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里的情人 正文 第六场 退场方式1

司马燕燕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size][/URL] 1 费路说他要去南方和朋友合伙做生意,走之前想得到苏小戈的肯定,因为这个决定是为她而做的。如若不是这样,他大可不必让自己太辛苦,他可以安安稳稳的做一个摄影师,工资已然能够让他过好目前单身男子的生活。 他傍晚来,乘了朋友的车到路口,打电话让她出去迎接。这是她万万没想到的。她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


1


小戈,你爱费路吗。你告诉我,告诉我你最真实的想法。

她说,不知道。景儿,我始终都不知道。

她说,我一直对费路说,我不爱你,请你别逼我。但当他离去,我也会失落,我想我只是因为寂寞。

我太孤独了,景儿。

我以前以为自己对于江北的爱可以适可而止。但与费路在一起后,恍然发现,我一生只会跟着这个男人走。没有其他人可以代替他。谁都不能把我带走。

费路说他要去南方和朋友合伙做生意,走之前想得到苏小戈的肯定,因为这个决定是为她而做的。如若不是这样,他大可不必让自己太辛苦,他可以安安稳稳的做一个摄影师,工资已然能够让他过好目前单身男子的生活。

他傍晚来,乘了朋友的车到路口,打电话让她出去迎接。这是她万万没想到的。她一直用冷漠的口气以及自认为对高标准生活质量的追求试图让费路知难而退。她认为那样说是对的。

她说,费路且不说我们之间爱与不爱,单单是我,你知道我渴望中的理想生活吗。我需要一所大房子,一间独立书房,整面墙的书籍,高质量的音响,最好还要有落地窗,迷醉的暮色里,我坐在地板上画油画。这不完全是我的虚荣,主要是我现在还不想把自己托付给任何人。我是个绝情的女子,我可以给你片刻的欢娱,但很难相守永远。她说的那样凛冽,那样遥不可及。她认为这样无情的话说出,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受伤,都会恨她,可是费路没有,他说,他要给她想象中的那种美好生活。现在无法达到,他就要想办法得到。其实她完全可以告诉他,费路我不会嫁给你。但她也不能嫁给于江北。她应该嫁给谁呢。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说,费路我不会嫁给你,即使你为我做更多的事,都没有可能。但她就是没说。

天又下起了雨,还是那个小怨妇,但这次是细细碎碎的雨,极其的细碎,像用来浇花的小喷壶喷出的雾气。但打在脸上使人振奋。她喜欢这雨,喜欢被雨水冲刷面颊,喜欢走在细雨中,看雨雾里梦幻般的风景。所有的景象都沉浸在雾色里,她也置身其中,迎面走来的人,谁也看不清谁的脸。脸上的雨水顺势滑下来,冰凉冰凉的咸。

他站在雨中等着她,看见她出现,拖起深蓝色的行李箱向她走来,渐行渐近的浅浅微笑。他就是那么浅浅的笑着,几近羞涩,却有几分卑微,从不敢笑出声。

他一手拉着箱子,一手紧紧握着她的手。他问她是否想好。

苏小戈不作声。她没想好,但也不想回答。是与否。她说过不爱他。他为什么还要重复来问。他以为隔了几日她就改变主意了吗。不会。他就要走了。离开了就不必回答他的问题。不管他做任何,她都要保持沉默。可她怎能忘记他是为自己而远走的。离开生活了多年的城市,独自在外漂泊,只为了她说过,她向往中的那种生活。当年于江北也是这样为他做的。他在任何一个城市都不与她说是否难熬,是否艰辛。她只说,不让他寄钱来,她自己会想办法。如果她真的心疼他,为什么还要去邮局取钱。如果她还有那么一点怜悯之心,为什么不告诉费路,你做什么都没有作用。她没说。她记得直到费路走,她都没说。她只是说,我还没有爱上你。费路问,什么时候。她只说,不知道。他认为是不久的将来。可她知道,那会很久。或许永远都不会。即便会,她也从不承诺。她是个害怕别人向她索要承诺的女子。她是个这样自私的一个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