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里的情人 正文 第一场 灵魂深处 5

司马燕燕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size][/URL] 6 开始创作新小说的时候,我就和他说,让他最近不要打扰我,电话,网络,看望都不可以,我要静下心来,以最短的时间写出一份上好的答卷。他说,他很想我。我说,让他克制。后来他打过几次电话,但我都没接,也就不打了。 七夕情人节的时候我认为他该打个电话,或和我一起过,但他实在是个听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


母亲似乎把她的人生安排的合乎情理,任何人都看不出纰漏。按照她指定的路线走下去就是幸福。似乎幸福就在那里停着,只要她顺利的走过去,就唾手可得。相反,走其他任何途径都不会得到母亲所谓的幸福。母亲设定的这条路,从她出生开始就计划好了的。是的,如果她猜的没错肯定从出生。不,也许从母亲没上成大学那个时候开始,她就想好,她的孩子注定要肩负重担,完成她未完成的心愿。所以,当她说出要学画画时,母亲不假思索的就说,不行。

她觉得一向听自己话的孩子提出这样的事是反叛的,认为她这是不务正业,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同意的。父亲就像她想象中的那样,听到这话立刻就低下头,摆弄手里的箩筐。空的箩筐里什么都没有,但父亲就是来回的摆弄它。他就是不说话。他不敢说,他没权利说。

学都没上过几天,他懂得什么。母亲总是这样说父亲。

不管父亲发表什么意见,母亲都会拿这句话刺激他。学都没上过几天,名字都写不正,他懂什么。这是最伤人的话。但父亲看上去似乎已经不在乎了。

本来她也没觉得有多想学,只是美术老师说她很有天赋,鼓励她学。其他老师们也是不赞成的。他们对她的期望和她母亲是一样的。学画画浪费人才了。在很多人看来,只有那些学习不好的学生,考大学没什么希望的,中途就会学习别的。比如美术和音乐。

母亲不同意。她就打算和美术老师这样说了。但不知道于江北怎么就知道了。课间他凑过来问,苏小戈,听说你想学画画,什么时候开始。

她说,家里不给交学费。

他问她,想学吗

她没答话。

他就说,你要真想学,我先帮你交上学费。

她原本也以为他只是说说,没想到有一天美术老师找到她说,学费都交了怎么不张罗着上课。她才知道于江北真把学费给交了。

于江北只是疑惑,她学习那么好,为什么偏要学画画。

她说,如果不发展除学习以外的爱好,恐怕自己要疯掉。

母亲总是在说,小戈你要考好的大学,你要给家里争气,你不能和那些坏学生玩儿,你不能怎么怎么样。

她没有自己的思想和空间。整个人像是被两块砖头合挤在中间,两头都在用力,只有她无能为力,她在那样一个狭小的缝隙里不停的喘息,逃不出去。显然是逃不出去的。她的每门功课都很好,只是她始终没发现自己究竟喜欢什么,她不知道报考大学时要选哪一个专业。老师职业太古板,她已经看够了这样一张脸。死板的没有血色,没有表情,永远像一个驯兽师般的严厉。律师太冷酷无情。但母亲是喜欢律师的。而科学家看上去不像正常的人。她从来不认为自己适合这些。她觉得自己拥有的所有优势都是浪费的。班里有远大理想的那些中等生担心哪一科目拖累成绩,拼命的学习,但他们仍然不放弃课余活动的机会,与朋友们一起逛街,打牌,滑冰。苏小戈除了成绩好,她什么都不会。她不喜欢去热闹的地方,她不知道怎样与同学探讨除学习以外的话题。她从来不唱流行歌曲,因为她真的不会,母亲未给过她机会学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