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竟然散落着保姆的长发?


夜班,处理完患者已是午夜,很疲倦,一个人坐在科室望着美丽的夜空,夜真静啊,想起忙碌的日日夜夜,人们此时都安然的入梦。想起日子里的是是非非,让我的笔如走龙蛇总有写不完的话题:


今夜好静,想起朋友李对我说起的一件发生在她家里的事:随着人们对生活的要求提高,生活富裕的双职工家庭都请起了保姆,保姆一族成了新兴的一种城市风景,请保姆的夫妇都很悠闲的享受着每一天,没有了日子里的操劳。可是保姆大军的兴起也给部分家庭带来了不可低估的多种危机……


朋友李就遇到了烦恼,她去北京进修的半年,局级干部的老公竟然与年轻漂亮的农村小保姆上了床。李家境富裕,请来的小保姆吃住在她家,把家打理的井井有条,夫妻两很满意她的利落,会来事,阿姨叫的蛮甜的;她走后的这段日子里把老公的一日三餐都交给了保姆。也许男人本真的天性,也许久了耐不住性的饥渴,也许是小保姆为了得到更多的钱?他们越了雷池。


李回来的当晚发现床单上散落很多女人的长发丝,她以为是老公与别的女人有染,领回了家里,她偷着问小保姆是谁与丈夫上了床?保姆躲闪害怕的样子让她起了疑心,于是她又问着丈夫是谁?丈夫的眼里也是躲闪着游移着,经李的再三问询男人说了实情;


其实保姆与男主人上床已经不足为奇,上至高官,下到小官,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那些中老年男人的性爱心里总想霸占着年轻的廉价保姆,方便的,因为保姆是吃住在其家里的,或者妻子成了黄脸婆,老了,富裕的家庭雇佣的保姆很严格的,大多都是来自农村的不谙世事的女孩,由于家里的贫困,她们来到了城市,大多还是解放了家庭的劳动力,为那些忙碌的主人解了后顾之忧;


有少数的年轻保姆受二奶风潮的影响,好吃懒做,把自己先伪装起来得到主人的看好,然后打起了男主人的主意,用色相引诱主人,目的就是为了得到更多的钱;她们知道,钱是需要肉体交换的,于是就出现了类似朋友李遇到的情况;


男人食色者也;他说他寂寞难耐,你能说他失去做人道德么?大多是出于玩弄而已。


高官豪宅太大,官夫人养尊处优,需要保姆,一个甚至两个,可是那些中产阶级雇用保姆奢侈了吧?


我认为女人在空余时间打理家务,精心擦拭那些爱不释手的物件,是种心灵的享受,家务是女人一辈子的天职,再忙也要留出一个小时给自己的空间化化妆,看着自己喜爱的摆设,是种陶醉,一种高雅的情趣,你说你能舍得一个外人每天擦拭么?一个外人在你眼前转来转去么?白领女人也好,高知女性也好,给家务点时间,与老公一起打理家务,多幸福的事啊,试试不妨,能找回久违的温馨和快乐。


如果你长时间不去打理你的心爱之物,你会成为它们的陌生主人,一个匆匆的过客,离家的温馨越来越远;学会工作,学会休息,学会释然疲劳;


翘楚之谈,随笔午夜200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