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的领土 牛刀小试 牛刀小试11

帝国骑警队 收藏 21 7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size][/URL] 塔什干,希尔顿酒店中一个总统套房里一名身穿阿拉伯长袍的阿拉伯显贵正在和金莫吉谈着什么。 金先生我们很希望获得贵国的谷山170毫米加农炮以及240毫米M1985多管火箭炮,这两种武器对于我们国家来说是非常有用处的。 穆罕默德你难道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


塔什干,希尔顿酒店中一个总统套房里一名身穿阿拉伯长袍的阿拉伯显贵正在和金莫吉谈着什么。


金先生我们很希望获得贵国的谷山170毫米加农炮以及240毫米M1985多管火箭炮,这两种武器对于我们国家来说是非常有用处的。


穆罕默德你难道忘记了么我不负责武器出口,我只对奢侈品、黄金、古玩以及房地产还有海洛因感兴趣,武器拜托我还想多活两年,你要知道盗卖国家武器是要被处以枪决的极刑的。金莫吉悠然的笑了笑,眼神中充满了一丝狡诈和敏感。


呵呵,金先生过谦了,据我了解上个月您还亲自负责了一项将不少轻武器走私到非洲国家的生意,轻武器都搞的到那些谷山大炮怎么会搞不到呢。穆罕默德·萨利赫狡猾的看着金莫吉,他对金莫吉的熟悉程度全部来自他在金莫吉身边安插的一个间谍而得来的。


萨利赫,你们黎巴嫩真主党不是有谷山大炮么,而且如果要正规交易就不比如此了,相比你们真主党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吧。


没什么,***的圣战是无国界的;萨利赫不想多说什么,恐怕世界上除了美国和以色列之外也之后朝鲜这样的国家敢于向被联合国明令禁止的国家地区出售远程武器了。金莫吉的职业习惯很好他不回去问对方拿这些大炮做什么,有钱赚谁还会去管这些杀戮机器去杀谁,管他呢反正又不会落炮弹到朝鲜的脑袋瓜子上。


这次你们想用什么交易?金莫吉很快进入了主体,一般金莫吉喜欢收美金以及硬通货,硬通货一般包括黄金、白银以及古玩等,还有包括优质的螺纹钢、朝鲜奇缺的石油还有小麦和谷物。


石油,完全等同于武器本身价值的石油,当然如果你想我们可以用部分现金来折抵石油,这样你们既得到了石油又得到了美金岂不是一举两得。


两个人开始讨价还价一番,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当萨利赫走出房间的时候是一脸的得意,但金莫吉也不会吃亏的去卖东西。中午看了看表已经十一点五十八分了,金莫吉拨通了朴日永的电话询问机场的状况,朴日永回答道:“一切顺利”。然后金莫吉简单的吩咐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时间上拿捏的很好手机定位跟踪根本没来得及定位的时候金莫吉就已经挂断了电话了。


机场的洗手间里朴日永被几个壮汉围在里面,壮汉手中的消音手枪顶着他的脖子和腰眼,朴日永带来的五名行动队队员此时已经被秦炽的手下控制,一个个五花大绑的被困在一个面包车里车门反锁着,车底部连着两颗手榴弹,手榴弹的保险挂在车门上只要他们挣脱绳子开门出来就会引爆车底的手榴弹。


朴中校我们又见面了,秦炽看着朴日永就想笑,当年朴日永作为中朝两军军事交流的朝鲜代表团成员访问过秦炽的连队,当时秦炽还在野战部队,两人聊的颇为投机还合影留念了一下。


哦,原来是你,听说你升迁了。朴日永看了看秦炽毫无表情语气间也透露出一股不满和愤怒。


呵呵,托金莫吉的福,如果没有他我还当不了中校,来接金英姬的吧,放心我们代劳好了。秦炽诡异的一笑,外边传来了金英姬所搭乘的班机降落的消息。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朴日永想要挣脱掉绑在手上的绳子但他没有成功,他被卢云一拳给打了回去,卢伟是一名新分入部队的特种兵,是经过严格的层层选拔脱颖而出的,不过他在这个部队里却是一个新手。新手的下手难免重了一些,卢伟一拳打的朴日永有些疼的直不起腰来了。


下士你下手太重了,秦炽一把扶起了朴日永然后冲着卢云说道,这时卫生间里进来几个上厕所的外国人,不过他们看见这个阵势也不想管事都装成若无其事地样子交完水费之后匆匆离去,在这种地方打架没啥好人所以那些路过的乘客没有必要去管这样的闲事,最多报告给机场安保部门就算很好的了。


