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里的情人 正文 第六场 退场方式 5

司马燕燕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size][/URL] 5 费路把苏小戈的头按到他心脏的位置,他说,苏小戈你能听到我的心跳吗?从你出现在路口的那刻起,我便知道,我渴望过的那个能够让我彻底投入的女子非你莫属。她把戒指都已定好,但是你走后第二天,我就告诉她,我不会和她结婚。她跑来问我,为什么突然变卦。我说,我爱的是苏小戈。她没有闹,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


5

费路把苏小戈的头按到他心脏的位置,他说,苏小戈你能听到我的心跳吗?从你出现在路口的那刻起,我便知道,我渴望过的那个能够让我彻底投入的女子非你莫属。她把戒指都已定好,但是你走后第二天,我就告诉她,我不会和她结婚。她跑来问我,为什么突然变卦。我说,我爱的是苏小戈。她没有闹,哭着跑出门。也许,她知道,这一天迟早都会来到。

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他笑了笑,怎么会呢,苏小戈,我能够爱你是梦寐以求的事,并且永远都不会后悔。

其实为值得爱的人执着本是一件很伟大,很值得赞赏的事,但代价也是无法预料的,他为了她抛弃另一个女子,但她是不会嫁给他,更不会爱上他。

也许能够单纯的爱一个人时间很短,在有限的时间里,大家都渴望没有伤害,不要分别,其实所有人都沉寂在自己刻画的童话里。人是会长大的,长大便有欲望,有欲望并不一定是坏事,至少可以使人成长使人进步,对爱情亦是如此。但是,往往成熟起来的爱情不能保持原有的单纯。也许,天下从来都没有过完全单纯的爱。爱一个人便是自己的私欲,渴望永久的得到他。

苏小戈从来都没想过,因自己的存在伤害别的女子,就是对林妮也尽量减少。但费路确实是因为她才与另一个女子分手的。她劝说费路,应该回到她身边,与她结婚。但是费路说,不可能,你在眼前,我只想抓住你。

费路在的三天里一直下着雨。她开玩笑说,费路,你看我们在一起总是下雨,这或许是个不好的预兆,你还是离开我吧,去成全别的女人。或许,每个人生来就是注定要成全别人的,而往往最难以成全的便是自己。

费路说,连天都感动了,你为什么还不相信我的诚意呢。

他对她产生无限的依赖,他说他其实不想走,不想离开她,但他必须为他们的将来奋斗。

他从不主动问她的过去,但能够容忍她随时自己提及。他很平静的给她讲一些短小,幽默的笑话。或是为她按摩酸痛的腰部。给她梳头,喜欢看着她更换衣服。他的眼神里都是忐忑,小心谨慎的说话,生怕说错一句,她不高兴。他记得,她曾经是个多么优秀的女子,他认为现在依然如此。她的冷傲不是自满,她从不予人相争,从不争吵,亦从不计较。不追随潮流,不胡乱挥霍,她只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用几个月的时间完成一张油画。油画里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她一直在画自己,但一直都没有让她满意的。总觉得每张画里都缺一样什么,但她就是看不出缺什么。她只是想用画笔把画里的那个女子刻画到淋漓尽致的美。她能够做的只是如此。她并不奢望得到画里的她的赞美,抑或感激,只是自己喜欢,就想随心所欲的去完成。像是对一段心情的诠释,她只是在释放自己的内心,并无它意。只是这张画从来都没让她满意过。

她从来不卖自己的画,这也是,至今仍然过着清贫生活的原因所在。她可以把别人喜欢的画送与他,但从不出卖。她画的素描画很具特点,素描里隐含着油画的柔美,诡异。美术学院的老师一再劝她说,可以用来赚钱。但她始终都不听。如果说,她对自己唯一的技能有所憧憬的话,那也是将来能够开一次油画的画展,而不是素描。她并不十分想听到别人说,苏小戈画的素描很好。她不喜欢这黑色的世界。不喜欢只有白色纸张,铅笔描绘出来的纯黑白世界。看到素描画就让她想起过去的生活,和母亲在一起的那段生活。就像这画一样,永远是黑白两种颜色。她喜欢的是色彩艳丽,诡异的油画。一笔一笔的铺垫都有突出的痕迹。手指摸索上去能够感觉得到它的存在。就连花瓣上每一笔点上的颜色都能够清晰可辨。每一层上的颜色都能够明显区别开来,远看是一幅清晰动人的画,近看便是零星的各种颜色,可以分开很多层,很多种,去看一幅画。她喜欢那样,喜欢油画,喜欢近看时谁也看不透那究竟是什么样的境地。自己也像那融入其中的一笔,而谁也发现不了她。连她自己都觉得迷失了方向。彷佛置身在花丛中,星星碎碎的花丛中,各种颜色的花朵,花瓣,她是一只小蜜蜂。只有她能找到花蕊,而任何花蕊都找不到她。

可她始终在孤立中生存,她想过,如果没有绘画的技能还能做什么。她不喜欢与人交际,不会寒暄,阿谀奉承,没有生意头脑。她有时觉得,生活中自己是个脑残的人。不曾懂得怎样维持一段长久的感情。曾经背负的使命太过沉重,所以她极力的逃脱。终于在那一年,来得及逃的那年,有人帮助她逃脱了母亲的束缚,逃脱了那个使命对自己的束缚。但现在她似又被别的什么束缚了。她一再的挣脱,可是这一次却不像曾经那么好甩掉的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