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里的情人 正文 第五场 寂寞插曲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


3

等了将近半个小时,怨妇哭累了,雨便渐渐的小了,苏小戈冲出地铁打了一辆车去找费路。快到达的时候,来了费路的电话。他说,他去了地铁口接她,但未能看到。苏小戈告诉他自己在车上。

车停好,苏小戈站在马路旁等费路。看见他从远处闷声的走来。他现在是一家婚纱影楼的摄影师,但看上去与那些搞艺术的人却有所不同。至少他不是一脸萎靡不振邋遢样儿,没有长发披肩,穿着男不男,女不女的衣服。他还是留着一贯规规矩矩的短发,宽大的牛仔短裤,一件普通的深色T恤,脚上穿着笨重的骆驼鞋。因苏小戈也喜欢这个牌子的鞋,所以她一眼认得。他走近给苏小戈一个浅浅的微笑。然后与她并肩前行。这个时候雨已经完全停止,但天空依然阴郁,似乎没有要放晴的半点意思。看来那个小怨妇还未释怀。

费路比苏小戈小一岁。和她一起成长的男生。不过,小时候小戈很少和他一起玩耍。后来两家相继搬离了原来的村子。他们也是最近几年才有的联系,平时不怎么问候,只是偶尔才想起。

苏小戈问费路是否很忙,如果耽误工作陪我大可不必。

他说,没事。

在影楼坐了一会儿。舒适的大沙发,娇小的身材被它包围。她听见有人低声问费路,苏小戈的身份。甚至有漂亮的女孩大方的开他们玩笑。

费路始终没做明确的回答,任由他们猜测。他看看表问苏小戈,你饿吗?

还好。

他说,去我家吧。苏小戈疑惑的看了看他。他已经走在前面,于是只好跟着出了影楼的门。发现天空突然完全放晴。阴云像被快速吹散的青烟,顷刻逃离了整片天空。时间已近十一点,太阳欢快的现出原型,直直的照在头顶,逐渐的热了起来。费路说他家离工作的地方很近。

从影楼出来需要走一段路去车站,费路知道苏小戈怕热,路过麦当劳时就给她买了个甜筒冰激凌。坐在公交车上,苏小戈吃冰激凌,费路就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说,你可真是个有意思的女子。

她添了添粘在唇边的冰激凌说,有什么意思。他没再说下去,仍然盯着她。

苏小戈一路都在吃冰激凌。吃完了费路就到路边的商店再买。他说,我知道你小时候特别怕热,夏天很少走出教室。

路过菜市的时候,她问费路,家里可以做饭吗?

他问她,你会做吗?

当然了,这么大的姑娘不会做饭那还了得。

他们买了几样菜。费路一手拿着菜,一手还不忘护着苏小戈。车辆从身边擦过的时候他像个家长似的说,你能不能小心点。他的保护和言辞让她很不自然。苏小戈想,他们只是发小,平均一个月都联系不到一次,他不必对自己这样。

租住的房子在一个很旧的小区。两室一厅的房子,费路住一间。客厅里很杂乱,尘土铺满整张桌子,电视的外壳有部分损坏之处,各种空的饮料瓶散落一地,废弃的光盘,空烟盒随处可见,沙发上还堆有几件冬天的厚衣服。费路把衣服扔到另一个沙发上,把最大的那个沙发腾出来让苏小戈坐。他递给她一杯水,然后开始收拾房间。

苏小戈歇息片刻就把买回的菜提到厨房准备做饭。厨房地板上有很多狗毛,费路说是合租男子养的狗留下的,不过已经送给他人。费路找来湿墩布把厨房的地板擦了两遍。然后他问苏小戈,用不用我帮忙。

她摆了摆手示意他出去。

苏小戈做饭。费路还在收拾客厅。他偶尔探进厨房偷偷的看她做饭。苏小戈看见后,就勒令他出去,她害怕别人这样看着她。但是费路却说,小戈,你顿时给了我家的感觉。她没有搭话,她不想接这个意外的赞赏。

饭菜做好后,费路已经完全收拾完毕。他把吃饭的茶几擦干净,苏小戈把饭菜端上。费路塞进一张CD盘,接着点燃电视机旁的红蜡烛,烛光映照着一尊观音菩萨的脸。金色的面容,慈悲的微笑。苏小戈曾经幻想过有一个爱她的人愿意在吃饭,或者做家务时为她放一段音乐。而此时这个人,费路,却从未在她的爱情道路上留下任何。苏小戈想,我梦里的那个人不是他,或许她觉得除了于江北以外,是谁都不可能是费路。

费路调好音乐后坐下来,倒了一杯冰可乐递给苏小戈说,吃饭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