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高原上的美丽的五名女士兵


组图:高原上的美丽的五名女士兵

这张是晓白拿弟弟相机拍的很遗憾没有她,从左到右分别是:小琳,小莹,小敏,小璐那时候还是新兵连集训没挂军衔。一位网友的文章:新兵集训刚刚结束,刘班长(弟弟)以后简称刘班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连队宿舍。正这时候,连部小张进来了直奔弟弟过来说:连长找你有急事马上去连部,连长说文工团女兵部队长期驻训,还有她们几个军衔都不低,准备下明天就正式带他们训练。次日早,弟弟拿着5个女兵的名单一边走一边想,最好能是群听话的丫头,可是转念一想连长说的那些话,一下子莫明的多了些担忧。不多时便来到了训练操场,对面过来的5班长老赵还打趣弟弟说:行啊,刚子你小子真是艳福不浅啊,多少人想带女兵都没机会,你小子一下就带了5个..弟弟连忙打住他的话道,得了,得了!还拿我开涮,你以为什么好事啊,弄不好让她们天天挑我毛病,那我可糗大了。老赵接话说:得了吧你,你小子就得便宜卖乖吧!弟弟懊恼着你要带给你,找连长说下不就OK了,老赵连忙摆手道,得,算我没说连长脾气你不是不知道,我去找骂啊!说完笑着奔自己班队伍走去了。


组图:高原上的美丽的五名女士兵

晓白和小敏的组合照,怀念八一杠的时代。弟弟离老远就看到操场东边那5个丫头了,有说有笑着唱着跳着,突然就觉得右眼皮子跳的厉害。腿肚子都有点抖,说心里话带女兵真的是头一次,可不能让她们几个黄毛丫头治住了,连长回去不笑话死才怪呢。心一横,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抱着必死之心就当她们几个是男兵严格正规训练。走到他们5个面前时,反到这几个丫头,一脸严肃的望着弟弟,整的他有木呐了。全体都有了,集合!她们还算利落排好队,报数,弟弟喊到。12345还算不错啊,弟弟心里想这不很正常吗?我点下名字,晓白,到!小敏,小莹,小璐,小琳(这里为了尊重本人的隐私权都用单字代表,前面叫小字好称呼)都一一答到。


组图:高原上的美丽的五名女士兵

小白和小敏两个活宝在搞怪,从这能看出他们多调皮了吧。报告班长,晓白喊到,什么事弟弟回应着。班长我们是2连3班5朵金花。恩!知道了,归队。可是紧接着小白却说道:班长,我们想考核你下,不知道你是什么意见。弟弟:考核我,怎么考法?其实这时候的弟弟就知道,这晓白就是她们5个的小头头了。跳舞就先不难为你了,给我们几个唱首总不为难你吧,这时那来自四川的小敏操着家乡话接到:兵哥哥要不会唱歌子撒,麻烦可要大了哦。晓白又说到,不会唱歌可不好做我们几个姐妹的思想工作呀。这是什么跟什么啊,哪有这样的考核,我又不考音乐学院,还跑出来考唱歌。弟弟冷静地说:这样长流行的没意思,唱红色歌曲也唱不过你们几个。我就把我自己的王牌歌曲拿出来给你们几个分享下。看弟弟这样正儿八经的说着,晓白这5个丫头都鼓起掌来道:欢迎班长给我们献歌,弟弟看着她们一个个的认真样子,心一横来吧,紧了下嗓子唱道:大母鸡呀嘿,咯嗒嗒呀嘿,它下蛋来给我呀嘿,咯咯嗒...这时候在看这对面5个人,笑的前仰后壳的,有的捂着独自笑,有的坐在地上笑...


组图:高原上的美丽的五名女士兵

小璐的打靶训练样子够专业够认真吧。弟弟刚开始还一脸严肃的唱着,一看到这场面,脸腾的一下从脖子红到脑瓜顶上。挠挠头,尴尬的看着对面这几个丫头,都不知道哭字怎么写了。好了都起来训练吧!今天进行步伐训练...中午的太阳还是有些炙热,但是与其是说弟弟脸上是被太阳烤热而红的,还不如说是被这群丫头考红的。但是弟弟以自己独有的“幽默”却得到了5个丫头的考核,也算没白白浪费他的压轴作品,后来被她们和许多士兵们传唱的主打幽默情歌《大母鸡之歌》,当然这是首儿歌也不是歌曲的真名字,我也听弟弟唱过,但那是他小时候犯错误的时候,必唱只歌,因为我听到觉得很开心。没想到传到部队也大受欢迎。


组图:高原上的美丽的五名女士兵

晓白的这长新式文工团挂军衔军服,很漂亮吧,比弟弟的官大多了,至今弟弟耿耿于怀中... 接下来的日子,弟弟和他的5个女丫头们关系都很融洽,训练中都很认真刻苦。弟弟在训练后也经常请教她们几个教他唱歌曲,甚至有时候还学习点舞蹈,弟弟按年龄都比她们几个都大点,所以平时更把晓白几个女孩子当妹妹的照顾,有孩子做不了,搬不动的也都不见外的喊他们的班长帮忙。记得有一次午后站军姿的时候,那午后的太阳很热,烤的训练操场掀起了滚滚热浪。对于几个女孩子平时男士兵站2,3个小时的军姿,她们只缩短到一个小时都是一个考验,毕竟没受过这样的训练,而且高原反应空气稀薄也是对体质有着严重的影响,不到半个小时晓白就突然休克晕倒了。弟弟二话不说背着小白一口气硬是跑了不到1000米之外的医务室,平时越野公里跑那时候跟这不同,这毕竟是背着这么沉的大活人跑啊。到了医务室弟弟也有点缺氧反应,头晕起来坐在椅子上吸了些氧气,就有跑回去训练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