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里的情人 正文 第一场 灵魂深处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


2

乔治在火车开启前发来一条短信:景儿,对不起,对于我们的事我只能说这几个字,你刚刚的那个背影,让我忍不住哭出声音,或许我们的结局只能如此……

最后的结局,什么是最后的结局。在她二十七岁的时候,她才知道,所谓的结局不过是停止,停止已经步入正轨的生活,再重新开始,再重新学着接受不同的人,不同形式的爱情,不同味道的胸膛,亲吻的味道。

从车站出来时看见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披散着长发站在台阶上,身旁是一只够大的红色行李箱。面无表情,似乎在等什么人,又似乎就愿意那么孤立着,与任何人任何事都不想靠近。一个漂亮女子,即便是一脸傻笑她也会忍不住多看她一眼。她在猜测,她或许是刚刚来京,又弄丢了钱包的外地女子,身无分文,而又没有熟知的朋友。但看上去又不像那种涉世未深的纯情少女。她的眼神淡定,浸在眼里液体彷佛不是痛苦也不是快乐所致,因为那液体始终都在边缘徘徊着,不知道她如何控制的这样好,能够不让它们溢出来。这样一个女子对社会上的一些坏现象应该是有所知晓,并且知道如何防备的。

景儿停住脚步,总感觉在哪里见过她,但她们从来都不曾认识。随后她走下了台阶。

她们几乎是同时坐到同一辆出租车里的。景儿从前门上去,她坐在后座上。司机问,你们是一起的吗?

景儿这才回头看见了她。

她没作声。

景儿含糊的啊了一声。

等她到家的时候,她也跟着下了车。

景儿问她,你去哪儿啊?

她平静的说,不知道。

一个不知道自己去哪里的女子,说话的口气竟然如此轻松,淡定。不过她不像是精神有问题的人。

她说,她叫苏小戈。

于是她就把这个叫苏小戈女子带回了家,她如同一个孩子,被大人带去邻居家玩耍,坐在床沿上一动不动,眼睛一直在盯着挂在墙上的一张油画。其实那并不算一张真正意义上的油画,只不过是印刷品而已。油画里一个着法式白棉布长裙的少女,靠在一块青石上,背后是宽窄不一的平整的青石板横向铺开,左右似乎没有尽头,直达画的边缘。她的左腿收在右腿内侧,右腿伸的直直的,露出白皙的脚趾,上身微微前倾着,胸部依附在弯曲的左腿上,左手轻轻的搭在上面,手腕上有一只粗大的银镯子,颜色暗淡,上面应该刻有代表某种意义的文字,但已模糊不清。右手则自然的搭在伸展的右腿上,头发自然的挽成一个蓬松的发髻坠在脑后。眼神温暖而淡定的望向右侧二十五度的上角位置。背景是一棵歪歪斜斜,分枝很多的苍老的树,看上去很粗壮,却也矮小,灰褐色的树皮,我无法辨别那是什么树。

苏小戈问她,你喜欢油画。

她说,谈不上喜欢,就是感觉这一张很好。虽然没有更多惊艳的色彩,但是给人一种安逸,岁月沉淀的安逸。那眼神让人暖暖的。

她说,她也喜欢,只是画了很久都没有画好。

原来她在这里。苏小戈淡淡的说了这样一句话,似自言自语,又似对那张画里的女子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