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叶落知声 收藏 0 4097
导读:朝鲜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朝鲜并不是社会主义国家,说它是社会主义国家,实际上是对社会主义制度的丑化。那么朝鲜实行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制度呢?要明确一个国家到底是什么样的社会主义制度,必须从思想、政治、经济等一系列方面进行研究,才能得出最后的结论。 一、“主体思想”是我国古代“大一统思想”在新时代的发展。 1970年11月劳动党五大规定:党的坚定不移的指导思想是主体思想。关于主体思想的含义,金日成在1956年概括为:思想上树立主体,政治上自主、经济上自立和国防上自卫。在此之后,金日成又

朝鲜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朝鲜并不是社会主义国家,说它是社会主义国家,实际上是对社会主义制度的丑化。那么朝鲜实行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制度呢?要明确一个国家到底是什么样的社会主义制度,必须从思想、政治、经济等一系列方面进行研究,才能得出最后的结论。


一、“主体思想”是我国古代“大一统思想”在新时代的发展。



1970年11月劳动党五大规定:党的坚定不移的指导思想是主体思想。关于主体思想的含义,金日成在1956年概括为:思想上树立主体,政治上自主、经济上自立和国防上自卫。在此之后,金日成又多次对“主体思想”进行了深刻的阐述,主体思想理论不断得以充实与完善。所谓思想上的主体,就是认为革命和建设的主人是人民群众,推动革命和建设的力量也在人民群众这样一种思想。换句话说,就是认为自己命运的主人是自己本身。政治上的自主,就是在马列主义指导下,独立自主地制定本国革命和建设的路线、方针、政策、反对别人干涉。经济上自立,是指积极发展自己的民族产业,积极发展经济,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需要。朝鲜的社会主义建设应该奉行独立自主的方针,以经济独立来保证政治的独立。国防上的自卫,是指必须大力加强朝鲜的国防队伍建设,因为国防上的现代化是自主的国家必不可少的条件。[ 黄宗良 林勋健 主编:《冷战后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第49页]

1972年9月,金日成答日本《每日新闻》记者问时说:“人是一切的主人,人决定一切,这是主体思想的基础。”“一切都要以人为中心来考虑,一切都要为人民服务,这就是主体思想的要求。”[ 肖枫主编《社会主义向何处去》第386页。]可见,主体思想既有合理的成分,也有主观唯心主义的成分,主观唯心主义会扭曲人们对社会的认识,必然得出错误的结论。果然在金正日把“主体思想”发展为“红旗思想”后,便完全背离了马克思主义。



1994年金日成逝世后,作为朝鲜既定接班人的金正日表示要继续金日成的政策,在指导思想上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在当选为朝鲜劳动党总书记之后,金正日表示:“不论我们伟大领袖金日成开创和领导的革命道路有多么漫长和艰难,我们都必须像他希望的那样坚定不移地坚持这条道路。”在继续坚持主体思想的同时,面对形势的发展变化,1995年以来,金正日开始倡导“红旗思想”。金正日指出:“我所主张的‘红旗思想’是在任何环境下,依靠自己的力量把革命进行到底的自力更生精神。”[ 《高举红旗》,1993年8月28日朝鲜《劳动新闻》社论。]关于“红旗思想”的本质,1997年1月1日发表的朝鲜党报、军报、青年报的共同社论明确指出:“‘红旗思想’的本质是对领导者的绝对崇拜心,是要同领导者一生生死与共的对领袖绝对崇拜、绝对拥护之精神。”[ 黄宗良 林勋健 主编:《冷战后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第50页]于是朝鲜的指导思想彻底地变成了封建思想。朝鲜的个人崇拜达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在人与人之间,最巩固的是父子关系。所以领袖与人民的关系应该是父子关系。”应该让人民充分认识到领袖的恩情。领袖是人民的慈父。



人民必须无条件地忠于领袖,“要绝对信赖和拥护伟大的主席,确信主席开拓的主体事业一定会取得胜利,并为其实现献出一切,坚守情义,要用生命来报答主席的爱护和信任。”“纯正地坚守这种信念、节操和情义的人,才是真正的革命者,才是能过上最美好生活的忠臣。”



最核心的是独特的领袖观。“领袖是社会的脑髓”,“是社会政治生命体的中心,是革命的大脑,是统一团结的核心。领袖在历史发展和革命运动中起决定性作用。”“如果没有领袖,民众就不可能有任何自主的生活。”“因为领袖处于这种地位,所以人民群众把自己的命运寄托于领袖,并对他尽忠诚。”“国家元首的领导能力如何,决定国家的兴亡盛衰。”“有了伟大领袖的领导,朝鲜人民如今成了世界上最尊严最自豪的人民。世界上没有像我们领袖那样的人。我们的领袖确实是世界历史上第一次出现的伟大的思想理论家、革命和革命和建设的天才、具有无比崇高品德的人民的慈父。”



