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 第二卷 克复神州 第十三章 剑定东瀛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size][/URL] 1985年12月30日12时整。 在位于南京城地下的东亚国最高统帅部里,远远超出平常状态的紧张气氛弥漫在每一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哪怕它们之间相互用气密防爆门隔开也无济于事。不过,这紧张气氛可不是西南方发生的事件造成的,或者说与那个小县城的事情没有太大关系。 当然,伟大而又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


1985年12月30日12时整。

在位于南京城地下的东亚国最高统帅部里,远远超出平常状态的紧张气氛弥漫在每一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哪怕它们之间相互用气密防爆门隔开也无济于事。不过,这紧张气氛可不是西南方发生的事件造成的,或者说与那个小县城的事情没有太大关系。

当然,伟大而又无所不能的委员长同志自然不会收不到昨天上午史密斯播发的消息,而且当时还着实愤怒了一阵,下令调查有关人员责任,并打算在当天下午召开最高军事会议讨论如何制止“反革命暴乱扩大化”。可惜到中午时,一份报告被送到了委员长的餐桌上,结果无所不能的委员长当即把嘴里的牛肉拉面都吐了出来,下午的会议立即改变了内容,有关人员的责任也不用调查了。至于云贵高原上微不足道的战事,现在已经交由那些本该被清洗处理的“有关人员”处理,让他们“戴罪立功”去了。

“娘希匹!都是吃干饭的!”暴怒的委员长一把扯碎了手里的报告,然后把雪花似的碎纸片摔到了低头站在面前的专家的脸上,“无法确认?那是你们他妈的无能!”

专家们头都不敢抬,只是像一排捆在木棍上的稻草人似的一动不动,哦,也不是完全不动,其实他们每个人都在瑟瑟发抖——委员长一旦遇上麻烦的事情都会发火,而这两天的事情绝对够麻烦的。

昨天,就在史密斯播发完公告后两个小时,东亚国最重要的行省之一——瀛洲行省的本州岛与四国岛遭到了联盟军队的入侵!驻守(或者说龟缩)在神户近海的“饕餮”号浮动要塞被击沉,神户、大阪以及阪神铁路已经被登陆的联盟军队占领。果尔德施坦因匪帮居然敢入侵党国如此重要的行省,这是对天朝上国尊严最大的打击!而且更严重的是,欧亚国太平洋舰队也趁机向防守空虚的库页岛发动了攻击。糟糕的是,委员长同志前天刚在报纸和电幕上发表了社论,说是果尔德施坦因的军队最多只敢进攻台湾、海南等地,不会攻击日本;而欧亚国和大洋国正在交战,不会趁机攻击东亚国。结果大家不得不连夜重写社论,然后交由记录司替换掉原有社论,以体现党的一贯正确。电幕上也播出了节目,声明28日的节目是果尔德施坦因匪帮伪造的,目的是妄图破坏委员长的伟大形象。至于伟大的江春桥委员长,更是忙得一夜没睡,所以今天才这么暴躁。

不过,专家们也确实没有,或者说没法完成委员长交给他们的重任。相比于瀛洲行省遭到的入侵,更令委员长感到震惊的是另一个事实:“饕餮”号在六分钟内就被击沉。按理说,浮动要塞这种海上巨怪,就算被打沉也要像前几天在关岛战沉的“蒲牢”号那样,挨上百八十枚反舰导弹和航空炸弹,再吃几条鱼雷,最后还要引爆弹药或航空燃油才行。而据前线报告说,“饕餮”号仅仅发生了四次爆炸就开始下沉了,而且爆炸声音并不大,听起来就像100公斤的航空炸弹命中的声音一样。而且当时无论是“饕餮”号还是附近的护卫军舰和岸上雷达,都没有发现敌机或敌潜艇,这就可怕了!要知道,浮动要塞是三大国比核弹还要重要的战略力量。核弹不能乱丢,浮动要塞可是能够在全球任何地方作战的。一艘浮动要塞就这么轻松地被干掉,那可太可怕了!于是乎,调查就是必然要进行的了。

可惜的是,这次联盟的登陆部队似乎不少,短短12个小时就占领了神户,东亚国军队损失超过2万人。要想到原地查看是不现实的了,唯一的途径就是幸存者的口述。可惜这些人大都惊魂甫定,能够告诉他们的情况就这么多了。所以专家们只好上交了一份“无法确认”的报告,惹得江委员长大为光火。


