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里的情人 正文 第一场 灵魂深处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


8

于江北寄来的第一封信里正式坦白了他的内心。

他说,苏小戈我喜欢你,从你进校门,我看见你的时刻。你是那样的安静,那样的纯净,你的眼神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沉静。似乎对所有的事都是一样对待,对任何人的任何行为都远而观之。别人都对你敬而远之,而我知道你是个孤僻的女子,你渴望有知心的朋友交谈,但你不知道如何与他们维持关系,你也从不认为这些是你努力要做的事,任何关系的解体在你看来都是平常事,你并不强留。

他又说,有一次在画室的窗外看到你,那天美术老师没在,所有的人都在自由习作,你画的是一个长发少女,她不是你,不是我认识的人,我想那或许是你内心里的自己。

最后他说,这封信是在汽车修理学校里文笔最好的朋友的参谋下给你写的。有些感觉我无法说清楚,就把你的样子描述给他。他是个喜爱文学的青年,只是哥哥结婚需要很多钱,他就退了学。

于江北在省城里学汽车修理,他说学好后就可以赚钱,让她不用担心学费的事情。这是他离开不久,大约两个月,苏小戈收到的他的信。

美术考试在高考前,她原本也没想到竟然很顺利的就考上了省城的美术学院。她拿到通知书回家给母亲看时,母亲对此很失望。

但她说,她不会再参加高考,她就喜欢画画。她说的时候很坚决。母亲根本没料到,一向听话的孩子竟然说一不二起来。或许是从她学画画那天起,母亲就知道,她对她的控制已经到了期限。想必她也是知道的,这个孤傲的女子是谁也别想控制的。之前,她只是伪装着顺从。她要比她想象的更为执拗。

听到母亲说,答应你上美术学院可以,但是我永远看不上一个学画画的。

她一直都看不上她和父亲,她学习多好,不过是母亲自己的虚荣心,与她优秀与否无关。从未听她在任何人面前夸奖过她。夸奖她这个学习总考第一的孩子。她也没夸奖过她的丈夫。家庭成员里,她不夸奖任何人,只是在自夸。夸她曾经如何如何。说到现在的自己就叹气,抱怨。如果她和父亲搭话,反对,她就会更加吵闹。大多时候他们是不会反对她说什么的。就是沉默,或者说装作没听见,她没对他们说,只是自言自语。

她写信给于江北告诉他这件事,她告诉他母亲同意她画画,就让他别再寄钱给自己了。

但开学之前的某一天,却又收到于江北寄来的钱和信。

他说,也许等不及你开学,我便要去别的城市了。但是钱还是会寄给你,新的地址,安定下来会再写信给你。

苏小戈是孤僻的,经年的封闭生活已经形成这样的性格,新的学校,新的环境她也没建立新的朋友关系。她已经丧失了这一能力,独来独往已经让她适应,并且不认为是什么坏事。她只是去图书室,或者看夏季的时装表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