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


4

母亲穿着干净利落的衣服,头发短短的,像某些高楼大厦里的高层管理。赫赫有名的精明女人。在那个小小的村庄,所有人都是这样认为的。她把一个家庭管理的井井有条,听话的孩子和听话的丈夫,她是那样的精明能干。邻居无不赞叹她。没有人知道她在家里是怎样的,她是怎样管理她的家庭,丈夫和那仅有的孩子的。她把丈夫管的像旧朝的臣民,孩子像卑微的宫女。他们没有自己的思想。他们的职责是服从她,一切都要服从她。孩子,他们仅有的孩子最大的梦想只是尽早能够逃离这个家庭,这个别人看来完美无缺,众人羡慕的幸福家庭。她的孩子却要逃出去。

丈夫是没有理想的。没人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或许他是有的,与孩子的一样,还是别的什么,但他始终都不说,他不敢说,他怎么敢说呢。他知道,一旦说了,整个家就不得安宁。那个女人又会说,嫁给他已经很委屈,为整个家操劳半生,过着不幸福的生活,孩子和丈夫还不听她的话。他们不爱她,不爱这个为他们缝衣,煮食的黄脸婆。他听不得她的抱怨,大概是因为这些,所以他从来都不说,不谈及自己。他与邻居没有多少话题,他也很少去和别的男人打牌,或者闲聊。他不与他们一同去做让自己的妻子讨厌的事。他为这个家能够做的就是默默无闻的劳作。这也是母亲认为的。

他能做什么,什么都做不对,如果不是她在后方正确的指挥,他是活不好的,活不对的。这就是母亲给父亲的评价。

有段时间,他确实没再写,但是他躲在角落里凝视她,很专注的。他不再看武侠小说,亦很少再打篮球。短短的时间里,他似乎要把自己变成一个深情的男生,开始听悲伤的情歌,把头发留长,不再与女生开玩笑。逼不得已之时很少再借苏小戈的作业本,之前他是完全的不自己做功课,因为要空出更多的时间看武侠小说,他亦不是完全的不会,只是没耐心思考。

班级里的活跃分子就这样突然变的沉默。惊天一个脆生生的响雷,响过之后紧接着是连绵不断的瓢泼大雨,这雨长时间的不能自持,雷声便不再费力响起。这让苏小戈觉得很不自然。她无法像以前那样专心的做功课,因为总有一双眼睛在不固定的某一个角落注视着自己,即便有时候没有,她也会不由得四下里张望。与他的眼神相对那一刻,他们能够看到彼此心里的纯净。纯净如一汪清水,看不到杂质,没有半点杂质。因为完全看不到。

高二的时候苏小戈却突发奇想要学画画。也不是突然有的想法,她是想了很久的。但母亲强烈反对,以不给她交费制止。父亲就是一如既往的沉默不语。父亲是不会说什么的。他就是那样。每当家里有什么大事的时候,他就不自然的低下头干活。一开始他或许会开口说点什么,但母亲是不会听的,他说了也白说,说的母亲烦了或许还会破口大骂。所以他就不再说了。遇到什么事,由母亲全权做主。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