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里的情人 正文 第六场 退场方式 8

司马燕燕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size][/URL] 8 费路离开时说,三天,太短暂了。我们会长相厮守的,对吗?他一再的问苏小戈。 苏小戈说,如果情况不好就回来。 他说,一定要坚持的,不然,怎么给你幸福。 苏小戈想告诉他,那只是自己在为难他,她从来不是个对物质看的很重的女子,只是为了搁浅他对自己的感情。她害怕与他走的太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


8

费路离开时说,三天,太短暂了。我们会长相厮守的,对吗?他一再的问苏小戈。

苏小戈说,如果情况不好就回来。

他说,一定要坚持的,不然,怎么给你幸福。

苏小戈想告诉他,那只是自己在为难他,她从来不是个对物质看的很重的女子,只是为了搁浅他对自己的感情。她害怕与他走的太近,她需要空间,需要换新的呼吸。过去的呼吸里都是于江北的味道。想起于江北有力的脸颊,霸道的口气。苏小戈,你是我的。他怀抱她时的骄傲。她从未忘记过另一个人女人的存在,只是自欺欺人,把每一次相守的时间看作是完全属于她一个人的爱。

费路央求苏小戈去车站送他。他说,你就送送我吧,让我心里踏实些。

公车里,费路坐在她后面的座位上,他帮她掀起搭在脖子上的厚厚的长发。

她回头问他,你做什么。

他说,这样可以凉快些。

细心的男子。沉默的瞬间,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尽管她还不能够爱上他。爱的人,她不忍心强求任何,不爱的人却愿意为她付出所有。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公平或不公平吗。苏小戈开始觉得,爱情其实是个让人毫无防备而又极容易深陷其中的玩笑。

站在人潮中,他附在她耳边说,想她。

他说,还未离开就已经开始想她了。她没说话。把脸转向另一侧。她不知道该怎样回应。费路似乎也并不奢望得到她的回复,似乎这种答案是他一早就习惯了的。他只说自己心里的想法,而不去向她要一个同样的答案。他心里是知道的,苏小戈无法给出。那么就这样吧。让她知道他想她,他爱她。就是简单的想让她知道。只好这样了。如不这样,又能怎样呢。

苏小戈一直没说话。愣愣的站在队伍中。她什么都没想,此刻她不知道她该想什么。费路刚刚说的话,她听见了,并且记忆犹新。或许她应该对他说,别走了,我不爱你,不会嫁给你,所以你也没必要走。再或者,她应该说,谢谢你为我做的事,我很感动。但是她什么都没有说。这是最令人难解的。她只看着候车室里的表。挂在墙壁上的圆形大钟,滴答滴答,一秒一秒,脚步蹒跚。她就那么看着它,一步一步的挪动着。时间在过去,他希望能够再快些。而费路却希望它能够慢下来,甚至静止不动。他说,我就要走了,小戈,真舍不得你。她应该说些什么呢。至少给她一个短暂的拥抱吧。没有。她是苏小戈。她没有给他任何。

终于到了检票的时间。他们一步步向前挪。跟着队伍簇拥而进。费路说,小戈你出去吧,人群拥的太热。于是她就出来了。没有一丝的留恋,不像来送别的情人。原本她也不是,她从来都没承认过他,他不是自己的任何人,如果非要有个特定的身份,那么就算是老朋友吧。她和他在一起,是在一起了,那又能说明什么。除了于江北,她再与任何一个男人在一起都是没有身份的。他不是她的什么人,她也不是他的。

她站在队伍外面看着人群看着他。面无表情。等他过了检票,她就转身往外走。穿过过道,穿过跌坐在地上的小孩。她依然决然的往外赶。这里不是她应该来的地方。她不是来送行的,她对刚刚送走的那个人没有留恋之情,送了个陌生人,他走了,她就该立刻离开。

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大声的说,苏小戈,我爱你。候车厅里排满了各地的旅客,大屏幕里放映着模糊的广告画面,没有座位的人席地而坐,脏兮兮的孩童满处奔跑。都有各自的人生,但所有人都听见了刚才的话,四下里张望着,但他们始终没能够确定。他们不知道苏小戈是谁,更不知道说话的人叫费路。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