所以要“衷心拥戴领袖,把领袖的权威绝对化。把领袖的思想和教导信念化、信条化,对领袖的教导坚持无条件贯彻的原则。”在社会主义国家,领导干部是人民的公仆,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可是在朝鲜人们却把金正日比作慈祥的父亲、领袖、舵手、统帅。这些封建思想必然会导致政治生活中的个人崇拜、家长制等不民主的现象。而且是由领导人主动要求的,所以后果非常恶劣。



二、对领袖的个人崇拜与臣对君主的忠诚毫无二致。



金日成死后,朝鲜劳动党决定将金日成生前居住和办公的“锦绣山议事堂”改建为“锦绣山纪念宫”,并永久保存金日成的遗体供朝鲜人民瞻仰,还树立92米高的“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将军永远和我们在一起”的“永生塔”。将金日成4月15日的生日定为“太阳节”,每年都要举行大型庆祝和纪念活动。还决定更改朝鲜的年号,以金日成出生的1912年定为公元“主体元年”。为纪念金日成为朝鲜革命和建设所做出的丰功伟绩,还于1997年修改宪法,决定在金日成去世后,不再设国家主席职位,而金日成为共和国永远的主席。[ 黄宗良 林勋健 主编:《冷战后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第51-52页]在历史上,除了封建帝王,没有谁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



为把朝鲜人民对对金日成的崇拜转移到金正日那里,朝鲜劳动党提出:“领袖就是我们党,我们党就是金正日同志。”[ 黄宗良 林勋健 主编:《冷战后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第51页]朝鲜以党代政,以金正日代党,所以,朝鲜的政党制度也不过是维护金家封建同志的政治工具。同时,各大报纸、电视台等新闻媒介大力宣传金正日的伟大之处,在朝鲜的各个机关和公共场所张贴金正日像,万寿台艺术团、血海歌舞团等创作“金正日将军之歌”、“朝鲜将军”等歌颂金正日的文艺作品[ 黄宗良 林勋健 主编:《冷战后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第52页]



韩国大学生运动会期间,金正日的照片在韩国街头遭雨淋湿后,恰好,被朝鲜的美女啦啦队成员看到。为此,她们失声痛哭,并强烈抗议韩国政府的侮辱行径。30~40个美女跑到宣传横幅前,表示强烈地抗议。一路上,她们高举着金正日的照片,一边如丧考妣。看到朝鲜美女助威团大声哭喊,一个过路人形容她们“就像失去丈夫的女人一样”。“就像失去丈夫的女人一样”,这是对被压迫者多么生动比喻。被压迫者流露出对压迫者的感激或癫狂,也是长期社会压迫的必然。社会生活就是充满神奇,当一个人或一群人第一次被压迫时,可能屈辱地大喊大叫。可是,屡屡被压迫的时候,就可能在长期被压迫中,产生被压迫的快感来。从古至今,从中到外,压迫人民一次的是贼,如果长期或一贯压迫人民的人,却会成为受人爱戴的大救星。这就是封建压迫中所产生的奇怪现象。



三、神话领袖,麻痹人民的反抗思想



为了使人民认为金家的封建统治是合乎民心顺应天意的,金家父子也和封建帝王一样将自己神话,来麻痹人民的反抗意识,使其无怨无悔地接受金家王朝的统治。



金日成原名金成柱,1912年4月24日在朝鲜平壤附近的万景台出生,在1920年代,金成柱一家从朝鲜移居中国东北,因此金日成的中文十分流利。1930年代,金成柱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来,抗日游击队被日军追击被迫逃入苏联境内。此后金成柱便长期住在苏联的远东地区,1942年2月16日,金成柱的长男金正日在苏联出生。1945年日本战败后,苏军占领了朝鲜北半部,美军占领了朝鲜南半部。当时斯大林看上了在苏联的金成柱,让金成柱出任北朝鲜的领导人。但考虑到金成柱在朝鲜人中间毫无威信,所以让金成柱改名为金日成,冒名顶替朝鲜人民传说中的抗日英雄金日成。



