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兵之:陆战霸王花 暗夜阻击 (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6.html


其其格从来没有在方小梅面前掉过眼泪,向来坚强的她今天这么伤心的站在方小梅的面前,这让方小梅感觉到很诧异。她忙放下手里的水杯,快步走到其其格面前,扶着她的胳膊问她出了什么事。其其格没说话,一头扑在方小梅的怀里,哭的更伤心了。

方小梅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其其的头,轻声说:“其其格,别哭,到底出什么事了,我能帮你吗?”

其其格哭泣着,拿出封信放在了方小梅的手里,方小梅打开信一看,信纸上全是密码一样的蒙文,她把信又还到其其格手里,说:“唉,你还是和我说吧,你这信谁能看懂呀。”

其其格抽了一下鼻子说:“马,怕是不行了。”

“妈,你妈妈生病了?”方小梅有些惊呀。

其其格从信封里又抽出一张照片说:“不是我妈,是我的马呀。”说完把照片又递给了方小梅。

方小梅把照片接在手里,看到照片上洁白毡房旁边爬一着匹枣红马,它失神的眼睛望着远方辽阔的草原,马的身边站着一位奈的牧民。方小梅心里一块石落了地,唉,这个其其格。

其其格从方小梅的手里拿回了照片,流着泪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说:“小梅,你看它多可怜呀,信上说自从我离开家之后,我的枣红马就病倒了,不吃东西,我知道它是想我,唉,我真想回去看看它呀。”其其格说到这里哭的更伤心了。

方小梅扶着其其的肩说:“你对这匹的感情很深吧?”

“那当然,是我从小一直喂大的,它很通人性的。”其其格抹了一把泪说。

方小梅又劝了其其格几句,其其格总算是止住了眼泪。她们俩回到班里后,刘燕儿问其其格演讲的事准备的怎么样了。其其格说还在准备,刘燕儿听了有些着急,说明天下午大队里就要预选了,怎么现在还在准备呢,当初可是自己主动要求报名要参加的。其其格坐在床边上,低着方脑袋一句话也不说。刘燕儿说你好好想想吧,如果你自己觉着实在不行就算了,上去丢人现眼还不如不去。方小梅说其其格家里面有点事,心情不太好。刘燕儿看了一眼闷葫芦一样的其其格,没有再说话。其其格沉默了半天,说明天一定要参加。刘燕儿没有说话,但方小梅从她的眼神里感觉到刘燕儿对其其格很不放心。其实方小梅也为其其格捏了一把汗,刚刚把汗语说好的她能行吗?以前其其格对方小梅说过,蒙古人最爽直讲信用,说出的话就是射出的箭,说到就必须做到。

晚上陈思楠带着新兵们又练体能去了,其其格拿着蜡烛走进了陈思楠用于复习的工具库。刘燕儿对其其格不太放心,怕她一个人心情不好喝酒,专程让方小梅到库里看了两次。其其格并不知道方小梅去的真正用意,她在烛光上很认真的写着,还不时的停下来嘟囔几句。虽然方小梅对其其格参加演讲有些担心,但是现在她被其其格的这种精神所感动。

静谧的夜色笼罩着军营,远方隐约传来火车的气笛声。熄灯之后,方小梅躺在床上一点睡意也没有,对自己将近半年的军旅生活进行了整体回顾。望着窗外朦胧的月色,想起了爸爸和妈妈把自己送上火车,想起了陪其其格喝酒也想家流下的眼泪,想起了来到特战队所受的训练之苦,每到想起这些方小梅心里便不舒服,十实搞不清楚为什么老爸给自己选了这么个部队,除了在通信战备值班室还可以坐一会儿,其它的时间都是在拼命的体能,拼命的上窜下跳和打枪,算起来自己也打了上百发子弹了,现在只要看到百米胸环靶,肚子里就有反胃的感觉。

在半梦半醒之间,其其格带着一身蜡烛的气味儿回到了房间,她伸手拉了一下方小梅的胳膊说,什么打枪体能和格斗呀,好好睡觉别说梦话,然后脱鞋爬到了上铺。方小梅抬胳膊抹了一把流到脸上的口水,翻了个身接着又睡去了。

夜空里那轮弯弯的月亮已经挂到了天边,罗浩顶着一身淡淡的夜色走在寂静的营区里,灯光把他本来就高大的身影拉的更长。营区笔直的马路上有哨兵的身影走过,接着营门口传来了交换口令的声音。罗浩转回身面向楼房看了一眼手表,然后抬眼看了一圈儿漆黑一片的窗户,紧接着一阵急促的哨声响起来。

尖利的哨声打破了沉寂的军营,划破了女兵们甜蜜的梦乡。紧急集合!方小梅第一个从床上坐起来,并向屋里喊了一声。屋里的人都被惊醒,都象被针扎了一样从床上跳起来,忙而不乱的忙碌起来。刘燕儿第一个把背囊背在了身上,她拎起枪站在宿舍门口检查跑出来的队员,各种装具是否配带齐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