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 正文 十八

sipingtai 收藏 5 16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


十八

MLJ国政府发现,事情好像是不对,但是又说不出来到底是那里出现了问题。往昔很多从来对Z国没有好感的议员、政客们,不知道是吃错了药了,还是干脆大脑错乱了。现在很多都变的对Z国温和了起来,现在自己的小弟有难了,这些家伙根本就不在意。甚至还在幸灾乐祸的说三道四,现在总统的政令根本难以得到通过。现在看似MLJ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实际上是正在逐渐失去整个OLB地区。这使得MLJ国的核心,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起来。前一阵子瘟疫泛滥,现在是闹政风转变。泛滥的瘟疫使得MLJ损失惨重,现在那些议员政客们的思维,将要至整个国家处于极其不利的境地。BY加盟国的与自己逐渐疏远,使得MLJ国开始不得人心起来。此时的AMLJ地区的各国,对他也敬而远之。有些甚至干脆对其置之不理,MLJ国此时变的空前孤立起来。

徐英杰看着事态的发展,他觉得是该进行下一步计划的时候了。现在各国自顾不暇,已经很难有能力进行不切实际的事情了。现在等于控制了MLJ国的一半以上了,如果再深一步的话,就可以使这个历史短暂的杂种国家分化。其实这不是应该自己考虑的问题,而自己考虑的问题,实际上是揪出那个一直隐藏在背后,控制傅江山的那个家伙,这家伙的背后支持者肯定有MLJ国的身影的。只要是将这个家伙揪出,那么一切难解的迷,都会大白于天下。

徐英杰自从去了凤凰山的那个山谷之后,他的直觉告诉他,自己一直在被窥视着。只不过这种感觉有时强烈,有时不强烈,有时根本就消失了。其实这让自己很是不理解,甚至是极其困惑。他知道这是很不寻常的,虽然暂时还没有危险存在的感觉,但是他知道这中危险就快要降临了。徐英杰因为此事,曾经问过司马烁和宋怀仁。他们俩也是有一种呼远呼近的这种被窥视的感觉,但是这不是那种危险临近的那种感觉,这也让他们感到过困惑。他们曾经安排了反盯梢手段,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现。看来这是一个强手,或者根本上就是一个厉害角色。只是自己没有能力发现罢了,但是有这种感觉的存在,就有可能引起极端不利的局面。这是徐英杰他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也是他们的一块心病。

国家核心层,对于徐英杰他们这阵子的工作非常满意。这次的报复计划,使得OLB地区变成了往昔那样四分五裂。经济发生了大倒退,而MLJ国则是在世界上变的空前的孤立。由于对于MLJ国上层很多议员、政客的控制,使得原本复杂的局面,变的清晰顺利起来。这使得Z国对周边无赖国家的惩罚,变的顺理成章起来。所以Z国核心层,对他们的工作,进行了褒奖。其实无论是徐英杰还是司马烁,对于上面的这种空洞洞的褒奖根本就不感兴趣,他们现在需要的是继续自己的行动。将幕后的那个家伙揪出来,但是核心层出于对全局的考虑,责令他们暂时停止这方面的行动。这让徐英杰感到不满,因为到了现在,虽说没有什么明显实际的线索,但是要是不动,那么就更不会找到线线索了。要是长期这么拖下去,那么那个操控的家伙,就会隐藏的更深了,那样对自己更加不利了。

司马烁为这事甚是恼怒,他曾恨恨的说:“他们不让咱们明打明的干,咱们自己干。这些政客们,也不知道整天脑子里面净想些什么。该不是脑子进水了吧,要不然就是脑袋被驴踢了。怎么说话办事这么不着调,这样一来,弄不好咱们前面的一切努力就复制东流了,而一旦让那个幕后的操纵者消失,今后再度寻找,恐怕就是大海捞针了,这不是让咱们变得无所适从了吗?”

宋怀仁安慰司马烁说:“上面有上面的整体计划措施,他们不让咱们动有不让动的考虑。那咱们既然不动,索性放大假得了。你们俩也该回家好好的伺候你们的老婆了,好好放松一下没准还有更好的发现呢。”

徐英杰此时也感觉到应该这样了,所以附和到:“是呀!该休息一下了,我的三个老婆加上三个孩子,我也有日子没有和她们见面了。得!这回好好的放自己一阵子假,好好的缓和一下神经,也趁此机会考虑一下以后该怎么打算。”

司马烁看到两人都这么说,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徐英杰来到了AFLJ南部的NF国,这里是他与三个老婆的聚集地。徐英杰的来到,让三人感到兴奋。其实徐英杰原本让三人跟自己回Z国的,那样也好照应,但是三人放不下AFLJ地区的生意。所以不得已只能两地分开,聚少分多。也很难享受这种人间的乐趣。这回徐英杰一方面是省亲,一方面是接三人到Z国玩一阵子。因为Z国国内自己的企业,自己好长时间没有照顾了,虽然自己托付的人自己还是放心的,但是长期这样当甩手掌柜的,与理不合。