不干什么,只是想请金英姬小姐回去叙叙旧。秦炽冷笑了一声。


你们在替谁工作,中国还是日本或者是韩国的情报机关?你们做之前应该考虑一下金先生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哈哈,你可真幽默,到现在这个地步还来关心我们的安危,我先代表我的手下谢谢你,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先顾好你自己吧,你也不看看现在的状况。走,跟我们出去,一会如果你敢耍花样就先杀了金英姬然后再杀了你,让你永远脱不了干系。秦炽恶狠狠的威胁道。朴日永无奈只好顺从秦炽他们一伙人,在十几个人的监视下朴日永慢慢的朝出站口走去,他期待金英姬别来或者误了飞机坐下一班飞机,但这只能是他美好的愿望,很快他就在人群中发现了一身白色风衣黑色裤子的金英姬。


把牌子举起来不然打死你还有她。卢伟在身后举着一个迎接某某某的牌子在机场,周围混杂在外国人之中的特战队员已经就位。为了做到万无一失特战队员充分考虑到了金英姬是特工出身,一点点的破绽都会被她发现所以特战队员站的比较分散但每个人手里都有一把足够在30米内致命的格洛克19手枪,同时在外围坐在面包车里的两名队员手里还有支援的XM733短突击步枪。


卢伟悄悄的把格洛克手枪掏出来用右手藏在自己的宽大的西服里面同时将手枪调整到了连发射击状态;在近距离格洛克手枪的连发射击功能在对射中占尽优势加上有大弹夹的保证,近距离内多把格洛克手枪完全可以压制住一支冲锋枪的火力,当然如若己方也有冲锋枪的话那就没有必要冒险用手枪和冲锋枪对射,毕竟步枪弹和手枪弹的杀伤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金英姬看见了朴日永便朝这边走过来,秦炽对周围的队员点点头表示开始行动;各个队员开始努力的朝人群前方挤过去,留下的几个人留守在外围,等着里边得手以后他们迅速的将金英姬和朴日永带到面包车上然后快速离开。


朴日永此时真想大声的告诉金英姬这里危险,但他终究没有喊出来,他用余光看见了左右各有一名黄皮肤的人手很隐蔽的揣在衣服里,显然里面肯定是武器。如果他现在喊了很可能的后果就是她俩双双横尸出站口,或许她俩被抓还有一丝求生的可能,或许这些匪徒只是要钱。要知道这些年来金莫吉在黑白两道上没少得罪人,被人盯梢绑票狠狠的勒索他一笔也是可能的。


拉萨克见到你我太高兴了,金英姬假装成和朴日永是情侣,走到他身边的时候放下手里的行李就扑进朴日永的怀里。周围迅速出来四个特战队员两个人控制金英姬两个人控制朴日永,在极其隐蔽的状况下手枪已经顶在了金英姬的后腰上,同时四名特战队员在周围队员的掩护下用力的将两人推出了人群,外围站着的几个队员迅速跑过来就如同老鹰抓小鸡一样三下五除二的将金英姬和朴日永扔进了面包车,接着后边又开过来一辆面包车,参与行动的队员上了后边的面包车以后两辆面包车猛的一加速,在周围人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就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前后所花费的事件不到30秒钟。


面包车里金英姬已经被后排座位上的龙少云控制住,坐在金英姬对面的是秦炽,他面带微笑的看着这位来自东方最神秘的社会主义国家朝鲜的不速之客。


你好我叫秦炽,我们认识一下吧,别想在这里耍花招我的手下都是百发百中的神枪手兼搏击高手如若你想乱来你后边的那位先生只要轻轻一下就可以扭断你的脖子,同样还有你朴日永中校。


我对你的这种见面方式不感兴趣,我警告你们最好把我放了,不然无论你们是哪国人都会对自己的本国造成一起严重的外交事件,你可知道我是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外交部的人?金英姬故作镇定的说道。


金英姬小姐你的底细我们一清二楚不然我们也不会目标这么明确的抓你,你的命很值钱么,或许你的命在你的国家很值钱但在我们这些人看来,你弟弟的命显然比你的命更值钱一点,你说我说的对么金小姐?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金英姬发现她对面的这个男人对她的一切都了如指掌,或许他说的对自己的弟弟的命确实比自己值钱。