可是朝鲜的历史书中,金日成被说成是中国抗日游击队的领导人,并一直在中朝边境的长白山(朝鲜称白头山)一带坚持抗战,从未去过苏联。金正日也是1942年在白头山密林中的游击队营地诞生的。本来北朝鲜解放完全是依靠苏联的力量,但朝鲜的历史书中却改为金日成率领朝鲜人民抗日联军独力赶走日本人解放了北朝鲜,与苏联完全没有关系,甚至中国东北的解放也是靠金日成。朝鲜战争中国军队的参战和巨大牺牲,才保住了金日成政权。但现在的朝鲜历史书中,朝鲜战争是金日成独力率领朝鲜军队赶走了美国人,与中国已毫无关系。



这样肆无忌惮地篡改历史,使金日成从一个苏联的傀儡政权领导人变成了赶走日军,赶走美军的战无不胜的钢铁神将。更有甚之,金日成一家也被篡改为传奇式的英雄人物,从金日成的曾祖父开始每一代人都是抗击外国侵略的大英雄。



1980年代开始在白头山的密林中修复出金正日诞生的小木屋,周围的树木上还新发现了许多当时抗日战士们刻写的祝贺金正日诞生的祝词。现在金正日诞生的小木屋已成了朝鲜的圣地,参拜者络绎不绝。朝鲜外文出版社出版的《我所认识的金正日》中有这样的记载:金正日书记诞生在白头山的密林里,那里是金日成将军打游击时的密营。金正日书记一诞生,游击队员们欣喜若狂,他们说:“白头山密营出了大喜事,白头山光明星高高升起,照耀着三千里江山,是朝鲜走大运的征兆。”于是,在全国各地树林里密秘出现了有关白头山光明星的标语树,上面写着:“白头山光明星照耀的朝鲜,未来是灿烂的。”“同胞们都往白头山看吧,光明星放射着光辉。”“朝鲜未来的光辉,白头山光明星万岁!”“朝鲜史上的大鸿运,出了民族的太阳金日成将军,出了白头山抗日女将金正淑将军(金日成的夫人),出了白头山的光明星。三大鸿运万万岁!”等充满了神话色彩的谣言。



朝鲜家家必需悬挂金日成父子的画像,而且要经常打扫,画像上不能落有灰尘,否则要以不敬罪论处。最麻烦的是刊登有金日成、金正日画像的报纸,既不能丢,也不能乱放,一旦不小心弄脏弄破报纸上金日成、金正日画像的就要判罪。在朝鲜的造神运动下,金家父子已经成了高高在上的神,人民必须虔诚的顶礼膜拜,否则将受到神的惩罚。




四、家族统治与也就是“子承父位、家天下”。



朝鲜政权最像封建政权的地方就在于金家父子的家族继承制了,1971年2月,朝鲜劳动党召开五届八中全会,通过了把金正日同志定为金日成同志唯一接班人的决定。80年代金正日开始主管中央日常领导工作,进入90年代,加快了接班进程,从法律上掌握了三军统帅权。同时金日成多次发表谈话,赞扬金正日同志是“文武忠孝兼备的真正的人民领导者”,“是无限忠于祖国和人民的尽忠尽孝的忠臣和孝子的典范”并指出,“把班交给金正日同志是我的主要总结”,“是我对党的政治交代”。1994年7月金日成逝世后,金正日顺利地接管党政军领导大权,成为最高领导人。[ 肖枫主编《社会主义向何处去》第413页。]他向党的政治交代就是由金正日同志来接班,此话荒谬至极。将国家的政权交给自己的儿子,居然是向党和全国人民的政治交代,而金正日也将会把宝座传给自己的儿子,向党和人民做出同样的政治交代。



谁将成为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接班人,一直是许多媒体关注的焦点。去年,韩国联合通讯社给出了一个“权威”的答案。该社援引相关消息称,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已经下定决心指定二儿子金正哲为接班人。



据悉,最近几个月来,朝鲜上下各个单位正在进行政治教育,学习“金正哲才是真正的接班人”。而在朝鲜,如果没有上级的决定,不可能进行这种政治教育。在政治教育中,金正哲被称为朝鲜人民军的“中队长”。金正日有3个儿子,但金正哲是唯一被任命为朝鲜劳动党组织指导部第一副部长的一个儿子,这为他今后领导朝鲜奠定了基础。



在谈到此消息是否可靠时,韩国的朝鲜问题专家郑成章当时表示:“消息来源是可靠的。而且2005年9月23日,朝鲜电台播送了关于设立一套只允许一个接班人来继承领导职务的机制这样的文件。文件虽然没有提出具体的名字,但却声明朝鲜劳动党准备建立这样的继承人体制。由于金正哲现在才23岁,我认为,到2010年前是不会明确提出他的名字的。不过,一是由于金正哲身居要职,二是由于其已故的母亲高英姬被封为‘国母’,就像当年金正日的母亲被封为‘国母’一样,都预示着金正哲将成为继承人。”真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朝鲜成了他们的家天下了。《礼记—礼运》篇中一段说:“今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大人世及以为礼,城郭沟池以为固,礼义以为纪……”正是对朝鲜政治生活的真实写照。