那么,当时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呢?我们先回到30个小时前……

1985年12月29日,江户时间9点20分,人类联盟空军BROWN-1中队抵达伊豆群岛上空,高度19000米。

“报告,BROWN-1已经到达E点,所有4架飞机均状态良好,可以开始‘捕鲟’行动了。”在1号机的多面体驾驶舱内,中队指挥官姬舞上校用加密频道向指挥部汇报道。

她立即接到了回复:“开始吧,策应的C-1号应该已经到位了,小心行事,从现在起保持无线电静默,祝各位成功给委员长先生送上人民的祝福。”

四架UE-10的飞行员都关掉了无线电,在姬舞的1号机带领下排成横线爬升到20000米高度的最高实用升限,然后丢掉保形副油箱,朝着西北方飞去。


UE-10也是“决战兵器”之一。这种飞机也是现在人类史上第一种能够投入实用的飞翼机。它拥有布满棱角的多面体钛合金外壳(在这个生产力匮乏的年代,钛可是相当金贵的),上面涂有航空技术研究局开发的隐身涂料,虽然效果不算太好,但多多少少还是可以吸收一些无线电波的。它的发动机喷口、进气道、座舱外形都进行了特别设计以减少反射面积。当然,由于隐身技术不成熟,再加上它为了远距离高空高速飞行采取的飞翼外形,所以它的操纵性能奇差,没有格斗能力不说(它也没有机炮和格斗导弹一类的近战武器),就连飞个蹲起落都有很大危险,而且危险程度不比一战初期时的轰炸机小到哪里去。所以没有几个人敢去开这玩意,只有胆子够大的姬舞等人自愿报名冒险驾驶它。

这种飞机的内部配置也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先进:它没有计算机、没有告警系统、没有电子对抗系统,甚至连雷达都没有(为了保持隐身外形,所以机载雷达没地方放)。只能投掷常规炸弹。更要命的是,它的载弹量只有区区两吨,作战效果相当糟糕。不过,它被设计出来本来就只有两个任务:袭击固定大型目标,或者袭击巨大的浮动要塞。


江户时间9点45分,飞在最前面的姬舞终于透过前方的云层缝隙,看到了一片绿色的陆地。不用说,这就是本州岛了。他们互相之间没有进行任何通信,只是打开了飞机上的小型无线电讯号接收器,然后按照地图朝停靠在神户外海的“饕餮”号飞去——由于有浮动要塞及其附属舰队守在附近,所以这一带陆上基本没有布防,东亚国军队相信,在浮动要塞的强大火力和航空兵面前,没有人能够强行登陆或空降,也就不用派人在这里准备抗登陆。但他们没想到,联盟的军队正好把这里选择为登陆场——正是因为这里肯定没有也不会有什么地面部队驻守。

四架像黑色回力镖一样的飞机悄无声息地从20000米高度在海上围着本州岛南端绕了个大圈,接近了神户。在途经伊势附近海域时,他们还遇到了一个东亚国J-2舰载战斗机的双机编队,不过对方的雷达并没有发现他们。反而让姬舞的中队远远跟在他们后面找到了“饕餮”号浮动要塞。


9时51分,“饕餮”号舰长加藤永志少将刚刚完成早上的全舰例行检查,返回了他在中央舰岛顶部的起居室。不料还没坐上椅子,一声巨响就伴着强烈的震动从前方不远处传来。接着是第二下!出事故了!他立即反应过来,那是核反应堆的方向!一把拿起放在一边的对讲机,接通了核反应堆总工程师:“喂,出了什么事?”

“没出事啊,这个,啊……”对讲机里传来了一阵可怕的金属撞击声和倒塌声,仿佛是一座金属的山峰突然崩塌了一样!同时“饕餮”巨大的舰体又摇晃了起来。加藤大惊,立即呼叫损管队长:“核反应堆爆炸了,赶紧带人去控制局势,万万不可造成核泄漏与放射性沾染!快!”

可是,他话音未落,第二轮的打击就到来了。这次,炸弹落到了他的头上。在飞行甲板和维修区域的士兵们惊恐地看到,像一座高楼似的舰岛上腾起了一团灰黄色的烟雾,接着就和一棵被砍倒的大树一样朝一边倒了下去。6号与7号406毫米副炮炮塔以及许多短程防空导弹与机关炮炮位连带着火控雷达室被数百吨钢铁瞬间压扁,三百多号来自日本和朝鲜的官兵就这么不明不白地送了命。


“所有炸弹均击中目标。”眼看下方15000米处像小岛一样的浮动要塞已经变成了一座“火山岛”,巨大的殉爆产生的烟柱直插云霄,姬舞也不打算继续保持无线电静默了。反正剩下的护卫舰艇的防空武器也拿他们没办法,“毁伤效果相当好,目标失去战斗力,无法阻止登陆行动,BROWM-1现在返航,完毕。”

巨大的浮动要塞在爆炸声中缓缓沉没,无数士兵或被炸死烧死或落入水里。一时间水面上全是挣扎的人,仿佛一群落入水中的蚂蚁。四周的护卫舰、轻型驱逐舰和警戒舰一边打开所有防空雷达搜索敌机,一边朝四周盲目地发射反潜火箭与深水炸弹,还有的则四处搜救落水人员。不少人已经傻眼了:是什么东西这么快把这浮动要塞给弄沉的?

