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舞台上,中国人从来没有像今天站得这么更高,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政治和经济实力给它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力。这在毛泽东时代还只是一个梦。然而,中国官员仍然经常抱怨说,世界并没有接受中国的崛起,并力图挫败它的抱负、“遏制”它。他们指责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没有摒弃“冷战思维”。这些观点偶有灵验。但更大的问题在于,中国的世界观没有跟上自己影响力日益增大的步伐。中国是一个大国,但心态却像一个中等国家,又会像一个小国那样觉得自己备受委屈而愤愤不平。





就拿这次场面壮观的大阅兵来说吧。它要对一个已经对其肃然起敬的世界传达什么样的信息?中国是世界舞台上一支巨大的新兴力量。但中国不是一个维持现状的大国:它有着台湾(地区)这个未竟事业,最终“统一”仍是它的信条;它还声称对南中国海拥有主权,这让它的那些东南亚邻国惴惴不安;它与印度还有大片领土争端;与日本也没有就有争议的岛屿达成协议。



中国的最终意图可能是完全和平的,但它却在计划秘密建造航空母舰,并将核武库现代化。一些人之所以对中国的野心感到焦虑,并非因为他们是冷战的偏执狂。不管是10月1日的大阅兵,还是大规模的军事建设,抑或是它要炫耀的日趋复杂的国产武器制造技术,都不能打消这些人的疑虑。



上述这一切绝不是否认中国正在若干国际事务中发挥建设性和至关重要的作用。中国的经济刺激计划真实而有效,它对全球经济复苏也贡献良多。在与一些难缠的外交朋友(如缅甸和苏丹)打交道方面,中国通过用肘轻推的方式,提醒它们些微地降低敌视西方的姿态。如果中国早就对朝鲜施加更大的压力,朝鲜可能不会成为核国家。但至少中国现在仍在扮演“六方会谈”主席国的角色,并致力于让朝鲜放弃核武器,并试图让其重新回到谈判桌前。



然而,就多边外交中的一个建设性的国际合作伙伴而言,中国就如在水底觅食一般——只挑选那些自己愿意提供帮助的议题。它将发现自己的行为总是跟不上外界的期待:它越证明自己能做出更多贡献,外界就越需要它贡献得多。就任何一个议题而言(包括从气候变化到病毒遏制),中国的作用都至关重要。但它希望树立一个负责任的、不具威胁性的新兴超级大国形象,经常会因两方面的原因而大打折扣。



一方面是当外界批评它的人权问题或准许达赖喇嘛访问时,它就会下意识地进行说教和报复。另一方面在于它总是把自我认知的经济利益置于战略常识的考量之上。这在它不愿考虑对伊朗实施制裁方面表现得尤为明显。尽管它会痛恨一个拥有核武器的伊朗,却不希望危及重要的石油和天然气供应。特别是在非洲,中国为了追求海市蜃楼般的能源安全,就会罔顾自己的全球政治影响力。




英媒:中国小国般愤愤不平 军备让世界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