声,狠狠切入到一辆辆自行火炮内。转瞬即逝的沉默,而后是接连而起的巨大爆炸。

火光隆起在天空中,膨裂开的巨大火球将一辆辆自行火炮笼罩其中。趴在地上的机动炮群的官兵们甚至还没有能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便见到那灼目的火光在远处闪出。爆炸将一辆匆匆而逃的83式152自行加榴猛然的死死摁在了地面上,而后重重的提将起来,掀翻在一边。整辆被开膛破肚自行火炮骤然的迸发出一团红黑色的烟云。由装甲板焊接的多面体样的炮塔被高高抛飞了出去。整辆车顿时就被猛然释放出来的巨大动能压力给撕扯成了碎片,纷飞在那团巨大的火球之中。

“**他娘的~”在战场之上到处弥漫的黑色雾气笼罩下的惨淡阳光,令那些来自地狱的蝇王环绕在血色的光环之下,机身两侧粗壮的双翼之下,是一个个圆鼓鼓的火箭吊舱,密密麻麻的火箭发射管宛如充满了恶魔之卵的毁灭蜂巢,看着这些飞掠过来的丑陋苍蝇,韩海晏不知道该是去骂些什么,他的眼睛似乎在在滴血。

随着距离的拉近,那肥胖的机身也逐渐清晰起来,悬翼之下那并列的发动机前罩仿佛是两个硕大的乳房。这或许就是这种武器被北约称为“母鹿”的原因。而在发动机前罩的下面是前凸的驾驶舱,从地面的角度来看那更象是一对囊肿的复眼。

十余架直升机搅起的轰鸣声嗡嗡嘶鸣在一声声的巨大爆炸声中,数十团火球从机翼下急窜而来。“注意防空~”本能让韩海晏发出了惊呼,当巨大的爆炸声很快湮灭了他那干哑的呼喊声。整个草原都仿佛再一次被笼罩在浓烟烈火之中。火光在爆炸的气浪中摇曳舞动,还有那纷飞的破片,共同上演着钢与铁的奏鸣曲。

以双机编队依次进入,机翼下的反坦克导弹、集束火箭弹依次接连而出。拖着长长的火焰扑下去的‘死亡’可以轻而易举的穿透那些自行火炮薄弱的装甲,将其蹂躏成一堆堆猛烈爆炸燃烧着的钢铁残骸。爆炸的巨响一声接着一声,不断有自行火炮在巨大的爆炸声中,伴随着窜涌而起的橙色火柱,炮塔被高高的掀飞出去,一辆接着一辆的车轰然被大卸成八块。

当正在指挥部队疏散的教导员被一群火箭弹所覆盖的时候,作为炮群指挥员的韩海晏只能眼看着自己的老搭档消失在那团火光之中,却什么都做不了。他只能狠狠的咬紧着自己的牙关,任由咬破的嘴唇处所流淌的鲜血在嘴里泛出死死的腥涩味。

火光中残缺不全的尸首在浓烟烈火之中剧烈的燃烧着,从远处盘旋飞返过来的‘母鹿’就如同挥舞着镰刀的死神一样疯狂的收割着生命,它们在倾泻完所携带的火箭弹和反坦克导弹之后,并没有立即离去,而去用机首下的大口径机关枪猛烈扫射着那燃烧着如同火龙样的车队,扫射着地面上的那些东逃西奔的身影。那飞溅的血肉伴随着冲天而起的火柱将天空染的更加猩红猩红。几乎刺痛了泪流满面的中国官兵们的双眼。

当那些‘死神’带着远去的轰鸣声渐渐消失在远处的时候,整个杀戮之唱已经是一片狼藉,被击毁的车辆就如同破烂的垃圾一样,东一堆、西一堆,远远的望去仿佛整个草原都在燃烧一样,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阿修罗场。被爆炸掀飞出来的尸体软软的挂在灼热的炮塔舱口,在火光中一动不动。伤者那惨痛的哀嚎声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那些战车的残骸还在噼里啪啦的燃烧着,火光染红了天空,四散躲避的幸存者从隐蔽处爬上来,他们忙着收拾着阵亡者的尸体,抢救伤者。所有人都在忙乱着,没有人去交谈或是抱怨,只有那让人心瘆的阵阵哭泣呜咽声和悲凄的哽咽。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