中国军人,为你弟弟用黄金资助起来的东突分子杀害的无辜百姓前来索命的地狱使者。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金英姬说完便不在说话了,不过秦炽只是微微笑了一下,他从怀兜里掏出一个电话并拨通了号码。


金先生嘛,你的姐姐现在在我们的手里,同时还有你的行动队队长朴日永中校,如果你想他俩没事今晚九点废旧的阿塔斯化学工厂见面,别带人来,自己一个人来,多带一个人来我就杀一个。说完挂断了电话。瞧瞧,你的弟弟今晚就会准时来赴这次死亡之约的。



金莫吉放下电话,他有点心惊肉跳,失去妹妹之后他就一直坐立不安生怕自己的疏忽再造成自己的亲人闪失,结果他还是失算了,他没有想到来要他命的人来这么快,但他也金莫吉也不会就这样束手就擒,起码他在塔什干还有点势力。


帕拉迪耶夫,叫上所有的人到阿塔斯化学工厂,拉纳扎科带上卫队跟我走。被叫到名字的两个人分别去找自己的人手,金莫吉要提前布控阿塔斯工厂,然后在晚上救人。


一个小时以后金莫吉的轿车停在了废弃的化学工厂门口,帕拉迪耶夫走过来金莫吉示意司机放下车玻璃;头,里面安全了,我的人都在里面,您现在可以进去了。


金莫吉带着墨镜,惨白而严峻的表情透露出一股的怨念和忐忑。车子开进工厂,金莫吉出身行伍所以他对周围建筑物上的制高点都特别在意,果然各个制高点上都有自己的人在放哨,同时在一栋废旧的烟囱上也发现了一名手持德拉贡诺夫狙击步枪的狙击手,在这里整个厂区尽收眼底,他放心的点点头然后吩咐司机在边上停车。


而危险就在这一刻爆发了,在烟囱上的狙击手被一名用绳索挂在烟囱内壁上的特种兵爬出来干掉,然后周围厂房之前帕拉迪耶夫带人搜索时都没有发现情况的地方突然冒出了人来,这些人手中的M4卡宾枪以及XM733短突击步枪猛烈的扫射,那些守在要点上的家伙很快就成了筛子。


突然两发7.62毫米狙击弹打来,子弹打在防弹玻璃上被弹开但玻璃上却重重的留下了两个紧挨着的弹痕,玻璃上也被子弹的冲击力所震裂,司机一个机灵猛的一踩油门并且来了一个漂亮的转弯,就在这个时候一发12.7毫米子弹打来打穿了防弹玻璃并打穿了司机的脖子,子弹巨大的冲力还联带着打坏了副驾驶位置上的安全带卡槽,副驾驶上的保镖一时被安全带卡住而动弹不得,司机一歪脖子汽车猛的撞上了旁边的水泥砖墙上停下来。


一名埋伏在水塔上的特种兵用SG1型狙击步枪精确的点杀掉了从车上第一个跳出来手持乌齐冲锋枪准备还击的保镖,同时接着打了两个点射,子弹虽然没有穿透车门上的钢板但却起到了压制的作用,帕拉迪耶夫正在收紧防卫圈,但他的对手火力和战术素养都在他们这些佣兵之上,不断用佣兵倒在SVD和SG1精确的狙击步枪枪口下,最让他感觉到心惊的是他们的套路完全被对手摸清了,显然他们被反包围在了这里。


金莫吉飞快的从轿车中钻出来,借助一个水泥墙的掩护他成功的跑到了墙后面,但他朝门口望去的时候门口的几名保镖早就已经横尸在地了,门口附近一辆面包车上跳下六个头戴黑色面罩面部只露两只眼睛和嘴巴的武装人员,他们手里所使用的是M4卡宾枪。


金莫吉紧握着自己手中的TT33手枪,他甚至可以听见对方用英语说投弹,压制射击!接着就是帕拉迪耶夫的方向传来了两声剧烈的爆炸声,两枚手榴弹就在他的身边炸响,两名特战队员跳上木头使用手里的XM733短突击步枪猛烈的朝被炸挺在地上的保镖一统扫射直到打光了一个弹夹为止,两个人快速的退弹上弹整个动作不超过5秒钟的时间。


别动,动一动打死你!金莫吉身边已经没有任何的人了,帕拉迪耶夫和拉纳扎科都已经死挺了,带来的二十八个保镖都也跟着挺了,看来这些匪徒还真是身手不凡啊,金莫吉现在还认为这些人是佣兵来抓他的。


