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里的情人 正文 第六场 退场方式 6

司马燕燕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


6

她在寻找。在脑子里所有能够搜索到的角落,在内心深处,直达身体的最底端,但仍然一无所获,似乎,她一直是明白的。那一样无形的束缚来自于江北。来自她身上的某一个敏感之处。左手上。或许是左手上的某一处。因她时常的感到左手不自在。没事的时候就去摸左手的某一个位置,反复的触摸。她不知道那有什么意思,但就是不由自主的去触摸。

费路又问她,不见面的时候是否会想他。

她说,不知道。

这令他伤心,尽管不敢惹怒与她,但这是本能,他对这样的回答甚是伤心,但他只是说说。他说,苏小戈,你就不能敷衍我一次吗?哪怕闭着眼睛,心里想的是别人,你试着像是在睡梦中说出这句话。

但她不能。即使在睡梦里也不能够。爱和不爱,她分的清楚,她不能因感激他而欺骗他,欺骗自己。她是个善良的女子,但对爱情不能滥用这善良,那将会滋生祸害。

费路说,他要的并不多,不纯粹,有那么一点点足可。但她就是不愿意给。

她从未想念过他,或许有即刻,那也不过是一闪而过,她只是记得有这个人存在罢了。想念于江北的时候,身体里会有敏感的反应。心慌的厉害,想去卫生间。会想念他的吻,他的触碰,他的身体,他说过的每一句话。他霸道的占有着她,而她是甘愿的,甚至为此骄傲。被需要的骄傲。但她不觉得,被费路需要是值得自己再次骄傲,她觉得那是阴谋。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蓄谋已久,只为得到她。得到她的身体,一生。哪怕她不爱他。他只为自己的欲望而占有她。她就是可以把费路想象的如此龌龊,而丝毫不觉得残忍。她在贬低自己,说她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直想得到,却又不敢去猎取的食物,或者某种物品,能使他觉得自豪的一种物品,他用阴谋,用手段,用一切想得到的方法为的只是得到她。他可以对那些与他一样的虎视眈眈的人炫耀,炫耀他的勇猛,他终于得到了她。她就是用这极其刻薄的语言伤害他,使得他主动消失。

费路说,没关系的,苏小戈,我相信我会用真诚,耐心,执着去感动你。我们在一起是很合适的两个人。我们应该在一起。

你怎么就知道咱俩合适呢。是啊,他怎么知道,他凭什么这么说。那不过是他一个人觉得合适罢了。对一个曾经不敢接近的女子仰慕已久,突然有一天她给了他接近自己的机会,在她没有确定答应还是拒绝的空当,他拥有了她。不过是片刻的。他以为能够永远吗?别那么狂妄自大,别那么把自己看作是来拯救她心灵的上帝。好吗?

但她的内心里还是有一点欣喜的,还有另一个男人能够如此真诚的爱她,并且他已经爱了她很多年,甚至比于江北还久,她该感激他的。感激他就要嫁给他吗?或许应该这样吧。

费路又拥着她给她讲笑话。她一点儿都不觉得好笑。她原本就不喜欢听那些粗俗的笑话。但她很感激他能够极富耐心的逗她开心。还有哪个男子能够这么做?除了于江北。可是他不属于她的,她不忍心据为己有,所以她宁愿自己承担所有的痛苦,她把他完整的还给了林妮。完整吗?还会完整吗?从一开始他就是不完整的。遇到林妮之前他已经被苏小戈切去了一半。那一半的身体里装着他的整颗心。现在她倒是还给了她,可是他的心还是未回去。即便能够与她很平常的过日子。她也知道,于江北不会把心全部都交付给林妮。就像她根本不会把自己的幸福托付给费路一样,是这样的坚决,并且冷静。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