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探访与那国岛:揭示日渲染中国威胁真相

暗探 收藏 6 849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记者探访与那国岛:揭示日渲染中国威胁真相


从与那国岛上看到的台湾。这张照片就在与那国机场候机楼显著的位置。环球时报驻日记者孙秀萍 摄


本报记者踏访日本与那国岛


这个日本“最远岛屿”距台湾110公里,自卫队是否入驻成地区敏感话题


本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孙秀


“日本将慎重处理前届政府提出的在与那国岛驻扎陆上自卫队的问题”,“不要因此徒然引起近邻各国的不安”,日本新任防卫大臣北泽俊美9月25日的这番表态仿佛给此前要求自卫队驻扎的势力打了一记闷棍。在日本前任防卫大臣滨田靖一和那些支持自卫队驻扎的日本人看来,位于日本西部边陲的与那国岛在国防上具有重要意义,正因如此,围绕这个被称为“日本国最西端之地”的岛屿,部分日本媒体时常渲染可能来自中国的威胁。10月初,《环球时报》记者成了岛上“第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短短两天时间,记者听到最多的就是对“中国威胁”的担心。但有关“中国间谍船常常出没”等说法,岛民们却都表示没有亲眼见过。记者在岛上看不到什么军事设施,只有天然良港和约2000米长的飞机跑道。但关于自卫队是否驻扎的争议,正让这个小岛开始“杞人忧天”。


与那国岛的前世今生


在与那国岛因为“是否该驻扎自卫队”而成为日本媒体报道的焦点之前,记者在东京等地的日本朋友很少会谈到这个远离本土的小岛。在日文网站中,有关介绍与那国岛历史的文字也很少,只是说它14世纪时曾是冲绳海上贸易中的一站,19世纪和琉球一起并入日本。台湾沦为日本殖民地之后,该岛岛民曾通过与台湾的走私贸易赚钱,人口增到2万多人。二战后,因美军介入、走私贸易中断,人口急剧减少。上世纪70年代初,美国将该岛交给日本管制。到现在,有统计说,岛上人口只有1625人。


与那国岛面积只有28平方公里左右。《环球时报》记者从飞机上俯瞰,与那国岛就像一个铺在海面上的绿色地瓜。围绕着椭圆形的岛屿是一条环岛公路。机场就在小岛的西部,长长的跑道沿着海岸线,数米之外就是碧蓝的大海,视野十分开阔。机场候机楼虽然很小,但是跑道却很长,据公开的资料报道,跑道长达2000米。这条机场跑道是1943年由日军建造的,经两次延长后,已可以接纳大型飞机起降。到达与那国岛后,负责观光的前浜郁子女士很热情地向记者介绍了岛上的旅游景点,她还告诉记者,小岛平均每年只有两三百名外国人游客,主要来自韩国和中国台湾,据她所知记者是第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人。


与那国岛西部有一个眺望岛内和大海的凉亭。凉亭尽管不大,但地上画着一幅巨大的地图,标注着与那国岛、中国大陆、台湾岛和钓鱼岛的位置。在与那国岛与中国版图之间,有一条粗重的黑线,标志着所谓日中国界的“中间线”。凉亭的旁边仅隔数米是一块写着“日本国最西端之地”的石碑。


站在这块“日本国最西端之地”向西部海面眺望,海水一片蔚蓝,110公里以外就是中国的台湾岛。据说,如果天气晴朗又没有雾,对面的台湾便会浮现眼前。比起和日本本土的距离,与那国岛与台湾更近。台湾的手机可以在此使用,台湾的电视信号也能接收到。在记者借住的民宿“仲篙庄”的大厅内,就挂着庄主拍摄的照片,其中一幅台湾岛上的群山清晰可见,仿佛一艘巨大无比的舰船,触手可及。可惜当天,由于有雾,记者没有看到宝岛台湾。但眼前的一座港口却清晰可见,很多船停泊在港湾。当地人说,当地居民乘船外出、货运和捕鱼都要从这里出发。


