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里的情人 正文 第一场 灵魂深处 7

司马燕燕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size][/URL] 8 在他第三次来我家里的时候,我们发生了故事。但我是清醒的,没有被某种欲望迷惑,牵制。没有相信这是永恒的承诺。关于承诺我是怕的,我怕听到他说,要和我厮守的话。怕听的多了,便会产生依赖。依赖是盲目的随从别人的思想。信了他的第一句,便无法不信第二句,甚至全部。像是染上毒瘾的人,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


7

他走的这样匆忙,她应该早有察觉。应该在某一次。就是那次带她到商店里买材料,就是那次,那个时候她就应该对他说点什么。不只是谢谢。不说那些,不只说谢谢。她应该告诉他,她喜欢他。她此刻多么想,先说出来这话的是自己。她从来都没在别人面前主动说出过自己的想法,她希望总有一次能够让自己主动去说,可是于江北没给她这样一个机会。她怀疑自己被母亲掠夺了什么本性。她不会表达。对了,就是母亲所为。她丧失了表达的能力。她始终是母亲翅膀下的幼雀,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是真正的长大,母亲从不教她怎样觅食,怎样与外界交往,交流。她只是说,听她的就没错。

儿时,她连怎样和邻居说话都是母亲教的。她从不吃邻居给的食物。母亲不让,一旦让她知道,她会说,她是没出息的孩子,吃别人给的食物,像个小乞丐一样。她也不与小朋友玩闹,不大笑。

母亲说,别笑的像个傻瓜一样。女孩子说话应该规规矩矩,不能像个疯小子。

她经常笑话那些活泼的女孩,说她们缺乏教养。说她们的母亲,想必也是放荡的女人。多么难听的话她都能说的理直气壮,并且认为自己的判断准确无误。但她不会在外面当着别人的面说那些话,她只对父亲说。她说的时候,苏小戈也在一旁,但她的表情和说话的语气显然不是对她说的。

父亲低声附和着,不发表意见。他不说谁对谁错,从不说。母亲似乎也不需要他去判断什么。

用她的话说,他懂什么,学都没上几天,名字都写不齐整。他懂什么。是啊,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男人,还奢望他能够说谁对谁错吗。她只要他做个忠实的听众就知足了。

她沉默寡言,安静,孤独,不与同学疯玩,不爱出门,不看言情小说,也不乱要钱,母亲便认为她是好的,当然要把学习搞好。整个小学她都是满分。都是三好学生。老师们赞叹,同学羡慕又嫉妒,而她自己是苦恼的。想不通为什么不可以和其他同学一样,她是个另类。就是那样的,她的生活里只剩下学习。似乎学习对于她来说可以是任何娱乐,任何习惯。母亲这一点是好的,只要她在学习,她就不让她干任何的活。只要她在学习,她便是个可爱的女人,说话也低声,减少。有时候也可以很安静。她认为除学习以外,任何事都是不务正业的。都认为那不会有什么出息。所以,苏小戈不会怎样交朋友,不知和同学谈论什么话题,她丧失了交谈的能力。只会在课堂上回答问题,辩论,用笔来书写。到后来,她就变成这样了。她只会学习,学习对于她来说似乎就是全部,并且不像其他同学认为的那么难,但她不想那样,只是从小基础打的好,逐渐的形成一种机械式的行为。任何课程对她来说都是顺其自然的。就像有的人喜欢打牌,喜欢玩游戏机那样。她认为学习来说,不过如此。太单调,乏味了。所以,脱离这种学习的方式是一早就有了的念想,只是时机未成熟而已。现在可以了。于江北成全了她。可以说,如果不是他,她也许还要等上那么几年。等到大学毕业,或者真正能够独立为止。那是煎熬的过程,她很不想等到那时候,所以她把握了这次机会。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