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里的情人 正文 第五场 寂寞插曲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


4

整个饭间他们谈论的大多都是小时候的事。费路说他印象里的她。那个时候,在他看来苏小戈是高傲的,拒人千里之外的姿态令男孩子们不敢接近,尤其是他这样的差等学生。

她说,我不曾觉得这样。

费路接着说,记得整个小学你都是连贯三好生,有一次你病了,老师让另外一个学生代你去镇里领奖。回来老师把奖品亲自送到你家,在你父母面前夸奖你,第二天老师在班上又表扬你。

他的记忆如此深刻。而她却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的事。其实她想告诉他,她从来都不在乎那些,那些别人看来尤为骄傲的事情。

得奖的次数多了。你便想不起具体的哪次,可是我记得很清楚。因为你每一次得奖,我都觉得你离我更远。费路仍然这样说。

费路说,小戈没想到你做的饭很好吃。

你以为我真的是娇生惯养的小姐,什么都不会。在这之前,她确实如此,只会熬粥,煮面条,就是这样简单的饭,她都很少做,她没兴趣把自己培养成一个称职的家庭主妇,她又不像卫宁那么会赚钱。所以她觉得自己除了要画画以外,没什么别的事想去做。但是她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坏的缺陷。有的人每样都会那么一点,但每一样都不精通。善于侃侃而谈的人并不一定能做大事,就像斤斤计较的人难以成为一个好商人一样。

吃过饭已是下午一点,苏小戈把碗筷都洗净后坐在沙发上看随身带的书。费路则坐在对面一张硬椅子上看着她。她不好意思的抬起头问他,你看什么呢。费路移开眼神起来摆弄电视机。他说,不知道怎么了,今天的电视从早上就不能看了,一直没有影像。其实苏小戈并不想看电视,她只想把握每一分钟看更多的书。

她让费路给那位老师打了电话,再一次确定见面的时间,她怕有所改变,即便有所变动也是很合情理的事,每个人都不是为某个人活着的。她把书塞进包里,整理了头发,妆容准备走。费路问,一会儿还回来吗?

苏小戈觉得莫名其妙,她说,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并不是我的家。

费路没再说什么,锁了门跟着出来。

离老师的住处并不远,坐两站便可到达。坐在楼下的麦当劳等了十分钟。老师一脸欢喜的走进来,费路提前帮他要了一杯可乐。

苏小戈喜欢与有知识的人交谈,能学到很多更深层次的东西。与她同龄的女子们大都像卫宁一样。善于交谈娱乐八卦,衣着配饰,他们觉得画画的人,很古板,很难相处。像苏小戈这样的女子,看似满脑子学问,却难以派上用场,至少不能立刻创造效益。他们认为,赚钱才能对得起自己的年轻,而苏小戈不认为,她想在年轻时做自己喜欢的事,即便不能获得金钱上的满足。她骨子里也是羡慕有钱人的,但并不去竭力的随潮流,对生活现状亦从不抱怨。她觉得自己拥有的够多,即便不能够完全拥有于江北的一生。她已经很知足,只是内心依然在渴望,但她不忍心去破坏别人成全自己。

他们三个人坐在一起聊天。只是初步认识,看看苏小戈的基础如何。老师并没说更远的话,只是说试试看。摄影是很枯燥的,有时候比画画更为辛苦。仅仅半个小时的时间,老师很忙,说下次抽出更多的时间,如果她打算跟他学的话,起初需要看一些摄影基础的书籍,想必她学起来应该不难。因为毕竟与画画是相通的。

他们把老师送走。苏小戈打算喝完杯中的可乐便走。天空又阴沉起脸,一副怨妇的模样。她怀疑那阵青烟般的阴云只是躲到某个角落里养足精神再出来取笑她。没等她喝几口突然大滴大滴的雨点噼里啪啦的已经打在了地面上。坐在靠窗户的位置尤为听的清楚。苏小戈一脸担忧,她记得自己没带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