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里的情人 正文 第五场 寂寞插曲 1

司马燕燕 收藏 0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


1


她说,景儿,我们应该开始新的生活,只有扮演一个新的角色才能从历史中抽离出来。

所以,她试着开始,她在幻觉里试着改变,试着接受任何一个迎面走来的人,哪怕她并不爱他。

苏小戈说,景儿,也许不做新的尝试,我们永远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那么就只好去做。

去见费路的那天出门是早上九点。他说介绍一个摄影老师给她认识。她也不过只是和他提起那么一次。那年聚会时看到他,他过来找她聊天,叙旧。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看到他的尼康相机就说她也想学。他却一直挂在心上。本来费路说,他们可以单独见面,那个老师是他很好的朋友。但苏小戈觉得实在尴尬。她的生活里朋友极少,平时不与人来往,所以她不知道该怎样和陌生人交谈,她不会找话题。于是费路就说陪她一起。

他听到苏小戈要去很是兴奋,不住的说,太好了,太好了。他没说,苏小戈你真是笨这样的话。最后他还不忘嘱咐她,打扮的漂亮些。苏小戈从未觉得自己漂亮,连好看都算不上,偶尔听到有人说她气质不错的时候,听起来,她倒觉得比漂亮这个词舒服。

苏小戈已经很长时间没添置漂亮衣服,更没再奢侈的去看话剧。她站在大镜子前试了几件过去的衣服,觉得都不是太满意,最后她还是决定穿那件束腰的淑女牛仔连衣裙,她把头发梳成一根马尾,白皙的脖子露出来,像一根干透了的水泥柱,挺的直直的。有着大大裙摆的连衣裙是于江北给她选的,他说,喜欢看苏小戈穿它,像旧世的公主,但苏小戈并不经常穿它,因每次走楼梯时,它就像把要扫尽世间所有灰尘的大扫把,坠到楼梯上拖着下楼。

苏小戈时常是一副颓废模样。比如故意把头发弄乱,散落在胸前,长时间的不去理顺它们,乱糟糟的,像秋天的枯了的麦穗杆一样。她的牛仔裤总是堆在脚跟,却并不觉得累赘,像是护着那纤细的脚腕,生怕它们被冷冽的风吹断。其实她把长发梳起来时更清纯一些,仍然像高中生,只是不能细端详,如果凝视几分钟,便看出眼角的皱纹。她已是一个二十七岁的女子,任何部位出现皱纹都是理所当然的,因她从来都没花心思好好保养过这张脸,她给它的滋养不够,就别责怪它过早的衰老。即便这样,她也不认为单单拥有一张年轻的脸有何实际的好处,她从不认为所有女人都要用好的容貌,身材去吸引众人,她觉得那样像件被展览的物品,等待买主给出合理的价格。那种无法自控的命运,她从来不去迎合。她更喜欢平静如水生活,任何在别人看来乏味,单调,她都不觉得。她会从中找到快乐。

在这之前苏小戈一直靠在画室教素描画过活。有一天,她向一家报社投了篇稿子,不久后便录用了,因此她突然发觉自己的人生目标也可以做一个写作者,而不是画一辈子的素描画。之前她从没想过要写作,她甚至嘲笑过自己写过的一篇作文。那是中学时候的事,字迹工整,无病句,啰嗦的凑够字数,老师就给了高分。她是嘲笑过自己和老师的,从那以后她的作文就没写好过,她不相信自己能够写出好的东西,她也不觉得那个老师的眼光有多好。但是,她的文字确确实实是被一家很大的报社录用了,发到一些文学网站上也有网友加以好的评论,所以她再一次的嘲笑自己,但是这似乎也是本能里想做的事,写作。如同画画一样神情自若的对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