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里的情人 正文 第一场 灵魂深处 9

司马燕燕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


于江北仍然不时的寄钱来,只是见不到他的人。他总是在陌生城市短暂的逗留,一直居无定所,每隔一段时间,地址就会变更,因此他不让她给他写信。偶尔他会把电话打到她的宿舍里来,他们能说十分钟的话。大多都是于江北在发问,他会问她的学习状况,生活细节,鼓励她坚持,是否想念他,是否愿意与他在一起。但是苏小戈从不答应,亦不说爱他的话。她只是说会还他钱。她没说过一定要与他在一起,因为她害怕自己无法兑现诺言。

从于江北离开高中校园的那个下午,不,从很早以前,她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她就知道自己是喜欢他的。似乎他学习的好与坏从来都不重要。自己学习已经够好,到头来未必要去上清华,北大。

她每次都说不要他再寄钱的话,可是他仍然固执的重复着最初的话,你别管了,这是我能为你做的唯一的事。并且会一直做下去。

他不再写长至几页的信,他只是短短的说,苏小戈我对你无话可说了,只是请你记住,我爱你。

苏小戈请你牢记,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真心爱你的人,肯定会是我。

苏小戈,只有我能爱你。

苏小戈,你只能爱我一个人。于江北就是这么的霸道。

她喜欢闻信筏上字迹的味道,她看着那些写上去不久的字体,彷佛感觉到他们从未分离。

大学生活她就是这么过的。画画,收信,看信。但是从不回信。因为于江北说过,他居无定所,写信恐怕收不到。

离开学校之前,她给于江北打电话,他的手机号码已经无效。

在这一年,苏小戈的父母随姨妈一起去了别的地方。苏小戈不经常回家,父母感到孤独。她在家的时候,父亲便也有话说,母亲也有发牢骚的对象。父亲来说,不论母亲骂他什么,都已经无动于衷了。

后来母亲每次给她打电话就说,不忙时回家看看我,我和你父亲老了,吵不动了。

家已经逐渐形成一个近似温暖的家,不再有明争暗斗,恶语相加,也不再有火药味道。但苏小戈仍然不怎么回去。她就是不回去。她不信她说的话。

母亲说,你是在惩罚我吗,小戈。

那么就认为是这样吧,不该吗。

从高中资助她上学的男子就这样与她脱离轨迹。她来北京后就开始教素描。白色的纸张上总是黑色的画面,棱角分明的一张张肖像,看上去都有于江北的影子。偶尔她会做学员们的模特。只是有人说她的气质更适合到油画里。

每隔一天一节素描课,一节便是一整天,只有中午一个小时的吃饭休息时间。收入勉强维持一般生活水平的日子,但空闲时她也不去找别的工作,其实她是个懒散的女子。曾经学习勤奋是因母亲所逼,她深知自己骨子里有多慵懒。泡在图书馆一整天。阅读室里安静的连翻书的声音都听的很清楚。像新制出来的纸张声音,轻轻一触也会带来很响的动静。她喜欢翻阅一些旧著作,看不同类型的书,很多初翻时难以完全明白,但是只要坚持,逐渐的会产生淡淡的兴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