与那国岛有两处港口。其中一个位于岛中部的祖纳地区,目前没有使用,但它曾经在和台湾的贸易中给与那国岛带来过滚滚财源。所以,岛上行政部门一直希望能把这个港口恢复起来。另一个港口位于岛上西部的九部良地区,正是记者看到的这个港口。与那国岛和台湾的花莲之间有包船往来,也都是在这个港口靠岸。


记者探访与那国岛:揭示日渲染中国威胁真相


展望亭中的地图 本报驻日记者孙秀萍 摄


“一枚炮弹摧毁通信系统”


由于地处日本的边疆,与那国岛上的居民对周边的动向十分敏感。随着日本媒体关于钓鱼岛争议和中国海洋调查船出没等报道的增多,岛民对中国的印象变得“恐怖”。2008年9月,与那国町议会通过了“推进自卫队进驻岛上”的决议之后,日本右翼也瞄准了这个地方,有关报道连篇不断,不少是在煽动“中国威胁论”。即使在日本民主党执政后,与那国町町长外间守吉9月16日还在议会上表示,不会改变推进自卫队进驻与那国岛的方针。


记者来与那国岛前,希望能采访到当地推进自卫队在岛上驻扎的官员和支援团体,也想看看是否有反对驻扎的人士。但在半个多月的联系中,没有得到明确的回音。上岛之后,记者很快见到了事前曾联系采访的与那国町总务财政课财政主管崎原用孝先生。崎原先生主动表示“町长不在”,堵住了记者采访“第一把手”的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崎原拿出两份材料,一份是外间守吉町长给时任防卫大臣滨田靖一的《要求自卫队部队进驻与那国岛的要望书》,另一份是《关于与那国岛上空防空识别圈的要望书》。崎原向记者解释,从行政角度看,这样一个孤岛,如没有任何防备和防守,一旦发生国际纷争或者海难,将没有任何自我防卫的能力,而吸引自卫队驻扎后,既可以防止海上意外事故,也可以刺激岛上的经济发展,最终还能促使政府建立一套健全的边防政策。


在崎原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可以瞭望街景的制高点。途中流水潺潺,山泉清澈,这表明与那国岛虽然四面环海,但淡水资源丰富。崎原指着远处住民区内一个白色的三角形地标说,那就是防空识别圈的界限,从这个标志往西的空中都属于台湾,占据了与那国岛2/3的领空,“机场也在台湾的防空识别圈内,所以我们的飞机起飞时必须事先向台湾发出通告,否则就会受到台湾军机的紧急出动和驱赶”。在与那国岛上有座从哪个角度都可以看到的小山包,堪称岛内的制高点。山包上有座铁塔,一看就是通信系统。崎原指着铁塔说,要是有导弹飞来击中了那里,只要一枚,岛内的通信系统就全部瘫痪了。


记者探访与那国岛:揭示日渲染中国威胁真相


与那国岛地理位置


“悲愿”竟来自道听途说


在记者来与那国岛采访前一周,提前上市的日本《周刊新潮》10月1日号刊登了题为“担负着国防最前线的最遥远之岛与那国纪行”的长篇报道。这是日本很有名气的记者樱井良子和采访小组专程到与那国岛采访后发表的。文章说,位于日本最西端的孤岛“与那国”,虽然离中国大陆和“尖阁诸岛”(中方称“钓鱼岛”)很近,却肩负着日本国防最前线的作用,但目前那里却没有自卫队驻扎,处于无防备的状态,这让(日本)国境十分危险。


《周刊新潮》的文章中还特别提到岛上有个“与那国防卫协会”,该协会是一个全力推进自卫队进驻与那国岛的骨干组织,会长是金城信浩。报道称,金城信浩亲口说:“中国的调查船还有核潜艇出现在与那国岛近海海域,到了毫不在乎地入侵日本领海的地步。中国继续主张离与那国岛非常近的‘尖阁诸岛’是中国的领土。离与那国不过百公里左右的台湾也开始主张‘尖阁诸岛’的所有权了。为了保障岛上的安全,一定要让自卫队进驻岛上。”该协会副会长系数健一还说:“我曾经连续3天傍晚目击到向岸边接近的中国调查船,不管岛上居民对此怎么看,与那国确实陷入了中国的威胁之中。”