事实上,UE-10投下的弹药确实不是一般的炸弹。这种“重型定向毁伤弹药”代号DY-1,是联盟的武器专家们特别为这种除了隐身能力与高空高速外一无是处的战机设计的。它本质上是一种2吨重的滑翔炸弹,靠无线电制导——当然是目标发出的无线电信号,因为它的打击目标本身就限定为坚固指挥枢纽或浮动要塞之类布满电子系统的庞然大物。DY-1拥有混凝土\贫铀侵彻战斗部,内装大量高爆炸药。虽然只要电子系统关机就可以让它落到海里,但UE-10的隐身性能却使得对方无法提防。第一枚炸弹命中了“饕餮”号的前部机库,第二枚则砸在反应堆上方——虽然反应堆有四层装甲甲板保护,但DY-1的钻地弹头还是击穿了它们,就像一支刺破铠甲刺中心脏的利箭,反应堆迅速被摧毁,使得这座海上浮城失去了全部动力与电力来源。第三枚则命中了舰岛顶部,将这座披着厚重装甲的摩天大楼一穿到底,顺带结果了加藤将军的小命,而第四枚炸弹钻进了有装甲保护的后部弹药库,让“饕餮”号彻底从东亚国海军名册上除籍了。

就在东亚国部队乱作一团时,更加致命的打击接踵而至——大批装载着生化弹头的弹道导弹从天而降,把上百吨VX毒剂和胶黏梭曼撒在了本州岛的南部地区,杀伤了大批正在集结的东亚国人员——那是200海里外掩护登陆部队的两艘复仇舰的杰作。远程巡航导弹与从“爱麦虞埃尔.果尔德施坦因”号以及其他航空巡洋舰上起飞的战斗机则迅速攻击了濑户内海一带的东亚国交通枢纽、防御支点、机场、指挥中心和陆军集结地。在攻击结束时,早已在日本列岛附近等待多时的登陆舰队也赶到了这里,将两个军的联盟部队送上了海岸——一切相当顺利,因为整个濑户内海的海岸地带基本上已经见不到活人了。


1985年12月30日夜,在南京的地下会议室里,委员长无力地坐回了座位上,气息急促——他从两小时前接到联盟部队挺进到奈良的报告后,就一直破口大骂到了现在,其间在座的将领们无人敢发一言——谁都知道,老大发火时乱插嘴是有被枪毙的危险的。

“你们说现在怎么办?嗯?”在喝了几口茶后,委员长对着这些被他看作白吃口粮的将领问道。

海军司令连忙起立:“极峰,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制海权,日本海和黄海都有大量果尔德施坦因匪帮的攻击潜艇和截击机整天游弋,想向瀛洲行省大量增援是不现实的。而且本州和四国的主要城市均遭到匪帮生化武器的攻击,死亡人数已经接近十万,受到沾染者上百万。局势混乱,难以进行动员,所以我们……”

“没有什么所以不所以的!”委员长一把将手里的青瓷茶杯砸在地上,茶水四溅。有人低声咕哝道:“这是最后一个了……”在发泄了愤怒之后,他转身踹开大门,走出了会议室,顺便丢下了一句话:“你们听好了,我不管理由,反正要是这几天再不能打一场胜仗,你们就等着掉脑袋吧!”这句话又让在场众人战栗了好一阵子。

当天晚上,贵阳城中的西南军区司令部一连接到了几十个中央大人物的来电,要求在最近几天内务必发动全面攻势,清剿所有“反革命武装”。西南军区司令鲁明光大将为了接这些电话,一夜都没睡觉——有的大人物的电话是他必须亲自接听的。在31日凌晨,所有参加了昨晚会议的家伙都“问候”了他一遍之后,大将才松了一口气:“看来这年头大家都学乖了,就知道找软柿子捏。”他找来作战参谋:“立即制定高原地区的清剿作战计划,必须在10点之前交给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