扔掉你手中的枪,把手举到头上,别想耍花样不让我就让你的脑袋开壳。特种兵仍然在用英文说着。


金莫吉扔掉手中的枪,慢慢的站起来转过去把双手扶在墙上,一个特种兵过来搜他的身,从他的身上搜下来的香烟以及打火机还有手机和一把匕首。


带走!秦炽一挥手,旁边的一个特种兵一拳将金莫吉打昏然后抬上了面包车,在这里只留下了一地的子弹壳还有尸体,等塔什干的警察闻讯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只有横七竖八被打死在空旷的广场上的二十八名保镖以及三辆被打成筛子的轿车和面包车。


大使馆的地下室中金莫吉被安排下来,一张床,一个电视,一张桌子以及一把椅子,上厕所都需要到外边,走廊过道之中全是特种兵的哨位,虽然金莫吉的精神状况不太好但起码吃的还挺不错,就是人身自由被限制的死死的,连上个厕所也要由两名特工荷枪实弹的在门口看着。


吃的还习惯么?秦炽推门进来坐在椅子上,金莫吉此时正躺在床上看电视。


我想见我姐姐。金莫吉开口说话,看来他还是非常在意他的姐姐金英姬,秦炽观察到了金莫吉的微小变化。


你姐姐不在这里,在中国,今天下午的飞机直飞北京;抽烟么?


对不起我不吸烟,谢谢;你们抓我是金老头子的意思么?怕我夺了他儿子的江山?


显然金莫吉还在一位自己被抓完全是因为自己一直在躲着的叔叔的主意。不是,你很有钱,有钱到去可以支持恐怖主义来威胁我们的国家,而你本来可以好好的在国外过富豪生活,但你却偏偏在缅甸玩起毒品生意,你难道不知道在缅甸玩毒品对中国意味着什么么,从你开始贩毒那天开始你就应该能够想得到你今天的下场。


你们杀了我的妹妹。金莫吉牙齿咬的咯咯响。一提到他的妹妹他就十分的痛心,如果不是自己的疏忽自己的妹妹完全不用去冒险去缅甸的。但他同样知道害死他妹妹的是中国特种兵,所以他要报复,报复这些杀害他妹妹的刽子手,他一手策划了自己的私人武装劫持飞机同时又用从北朝鲜紧巴巴的金库中偷运出来的部分黄金作为筹码来资助恐怖分子来对中国进行打击,进而报复整个国家。


这是你自找的;如若你不干贩毒或许我们还能成为好朋友,1840年英国人用坚船利炮敲开了中国的大门,又用鸦片腐蚀国人肌体榨取钱财导致无数家庭家破人亡,毒品在中国永远都不会有市场,人们只会对它如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对你妹妹的死我个人表示哀悼,如果你那天去了的话或许你俩还能死在一起。秦炽不紧不慢的回答道同时还在使用一副胜利者的口吻。


或许我们可以谈谈,我可以给你的私人户头上存入一笔款项,你只要答应放了我就可以,至于金额嘛,我可以出给你五百万美金。金莫吉试图收买秦炽。


秦炽哈哈一笑,金先生果然有钱一张口就是五百万美金,这些年你在外边折腾少说你也能得到几千万的好处了吧,你是怎么做到的把那么多的钱都转移到各个账户上而不被人察觉。


如果你还要收买其他人的话我可以再多出三百万港币;放心这些钱都是真的。


我们对钱不感兴趣,你的钱都是来路不明的钱,花这样的钱我们会遭报应的,你很清楚你身上最值钱的东西不是你的脑袋而是你放在瑞士苏黎世银行保险库里的那一箱子档案。


金莫吉心中一惊,他知道在苏黎世银行保险库中的资料关系到整个朝鲜的国家形象,如若被人揭发出去朝鲜的国际形象就会一落千丈同时还有可能引发新的一轮朝鲜国内动乱,这对于金莫吉来说无异于把自己逼到了同自己叔叔的对立面上来。


这不可能,我是一个爱国者不可能把这些告诉你们中国人,即便你们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是的,是的,我知道,你从小就是这么被训练出来的,我是不会逼你,等到了北京或许你就会开口了。这里有一点瓜子和饼干如若饿了就先吃一点,现在离开饭的点还早着呢。秦炽转身离开了屋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