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 第一章 石破天惊 三十三 石破天惊

无名之志 收藏 12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485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0.html


28日上午8时,解文胜和张宁站在电台前,听着南京上空传来的战报,在场所有的人欢呼雀跃,解文胜与张宁相视一笑,说了声:“老张,咱们成功了,可惜啊,咱们不在现场,我想小鬼子一定惊慌失措,一定再想,怎么会是自己的飞机炸自己呢,这些飞机从哪里来的呢?现在小鬼子一定在找飞机的出处呢?可惜啊,不能现场看看小鬼子的神情啊。”

“就让小鬼子摸不着头脑吧,现在小鬼子那边一定很混乱,到处在查找呢,小鬼子越摸不着头脑,咱们就越有力,突击才越显威力,旅长,咱们可有瞧热闹瞧喽。”

说话间,他们听到了龙威最后的呼叫,解文胜满眼是泪:“英雄啊,英雄啊,在中国只有战死的飞行员,没有被俘的飞行员,老张,我们要记住这句话,我们旅要记住这句话,传令下去,要以龙威为榜样,杀敌报国。”

“是。”

张宁含着热泪答应着,解文胜叫来作战参谋吕春,命令他向重庆蒋委员长发报。

“向重庆蒋公发报,说我军夺取日寇飞机29架,由国军飞行教导团王呈和李长辛带领,于今晨轰炸南京,毙敌无数,飞行员龙威在此役中负伤,驾机与日寇同归于尽,殉国前,尤呼在中国只有战死的飞行员,没有被俘的飞行员,望委员长体恤追授之。现请求让28架飞机在武汉降落,飞临武汉之际,飞机飞行高度为500米,由王呈和李长辛于当地联系降落事宜,望委员长接纳。我军将全面出击,杀敌报国,振我国威,为死难国人报仇,抗日先锋解文胜,立即发报,一有消息立即报告。”

“是。”

吕春走后,解文胜看了看表说:“谢文广也该行动了。”

正说的时候,西北方向传来激烈的枪炮声。解文胜与张宁相对一笑:“老张,谢文广真够准时的,咱们也要做好准备了,李团长,发动坦克,做好战斗准备。”

“是。”

李北极快速跑到坦克前发动坦克,62辆坦克齐声怒吼,震耳欲聋。解文胜握住张宁的手说:“咱们要分别一段时候了,等咱们相聚的时候,也就是胜利的时候了。”

“旅长,胜利已经站在咱们这一边了,从现在起,小鬼子恐怕没好日子过了。”

“哈哈,小鬼子没好日子过,咱才有好日子过啊。好,那我就出发了。”

“旅长,保重,一路顺风。”

“好,多保重。”解文胜一挥手,坦克轰隆隆大开出了营地。

冯安强按照谢文光的指令,带领一连埋伏在蒜山鬼子营地的西南侧,将缴获来的重机枪与迫击炮架好。8点一到,冯安强举起手枪一扣扳机,一声清脆的枪声划破了平静的早晨,只见一连的轻重武器迫击炮一起开火,门口几个放哨的鬼子,和几个吃过早饭打着饱嗝闲聊的鬼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回日本老家去了。猛烈的炮火打得小鬼子晕头转向,瞬间就死伤过半。要不是谢文光下过令,只打不攻,冯安强早就将这帮小鬼子挨个送到阎王那里报到去了。等冯安强打了好一会,小鬼子才响起了零星的抵抗枪声。

鬼子那边,中队长胁坂吃完了早饭,正坐在房间哼在日本小曲,想着等会带几个鬼子兵去抓几个花姑娘,好好的淫乐一番,突如其来的枪声,吓得他迅速的抱着头爬在地上,连滚带爬地爬到房间角落里,他简直不相信还有支那人敢在这时攻击大日本皇军,不相信还有这么猛烈的火力,可眼前的一切又让他不能不信,他哆哆嗦嗦的接通猪三多二联队长的电话,向猪三多二报告。

“联队长,我部和西站被支那人攻击。”

“什么?多少人?”

“不清楚,火力很猛,有重武器,我军已死伤过半。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胁坂,你的一定要坚守住,我立即增援。”

猪三多二放下电话,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南京都被占领了,那里来的支那军队呢?从枪声上判断,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从江北?不可能,如果从江北来,那么动静一定很大,他不会不察觉?如果是小股部队,不会有这么猛的火力,而且还敢攻击重兵把守的车站。他摇着电话,准备请求冈本骑兵联队和竹下坦克部队,请他们一起支援车站,可怎么也摇不通,他估计是电话线被切断了,他想这么大的动静,冈本骑兵联队和竹下坦克部队肯定会知道,他们肯定会支援车站的。猪三多二一想到车站,浑身就冷汗直冒,那里囤积着大量的武器弹药,是攻打武汉用的,万一有个闪失……他摇摇头,不敢再去想,他一边下令部队集合,一边命令向南京发报,告诉谷寿夫师团长,镇江出现大量不明身份的支那军队,携有重武器,攻打镇江,请火速派兵支援。布置完后,猪三多二走出房间,跨上战马,指挥部队火速向车站靠拢。