五、贵族阶层生活奢侈腐化,而普通百姓食不果腹。



金正日的奢靡腐化无处不在,以前只是一些叛逃者和零星的西方游客口头传说。但1998年,他下令订购200辆S级奔驰车,每辆10万美元,把奔驰公司的代表都吓呆了。2000万美元是当年联合国承诺援助朝鲜总额的1/5。



在2001年访俄途中,金正日在火车上用银筷子吃着龙虾,喝着从巴黎飞运过来的美酒。普利科夫斯基在他的业已出版的旅行报告中说,金正日喜欢喝法国波尔多和勃艮第产的葡萄酒。这个旅行报告的出版还引起不大不小的外交风波。金正日酒量不错,每天晚上喝半瓶。过去许多年里,敬爱领袖一直喜欢Hennessy VSOP(一种高级白兰地),但从1992年,他开始喜欢上每瓶630美元的Hennessy Paradis。Hennessy公司证实,金连续2年是科涅亚克白兰地唯一一个最大的买家。他在专列旅行途中,每餐也要上20道菜。这让我想起了《走向共和》中的一段:北京清宫,御宴。一百多道精美佳肴被唱着名摆上来,慈禧却叹了口气:“就这么点儿菜,真没办法下筷了!”



所谓“荼毒天下之肝脑,强征天下之民力,以供他一人逸受。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奉他一人淫乐。”正是封建皇帝和金正日的真实写照。



与之相反,朝鲜的人民群众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朝鲜虽然声称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却连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朝鲜从1957年开始实行粮食配给制。规定一般劳动者的口粮定量为每天700克,军人800克,老人500克。可是1973年开始以储备战备粮为理由,人们的口粮定量削减了10%。1987年以准备世界青年运动会为由,宣布人们的口粮定量暂时再削减10%。但世界青年运动会开完后,口粮定量的暂时削减却一直持续下去。进入1990年代,口粮定量又作了几次修改,到1994年一般劳动者口粮定量为每天450克。1995年朝鲜以水灾为由,口粮定量减半,1996年口粮定量又削减三分之一,现在的口粮供应为每人每天100克左右。每天100克的口粮是无法维持生命的,于是朝鲜提出国家解决口粮的三分之一,单位解决三分之一,个人解决三分之一。单位较好的人可以从单位分到一些粮食,有钱的人还可以从黑市买高价粮。但是无钱无势的人只好去挖野菜,吃树皮。

最近从朝鲜咸镜北道逃离的朝鲜人说:“在农村一只脚穿皮鞋,另一只脚穿运动鞋的人还是景况好的,很多人穿的是木头鞋、草鞋、废轮胎鞋,就好像回到了封建时代。”形容得多么准确呀,只有在封建时代,才会有这么落后经济,人民才会受到这样的蹂躏。



六、以武立国,封建帝国长盛不衰的原因。



朝鲜历来重视国防建设,重视军队在保家卫国、建设国家和维护社会稳定等方面所起的举足轻重的作用。金正日执掌国家政权后,进一步突出了军队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金正日的三个最高头衔(人民军最高司令官、国防委员会委员长、劳动党总书记)中,有两个是军事头衔,并且国防委员会为朝鲜最高领导机构,委员长有使国家处于战时编制并指挥全国政治和经济力量的权力。近几年来,朝鲜国内外遭遇前所未有的巨大政治经济困境,为克服困难,以金正日为首的朝鲜劳动党选择了非常的政治方式,既推行“先军政治”、“先军思想”和以军事为中心的“强盛大国”战略。所谓“先军思想”、“先军政治”就是在军事先行原则下解决问题,“把革命武装造就成不败的力量,以其为支柱牢固维护和推进朝鲜式的社会主义,完成主体革命事业的独创性和有威力的政治”。1998年,金正日又提出建设思想强国、军事强国和经济强国的“强盛大国”的战略。提出“强盛大国”战略,一方面是能提高国内的士气,另一方面,更主要的是在建设“强盛大国”的口号下,可以更加名正言顺地加强军队建设。金正日推行“先军政治”,建设以军事为中心的“强盛大国”,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首先,突出军事,强化军事力量。把军队建设提高到最重要的地位,竭尽全力加强军队建设。尽管近年来朝鲜经济困难,但朝鲜继续扩充兵力,到1998年,朝鲜拥有正规军116万人。同时加强武器装备的研制更新。其次,把军队作为经济建设的突击队,使之承担了一大批重点工程。无论是工业还是农业方面,军队都成为朝鲜劳动党能够调动的最可靠的得心应手的建设力量。再次,用“革命军人精神”,鼓动全社会的斗争精神和斗争风气,以其推动恢复经济和各项社会事业。所谓“革命军人精神”,按朝鲜报纸的解释就是,“誓死拥护保卫领袖精神、枪炮弹精神、自爆精神”;“不知还有不可能的攻击精神”;“同敌人决一死战的无情斗争精神”。朝鲜劳动党号召全体人民要学习“革命军人精神”,进一步推进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最后,进一步加强了全民、全国性的防御体系。近几年来,朝鲜在加强军队建设的同时,进一步强化了全民武装化、全国要塞化。大幅度地增加预备役力量,不断加强军用工厂地下化,城市人口疏散、战备物资的储备、防空演习等。[ 黄宗良 林勋健 主编:《冷战后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第56页]



