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给了它们挑战《宪法》的权力?

懒猫1181 收藏 0 242
导读: 作者:落日寻道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章总纲第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社会主义公有制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实行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原则”。并强调:“国家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   第第七条又规定:“国有经济,即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经济,是国民经济中的主导力量。国家保障国有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作者:落日寻道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章总纲第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社会主义公有制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实行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原则”。并强调:“国家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



第第七条又规定:“国有经济,即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经济,是国民经济中的主导力量。国家保障国有经济的巩固和发展”。



作为共产党领导下的国务院下属机构的著名经济学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在国庆六十周年期间所发表的《中国经济六十年,改革已到深水区》文章中竟然提出“国进民退”是“逆潮流的事件”的论点,竟然公开与宪法叫板,把坚持发展公有制的“国进民退”斥责成是“逆潮流的事件”。那么请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先生,你们的“顺潮流”究竟是什么“潮流?难道把国家也要变成你们资改派的儿子们的公司或公司的附属品才是你们梦寐以求的“潮流”?



(今天仅剩的国有垄断企业之所以存在一定问题,如高管独裁高薪、不考虑人民整体利益等,不都是吴敬琏等资改派的改革带来的么?如果真正坚持落实鞍钢宪法等毛时代的经验,国企还会有今天众多问题吗?资改派先鼓吹改革,将毛时代国企优秀的文化、制度、经验破除掉,引进资本主义因素,导致国企出现一系列问题,然后再廉价卖给少部分蛀虫,这就是吴敬琏们的改革。在这么多年大规模“国退民进”、私有化、市场化过程中,中国工人阶级的地位是提高了还是降低了,腐败官僚与资本家的地位是提高了还是降低了?将国有企业廉价卖给资本家,对谁有利对谁有害?吴敬琏等资改派赤裸裸地为新生资产阶级利益服务,不是十分明显地吗?)



无独有偶,在这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先生公开发表“国进民退”是“逆潮流的事件”论点前后,那个曾经发表《改革不可动摇》系列评论让其声名大噪,成为宣扬改革的一面旗帜的《人民日报》前副总编辑周瑞金,又名“皇甫平”们,也急忙跑了出来,在南方某报纸上奢谈什么“中共必须与特殊利益集团切割,以推进基层民主,遏制基层权力失控,以反思维稳逻辑维护长治久安”。什么“进入新世纪,伴随‘国进民退’和普通民营企业受到贬抑,部分国有垄断企业,以及不少具有官员背景的强势民营企业,以公权力为靠山和保护伞,肆无忌惮地赚取超额利润,寻求非法资本回报”。这位《人民日报》前副总编辑周瑞金“皇甫平”一口一声“中共”,好象他自己不是共产党员,好象他是以国民党美国口气对共产党讲话,这种身为共产党员却以站在共产党对立面的口气对共产党称“中共”姑且不必计较,但是其提出的“伴随‘国进民退’和普通民营企业受到贬抑,部分国有垄断企业,以及不少具有官员背景的强势民营企业,以公权力为靠山和保护伞,肆无忌惮地赚取超额利润,寻求非法资本回报”问题却与现国务院下属机构的著名经济学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的“国进民退”是“逆潮流的事件”、“一些重要的要素价格,如能源、利率、汇率,也尚未放开,依然未能真正反映资源的稀缺程度,从而影响资源配置的效率”等论点是如出一辙。



为了在中国实现全面彻底的私有改革,国务院下属机构的著名经济学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呐喊了,共产党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前副总编辑周瑞金也出来呐喊了,有一个去年7月被美国《财富》杂志评选出“亚洲最具影响力25位商界领袖”之一的朱云来先生,也在2009APEC经济体高官论坛暨全球经济成长中国峰会的发言上也大声呐喊“呼吁继续民进国退,给民营资本以更多的空间”。



朱云来何许人也?



经查,朱云来英文名为Levin,48岁,1994年毕业于美国威斯康辛大学,修读“大气”科学。现任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长。是中国唯一的国际投资银行总裁。



那么朱先生高就的“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又是一个什么性质的公司?



如果说,国务院下属机构的著名经济学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这位政府高参代表的是“政”,共产党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前副总编辑周瑞金代表的是宣传舆论,那么朱云来应该代表哪一方力量?若是按照共产党革命时期对待国民党政府这类公司,可以定性为“官僚买办公司”,当然,时代不同了,与时俱进了嘛。代表企业界、商界?不准确;代表金融界?也不准确;代表西方金融大鳄?其本人不会接受。



不过,既然是国有控股公司,按改革后的现在体制,国有控制股公司老板不受工人监督,除了公司利润不能公开拿回家外,其它权力与私有企业老板几乎没有区别,对公司的钱财想怎么支配就怎么支配,与支配自己腰包里的钱没有多少区别,把企业支配垮了也没有任何关系。应该说比私有老板更有其优越性。私有老板破产了只有跳楼一条路,别无选择,而国有公司,破产后的老板挪动一下屁股到另一个地方,还能升官也说不定。朱公子也迫切希望“私有”为着何来,又想代表谁?(朱公子平日和那么多资本家来往,难道是在为这些人服务?如果不是,难道要把中金公司国有财产占为已有?如果朱公子即不为资本家服务,也不是为自己家族服务,那只能是为国家为人民服务,假如如此,鼓吹私有化的理念岂不是自相矛盾?)



要是中金公司真的变为私有,没有了国家强大后盾,那中金公司的信用在外国人的眼中恐怕不仅是一分不值,就是朱公子还会被美国象凤凰蛋捧着,在美国《财富》杂志上被评选出什么“亚洲最具影响力的商界领袖”么?末必。不要愚弄民众了吧,这不过是老牌帝国主义旧戏法而已,为了掠夺别国的财富,他们可以收买一切权势人物,甚至不惜发动战争,别国最基层劳动人民的死活,他们是不管的,中国人民早已经在六十多年前就领教过了。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工农大多数人民群众热爱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希望恢复公有制的主体地位。精英们打着社会主义旗子干的是私有制勾当。精英们的呐喊代表谁,阵线已经非常明显,探讨已经没有实际意义,反正通过以上有着强大后盾的响彻云霄的名人名气,说明这股反对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力量是强大的,且来势汹汹,大有炸平某制高点之势,真个是“高天滾滾寒流急”呀。



只是让人们不能明白的是,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科学发展观的今天,这些人仍然能够公开的挑战宪法,谁给的权力?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