猪三多二带着部队一路小跑,气喘吁吁赶到黑桥时,听到枪炮声越来越猛烈,还时不时地响起冲锋号。听得他是心惊肉跳,不停的下令,命令部队加速前进。就在他着急催马向前跑时,他看到了坦克和骑兵,距离他还有800多米。他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顿时放心了许多。他想有了坦克与骑兵,再多的支那兵,他也不怕,他一定会把支那人赶到江里喂鱼去。可就在他想的时候,前面的坦克突然展开队形,迎面向他开来,一阵枪炮,把他的部队打得人仰马翻。他的战马一声悲鸣,倒在地上,把他掀翻在地,他顾不得疼痛,连滚带爬地爬到战马的后面,以战马为掩体,一边指挥部队散开,一边在想,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的坦克也不认自己人,是不是弄错了,他命令旗语兵打旗语询问,可旗语兵还没发两句旗语,就被子弹打了个透心凉,一头载在猪三多二的身旁。猪三多二这时才明白,他的那一个大队不是把支那的鬼神收去的,而是被眼前的支那部队干掉的,这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呢?他感到自己的心越来越凉,比那个死掉的旗语兵的心还凉。

李北极带着坦克迅速地扑向跑马山猪三多二的营地,快到黑桥时,他看到猪三多二带着他的部队跑步驰援西站,他命令坦克成楔形展开,车距间隔5米,火力集中,一次齐射就要打掉一半的鬼子,同时高速前进,全速射击,不要吝啬子弹,能打多少就打多少,不要顾及身后,身后的鬼子交给骑兵收拾。李北极带着62辆坦克高速行进,子弹如蝗,打得小鬼子是血肉横飞,伏在地上,头也抬不起来,连想逃跑都没有办法,一抬身就被子弹送回老家,顷刻间,坦克已撵过了猪三多二联队,许多小鬼子被坦克撵成了肉饼。坦克才开过,小鬼子才想站起身逃跑,又响起轻机枪的怒吼,100匹战马排成一排向鬼子扑去,战马风驰电曳,枪声震耳欲聋,几乎盖过坦克的轰鸣,打得小鬼子是尸横遍野,无处藏身。枪声才过,没等小鬼子喘口气,又是一阵马蹄声急,刀光林立,杀声震天,岳胜带着他的岳家军马快刀快,一阵砍杀,砍得鬼子鬼哭狼嚎。牛大力、杨家威更是了得,伏在马背上,长枪拖地,遇到活着的鬼子,手碗一翻,就把伏在地面上的鬼子挑了起来,然后再一抖,鬼子被戳了个透心凉,翻了个身落在马的后面,被马踢踏成了肉泥,十五分钟没到,就把猪三多二联联队剩余的鬼子全都报销了。岳胜勒住了战马,看成尸横遍野的小鬼子,轻轻一笑,唰的一声,还刀人鞘,战士们更是欢呼雀跃,连呼过瘾。解文胜带着柳孝成和报务员唐东升骑着马走过来,后面跟着蔡伟留下的骑兵部队和缴获的鬼子1300多匹战马,每匹马上带着缴获的枪支弹药和食物。

“旅长,这仗打得过瘾啊。”

“是吧,猪三多二呢?”

“压成肉饼了,连指挥刀都压成三节了,这些战马都跟我们去攻打上海?”

“对,集合部队,立即出发,沿国道攻击前进,这里留给参谋长处理。”

“是。”

“唐东升。”

“到。”

“命令李团长不要停留,沿国道快速攻击前进。岳进紧跟其后,巢枫和林忠诚所部统归岳进指挥。一定要象刚才的打法,记住突击一定一快,不要管身后。”

“是。”

李北极接到命令后,用车载电台命令谷俊带领6辆坦克为尖兵,一旦遇敌,立刻展开队形,高速攻击,自己带领46辆坦克在中间,随后投入攻击。孙运全带领10辆坦克为后队,于后续部队保持联系,起到掩护与支援的作用,必要时保护旅长的安全和辎重部队,不能让辎重部队受到任何损失。布置完毕,他命令部队攻击前进。只见铁流滚滚,吼声震天,卷起漫天尘土,遮天盖日,杀向常州。

这边,岳胜命令牛大力带领300骑兵,配40挺捷克机枪、双马为右翼,杨家威带领300骑兵,配40挺捷克机枪、双马为左翼,自己带着1100骑兵,150挺捷克和缴获的鬼子歪把子机枪在中间,与坦克保持一定距离,跟随前进。一旦坦克展开队形攻击,自己带领骑兵跟随坦克攻击,牛大力和杨家威从两侧迂回攻击,命令二团一营长李承举带领300骑兵和缴获的军马,随后而行,保护旅长的安全和辎重车队的安全,并负责打扫战场,收容伤员和新战士,他命令所有的战士对小鬼子,只要枪要马,不要任何俘虏,所有部队使用无线电密语保持联系。命令一下,战马奔腾,枪上膛,刀出壳,雄赳赳气昂昂杀向常州。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