司马烁此时则是整天携带着老婆,满世界的溜达。司马烁说,既然是放假就要彻底放才对,不然就没有意义了。带着老婆游山玩水,领略大自然之美,才是正道。

而宋怀仁则是满世界的张罗着给自己续房老伴,照他的话说,老子现在有钱了,该享受一下人生的乐趣了。儿子找老婆开心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老子自己却身单影孤,老子自己也找一个知冷知热的。

现在三人放大假,而国际上却是血雨腥风,到处都是不安定的环境。Z国政府核心层,此时正在酝酿着更大的扩张计划。现在虽说还不是一家独大,但是却也是说起话来掷地有声的。现在那些YXY周边的小国,干什么都得看着Z国的脸色。稍微不留神就会招惹到Z国,随时会遭到应有的惩罚。原本一直野心勃勃的RB国,此时也只能是夹着尾巴做人。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禁不起Z国那种凶猛的打击。而原来他们一直依仗的MLJ国,而MLJ国由于自身的原因所限,现在根本无暇顾及到他们的事情,所以为了自身的安全,只能是攀附Z国这棵大树,而Z国变成了他的新主子,这可能就是那种流氓心里的表现吧。现在Z国的核心层的想法就是,控制整个YXY以及AFLJ大部分地区。以实现第一步总体战略部署。现在暂时不能插手OLB地区的事物,那里是ELS的传统地盘,如果现在插手很容易造成他们的不满,这样会影响到整体战略部署。所以对于OLB地区,需要和缓一下。暂时让整个世界处于三国鼎力状态,这更合乎自身利益的。

却说徐英杰、司马烁、宋怀仁三人,此时正各在个家享受天伦之乐,舒服的乐不思蜀呢,那里有闲心考虑这些不找边际的,什么战略之类的事情,这实际上与自己无关。照司马烁话说:“他们想他们的,我开心我的,两不相干各是个的路数。”但是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事实上三人谁也没有闲着,都在对目前的局势仔细的加以分析着,而且都在为做掉他们一直愤恨的那些人,精心谋划着。虽然核心层要他们暂时停止在OLB的行动,但是他们三个根本就不是那种轻易就会罢手的人。为此徐英杰还特地将自己的三个老婆,都接到了Z国自己在S省的家。因为司马烁和宋怀仁放大假都在这里,这也方便他们三人间的交流。

这天三人聚集到了宋怀仁家,开始喝酒侃山,说是侃山,实际上是在研究下一步的具体计划。说实话他们这些人物,根本享受不了这样的闲暇。

司马烁喝着杯中的红酒,不时的吧唧一下嘴,以表示杯中酒的美味干醇。宋怀仁听着司马烁嘴里发出的声音,皱着眉头说到:“我说司马烁!你小子喝酒的时候,能不能嘴里不出声音呀!好吗!您在那里左一声右一声的吧嗒嘴,知道的,认为你是在细细的品味,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小子吃喝时候有这种不雅的习惯呢。”

司马烁乐呵呵的狡辩到:“这个您老就不懂了吧,喝酒要是不能品味出其中的真谛,那不等于牛饮一样。这也是一种文化修养,要是不弄出响来,还有什么趣味可言呢。”

宋怀仁不屑的说道:“别在这里弄这西洋景了,说句老实话,老子喝酒比你小子喝的水还要多。怎么就没有听说过有这种恶心的讲究呢?该不是你小子自己在那里胡驺吧,我记得品红酒是,先均匀的摇晃杯中的酒,然后用您的鼻子去感受酒香,最后才是喝一小口,并且不急于下咽,而是让舌头上的味蕾充分感觉酒的滋味。有谁听说过吧嗒嘴的,你小子这是喝葡萄酒吗?我怎么感觉倒是像在喝菜糊糊呀。要是喝老白干,端起酒盅吼一声“干杯”,接着吱的一声仰头灌下,为了排解口中的辛辣感再吧嗒一下嘴,这是喝红酒。看来这是你小子的发明创造,你小子应该前去申请专利呀。”

司马烁有些理屈词穷了,但是依然强词夺理的争辩到:“你喝的酒是多,但是各个地域有各地的不同,总不能千篇一律吧。各地有各地喝酒的讲究,文化差异吗。”

徐英杰听着两人你来我往的斗嘴,乐呵呵的说:“操!一老一小整天就没有个正经,成天的斗嘴不嫌烦呀。为个喝酒找什么正宗喝法,真有你俩的。能喝到肚子里面,并且喝多了感到头晕,那就说明喝好了,其他的一概扯淡。别在忽悠你们的喝酒三字经了,还是说点正经的吧。”

宋怀仁翻了一眼徐英杰说:“什么是正经事,喝酒说酒就是正经事。总不能喝酒说醋吧,那叫做文不对题。”

司马烁笑嘻嘻的说:“老坏蛋这话我爱听,绝对堪称经典,喝酒就说酒,说其它的扫兴。”

宋怀仁坏笑着说:“当然了,喝酒也可以聊一些别的,不然就不叫喝酒侃山了。下一步行动你们都有什么想法,不妨借着这杯酒也说出来,咱们大家好好议议。”

司马烁翻着白眼不悦的说道:“靠!这是什么世道呀,刚夸你一句,马上就顺竿爬,好吗!一句话就把我卖个干净,这到那说理去呀。”

徐英杰乐呵呵的说:“要不是说老谋深算呢,这就是水平,给你下个套你就钻,你觉得有人心疼吗?”