当记者半开玩笑地说,因为日本媒体时常报道说“看见中国间谍船在与那国岛附近出没”,所以担心此次上岛“会不会被当成间谍”时,崎原先生很尴尬地笑了,然后又十分警觉地说:“有人这样说,也确实在夜晚看到海上有打着灯光的船只,而且那肯定不是我们岛民的船。但我也无法断定那就是中国的船。”崎原补充说:“提到中国,我们确实感到威胁,比如军费每年都在增加,但究竟中国是不是直接威胁到我们,这要另当别论了。”


针对中国调查船是否真的来到与那国岛附近海域,记者上岛之后几乎逢人就问,是否看到过中国的船只。但被问的人都回答说“不敢肯定,晚上确实看到有船只出没,但无法判断是哪国的船”。他们也没有听捕鱼的人说过确实看到了中国船只,倒是偶尔有日本渔民被台湾抓获,然后又被放回的事情发生。


为证实与那国防卫协会会长和副会长等人的言论,记者坚持要当面采访他们。再三要求之下,崎原表示,他们都不肯接受我的采访。直到最后,在记者离岛的飞机起飞前两个小时,才有一位名叫与那原繁、身份是“与那国防卫协会监事、防卫省防卫模拟负责人”的人赶来见记者。采访期间,与那原繁显得小心翼翼,措辞也尽量避免使用刺激性的词汇,他表示会长金城在防卫协会内经常提及有关“中国威胁”的话题,副会长也到处说见过中国船只在周边活动。但与那原繁也说:“船只的国籍是无法断定的。”与那原繁还强调说,因为听说中国军费连续增加,国力不断强大,他们确实感到来自中国的威胁,但还没有到每天都寝食不安的程度。与那原繁还介绍说,与那国岛防卫协会成立于3年前,宗旨就是希望自卫队进驻与那国岛,以此“强调这里是日本国土”。该协会还要通过相关活动防止岛上居民“中国化”,因为岛上的很多文化习俗都来自中国,有成员忧虑岛上的“中国化”越来越强。


在日本新任防卫大臣北泽俊美9月底公开表明对与那国岛驻扎自卫队问题要慎重的态度之前,(上接第七版)与那国町议会已通过决议表示:尽管日本政权由自民党主导变成了民主党主导,但是与那国町议会今后推进自卫队进驻的决议不会改变。据他透露,自卫队也希望进驻与那国岛,态度很积极,因此协会将和自卫队有关方面联合起来继续向政府施加压力。


与那国町议会以赞成多数票通过了“向政府提出要求自卫队进驻的协议”,唯一反对自卫队进驻的町议员小嶺博泉坦率地告诉记者,他也感到“中国确实是个威胁”,但正因如此,他才认为:“与那国不应该让自卫队驻扎,现在的年代没有必要摆出和中国对立的姿态。应该通过经济合作消除两国之间的紧张和对立。”但让小嶺感到遗憾的是,他人少势单,自己的主张不仅在町议会没人重视,岛民支持者也不多。小嶺告诉记者,岛上支持自卫队进驻的一派已经开始行动,如马上就要去考察岛根县的机场,为自卫队进驻寻找“根据”和取经。


离开与那国岛时,记者看到在机场停车场的围墙上挂着一面巨幅标语,上面写着:“让自卫队驻扎与那国岛是岛民的悲愿!”“悲愿”在日语中的意思是“不管通过什么方式都要实现的悲壮之愿”。悲从何来呢?据说岛民中很多人一生都没有去过外国,更没遇到曾经去过中国大陆的人。记者在岛上停留两天,很多岛民说起“中国船只出没”时都强调说“这都是听来或看报道知道的”。到底从哪里道听途说的这些“中国威胁”?10月5日,日本《朝日新闻》就用5个大版刊登了“中国海军向大国迈进”的专题,一张中国军舰的大照片和巨大的黑字标题格外醒目。


这种现象不仅值得中国深思,更值得日本深思。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