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漫道 正文 悍兵退役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2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size][/URL] 悍兵退役 肖克走的非常匆忙,晚饭前接到爷爷病危的电报,晚上就踏上了火车。他本来请半个月假,指导员已经签了字,但骆敏坚持不同意,只给了他一周的时间,还包括路上整整两天。每逢老兵退役前几个月,到了兵龄的老兵一般是不允许探家的,这几乎成了部队的一条潜规则。 还有一点,恐怕肖克自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


悍兵退役

肖克走的非常匆忙,晚饭前接到爷爷病危的电报,晚上就踏上了火车。他本来请半个月假,指导员已经签了字,但骆敏坚持不同意,只给了他一周的时间,还包括路上整整两天。每逢老兵退役前几个月,到了兵龄的老兵一般是不允许探家的,这几乎成了部队的一条潜规则。

还有一点,恐怕肖克自己都没有想到,如果中队不把他当作了留队转士官的对象,这种隔代的亲属病危,部队是可以不准假的。

肖克走后,骆敏躺在床上越想越不对劲。他曾经和肖克聊过多次,并且问过他家里还有哪些人,从来没听他提过自己的爷爷。

骆敏半夜叫起了文书,调出了肖克的档案,在家庭成员一栏里,一家三代独独没有记录他爷爷的信息。

当天晚上十二点多,刘二牛、杜超和二班副班长进了骆敏的房间,加上指导员林凯和副队长周智勇,几个人一碰头,虽然这小子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什么,但都觉得此事有点蹊跷。

散会后,顾虑重重的杜超,左思右想后咬咬牙又偷偷折了回来,敲开了骆敏的房门,把那天肖克找他借钱和肖克的反应原原本本的向队长和指导员作了汇报。

第二天,林凯亲自去总队农场找到了与肖克一起入伍的同村,证实了肖克的爷爷在他上小学的时候就已经去世。林凯又赶到了火车站,打听到了昨天晚上的确有一个当兵的买了一张去郑州的火车票,但并不能确定就是肖克。

此事非同小可,但在不能确定肖克真实意图的前提下,不宜将影响扩大,大队商量决定暂不通报总队和地方武装部。好在当初去肖克家乡接兵的原五支队干部股股长与骆敏私交甚笃,他的警校同学转业后就在肖克家乡公安局担任刑警中队长。透过这层关系,第三天上午确认了肖克真的回了老家,如此,几个大队与中队的主官才长舒一口气。

谁都没有想到,肖克胆子大到竟敢揣了两万块钱直接去找总队参谋长徐杨勇。这个当了二十多年兵,一辈子两袖清风的大校,怒火中烧,一脚将这个兵踹到了门外。发完火后,徐杨勇又接过肖克的两万块钱,平声静气地将他劝回了大队。

肖克在回大队的路上,懊悔得用拳头不停地击打自己的脑袋。从参谋长的反应来看,这两万块钱他肯定不会要,而自己留部队的事,几乎可以肯定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

徐杨勇收了肖克的两万块钱后,一个电话把马啸杨和骆敏召到了总队。

“知道我找你们过来干什么吗?”徐杨勇没理会两个部属的客套,拉长脸严肃地问道。

马啸杨和骆敏站得笔挺,一头雾水。

“你俩小子有事瞒着我?”徐杨勇继续追问。

“没有!”骆敏抢先回答。

“您是不是听到什么了?毕竟是快要退伍了,部队这时候有点不和谐的声音也很正常。”马啸杨毕竟比骆敏多吃了几年大锅饭,更比他了解徐杨勇的性子。

“肖克这个同志表现怎么样?今年好像也立功了吧?”徐杨勇没有理会马啸杨,继续自己的沟通方式。

骆敏脑袋“嗡”得一声响,第一反应是这个肖克已经找过参谋长了。但参谋长是在为他说话还是有别的目的,他一时也揣摩不清。

骆敏吱唔了半天才小心翼翼地回复:“这个同志是我从五支队带过来的,对他我还比较了解。军事素质在全中队拔尖,人也比较踏实肯干,上次的狙击战立了大功。最近,有点情绪反常,刚刚家里有事,回去探家了,明天应该会归队。”

徐杨勇扭头看着马啸杨:“马教导员,对于肖克,你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我觉得这个同志不错,只是有时候会耍点小聪明,政治上还是过得硬的!”马啸杨明白参谋长想问他些什么,很简洁地补充道。

没想到徐杨勇火冒三丈,拍着桌子说道:“我看他是聪明过头了!还政治过硬?你马啸杨,还有骆敏,你们两个不是没有原则的人,这样的话你们都敢讲!你们到底整天在干什么?”徐杨勇说完从抽屉地拿出用报纸包得严严实实的两万块钱拍在桌子上:“把钱送到我这里了,哪里来的胆子?是不是你们教唆他干的?他们家是地主老财还是贪官污吏?两万块,赶上我一个正师大半年的工资,就为了买一个士官……”

“这个情况,我们其实已经掌握了,没想到他会跑到您这里来。”马啸杨未等徐杨勇说完,赶紧解释。

“除了肖克,下面还有多少人这样干的?你们给老子查清楚,查到一个清除一个。我们党、我们军队的尊严,不能让这些混蛋玷污了!”徐杨勇说完,把钱扔给马啸杨:“钱,我现在一分不少的退给你们。这个肖克,老子不管他有多么好的素质、有什么背景、立了多少功,今年,必须给老子退役,没得商量!还有,查清楚这两万块钱他从哪里弄来的,如果没有问题,给我退给他的父母。这件事情处理不好,你们两个也给老子脱了马甲滚蛋!”

肖克在外面徘徊了半天,回到中队销假时,骆敏和马啸杨已经从徐杨勇那里一脸沮丧的回到了单位。

“什么时候回来的?”骆敏平静地问道。

“上午就回了,去了趟总队帮人捎个信。”肖克撒了一半谎,他在考虑万一事情败露,也好有个退路。

“哦。不是还有一天假吗?”骆敏没有深究,这不是摊牌的时候,这小子肯定想好了怎么应付自己,再问下去自己搞不好控制不住要发火。

“家里事处理完了,就回部队报到了。”肖克庆幸队长这里暂时对付过去了。

“回去吧,看下指导员那边还有没有什么要交待的。”骆敏挥挥手。

调查的结果直到十天后,才由那个转业的刑警中队长反馈过来。其中有一万块钱,是肖克帮助当地一个煤老板讨回了三十万元的债务,人家奖励给他的。牵线搭桥的是当年与肖克一起进特勤队,后来退役的江小狼,肖克的电报也是这小子发的。好在,讨债的过程中,肖克身着便装,也没有使用暴力。这种民间的债务纠纷,只要没人告或者没造成严重的后果,公安部门也不会去理会。

宣布肖克退役的那天晚上,马啸杨和骆敏陪着他在城市里转了一圈。肖克表现得异常的冷静,没有哭闹,甚至什么都没有报怨。

几天后,肖克离开了生活和战斗过五年的军营,倔强地谢绝了马啸杨和骆敏要给他找工作的好意,也拒绝了杜超给他的五百块钱。一个月后,肖克又回到这座城市,只是谁也不知道,因为他再也没回过部队,也没有跟战友联系。直到几年以后,已经物是人非,他的战友们不得不与他兵戎相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