宋怀仁哈哈大笑着说:“没办法,对你小子就得这样,不然你还不得翻天。好了玩笑到此为止,说说两位的想法吧,看看咱们下一步行动的方向,我估计核心层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实施下一步战略计划,咱们得做好多方面的准备,别到时候咱们这里由于计划问题拖后腿。”

司马烁说:“其实咱们这里好说,关键是核心层在下一步计划实施过程中,让咱们干什么,是否还需要咱们出头去做。现在的国际国内形势,对核心层来说是非常有利的。实际上说,计划实施起来,应该没有太大的阻力。咱们这时应该属于多余的力量,这样能用到咱们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咱们应该考虑的是,在不与核心层战略计划冲突的情况下,去将那些奸细干掉,特别应该找到那个操纵者,咱们现在让他逍遥的太久了。”

徐英杰摇摇头说:“几率小并不是说就不用,关键是用我们去做什么?而我们应该怎么做,你刚才说的也不无道理,但是有所准备比没有准备强,咱们现在需要的是随时可以拉的出去,需要的是随时可以投入战斗。现在咱们都在放大假,兄弟们等于就是放松了。咱们原有的兄弟可以放心,但是后来的那些弟兄呢,是不是拉出去就能形成战斗力。所以我觉得咱们的大假也该结束了,现在应该全力进入到戒备状态,一旦有事我们好有完全的准备。”

宋怀仁说:“这话没错,什么都能散但是人心不能散,前期适当的准备工作是必须的。不能因为暂时用不到我们,就放松自己,这样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司马烁你准备马上召集人员返回,对今后可能发生的战事做好准备。”

司马烁点头说到:“没问题,这事我马上办。我觉得咱们应该着重对姚新民那些弟兄,进行特别培训,以使他们的战斗力大副提升。这次在OLB地区的行动中,他指挥着那些分离主义分子武装,做的有声有色并且相当有特点。咱们就应该从这方面下手,着重提升他们在这方面的能力。以适应山区丛林和城市街巷,等各个方面的游击战水准。另外咱们应该再从基层抽调一些能力强的,充实他们,使之成为一只独特的专门力量。”

徐英杰表示赞同的点点头说:“这样不错,也完全可行,那么这事情就不要拖了。对于基层人员的选拔,马上着手进行,不过你们说做多大的编制才合适呢。”

宋怀仁想了想说:“我觉得这支人马的编制应该大一点,虽说这些人员有一定军事技能基础,但是训练起来并不是很容易的,这些人真正接触过实战的不多。一旦使用起来恐怕战损率是个不小的数目,应该保证能够及时补充最为妥帖。”

司马烁说:“恩,这是个现实问题,要是大到可以随时补充,那就需要的人多了。我觉得起码在训的与已经在编的比率2:1才行。现在咱们这里在编的是两百多人,我觉得应该最少再增加一倍。达到五百人左右,而平时在训的人员,应该是一千人左右。说起来也就是一个特种兵大队的编制,这样一旦有事发生,人员调配就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了。”

宋怀仁点点头说:“差不多,应该得这么多人,不过这么多人解决起来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人家是否能够给咱们还是个未知数呢。”

徐英杰说:“这不用发愁,其实特种兵每年都有很多人,由于种种原因退役,其中不乏有大量的优秀人才。其中大多数年龄到了无法晋升,只能遗憾的终结军旅生活,他们不是无能,只是生不逢时罢了,我们从他们中间选择一批,再从现役中选择一批,也就够了。”

司马烁说:“这个主意不错,咱们就从这中间选择。那些即将退役的,在他们上了退役名单之后,我们将他们要走那些官僚们也没话说。”

宋怀仁说:“那就马上开始办理,关于这些人的晋升问题,我去跟上面要指标。只要不是上校以上军官,咱们有能力直接办理。这事还是要和姚新民具体谈一下,对于人员的选择也要征求他们的意见。”

司马烁和徐英杰点头表示同意,徐英杰说:“这事我马上就找姚新民商量,看看他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剩下的事情就由司马烁和姚新民一起办。至于那些外逃的奸细们,暂且没有必要搭理他们,他们现行生活的并不逍遥,由于OLB地区现在的经济情况,还有MLJ国的政治偏斜。他们现在是度日如年,现在大部分都跑到JND国进行隐藏。先让他们多活几天,回头腾出手来再去宰杀亦不晚。”

司马烁说:“没问题。这事你就别管了,我马上就去办理,妈的就是时间感觉紧点。现在好像快到退役的时候了,别没留神那些官僚们把人都给我放跑了。对于那些外逃的杂碎们先这样,别因为这些已经失去价值的家伙,影响咱们的主要行动方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