长期以来,朝鲜人民军都一贯坚持领袖和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将保卫领袖和党中央的安全、维护国家的主权与尊严、积极参加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事业作为自己的神圣使命。朝鲜实行普遍义务兵役制,所有公民都有根据国家需要服兵役的义务。朝鲜的军费开支约占国家财政支出的14%。军人在朝鲜的地位是最高的。姑娘嫁到部队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选择军人作为自己的终身伴侣是很多朝鲜女性追求的目标。



“先军政治”,简单来说,就是一切以军事工作为先,一切以军事工作为重,军事是国事中的首要方面。这不仅说明朝鲜将更加重视包括发展国防工业在内的整体军事工作,也突出地说明了朝鲜人民军在朝鲜整个国家社会政治生活中的特殊地位和作用。这种政策与封建帝国以武立国的政策多么相似呀!哪个封建帝国不是呀!

“社会主义”必须与朝鲜划清界限!


综上所述,我认为朝鲜是一个封建帝国,而不是什么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国家习惯凭借“宣布”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来建立社会主义国家,而不拿自己国家的国情与马克思恩格斯的社会主义学说相比较,看本国是否具备社会主义的条件。朝鲜也不例外,朝鲜1972年宪法第一章第一条宣布: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是代表全体朝鲜人民利益的自主的社会主义国家。


但是朝鲜却不具备马克思恩格斯所论述的社会主义的任何一条标准。



众所周知,资本主义国家实行三权分立,保持权力的制约与平衡,这种制度可以保证在形式上的民主,但是效率是很低的。为了克服这一缺点,马克思恩格斯设想未来的社会主义国家将实行“议行合一”的制度,在人类社会高度的发展的时候,这种制度既能保证民主,又保证了效率。但是亚洲的封建社会实行的也是一种议行合一的制度,不采用议会民主,这一点二者在形式上是相似的。所以,在没有经过资本主义阶段发展的国家,宣布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实行议行合一以后,只是在用社会主义的某些制度,来维护它们的封建统治,而并没有真正建立起社会主义制度。所以,朝鲜其实不是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只是金家王朝手里玩弄的名词,社会主义的种种制度只是金家王朝用以维护自己封建统治的工具而已,和马克思恩格斯所建立的科学社会主义体系已经完全不同。



就连金正日都承认这一点,他强调主体思想是“不能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框架内解释的独创的思想”。他说:“主体思想”是以唯物辩证法“为前提”的,二者“具有共同性”,但同时又克服了唯物辩证法的“片面性”和“局限性”。近年来他进一步强调,“主体哲学”是与马克思主义哲学有“根本区别”的。“先前的社会主义理论,只把物质经济的因素看作革命斗争的根本条件”,主体思想“把社会主义提到了新的科学基础之上”,从此“开辟了人类历史发展的新时代——主体时代”。[ 肖枫主编《社会主义向何处去》第387页。]1976年10月,金正日同志在同党的理论宣传工作者的谈话中说,“无论从内容上看还是从组成来看,金日成主义是不能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框架内解释的独创的思想。”“形成金日成主义的精髓的主体思想,是人类思想史上新发现的思想。”“主体思想的哲学原理,是不能在唯物辩证法的框架内解释的。”“其社会历史原理不能按唯物史观来解释”。“金日成主义是同马克思列宁主义有区别的独创的革命思想。”[ 肖枫主编《社会主义向何处去》第388页。]

可见,朝鲜所谓的“社会主义”与马克思恩格斯所建立的科学社会主义有着天壤之别,而且朝鲜领导人也不承认他们与马克思恩格斯是一个体系的。所以,我们必须让社会主义与朝鲜划清界限,否则社会主义会进一步被丑化。


1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