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里的情人 正文 第一场 灵魂深处 3

司马燕燕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


3

苏小戈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母亲寄予她的期望也很高,不让她与学习一般的同学往来,不让她参加任何课外活动,她的使命只有好好学习。小学六年一直是三好学生,中学三年亦是名列前茅。成绩好的同时她也是个孤独的女子,但她必须学着习惯。能够交心的朋友很少,甚至没有。所有男女同学都对她很客气,但都敬而远之。老师却很喜欢这样学习好而又听话的学生。只是,她觉得与谁都无话可说,她亦不喜欢任何一个喜欢她的老师,甚至有时候厌恶某一科老师在众目睽睽之下夸奖她,她不认为那是骄傲的事,反而会当作是对她的嘲笑,她并不想要高处不胜寒的感觉,那是被迫的,是被那些汹涌而至的虚伪推到一个高度的,总有一天她会挣脱这些虚伪。

踏进高中校园,认识一个男生。他的个子很高,那个时候就已经是一米八高了,棱角分明的脸上,总是堆满调皮的笑,他不是一个很帅的男生,但是看上去让人觉得温暖,有力。他最喜欢的是打篮球。他除了学习不好,其他事总是胸有成竹,并轻而易举的做到。还经常路见不平。侠肝义胆。苏小戈想多半是与他总看金庸的武侠小说有关。

老师把学习好的同学安排到前三排的位置,学习差的就在后排,平时不经常提问他们,有时候问了也答不上来,大家都知道老师们不想浪费时间在他们身上。于江北就躲在后排偷偷的看小说,他看小说的时候一动不动,可以一整天的不吃饭,不去打篮球,不与女同学说笑,那副专注的样子让人很难相信他是个活蹦乱跳的男生。

他总是抄袭她的作业,还的时候就夹上一张纸条。最初只是这样说,苏小戈谢谢你的作业,我无以报答。

苏小戈下周有钱了请你吃饭。

苏小戈你的衣服破了。

后来就出现暧昧的话,苏小戈,我感觉你很可爱。

苏小戈,我怀疑自己爱上你了。苏小戈,我真的爱上你了。

她并不讨厌他,只是那时仍然觉得母亲的话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虽然她想过要逃,但是还未到逃的时刻,未到能够逃的掉的时候。所以她必须还得听她的。

母亲说,小戈记住妈妈的话,好好学习,考一所好的大学,只要考上大学你就可以谈恋爱。那样才有前途。

于是苏小戈站到他的桌子边冷冷的说,如果再写那些莫名其妙的字条,就不借作业给你抄。

于江北甚是惶恐的点头,不停的说,好好好。

那个时候她虽然想过挣脱母亲,但还是很困难的。她刚上高中,她想过或许大学毕业就会自然与母亲脱开。父亲是没有希望的,他完全靠不上。

他对她说,你母亲是对的。任何时候都不要对父母给予你的爱产生质疑,只是方式不同。

母亲对她的期望永远是对的。其实他是不敢说不对。她似乎也认为大多时候是对的,但是错的时候她也无力反抗。这就是父母和她,三个人之间的关系。父亲的软弱,母亲的跋扈,她的无力。组成一个牢不可破的家庭。这个看似不会解体的家,只不过是母亲一人的海市蜃楼。实际上它不过是悬在高空摇摇欲坠的破烂木屋。一旦有一个人逃跑便会支离破碎。彻底的支离破碎,碎片漫天飞舞,落到世界各处的角落,永远都不能拼凑,永远都不能再组合到一起。

第一个先逃的那个人注定是她。她无比的确定,肯定是她。她是不属于那个家的,现在只是暂时的栖息。翱翔之前的短暂栖息而已。为的是让羽翼更加坚硬,更加结实,做好远飞的准备。她要远飞,飞过高山,飞过大洋,飞离这个家,飞向天堂。属于一个人的天堂。她总认为飞出去便可到达属于她的天堂。这里,这里是地狱。关于这里的一切都是阴暗潮湿,密不透风。这是一个密不透风的地狱。如同地狱一般的密不透风。

她不知道母亲爱不爱她,但她知道母亲不爱父亲,父亲也不爱母亲。他们之间没有爱情,连感情都算不上。不过是用她来维持这段亲情罢了。她觉得父母的婚姻是当今最悲哀的事。她甚至劝过父亲离开她。离开母亲和她,或者他们一起离开母亲。那是母亲,她却极力的想离开她。也许她从不认为她是个好母亲,对自己的孩子从未和颜悦色,温柔细语。

她总是说,苏小戈你不能做什么,你要好好学习。她唯一能做的事只有学习,其他所有的事都不能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