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漫道 正文 不离不弃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2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size][/URL] 不离不弃 赵子军也退役了,像似一夜之间就作出了决定。 “战狼”大队情况特殊,为确保战斗力,总队的政策是遵循个人意愿,愿意留队的,全部可转为士官。全大队超期服役的士兵加志愿兵总共超过六十人,赵子军和杜超均在此列。 赵子军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像一名慷慨赴死的壮士,仰着头、挺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


不离不弃

赵子军也退役了,像似一夜之间就作出了决定。

“战狼”大队情况特殊,为确保战斗力,总队的政策是遵循个人意愿,愿意留队的,全部可转为士官。全大队超期服役的士兵加志愿兵总共超过六十人,赵子军和杜超均在此列。

赵子军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像一名慷慨赴死的壮士,仰着头、挺着胸,敲开了马啸杨的宿舍。

“教导员,我想退伍。”赵子军一脸悲壮。

伏案疾书的马啸杨,抬起头上下左右把赵子军打量了个遍,才开口揶揄道:“你爹等着你回家抱孙子呐?你小子怎么想一出是一出?没见到我在这忙着呢吗?”

赵子军仰头不语,垂眼盯着马啸杨。

马啸杨这才正色道:“给我个理由吧!”

“没有理由,就是想退伍了。”赵子军斩钉截铁的回应。

“大队长要调你去总队汽训队,你也不想去?”马啸杨问道。

赵子军清了清嗓子:“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当司机。这一签就是三年,要当三年司机,太可怕了!”

“那你告诉我,你想干什么?考学你又不干,心比天还高,又不拿出实际行动!难道真想跟我们干一辈子通信员?”

“我一直想去战斗班好好当回兵,可你们当初不让我下中队,现在二十二岁了,再下去我的素质也跟不上了。当了四年兵,子弹加起来没打到一百发,我憋屈!”赵子军说着说着眼睛红了起来,稳定了一下情绪,接着说道:“其实,我也舍不得这里,但这兵再当下去,对我来说,除了虚度光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趁着自己还年轻,现在回去还能从头再来!”

马啸杨站起来,来回踱了几步,然后转身拍着赵子军的肩膀说道:“有理想是对的,可部队有这么好的平台你都不懂得珍惜,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回到地方就能实现自己的价值?在哪里都要靠努力,你已经坚持了这么久,放弃了,不觉得可惜吗?”

“教导员,您不用劝我了。杜超和雷霆是天生的军人,江猛如果不出事,他应该是我们四个人中间最优秀的。只有我,可能从一开始当兵就是一个错误,但我不后悔。四年,我学到了太多,这辈子够我受用的了。”赵子军言语有点悲怆。

“好了,不忙作决定,我给你考虑的时间。何去何从,想好了,不要一时冲动。脱下了军装,这辈子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不用考虑了,真的。过来找您,我就是怕自己会反悔。这几天我会作好工作交接,您什么都不用担心,到哪里,我都是您的兵,一辈子都不会给您丢脸!”赵子军说完,扭过头去。

走出马啸杨的房间,赵子军已经泪如泉涌。

杜超冲上大队部的时候,赵子军正在默默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新调来的通信员手足无措地站在他的身后。

“你他妈的疯了?”杜超一脚将赵子军踹倒在床上,然后冲上去双手抓住他的衣领,将赵子军拎起来抵在墙上色厉内荏地吼道。

赵子军抬起泪眼直视杜超:“放开我!”

杜超瞪着血红的眼睛,盯着赵子军,良久,才松开双手。

“说吧,到底是为什么?”靶场一侧的跑道上,杜超情绪已经稳定了很多。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解脱。这四年来,你、雷霆还有江猛,是我头上的三座大山,你们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你他妈的是在逃避,你就是个软蛋,四年前如此,四年后还是如此!”杜超看着这个同学三年,战友四年,几乎成了自己身上一颗不可或缺的零部件的兄弟,咬牙切齿地骂道。

“这么多年来,你们从来都不顾忌我的感受。当了四年后勤兵,侍候了长官四年,谁又真正明白我内心的痛楚?”赵子军坐在冰冷的跑道上,喃喃说道。

“你难道忘了我们四个人当初的约定?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永远都是一个整体,永远都要不离不弃。江猛走了,雷霆走了,还有肖克,现在你他妈的又要离开我……”杜超泪眼婆渺,哽咽失声。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都长大了,这就是成长要付出的代价!你是天生的军人,我会以你为骄傲。不管我们在哪里,心永远都会在一起!”

“雷霆还不知道吧?”

“别告诉他,回家以后,等我安定下来,会给他打电话。我想去趟北京看看江猛,每个月的钱我会按时打给他。万一我走得很远,只能拜托你和雷霆多去看看他。家里有什么事,你放心,我就是你们的坚强后盾。好好当你的兵,等着你的好消息!”

“以后有什么打算?跟你哥做木材生意?”

“我爸说,村里民兵营长的位置给我留着呐。老子回去连升三级,你小子在我面前还是个兵!”

“你老爷子不是说你敢退伍,就不让你进家门?”

“回去挨顿揍是少不了的,最多被他敲断一条腿,我就不信他真要跟我断了父子关系。”

“这又何必呢?留下来就是士官,再干上几年,回去就有工作分配,也了却了你爸的一桩心愿。”

“行了!别跟我叽叽歪歪。老爷子那边,我前天就打过电话了,你猜怎么着?他吭哧了半天,最后竟然跟我说,叫我别把那剃头的箱子给扔了。”

兄弟俩纵声大笑。

“你舍得马稚婷吗?这一走,恐怕再也没有希望罗。”杜超仍不死心,使出浑身解数企图挽回。

“哈哈!”赵子军脸上挂着泪,大笑道:“老子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结果发现这只天鹅早就惦记上了另一只癞蛤蟆,这就是我悲惨的人生!帮我照顾她吧,你跟她最合适!”

杜超尴尬地笑了笑:“你就这么放弃了?”

“你狗日的怎么跟教导员一个语气?这不是放弃,这是战略转移。咱们那的村姑一个赛一个的水灵,够我挑的了。马稚婷傲得像只鸵鸟,跟你又门当户对,只有你能驾驭得了,你小子就甭跟哥们儿客气了!”赵子军一拳擂在杜超的胸口,调侃道。

“对了!”赵子军说道:“跟骆队讲一下,借你们的狙击步枪让哥们照张相。当了四年兵,没摸过那玩意儿,太他妈遗憾了!”

赵子军走了,一如四年前,手上拎着那只装满理发工具,曾经给他带来过荣耀,但最终并没有改变他命运的红木工具箱。

走出大门的那一刻,赵子军深情地回头最后看了一眼营区,放下手上的行李,举起右手,庄严地敬了一个军礼。然后,松了松肩头的被包带,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轻快地踏上了送兵的卡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