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里的情人 正文 第四场 一路走来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


5

第二天,他又打来电话,用别的号码。

他说,只是想见一面,像一个熟悉的老朋友一样叙叙旧。

景儿便答应了。

乔治想来家里,但是她不认为他此刻还是最亲近的人。只有关系很密切的人才适合在家里接待。后来他就任由她选地点。然后约在了肯德基。

正如乔治所说的那样,他们装作老朋友一样云山雾罩的说了一些不相干的话。

乔治说,景儿我仍然时常的想念你。

他说,他想念她手指游走在他脊背的感觉,轻轻,缓缓的反复划过,心底一阵嗖嗖的凉气,但他是喜欢的。

他说,想念你肯为我做过的所有的事。

他说他本该很用心的珍惜她,只是她未给他时间。

有些人,总是把往事反复拿来嚼嚼,在这反复中从牙缝里找到它的滋味。然后觉得遗憾。人总是这样,错过的事,细酌曾经千万般的好,但是错过必定不能再来。于是只有含着眼泪强行的面对。

乔治就是那样一个男人。随时都会因为他母亲对她的不认可变卦,随时都会因为这些把她冷落,她感觉自己的感情随时都会遭到践踏。就像一只猎犬很久没有得到肉食,虽然他也可以靠素食过活,但一旦猎物出现他便会弃那些让它存活下来的食物而去。

那些伤害早已把所有的感情都浸蚀。早已全部浸蚀了。她对乔治这样说。如果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被利用的线索,也只有各自在对自己那段青春年华祭奠时用来设定的一个主角。除此之外,任何都没有。

她说,乔治,你认为如果我只是找一个人消遣的话,我会找你吗。

她毫不忌讳的对他说,我不缺这样的情人,从来都不缺,只是我愿不愿意找而已。如果是那样,我宁愿找一个陌生人,这样两不相欠,不用解释,不用负担。最重要的是,不用向自己解释什么。简单至极。如同吃了一份别样的早餐那样简单。

尽管如此,她还是答应他来家里。但并没留他住宿。此时的关系很明朗,只是见面,吃饭,说话,甚至可以拥抱,可以牵手,唯一不能的便是留宿。景儿对此是有分寸的。这一点或许不能证明什么,不能说明她已经完全的不爱他,也不能说明她是个有原则的女子,什么都说明不了,她只知道她该这么做。

记得那天傍晚,他们从外面吃饭回来。景儿新搬的房子,他没来过。平时经常有男女朋友成群结队的来吃饭,聊天。邻居们根本不会深究今天带回来的这个男人与她的关系。乔治就像任何一个男性朋友那样正常的与她来往。

乔治一直在说着他们过去的事。过去某些美好的瞬间,他的眼神再次深情,忧郁起来,她尽量的躲避。似乎还是从前的样子,从未分离,仍然是以往的爱人。他企图吻她,她用眼神拒绝,他害怕她的眼睛。这是他说过的。

在一起的那个黄昏,听见外面天空有群鸟经过,彷佛就在天花板里挣扎一样听的清晰,扑拉扑拉的声音像手掌拍在布面上的节奏。又像人的身体在某种时刻发出的声音,她听的难受。一直在看时间,

她提醒乔治,你该走了。然后告诉他到达他所住宾馆的具体公车路线。

他的脸伏在她背部很久。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突然正对着她,想说什么,又被她别开的眼神错过。

就这样结束。景儿清楚自己不能留他。很清楚的知道。但是,她又知道,如果他再试图留下来,她不能肯定依然能保持最初的冷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