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名字叫炮神 正文 第二十八节 日本反战同盟战士

而立迈步从头越 收藏 5 27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00.html[/size][/URL] 八路军华北清远根据地遭到冈由秀指挥的日军和皇协军混编扫荡大军的猛烈攻击。敌众我寡,为了掩护纵队总部转移,洪保均的六团伤亡严重,枪支弹药也损耗很大。 山坡上,洪和白且战且退,队伍中有不少伤残战士。撤到大山深处的一个山沟,洪保均的六团总算摆脱了日军的追兵,他命令休息片刻。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00.html


八路军华北清远根据地遭到冈由秀指挥的日军和皇协军混编扫荡大军的猛烈攻击。敌众我寡,为了掩护纵队总部转移,洪保均的六团伤亡严重,枪支弹药也损耗很大。

山坡上,洪和白且战且退,队伍中有不少伤残战士。撤到大山深处的一个山沟,洪保均的六团总算摆脱了日军的追兵,他命令休息片刻。看着不少头上、胳膊上、腿上裹着纱布的战士,洪保均非常心痛。他自己的左手臂也负了轻伤。

“老洪,不知纵队首长和机关的干部跳出敌人的包围圈没有?”白子谓关切的问

洪保均恨恨的动动嘴角,“老白,你说的这个冈部由秀,还真不是一个普通的日本法西斯,打起仗凶狠残暴,他欠下的这笔血债,一定要用血偿清。”

“老洪,我正琢磨我们这样被敌人穷追,不是个办法,既然敌人把我们当成配备神炮十一连的一个旅的八路军主力,我们就要打一个以奇制胜的反击。”

“我们的想法想到一块了。但是我现在发愁的是弹药,我们的战士现在每人配备不足二十发子弹,轻重机枪只剩五挺,六零炮只保留一门。这点武器弹药怎么和敌人打?”洪保均有点烦。

“我也为这个问题伤脑筋。”白子谓同感,

“报告”一个战士急匆匆跑来,“团长,我们在山沟树林里发现一辆毁坏的日本军用卡车,里面全是弹药。”

“什么,真的么?”洪保均和白子谓都大喜过望。急忙跟着战士前去观看。


山沟里茅草茂密高大,不远处有片青翠的松树林,洪保均掀开卡车的篷布,一箱箱崭新绿色军用弹药箱,洪保均夸张着叹道“哇,发财了’,肖连长快清点一下数量。”

“老洪,你来看,”白子谓在驾驶室抱下一个日军士兵,他头上没有军帽,扎着一条白布,上面有用鲜血写着几个日本字。

“写着什么,老白,你翻译一下,你不是懂日本文吗?”洪保均迫不及待,

“日本共产党员,反战同盟战士,青木一郎”白子谓读出,

“这是怎么回事?”洪保均有些弄不清状况,

“日本反战同盟是一些有正义感反对日本侵略战争的日本人士组织的。这个日本士兵不仅是反战同盟会的成员,还是日本共产党。也就是说是我们的同志。弹药是他有意偷运出来的”白子谓陷入深思中

白子谓看到从半山坡荒草中滑下一道长长的草印,是青木一郎驾驶的卡车强行从半山滑向山沟底的痕迹。他想象的青木一郎偷运军火的情景再现。


连绵的山脉中,五辆日军大卡车正颠簸地在山道行驶,青木一郎的车是最后一辆。他一边开车一边侧眼观察睡意朦胧的押车士兵,并不断探头观看山道的地形。终于到了一处将从山顶下坡的道路,坡度很陡,前面的车卡车急速开下坡去,而青木一郎却将卡车拐了个头,打开车门把睡着的押车士兵推下车去。然后冒着极大的危险,将卡车引擎熄火从半山向山沟滑下去。走在前头的日军卡车到坡底才发现不对劲,但为时已迟。天色已接近黑夜,领队的日军运输少佐情急败坏地说,“青木这个家伙,平常开车技术那么熟练,这时反倒掉到山沟里去了。我们现在没法去找了,立刻赶到龚东县城请井口联队支援。叫他们派兵来搜索”

山沟底,由于卡车冲下山坡的巨大震荡使青木一郎在驾驶室受到严重撞击,他口吐鲜血,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将卡车驾驶到远离半山滑下处的小树林隐蔽。


白子谓回到现实中,他对洪保均讲述了他的想象。洪保均蓦地对这位共产主义国际战士升起无限的尊敬。肖连长过来报告“共有八万发子弹,一千发六零炮弹”

洪保均大喊一声“全团集合。”

八路军战士迅速站起排出队列。

洪堡均摘下军帽,白子谓也跟着摘下,“同志们,这是一位日本人,他用自己的性命把一卡车弹药偷运给我们。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军士兵。但他不是一个简单的日本法西斯而是一个伟大的共产国际战士,是我们的同志、战友。他用他的鲜血证明侵略战争不得人心,正义的一方必定战胜非正义的一方。同志们,在如此艰苦卓绝的环境下,八万发三八大盖步枪子弹,一千枚六零炮弹,这等于给我们八路军增加了多大的战斗力。对猖狂嚣张的日军来说是多么沉重的反戈一击。这位日本同志,叫什么?对了,青木一郎,他光荣地牺牲了,但他将永垂不朽,永远铭记在中国人民心中。我命令全体战士向他致以最崇高的八路军敬意。

立正,敬礼!”

洪保均饱含真情地举起左手,从心底对这位日本共产党友人行出军礼,所有在场的战士都庄严地敬礼。

洪保均下令,去砍几棵松树做一副棺材将青木一郎妥善埋在附近山包。

白子谓细心地嘱咐战士,“坟不要留下太明显的标志,丢失这么多弹药,日军一定会回来寻找。”

洪保均意识到日军在天亮后会派出大股部队来山沟搜索,他果断地对白子谓说“老白,此地不宜再留,我们必须连夜进山,这些弹药是我们所有部队都急需的雪里送炭,除了留下一部分外,我们要立刻派人转运给纵队总部。”

白子谓点点头,“我完全同意,这样,你安排转移,我把卡车开到青木一郎从山坡滑下来的地方烧掉,给敌人布个小小的迷魂阵。”

两人分头行动,八路军肩扛手提,把卡车上的弹药全部卸下,队伍向大山深处进发。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