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里的情人 正文 第四场 一路走来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


3

只说了这些话,景儿便没话说了。她不想问他母亲对她的印象是否好。因为景儿本身也是个不会刻意讨人欢心的人。记得儿时母亲因为她不道歉打她的时候,她亦不反抗,更不道歉,就任由她打,父亲因此总是说母亲是个狠毒的女人。

后来她就拿出带的书来看,一直没与乔治的母亲再多说话。那天她穿的是一条很旧,甚至有些邋遢的直筒牛仔裤,军绿色的骆驼鞋,一件不像女孩子该穿的灰色的布棉袄。除了头发是女孩子模样的,其它地方连她自己照镜子时都觉得像极了一个吊儿郎当的男孩子。或许她一早就该知道,这样的形象难以让任何人相信她是一个即将走进婚姻,担当称职的家庭主妇的女子。

乔治一会儿进来,给她找出了药。煞有介事的对他母亲说景儿感冒了。

他母亲也象征性的说,那就吃药。但那口气里让景儿感到敷衍,没有半点温暖。

那天她与他的母亲睡在大屋里,乔治与他父亲睡在另一间小屋里。一整个晚上她都没再与她说话。景儿开着灯看书,他母亲不停的转换着电视频道。

到十点的时候,她说,我先去睡了。

景儿嗯了一声,表示对她的尊重。其实大可不必说。她对她的冷漠已经开始反感了。所以她变的比她更冷漠。

第二天一早,乔治就说要走。

他母亲说,吃过中饭再走也来得及。

他冷冷的说,还有事。景儿被搞得莫名其妙,不敢乱说话。

她记得,来时的车上乔治对她说,他母亲希望他们在家多陪他们几天。她的感冒还没好,他母亲这时候把药塞到她手里,甚是关切的嘱咐她一定要按时吃药。

他们是吃过早点走的。乔治的母亲煮了粥。很粘稠,又切了一盘咸菜丝。吃饭时,她和他在大客厅里,他母亲在卧室里喂他父亲没出来一起吃。

走时,乔治没与他母亲告别,景儿想说些什么时,他已经出了院门。

听见乔治的父亲在屋里喊,多来家里玩儿。

但是她没有回应。她赶上乔治时,他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走向车站。他一路都像是在睡觉,她知道,他怕她问起他父母对她的评价,对他们的事的看法。

后来景儿想过,如果那天她穿一身像样的衣服,打扮成贤淑温良的形象,没有感冒,也没用看书打发时光,而去做讨好他母亲的事,她对她的印象是否会好一些。但是,离开乔治的时候,她是很清楚的,她做什么都没有用。他们不只是不喜欢她这个人,连她的家人也是不喜欢的,因为乔治的父亲曾是中学的一校之长,而他又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她能给他父母一个怎样体面的条件呢?她喜欢写作,但并不是一个作家。或许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子,但是这是难以一眼看穿的事。

回到乔治工作的城市。景儿试探着问他家里对他们的事是否肯定,是否赞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