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里的情人 正文 第一场 灵魂深处 10

司马燕燕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size][/URL] 11 对自己付出的感情毫不在意,甚至可以用低廉的价格出卖自己的心,但她不是一个风尘女子。她只是想维护自己的尊严。你是寻求某种欲望满足的,我也只是当作儿戏,并不在乎,但这种话,得我先说出口。而不是等你临走时对我说,对不起,只是想与你叙叙旧。潜在意思是,不必把这件事当真。他会在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


10

苏小戈从不觉得自己需要再谈恋爱,她亦从不担心这样会荒废青春年华。她是坚信于江北会来找她的,因为他不止一次的说过,他们要在一起,冥冥之中她似乎也早已把自己许给了他,只是她从不承认,她怕自己后悔负担。她一度认为自己的年龄仍然定格在高中时。高二刚学画画的那个学期,每次画素描时她都有这样的感觉,每一张画她都把它看作是第一张。有所不同的是,挥笔自如,不再生涩胆怯。

她仍然是独来独往。画室里大多都是个性孤僻的人,老师之间很少闲聊,亦不相互联系,甚至厌恶别人探问电话号码。更不愿谈及自己的种种,每个人似乎都很神秘。苏小戈明明知道白衬衫是最不适合画画时穿的,可是她每次都穿白衬衫画,她喜欢把素描当作油画去对待。她脑子里总是一个穿着宽大白衬衫的长发女子,拿着画笔在白衬衫上调色。她喜欢用艳丽的色彩铺满整张画,喜欢反复的触摸留在画布上未干透的油彩,可是她却有色盲的缺陷。

于江北仍然杳无音信。苏小戈与高中同学都没有联系,她只知道于江北的家是在县城的最南端。甚至有一年,她沿着最南端的那条街等待他能够奇迹般的出现,可是他让她失望了。

她总是在无聊时翻出于江北写给她的所有信件来重读一遍。熟悉的笔迹已经褪色,黑色的铅字笔字体已经褪成深蓝,被汗水浸湿的字体周围出现模糊的幻影。像写在宣纸上的字迹久久难以风干,因此越来越扩散的厉害。信筏上依然留存着淡淡的薰衣草香味。而纸张的边缘已经揉摺,不再平整,棱角不再尖利。苏小戈曾经就被信纸划伤过手指。但每一句话都记忆犹新。

苏小戈,用心的画,不用愁钱。

苏小戈,寄给你的钱除了交付费用适当的也打扮一下自己,我可不愿意再看到毫无改变的你。

苏小戈,我爱你。

苏小戈,我已对你无话可说。有时候他就是只这短短的一句话,或者仅仅数的清的几个字。但是那份深深的爱已经刻进苏小戈所有的记忆。

很多时候,看到那些总会流眼泪。只是简短的三个字,我爱你。也许只这三个字便能代表所有的承诺。因为爱着,所以不用其他的承诺再强调,如果不爱,一切承诺都会化作零。但是她却不敢告诉他自己也在深爱着。

他离开后她都做了哪些事,她已不完全记得,好像总是固定的生活模式。隔一天一节素描课,去离家最近的商场购买平常的生活所需,几乎没有朋友,男性女性同样如此,记忆中她似乎都是过着简单的日子。苏小戈认为偶尔一两次的泛泛之交不能够算作朋友,只是互相利用的对象。大多时候,她认为生活不过是路过的那些最平常不过的风景,没有任何的惊奇,亦没有任何纪念的意义,但她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已知足。偶尔对自己奢侈一次便是花去几天的工资去看一场话剧。最让她看不厌便是人生百态的《茶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