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里的情人 正文 第五场 寂寞插曲 8

司马燕燕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size][/URL] 8 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于江北送给她的所有东西都整理好,打了包裹准备邮寄到他的另一个朋友那里,注明代转给他。她不能寄到他的公司,更不能寄到家里,她只要还给他就行,任凭他怎样处理,她都不觉得难过。只是她最舍不得还给他的便是那摞旧书信。多年来他们所有最纯洁的铭刻。那是属于自己的,她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


8

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于江北送给她的所有东西都整理好,打了包裹准备邮寄到他的另一个朋友那里,注明代转给他。她不能寄到他的公司,更不能寄到家里,她只要还给他就行,任凭他怎样处理,她都不觉得难过。只是她最舍不得还给他的便是那摞旧书信。多年来他们所有最纯洁的铭刻。那是属于自己的,她不会把它们给任何人。

她下了决心要与他划清界限,他们不能再与对方相认,一旦认出便会闯祸。她无法抵抗于江北的爱,真的无法抵抗,十年的时间便是最好的印证。那份爱里有多少真正完全的属于她,与他重遇的这段时间里,苏小戈越来越觉得,似乎从来没有过。他们在一起的时光再也没有过去岁月里那样单纯的快乐,平安。她始终都是在忐忑不安之中,罪恶的残害着另一个女子的心。她始终都觉得自己是有良知的,是善良的,至少不能完全残忍的把不属于她的东西据为己有。她只是想在有限的时间里得到他极小的一部分。他们每次在一起,苏小戈甚至都会想到应该对林妮更好一些。她在背地里暗暗的为她做很多事,只希望有一天,上天在判她刑期时能够看见她曾经为此赎过罪。

苏小戈环顾房间四周,害怕再看见于江北的某些东西,她很庆幸已经完全清理掉。

费路每天打给她的电话都超过一个小时。苏小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提问。他问她,是否想他。她不说话。就像于江北曾经想让她说是否爱他一样艰难。影楼的下班时间很晚,平日里也没有休息。费路想和苏小戈见上一面很难。所以他一再向她解释。苏小戈说,没关系的,男人要以事业为重。

费路就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他说她是他见过的最善解人意的女子。并不是想象中的冷傲。其实,苏小戈的心里想什么,他怎么会知道。

刚刚离开于江北。离开于江北这段时间里她做的改变就是停止画画。盲目的接受了费路。她只能这样认为,因为完全没有爱。但费路就是不信。

费路再来是在晚上。他几乎没有休息,所以白天没时间约会她,只能在晚上。他给苏小戈带来几本摄影专业的书籍。因她说过,摄影她也开始喜欢,并且愿意抽出时间学。她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真的会为她着想。苏小戈是感动的,但并不对此要做回报。她只是欣然接受,并觉得费路细心。他的细心是发自内心的给她的照顾,珍惜。这是一种正常的情感方式。她试图找些理由说服自己。但迄今仍未确定,今生嫁的人就是他。

费路。费路,这个细心体贴的男子。她只认为这是她看到的他的好。至于他的承诺,她是不敢轻易信的。她识得那是狡猾的男人惯用讨好女子的伎俩。更重要的是,她始终骗不了自己,去爱他。每当她说这些的时候,费路便会说,他不是狡猾的男人,他的感情很单纯,只是想与她在一起。

苏小戈做的饭。都是家常菜,北京人的口味。她已经完全适应了这个城市的饮食,并觉得自己适合这里。所以,连她做的饭也与北京人的口味相近。费路是喜欢的,并一再的称赞。苏小戈对于这些并不觉得惊奇,这是于江北早已称赞过的。她曾经很愿意的为他做饭,不觉得委屈,亦不觉得麻烦,只知道那是她的骄傲。为爱的男人做饭,并且能够让他喜欢,这是多么大的骄傲。在于江北面前,她并不觉得,她的画超出她的厨艺。但这都是林妮的功劳。多么可笑的事情。她除了会画画便是能做几个像样的菜,但这两样都是不属于自己的。如果没有于江北,她不可能坚持画画。如果没有林妮,她又怎么学的会做饭。看来,她是永远都摆脱不了这两个人了,就像,曾一度认为能够离开家就可摆脱母亲一样,其实她仍在她的掌控之中。

吃过饭,到楼下散步。卖水果的妇女看到费路牵着她的手微笑。她知道,中年妇女都是八卦的,但她并不想介绍。认为不必。中年妇女与她搭话,因平时只在她的店里买水果,便熟识。她只说,他是我的同乡。但她知道,在任何人眼里,这是再明朗不过的关系。可她就是不想主动承认他的身份。费路并不计较。因他还不敢奢望她能在短时间内给他更为明确的肯定。他说过,他会很耐心的去付出,用真诚的爱去感动,去融化她冰冷的心。她的冷傲在他看来并不是没有爱,而是心已结冰。他或许认为,苏小戈这样从小就优秀的冷傲女子,是不会轻易爱上任何人的。对他亦如此,只是她本性里对一切事物的距离感,而不是真正的冷酷无情。她内心是孤立无援的,所以他能够如此自信的认为自己是能够打动她。

他失算了。苏小戈很想告诉他,你失算了。她把自己的心埋藏在阴暗的角落,但那个阴暗的角落并不阴冷。那是她与于江北的天堂,那里有他们的约定。来世凭得彼此身体里的印记相认。她坚信人是有来世的。在他们重逢之前她就相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